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姜江裴睿席
姜江裴睿席

姜江裴睿席裴睿席

標籤: 其他小說 姜江 裴睿席
「隨她去鬧
」裴睿席面不改色,毫不在意
另一邊,出了別墅的姜江看着再次被掛斷的電話,直接打車回家
可等到下車,她看着自家別墅大門上貼着的「房屋出租」的告示,怔愣當場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最後只能和管家說:「我出去走走。」
然後走出了別墅。
熾夏的天白雲縹緲,晴空萬里。
姜江沿着林蔭道走着,一直積壓在心間的鬱氣似乎也慢慢消減。
下一瞬,她腳步頓在原地,怔怔看着迎面走來的人。
四目相對,閨蜜袁茜也愣了一下。
可很快,她就收回目光,像陌生人一樣從姜江身邊走過。
「茜茜。」
姜江連忙拉住她,剛要開口說自己失憶的事。
袁茜先一步甩開她手:「別這麼叫我!」
姜江有些受傷,但還是壓着難受:「我忘了這三年自己都做過什麼,但我是真心拿你當朋友的。」
聞言,袁茜神色有些複雜。
半晌,才開口:「所以你現在找我是想說什麼?」
姜江知道她這是心軟了,也不敢奢求原諒,只問:「我和裴睿席的事,你知道多少?」
聽到裴睿席的名字,袁茜沉默了瞬:「我只知道一開始你姐不願意嫁給嚴教授,讓你替嫁,你本來不願意,但是你爸媽也勸你答應,你拗不過,就嫁了。」
「婚後半年你挺幸福的,但是半年後你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性情大變,開始疑神疑鬼,到後來居然懷疑我喜歡嚴教授,我們大吵了一架,就再沒聯繫。」
姜江聞言,卻驚愕在原地。
袁茜的話為什麼和她姐說的完全不一樣?!
可是袁茜沒必要騙自己!
想到這兒,姜江心潮翻湧,連帶着對袁茜是何時離去的都沒有了印象。
天色漸曉。
姜江坐在路邊長椅,望着驟然亮起的街燈,腦海里袁茜和溫蔓的話爭相浮涌。
突然,手機響起。
姜江看着屏幕上「裴睿席」的備註,遲疑着接起了電話。
緊接着,就聽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你在哪?」
半晌,姜江都沒有開口。
「姜江?」
電話里,裴睿席的聲音摻雜着不耐。
姜江也徹底回過神,告知了地址。
「等着。」
扔下這兩個字,裴睿席利落掛斷了電話。
十五分鐘後。
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路邊。
車窗降下,露出裴睿席清雋的側臉。
他看着長椅上出神的姜江:「上車。」
姜江沒動:「裴睿席,我剛剛遇到袁茜了。」
裴睿席眉心微蹙:「然後呢?」
姜江目光聚焦在他俊朗的面容上,有些茫然:「她說,當初我嫁給你並非自願。」
第六章 一場噩夢夜色寂靜,只有蟬鳴不絕。
姜江凝視着裴睿席如玉面容,聲音發澀:「裴睿席,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到底愛不愛你!」
裴睿席垂眸看着她許久,最終只說了一句:「那是你的事,我怎麼知道。」
他永遠都是這樣,對於兩人之間的事情三緘其口!
姜江所有想問的話都被他這種態度堵了回來。
沉默在兩人間氤氳。
許久,裴睿席先開了口:「很晚了,回去吧。」
姜江內心掙扎了會兒,還是決定順從上車。
一路無言。
翌日清早,一夜不得入睡的姜江躺在床上,聽着外面響起的引擎聲,起身走到窗前。
目送着裴睿席離去,她一個人在房間里翻着以前的東西,試圖記起些什麼。
可依舊一片空白。
這時,管家上來說溫蔓來了。
姜江突然想起昨天袁茜說的那些話,神情有些複雜。
但還是下了樓。
客廳里。
溫蔓熟稔的坐在沙發上,環視四周:「今天周六,時硯怎麼不在家?」
「姐姐找他有事?」
溫蔓裝作漫不經心的問。
溫蔓神情頓了頓,但很快就恢復如常:「我今天來是找你的,上次宴會你說把時硯還給我的事,是不是該兌現了?」
姜江抱着抱枕的手臂微微收緊:「姐,當初你真的是忍痛割愛將他讓給了我嗎?」
「當然。」
見溫蔓沒有半點心虛,姜江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當初自己說錯了什麼,讓袁茜誤會!
她深吸了口氣,再問:「那這些事情,爸媽知道嗎?」
溫蔓皺了皺眉:「你問來問去,到底想說什麼?」
姜江直直望進她眼裡:「我想見見爸媽。」
兩人相視,氣氛慢慢沉寂下來。
許久,溫蔓才開口:「好。」
半小時後,溫家。
姜江落在腿上的拳緊攥着:「爸,您能不能告訴我,三年前的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
「過去的事既然你忘了,那就像崴筆蔓蔓說的那樣,換回來!」
溫父一臉漠然,絲毫不問姜江的想法,直接做下了決定。
「這些年你丟盡了溫家的臉,等離婚之後,你該去哪兒去哪兒,還我們溫家一個清凈!」
聞言,姜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清凈!
她怔怔望着對面沙發上的溫父溫母以及溫蔓,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存在竟然是打擾!
姜江怔坐在那兒,心裏的熱意慢慢冷卻:「如果我拒絕呢?」
溫父冷下了臉,還沒開口,溫母便先一步說:「那你現在就滾出去!」
這一刻,姜江眼裡的光寂滅了瞬。
她耳畔嗡鳴,只能呢喃一句:「我……也是你們的女兒啊!」
可面前三人的冷眼,將姜江僅剩的希冀碾滅。
她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的溫家。
臨近傍晚的天陰沉沉的,雷聲閃電轟鳴。
頃刻間,瓢潑大雨落下。
姜江淋着雨走着,滿身彷徨無措。
她活了二十多年,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家人拋棄,驅逐!
她搞不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一覺醒來,她莫名其妙嫁給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朋友決裂,姐姐欺騙,爸媽不認……倏然間,頭頂冰冷的雨被遮擋。
姜江抬頭就對上裴睿席複雜的眼。
那一瞬,好像有什麼感情從心底迸發出來一樣。
她眼眶發燙,嗓音喑啞:「裴睿席,現在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噩夢,對嗎?」
可姜江這僅有的妄想被裴睿席一句話打破。
「如果你想,它就是。」
他聲音清淡,在淅瀝的雨夜顯得格外無情冷漠。
淚倏然從眼角滑落,姜江閉了閉眼,喃喃說了句:「裴睿席,你真的不適合安慰人。」
話落,她深吸了口氣,將淚水掩下,接過傘,和人回了家。
這天之後。
姜江和裴睿席的關係詭異的和諧。
她沒再提過離婚的事,也沒再想問清三年間的事。
而裴睿席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可只有姜江自己知道,現在的她就像一個充氣的氣球,隨時會炸開!
六月畢業季。
身為大學教授的裴睿席開始忙了起來,早出晚歸。
這天,姜江在家宅不下去,便想着出門走走,卻莫名來到了同舟大學。
這裡是她的母校,也是裴睿席任教的地方。
看着熟悉的教學樓和校園的一草一木,彷彿昨日她還從這裡走過。
姜江也慢慢舒了口氣。
身旁,三兩成群的女生快步越過,嘴裏念叨的話順着風傳來。
「快點,嚴教授的課很難搶的,去晚了就沒啦!」
嚴教授?
裴睿席?
姜江鬼使神差地抬腳跟了上去。
七拐八繞地,她跟着進了一間教室。
教室里擠滿了人,姜江在後面找了個位置坐下,抬頭就見裴睿席走了進來。
此時的裴睿席和家中完全是兩個樣子,課堂上的他穿着簡單的白襯衣,袖口微微挽起露出修長白皙的手臂。
他講課時,神色專註而溫和,完全沒有往那種冷淡疏離的感覺。
身邊兩個小女生正一臉花痴地偷偷議論着裴睿席,話里話外滿是對他的愛慕。
姜江聽着,不由想,那個喜歡裴睿席的自己是不是也像她們一樣?
這時,坐在旁邊的一個女生注意到了姜江,打量了很久,發出一聲低呼:「學姐,你又來聽嚴教授的課啊?」
姜江詫異:「你見過我?」
「三年前我大一時在嚴教授的課上見過你,當時你就坐在我旁邊,聽得特別認真,還在課上回答了好幾個問題,所以有印象。」
她來上過裴睿席的課?
可是裴睿席教的課跟她的專業完全無關啊!
姜江想不明白,轉頭看向講台上的裴睿席,心裏疑惑更深。
整整一節課,她不記得裴睿席講了什麼,滿腦子都是那女生的話。
直到回到東湖別墅。
姜江還不能回神,她看着一旁站着的管家,不知是問他還是喃喃自語。
「以前的我到底有多喜歡裴睿席?」
管家聞聲,想到這些天她的經歷,嘆了口氣走上前:「感情的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個地方,可能會告訴夫人答案。」
姜江愣了下:「什麼地方?」
之後,管家就帶着她來到一間庫房。
裏面堆滿了各種禮品,每個禮品上都夾着一張卡片。
「這些都是每年各種節日夫人送給少爺的禮物,您看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什麼。」
姜江上前拿過卡片,上面都是她的筆跡,寫的都是一些情話和節日祝福。
一一看去,她的心中逐漸複雜起來。
直到最後,兩個鮮紅的本子被壓在下面。
姜江拿起,緩緩打開,紙上,並排的「姜江」與「裴睿席」兩個名字躍入眼帘!
赫然是他們的結婚證!
可裴睿席不是說被她撕了嗎?
姜江拿着結婚證的手不斷收緊着,心裏情緒複雜。
她看着這些記載着自己過去瘋狂愛着一個人的記錄,深吸了口氣,將結婚證合上,轉身要往外走。
卻在動作間,碰掉了一旁架子上的紙盒。
瞬間,裏面夾雜的相紙掉落出來。
姜江忙俯身去撿,卻在看到那照片時,呼吸一窒。
照片上,是一個白嫩精緻的小男孩板着一張小臉的模樣。
管家見狀,剛想上前幫忙,卻聽姜江問:「他……是誰?」
管家看了眼照片:「這是少爺小時候的照片,可能是保姆收拾時放錯了位置。」
說著,他就要上前將地上散落的照片收拾起,帶走。
姜江卻阻止了他:「您先去忙吧,這裡我來收拾。」
管家不解,但還是退了出去。
霎時,房間只剩下姜江一人。
她定定看着手中照片,記憶被拉回了過去。
她和溫蔓是雙生姐妹,總是會被人關注和比較。
雖然頂着一張幾乎一樣的臉,可溫蔓聰明,性格外向,總是比她討人喜歡。
久而久之,她越來越內向自卑。
直到一個小男孩出現,成為了她的鄰居,也成為了在她生命里的一束光。
因為他是第一個誇她的人。
也只有他,不會因為溫蔓的存在而忽視了自己!
自那以後,那個小男孩就在她心上紮根。
她曾經以為兩個人會是青梅竹馬,他會一直陪着自己。
可沒想到,沒過多久,小男孩就消失了,鄰居也換成了另一家人。
也再沒有人能在溫蔓的光環下,注意到普通的她!
漸漸地,她也慢慢將那些美好的記憶封存,繼續平庸過活。
想到這些,姜江嗓子發乾,微顫的手一張張撿起其餘的照片,上面每一張,都是那個男孩。
從小到大,稚氣的面容慢慢成長壹扌合家獨βγ,變成一個熟悉的模樣!
裴睿席!
姜江眼睫微顫,眼眶發燙。
這時,腳步聲響起,姜江抬頭,就迎上那雙冷冽的眸。
從前不覺什麼,但此刻,她卻心酸到想哭。
裴睿席居高臨下看着她,眉心微皺:「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個小孩是你,對嗎?」
姜江啞聲問着,明明篤定的事,心裏卻總有一點不敢確定。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懷疑什麼,害怕什麼。
裴睿席視線掃過她手中照片:「放回去。」
他眼裡寫滿了冷漠,和以前那個溫柔的小哥哥判若兩人。
姜江捏着照片的手微微收緊:「你……不記得我了?」
裴睿席神色晦暗不明:「什麼?」
他眼裡的陌生,如一把刀穿過姜江的心。
他真的不記得了!
那些自己如珍如寶的回憶,被他忘的乾淨!
姜江再忍不住鼻間酸澀,淚從臉頰滑落。
見狀,裴睿席愣了下,隨即上前奪過她手中照片,放回原位。
「出去,以後不要再來這裡。」
說著,他便轉身往外走。
姜江望着他漠然的背影,心裏一直翻湧的情緒再也壓不住:「裴睿席!」
她喊住他。
裴睿席疑惑回頭,就聽姜江說:「我好像知道我為什麼會愛上你了!」
沉默的氣氛在兩人間氤氳。
姜江想,也許當初自己也是因為知道了這個真相,才會接受這段婚姻,慢慢愛上裴睿席吧!
自己也許試圖好好經營這段婚姻。
可漸漸卻發現無論怎麼做,那個男人始終冷淡疏離,以至於到後來她逐漸失去了自我,做出各種瘋狂的舉動,使得眾叛親離。
裴睿席看着出神的她,眼裡划過抹晦暗:「你不是說你忘了?」
他語氣中滿是譏諷和不信。
到現在,裴睿席還是不相信她失憶的事,還是以為自己在作怪!
姜江心裏酸澀蔓延,喉嚨像被人緊掐般火辣發乾。
想到這兒,姜江心裏越發酸苦:「時硯,嫁給你三年,你真的沒有半點喜歡我嗎?」
她不想糾纏失憶與否的事。
她只想要個答案,為小時候的自己,為深愛裴睿席卻忘卻的自己。
房間靜默,燈光在裴睿席的腳下投出一圓陰影。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深海亮艦:不是痴迷動漫和明白各種梗的人就別看了,沒玩過艦娘之類遊戲的人表示好混亂完全不知道再寫什麼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變成美少女的我不可能污破天際:凝視深淵的同時,深淵也凝視着你。 牢記作者教訓,時刻警醒自己,謹持本心。 懶得說這位了,以上為這作者的永恆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天朝日不落:開頭有意思遇到活佛,以為濟公,後面就無趣了,未成年女孩?曉彤??還教導別人知識,覺得很毒,寫的人太多了,還以為玩p社玩家喪心病狂的攻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