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團寵:又被攝政王寵成了小嬌嬌
重生團寵:又被攝政王寵成了小嬌嬌

重生團寵:又被攝政王寵成了小嬌嬌明無憂

標籤: 其他小說 慕容御 明無憂
明無憂被丟到了大殿里
她艱難地抬頭,看到大殿正中的書案後面,跪坐着一個身穿素衣的男子
長久的軟禁,讓他再不復當年風華
明無憂咬緊牙關,用盡全身的力氣拖着病弱的身體,終於移到了他的面前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明無憂喝道:「把他攔住!」
  傅明廷說:「你想幹什麼?!」
  「你為什麼下藥?
今日要是不把事情說清楚,就別想踏出明家的大門。」
  傅明廷眯了眯眼睛,「為父都是為了你好——」  「不說?」
明無憂冷聲說:「給我打,打到他說為止!」
  她掌管明家多年,極有威信,一聲令下,護院們立即將傅明廷壓住,板子噼里啪啦打了下去。
  傅明廷痛的大聲叫罵起來:「逆女——」  明無憂坐在墊着繡花錦墊的圓凳上,不為所動地看着。
  眼前的這個人,在她五歲那年企圖將她溺死的那一刻起,就不配做她的父親。
  傅明廷養尊處優,二十板子下去便撐不住了,連連求饒:「我說、我什麼都說——」  「為父牽扯進了一樁貪污案……」傅明廷斷斷續續地說著,「攝政王親自來查……我們……派去攝政王身邊的人……發現他珍藏了一張你的畫像,所以……把你送去……想求個活路……」  傅明廷聲淚俱下:「無憂……無憂,你救救為父吧,你跟攝政王說說好話,讓他放為父一馬啊……」  明無憂面露冷笑,慢慢問道:「憑什麼呢?」
  傅明廷見軟的不行,耍起狠來:「告訴你,明家也牽扯在裏面,你不要以為自己能摘乾淨!
要麼,你就和攝政王好好求情,否則,大家一起死!」
  「那就試試看是你先死,還是我先死!」
明無憂站起身來,「讓他畫押,然後把他給我關起來,等我吩咐!」
  「是。」
婢女立即把口供送到傅明廷面前,壓着他的手按了指印。
  明無憂轉身往外,傅明廷的咒罵和求救,一一被她拋在了腦後。
  她要快些去看看爺爺。
  也不知道如今事態發展到什麼地步,爺爺知不知道她去江州行館的事情?
  ……  福壽院  一個蒼老的聲音含着滿滿的焦急和擔憂響了起來:「不是說無憂已經回府了嗎?
為什麼還沒過來?
咳咳……」  「下人說小姐在處理一些瑣事,處理完馬上就會過來的,老爺您不要着急。」
  「我怎麼能不急?」
明老太爺又咳嗽了兩聲,掙扎着下床:「速去準備軟轎,抬我過去!」
  帘子在這時被掀了起來。
  明無憂快步進屋。
  隔世再見,她無法控制情緒,撲入老人的懷中淚流滿面:「爺爺。」
  老人穿着青灰色的錦袍,鬚髮花白,身形枯瘦,感受着衣襟上的熱意,眼眶也在瞬間發紅,「那混賬東西——無憂兒……你別怕,有爺爺在。」
  明無憂連連點頭,片刻後,才不舍的從爺爺懷中起了身,「爺爺,你別擔心,我沒事的。」
  明老爺子唇瓣動了動,沒有說話,眼神的擔憂卻沒有淡去。
  「真的,我若發生了什麼事情,便是瞞誰也不能瞞您。」
明無憂想着自己方才的模樣,爺爺約莫是誤會了什麼。
  她認真開口,破涕為笑:「我只是想爺爺了,眼淚便也止不住。」
  明老爺子半信半疑地觀察着明無憂的神色,見她只是眼眶有些發紅,很是激動,但的確不像是受了欺辱,心裏這才緩緩舒了口氣。
  「爺爺……」明無憂幫老人拿了個毯子來蓋在腿上,「我把傅明廷捆了。」
  明老爺子眼底閃着憎惡,半晌才說:「他與爺爺說,一切都是攝政王吩咐他辦的。」
  「不是。」
明無憂搖頭,「不是攝政王,他那樣的權勢,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需要用這種下作的手段來強迫一個民女?」
  「我方才已經問過,傅明廷什麼都說了,他牽扯進了貪污案,所以聯合別人將我送去,想要賄賂攝政王,求個生路。」
  「孽障!」
明老爺子臉色陰沉,想起這些年來傅明廷的所作所為,氣的呼吸急促,連連咳嗽起來。
  「爺爺!」
明無憂連忙上前幫他順氣。
  等到他情緒穩定一些之後,明無憂才又說:「傅明廷說貪污案的事情,我們明家也牽扯進去了——這些年,雖然我們和傅明廷已經分開了,但保不齊他背後耍了什麼陰損的手段來害我們。」
  「我想把他交給攝政王,請攝政王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我們。」
  「應該交出去的。」
明老爺子重重點頭說道:「這事情緊急,你多派些人押着他去——」  「我想親自去。」
明無憂認真地說道:「我怕底下的人去了事情辦不清楚。」
  「可是——」  明老爺子擰起花白的眉毛,想起明無憂才剛被親生父親賣了一遭,實在是不放心她再出去。
  但又架不住明無憂堅持。
  最後,明老爺子還是妥協了,再三交代要她小心行事,速去速回,才放了明無憂離開福壽院  明無憂去換了一身衣裳,便出發前往江州別館。
  明無憂有些恍惚,覺得這兩個時辰發生的一切,像是做夢一樣,那麼不真實。
  後面的馬車裡,傳來傅明廷微弱的掙扎聲。
  明無憂眼底浮起厭惡。
  明無憂的母親明若是明家獨女,傅明廷是明家的贅婿。
  明若生產時難產而死,留下明無憂隨着傅明廷和爺爺一起生活。
  傅明廷是個人面獸心的,當初就是為了明家的產業來入贅,後來察覺明老爺子有心培養明無憂接手明家產業,便設計謀算明無憂的性命,被明老爺子發現之後逐出了明家。
  這樣的人,自己竟然會着了他的道!
  明無憂深吸了口氣。
  自己前世所有凄慘皆因這一次被傅明廷給賣了,重生真好,她有機會可以挽回一切。
  「小姐,江州行館到了。」
馬車外傳來彩月的聲音。
  明無憂回神下車。
  漆黑的夜色下,行館外站着十二名拿刀的護衛。
  明無憂示意巧燕上前去求見。
  守衛冷眼瞄了他們主僕一會兒,刻板道:「攝政王出去赴宴了。」
  明無憂面容平靜:「那我等。」
  時間一點點過去。
  正當明無憂站的頭重腳輕的時候,八匹駿馬拉着一輛金碧輝煌的馬車緩緩朝着江州行館而來。
  「可算來了。」
明無憂低聲說著。
  貪污案的事情,她歷經前世自然知道,傅明廷是人證,口供是要緊的物證,她此來是為了讓明家不要被牽扯進去。
  她也想再見慕容御。
  重生而來,她和慕容御也有了不一樣的開始。
  明無憂忍不住抬眸,心裏浮起些許期待。
  只是泡了冷水,又站了太久,明無憂感覺那車晃來晃去,天旋地轉。
  她強打精神,瞧着車上走下一個玄黑金冠的男子,便上前去,「民女——」  更猛烈的眩暈襲來,明無憂跌了過去。
  「小姐——」彩月驚叫一聲,趕緊去扶,有一道玄黑色的人影卻比她更快,穩穩地把明無憂托住。
  「龍涎香……」明無憂低語,這香味穿透前世今生一樣的熟悉。
  她張開眼睛,看着那熟悉的俊臉,不知道是真是幻,便費力的抬起手來,撫上了男人的臉頰。
  觸感一片溫熱。
  明無憂忽然笑了:「摸到了,真的……」  慕容御面容僵硬,身體更僵,似乎是忽然反應過來了一樣,立即把人推入了婢女懷中,轉身便入了行館內。
  冷驍瞟了一眼快步離去的慕容御,又看了一眼徹底昏過去的明無憂,眼神有些微妙。
  他客氣地詢問了她們的來意,然後把傅明廷和口供留下了。
  ……  行館寢殿,慕容御坐到了金絲楠木的桌案之後。
  宮燈明亮,把他那長的過分的睫毛照下一層暗影,遮住了他眼底複雜的神色。
  兩日前,他在午後小憩醒來,震驚地發現自己回到了過去。
  夢中前世白駒過隙,他努力追逐的女子,到死都從未分給他一個溫柔的眼神,而他答應了三哥要守護的江山,卻風雨飄搖。
  帝位被謀奪,連元昊——三哥唯一的骨血,也因為他守護不周,十歲的年紀,被車裂與宮門之前。
  當那些逆賊把元昊的斷肢殘骸丟到他的面前,得意地說出那句「要不是你捧在手心裏的明無憂通風報信,我哪裡抓得到這個小皇帝」時,他的心被撕成了碎片。
  那時候他才明白,他不計回報對明無憂付出的所有感情,何其可笑。
  如冷冰的心是可以用真誠捂化的。
  可是明無憂的心是一顆石頭,再多的溫情寵溺,她都不會為所動。
  她恨他,為了報復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連十歲的元昊都不放過。
  如今大夢清醒,他欣喜若狂。
  真好。
  這一回,江山帝位,他必定守護的固若金湯。
  他也一定會將元昊培養成愛民如子的好皇帝。
  至於明無憂。
  前世緣分前世畢,這一回,他們便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不要再有任何牽扯。
  「殿下。」
冷驍進來,把一張紙送到慕容御的面前:「傅明廷已經丟到大獄裏去了。」
  慕容御回過神來,「你去審。」
  江州這案子,牽連甚廣,如今的他不是前世慕容御,此事早已胸有成竹。
  傅明廷雖然只個小嘍啰,但也能從他身上挖出不少東西來。
  他得快些處理了此處的事情,回京去。
  昊兒還等着他。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挺有意思的小說,應該算種田文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太易:終於追不下去了,一方面吹福神吹的太凶,吹成龍傲天光環。另一方面拚命讓主角惹上強力對手,然後升級,升級後發現不行強制降級來智斗。第一次還有點新意,第N次強制降低後棄書,MDZZ。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一品江山:完結,宋朝時期,官場小說。內容不記着很清楚,反正我看到大結局了。作者文筆情節方面還真沒話說,就是把文人官場中人想着太好了,感覺頗多少有點假不真實,除此之外還算是糧草小說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