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綰寧顧岑
蘇綰寧顧岑

蘇綰寧顧岑顧岑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欣 蘇綰寧
他說這話的時候,秦玉城趕緊放下手裡的盆栽,伸出雙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可秦玉城再怎麼捂,這些話還是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我的耳朵里
我的內心逐漸的由酸痛憤怒轉變成了平靜,我拉下秦玉城的手,「沒事的,玉城哥,這個人跟我沒什麼關係了
我們走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別他媽給我裝了!」
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她愣了一下,露出的詭異的笑容,卸下了偽裝,「顧岑,我聽說繡球的花語是希望,我剛剛是不是打破你的希望?」
她笑的一臉燦爛,身子卻摸索着退到門邊上,「我走了,我也怕多呆一會兒,你會殺了我。」
她倒是退的及時,因為她再多說一句,我真的會衝上前去殺了她,還有她的女兒。
蘇欣走後,我把地面打掃了一番,又望着平安樹。
其實,打翻了繡球我倒是沒那麼在乎,我的人生本來就沒什麼希望。
只要平安樹還平安就好了。
我在地上坐了一會兒,收拾好了垃圾,就在我倒垃圾的時候,蘇綰寧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緩緩的走到我面前輕輕的說,「顧岑,我等你好久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有一天會等我。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聽得我心中漾起一圈酸澀,我瞧着他滿面春風。
不過短短時日,他就能夠從輪椅上站起來,除了身體比以前單薄了些,其他的並無差。
我的視線從他的臉上移開,不自然道,「蘇綰寧,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說過,不要找我,不要跟我說話。
除非,你已經決定好要死了。」
他抿了抿唇,張口,唇角彎起一抹失落的笑,那笑容極淡極淡,「顧岑,你就這麼想我死?」
「嗯。」
我從鼻子里發出一聲悶聲。
對,我希望他死。
「沒有哪個女人會希望喜歡的人死。」
他的眼裡漾着一層悲哀。
倒像是傷心的樣子。
着實可笑。
我歪着嘴角,仰起脖子睨着他,「也沒有哪個男人會希望自己的親生兒子死。」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兒子死!」
他有些激動的解釋。
「蘇綰寧,從一開始你就想要我打掉兒子。」
我冷冷的提醒他。
我想到他讓我打掉孩子時的冰冷表情,心中仍舊有些發顫。
「我……」他伸出手欲要撫摸我的臉,卻在將要觸及的那一剎那又急忙的收回。
他的表情有一絲慌張。
我忙退後兩步,瞪着他,我的表情像一隻亟待復仇的猛獸。
他捏緊了手,面上恢復平靜,他說,「欣欣找過你,對吧。」
他竟然知道蘇欣來找過我,所以,他過來……是為了給蘇欣討公道?
討委屈?
果然啊,蘇欣回去定是又歪曲了事實。
我默默的吸了一口氣打算朝蘇綰寧反擊。
但出乎意料的是……蘇綰寧輕輕的張口,有些無奈,「顧岑,你放心,我不會讓欣欣再來打擾你的生活。
她不會再過來了。」
這話聽來怪異,他向來認為是我打擾他和蘇欣的。
我愣愣的盯着他。
他目光遊離在遠處,聲音有些虛無縹緲,「我好像做錯了很多。」
「蘇綰寧,你知道了什麼?」
我緊張的問他。
他是不是已經了解的真相,是不是知道了我就是阿欣,否則他怎麼會以這種姿態來找我。
我的呼吸有一瞬間停止,我迫切的希望看到他悔恨的表情。
但我還是失望了。
他說,「顧岑。」
他沒回,只是望着我,那深邃的眼眶裡像是藏了很多情緒。
同從前的冷漠不一樣。
這情緒我卻又讀不懂。
我低下頭,再次後退,他斂起目光上了車,又打開車窗叮囑我,「顧岑,一個星期後我來找你。
那時候,我希望只有我們兩個在。
我不想看見秦玉城。」
我目送着車窗搖上,目送着他離開,等他的車離開我的視線許久,我仍舊站在原地。
秋風將我的手腳吹的冰涼,這麼多年來,我始終是那個望着他背影的人。
秦玉城晚上回來的時候發現繡球花少了一盆,他問我,「時墨,這花怎麼回事?」
「不小心打翻了。」
我平靜的回答。
「我還以為……」他鬆了一口氣。
我窩在沙發里望着天花板,認真的對他說,「玉城哥,你不用擔心我,我不會做傻事。
下個月吧,下個月我想去北方看看。」
我想離開南方,離開這裡的蕭瑟,離開這裡的冷漠。
秦玉城眼裡有些高興,大約從我的語氣里探出我對生活又有了希望。
他忙坐在我的旁邊激動的拉住我的手,「好啊,時墨,我陪你,我也想去看看北方的雪景,看看北方的大草原。」
蘇欣那天離開後,果真沒有再來了。
我時不時會在網上搜索一些他們的消息,大多數媒體上都在說蘇綰寧在給聞氏分割股份,又特別招聘了一個專業管理團隊負責聞氏的各個項目。
具體的細節,還是後來秦玉城告訴我的。
他說蘇綰寧給蘇欣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考慮到蘇欣的能力和殘疾人問題,蘇欣並不參與公司管理只是享有公司的分紅。
其餘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聞母和他的女兒小雨點各佔一半,小雨點成年之後便可直接享有那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但疑惑的是蘇綰寧對收下的不動產沒有做任何處置。
秦玉城感嘆,「時墨,我覺得蘇綰寧這不像是在給公司做調整,更像是在立遺囑交代後事。」
我置若罔聞,距離我和他的約定沒幾天了,他自然要加快腳步處理一切。
秦玉城忽然一怔,一隻手扣住都肩膀,「時墨,你跟蘇綰寧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什麼?」
我露出疑惑的神情。
「不對,一定發生了什麼,否則蘇綰寧不會有現在的舉動。」
「玉城哥,他被我捅了那麼一刀死裡逃生,自然想的比常人多一點。
沒什麼奇怪的。
況且,我聽說我那一刀傷了他的本,他的身體已經不大好了。
就算活着,也是一個短命鬼。」
我這般一說,秦玉城也就放下了戒心。
他湊近我,嘴裏的呼吸熱熱的,說出的話也是熱熱的,「時墨,你現在這樣,我心裏好開心。」
我輕輕的笑了笑。
人嘴裏說的,到底和心裏想的有些差距。
我千萬次的想讓蘇綰寧死,我恨極了他,我親手插了那一刀。
但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他在我面前倒下去的時候,他的鮮血流到我的手背上的時候,我的心比任何時候都要痛。
我想他死了,我也就解脫了。
這是種病態的想法,我明了。
見我開心,秦玉城順勢提議要帶我出去吃頓飯,我並不太想出門,但我也不想掃興。
就在我們坐上車的時候,聞母的車停在秦玉城的車前按了一下喇叭。
聞母從車上下來,大約是這段時日經歷的太多,她蒼老了幾分,但打扮的還是優雅華貴。
我可以拒絕見蘇綰寧,見蘇欣,但我不能拒絕見聞母。
我把她帶到了附近的一家茶餐廳,為她點了一杯她最愛的普洱茶。
在茶香氤氳間,她歉疚的抬起頭,「時墨,是我們聞家對不起你。」
「聞家沒有對不起我,是蘇綰寧對不起我,對不起我兒子。」
我淡淡的說。
她滑下一滴淚,「時墨,的確是蘇綰寧不好,是他不對。
我想代他償還你。」
她說罷從包包里取出了一個文件夾推到我面前,我坐着沒動。
她解釋道,「這是蘇綰寧分割的股權,這是我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我全部給你。」
我驚訝的望着她,萬萬想不到在這種時候,在我喪失了所有的時候,她竟然肯把聞氏這麼多股份給我。
這股份比蘇欣的還多啊。
「我不能要。
阿姨,你不欠我什麼。」
就算要,那也是蘇綰寧來給。
「時墨。」
聞母無奈的喚我一聲,「你現在都叫我阿姨了。」
這個稱呼確實陌生,它隔離了我和聞母之間的感情,或許從聞母接受蘇欣的那一刻開始,我跟聞母之間就有了一道永遠也無法修復的裂痕。
「阿姨,我和蘇綰寧早就離婚了。
我捅了他一刀,他恨死我了。」
聞母連忙解釋,「時墨,不是這樣的。
蘇綰寧這次跟以前不一樣,他要是真恨你,就不會一醒來就要到法庭解救你。」
「那是因為愧疚。
我兒子的死是他間接害死的啊。」
我冷冷的反駁。
聞母一下子噎住,臉上露出幾分難堪,「時墨,接受下我的心意吧。」
我搖頭打算走,話已至此便是無話,我跟聞母的緣分終是盡了,我的內心仍舊感激這兩年她對我的關心和喜愛。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打死那個挖坑的:這,似乎太監了,那麼@雷龍果 請作者菌評價一下你自己,可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神集中營:噁心當有趣,別侮辱第一混亂了好吧?明明就是變種的弱智紅包微信流。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踢球你在意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