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後,丑妃靠系統逆襲了
穿越後,丑妃靠系統逆襲了

穿越後,丑妃靠系統逆襲了花甲米線

標籤: 漠北淵 白安安 穿越重生
作者「花甲米線」近期上線的穿越架空小說,是《穿越後,丑妃靠系統逆襲了》,這本小說中的關鍵角色是白安安漠北淵,精彩內容介紹:「你這枉顧親情的混賬東西,為父生你養你,你就是如此報答我的,竟然差點兒要了你妹妹的命!她可是你的至親啊,你怎麼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第12章白安安雙手抱胸,「我這一巴掌,是打你不知深淺,敢和王妃叫囂,我看你真是嫌命太長了!」
這樣的恐嚇,也沒能嚇到福雲。
她的眼中滿是怒意,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是王妃又怎樣!
還不是被王爺唾棄!
我比你的用處要大的多!」
「下人終究是下人,真以為自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白安安的話氣的福雲心口一堵,哪裡還有心思想着去給她沐浴更衣。
福雲被氣的渾身顫抖起來,她指着白安安,惡狠狠的說道:「你,你給我等着!」
說罷,福雲便轉身怒氣沖沖的離開。
白安安看着她走遠的背影,冷嗤一聲,根本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反正她也不需要這種人來伺候,走了倒好,省心!
困意逐漸襲來,白安安也不多想,回屋倒頭就睡。
次日一早,天剛微微亮起,漠北淵剛吃上早飯,就見福雲抽泣着走了過來。
「發生了何事?」
漠北淵暫時放下手中的碗筷,沉聲問道。
福雲聽後,哭的聲音越發大了起來,抽噎道:「王爺,您可要為奴婢做主啊!
昨晚您不是吩咐奴婢去為王妃沐浴更衣嗎,奴婢照做了,可奴婢不小心弄疼了王妃,就被王妃扇了一耳光,您看。」
說罷,她還不忘把自己被扇的那邊臉展現到了漠北淵的面前。
漠北淵也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隨後收回視線。
福雲本以為自己做出一副可憐模樣,就能夠引起漠北淵的憐惜,可他現在這反應,明顯超出了她的想像。
她輕咬了下唇,自然是不甘心就這樣算了。
她抽噎兩下,隨後又帶着楚楚可憐的語氣道:「王爺,奴婢真的好疼啊。」
漠北淵聽後,也並沒有半點回應,反而端起碗筷重新吃了起來。
福雲見狀,微低下頭,指甲用力的摳着手心,痛意提醒着她自己經歷的一切。
既然她賣慘不能夠得到漠北淵的幫助,那她就只能用另一個法子了!
打定主意後,福雲又啜泣了兩下,隨後道:「王爺,其實奴婢還有一事要說。」
「說。」
漠北淵頭也不抬的說著。
「奴婢養的兔子云朵這幾日不見了蹤影,奴婢本是想着,也許是貪玩,到時就回來了,可已經過了這麼多天,還是沒能見到,奴婢猜想,可能......」福雲掏出手帕,又故作可憐的擦了兩下本就沒有的淚珠。
漠北淵聽後,這才算是稍微有了些反應。
他雖在外傳的過於恐怖,但在府內,他並不喜有什麼勾心鬥角。
他把最後一口食物吃完後,便起身道:「去看看。」
「是,王爺。」
福雲其實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生怕會被漠北淵看出什麼來,不過她早就把那雲朵的屍體給清理了,也不容易被發現。
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的兔子是被白安安給弄死的就行!
在幾人前往雲朵所待的地方時,恰巧碰見了白安安。
幾人撞面,氛圍一度變得沉悶了起來。
白安安還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但在看到福雲和漠北淵在一起時,她的眸子一閃,也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王爺,好巧。」
白安安主動打着招呼道。
福雲眼尖的看到了白安安手中的兔腿,雖然她知道那並不是雲朵,但還是撕心裂肺的哭着,她跪在地上快要哭的昏了過去,嘴裏還在不住的說道:「雲朵,我的雲朵。」
雲朵?
什麼雲朵?
白安安眉頭微皺,不明所以的看着哭的極其狼狽的福雲。
「你手上的是兔肉?」
漠北淵突然開口問道。
白安安並不清楚是什麼狀況,但也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雖然這確實是兔肉,但這是她剛好在菜園裡逮到的一隻兔子,剛好她也饞了,就讓後廚的人給收拾收拾做了。
「王妃,奴婢若是做了您不喜的事,您罰奴婢就是了,為何要遷怒無辜?」
福雲見時機差不多,時不時地抽噎着,出聲質問道。
「我遷怒誰了?」
白安安不悅道。
「福雲一直以來養了一隻兔子,名為雲朵,近日不見蹤影,也許,就是你手中的那個。」
漠北淵說著。
白安安聽後,這才算是明白怎麼回事。
感情這是在污衊她吃了人家的兔子唄?
這要是精心養的兔子,皮毛看起來就不一般,而她抓的那隻,毛髮粗糙,也不通人性,分明就是一隻野兔。
白安安看向仍跪在地上的福雲,眸子微閃。
她想起昨晚福雲對自己說的話,唇角微勾,這是在故意栽贓是吧。
不過面對誣陷,白安安也沒有絲毫的慌亂,也沒有想要解釋的意思,反而故意在他們的面前,又咬了一口兔肉。
「真好吃啊,這常年活動的兔子口感吃起來就是不一樣,很有嚼勁。」
白安安眯着眼睛道。
福雲一聽,又加大了火勢,假裝受了刺激暈了過去。
白安安見玩的也差不多了,便直接道:「我這兔子可不是你們口中所謂的雲朵,既然兔子丟了,為何不在這府內多派些人手來找一找?
說不定是被藏在了某個不易發現的位置。」
白安安的話讓福雲的眼皮微顫了下,可她仍是繼續裝暈。
漠北淵聽後也覺得有些道理,便加大了人手,在這府內徹底找了起來。
沒成想,還真是被找到了,不過......卻是在福雲院子里的水井之中找到的。
漠北淵面色微沉,福雲也不敢再繼續裝下去,立馬跪在了他的面前,求饒道:「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定是有人誣陷奴婢,雲朵可是奴婢精心養來的寵物,怎麼可能會......」「夠了!」
漠北淵怒喝一聲。
這種勾心鬥角的事他又怎會看不懂,他雖不知昨晚這二人發生了什麼事,但他決不允許殺生的情況發生在這府內!
「福雲,本王念在你是初犯,便罰你半月俸祿,你可有異議?」
「奴,奴婢認罰。」
福雲見只是罰俸祿而已,心裏這才算是稍微放鬆了些。
只要不把她趕出王府,怎樣都好。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機破星河:養肥ING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峰傳說:糧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創造遊戲世界:格局小,宅氣重,無創造,真遊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