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顏瓏蕭凌徹
顏瓏蕭凌徹

顏瓏蕭凌徹蕭凌徹

標籤: 都市小說 陶木 顏瓏
「不……」搖搖頭,她說,「他不愛我,又怎麼會珍惜我
陶木,不要去怪他,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是我心甘情願的,要說這三年,我有什麼後悔的,唯一後悔的,就是跟他結婚
我不該束縛了他的婚姻,現在,他解脫了,我也要解脫了,所以,我就該走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她淡淡的笑了笑,聲音極輕極軟的說,「陶木,其實你不用瞞我,我自己的身體,再清楚不過了。
雖然,我不是很確定,我究竟得了什麼病,身體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但是,我能感覺到,我活不了多久了,我快死了。」
能格外冷靜的說出那四個字,讓陶木的心尖兒都在發顫,他控制不住的將她摟在懷裡,「不會的,你不會死的!
有我在,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
顏瓏依舊笑着,她安靜而乖巧的靠在他的懷中,輕輕的說,「傻話,人都是會死的,或早或晚,其實我早晚也會有這一天的。
我跟你說啊,爸爸媽媽和姐姐走的時候,我就想,為什麼我沒跟着一起走,為什麼要留我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
「別說,別說!」
他不斷的阻止她,他不想聽,不想聽到這樣殘忍的話。
可她依舊繼續說了下去,「後來我想通了,想明白了,我還活着,是因為我還有些事要做,當時姐姐走了,星……他肯定會崩潰,會活不下去的。
但是這三年多,他的痛苦和悲傷,因為恨我而沖淡了,現在的他,那麼那麼恨我,他就不會那麼難過了,他會好好的活下去,對吧?」
陶木的身體顫了顫,將她抱得更緊了一點,「他該死!
他根本不知道珍惜你!」
「不……」搖搖頭,她說,「他不愛我,又怎麼會珍惜我。
陶木,不要去怪他,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是我心甘情願的,要說這三年,我有什麼後悔的,唯一後悔的,就是跟他結婚。
我不該束縛了他的婚姻,現在,他解脫了,我也要解脫了,所以,我就該走了。」
「清清,我不許你這樣胡說八道!
你要再這樣說,我就要生氣了!」
他堅定的說,「你不會死的,你只是生病了,生病了是可以治好的。
現在醫術那麼發達,總有辦法的,等你好了,我們就不回去了,就在這裡生活,這裡空氣好,景色美,也沒有那麼多煩心的事,我陪着你,只有我和你,好不好?」
鬆開手,他一臉認真的看着她,充滿着希冀。
顏瓏心中明白,他說這些,也不過是安慰自己,便也不想去反駁,讓他神傷,微微點了下頭。
只是那麼一個再虛應不過的允諾,卻讓陶木欣喜若狂。
「你答應我了,你真的答應我了!
清清,清清,我們會好好的,會好好在一起的!」
「陶木,我想出院。」
她軟聲道,「我不想待在這裡,就算治病,我也可以要治療的時候再過來,好嗎?」
這也算是退一步的妥協了,看着她哀求的眼睛,陶木實在不忍心拒絕,咬了咬牙,「好,我們出院!」
接她出院,也是經過好一番思想鬥爭的,陶木將她安置好以後,看着她睡著了,這才躡手躡腳走到外間去聽電話。
陶家的產業,在陶昂夫婦過世以後,就由他接手了。
其實,按照繼承位來說,理應是顏瓏的,但是她對生意不在心,又什麼都不過問,加上養傷一段日子,又跟蕭凌徹結婚等等,便由他這個養子順理成章的接了下來。
這兩年,他把產業拓展到澳洲分部,除了想要避開國內的鋒芒和競爭,也算是長謀遠慮,為了有一天可以帶着她遠走高飛做考量。
然而,他怎麼都沒想到,這一天終於等到了,卻陷入了倒計時。
「喂。」
走到院子里,他才接了起來。
「顏瓏呢?」
電話里是陳冉的聲音,她是唯一知曉他們行蹤的人。
「剛睡了。」
明知道這裡看不到房間裏面的景象,可他還是下意識的朝那個方向瞥了一眼,知道她在,心裏就是充盈的滿足。
「她,還好吧?」
沒敢直接開口問病情,這算是她最委婉的問候方式了。
陶木點了下頭,「她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病了。」
「你告訴她了?」
陳冉立刻暴躁起來,「不是說好了不要告訴她嗎?
你為什麼要說!」
「她那麼聰明,猜也猜得出來。
其實你和我都知道,一開始,就根本瞞不長久的。」
他一手從口袋裡掏出盒煙,稍稍抖動了下,用嘴從裏面叼出一根,點燃。
裊裊的煙霧升騰起來,彷彿能將心煩的事也帶走一些。
因着顏瓏患病的原因,他在她面前是絕對不抽煙的,可這東西,有時候也還是不可或缺的。
聽着他的話,陳冉沉默了下來。
的確,這樣的病,如果要治療,她早晚會察覺的,或早或晚的事罷了。
「那……她……」遲疑着,不知該說些什麼,心裏酸酸的難受。
陶木倒是先打斷了她的話,「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他不相信。」
其實和顏瓏的病一樣,有些事不用說,也猜得到結果,可人的心理作怪,總還是想問一問才能死心。
「把東西給他,該說的說了,他愛信不信!
這三年,他把清清作踐成什麼樣子,我不會讓他再傷害到清清!」
狠狠的吸了口煙,他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
「嗯。」
對於他的話,陳冉也是很認同的,只不過,她還是有一點疑問,「你為什麼不早點帶顏瓏走?
還要讓她這樣被折磨了三年多!」
陶木沉吟片刻,輕輕的笑了起來,笑聲很是無奈和嘲弄,「我倒是想,可她肯嗎?
清清的脾氣有多犟,她若是不肯,我有什麼辦法。」
陳冉幽幽的嘆息了一聲,「你好好照顧她,有時間我會過去看你們的。」
「千萬別!」
他立刻阻止道,「你身邊說不準有多少雙眼睛盯着的,這電話,以後也是能免則免。」
「陶木你什麼意思,我還會害顏瓏嗎?!」
「你自然不會,可我必須嚴防任何一種可能性。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來打擾我和清清了。」
「你……」陳冉似乎想說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最後轉成喉嚨里的一聲輕嘆,「好吧,作為朋友,我只希望顏瓏能幸福,也希望你真的能守護好她!」
「嗯。」
淡淡的應了一聲,掛斷手機,他咬了咬過濾嘴,才發現一根煙竟然已經燃盡了,煙灰紛紛揚揚的散落下來,擰起眉,隨手往邊上用力一按,捻滅。
指尖微燙,還沒等他緩過神來,手機又響了起來。
一接起,那邊就傳來了焦灼的聲音,「陶總,費氏對我們全線打壓,好幾個大客戶都被搶走了,而且他們放言說,如果……如果……」「如果什麼?」
他沉聲一呵斥,那邊立刻嚇得全說了出來,「如果小姐再不露面,以後這座城,再也不會有陶氏!」
「好大的口氣!」
他冷笑道,「他蕭凌徹想硬碰硬,那就來。
我倒是要瞧瞧,他能耐究竟有多大!」
「可是陶總,這樣硬來的話,我們損失會很大,而且……」「沒有什麼而且,他們喜歡搶客戶,就讓他們搶,我倒是要看看,他蕭凌徹的胃口有多大,能吞的下多大的肉!」
想了下,又沉着吩咐了幾句,掛了電話以後還是返回書房打開電腦,果然看到最近的股價浮動都很厲害,關於費氏對陶氏的猛烈攻擊,新聞方面也是看不透,進行了持續相關的報道。
他遠渡重洋,就是想帶顏瓏離開那個環境,想一直守護在她的身邊,不管千難萬險,他絕不會再放手!
迎着陽光,顏瓏微微眯起了眼睛,感覺特別的舒適。
她離開江城的時候,那裡已經開始下雪了,但在這裡,陽光是那麼暖,那麼舒適,就像眼前的陶木。
雖然他跟陶家並沒有血緣關係,可他到陶家的時間卻比她早得多。
以前姐姐說過,爸媽最初以為不能生育,從孤兒院領養了陶木,但是領來沒多久,就接連生下了姐姐和她。
因着養出了感情,陶木也就在陶家這麼留了下來。
她跟陶木之間差了六歲,人家常說,三歲一代溝,可她跟他就算差了兩個代溝,也並不妨礙陶木,他對自己真的很好,超乎哥哥的那種好。
「清清,昨天做完治療以後,你今天的氣色真的好多了,等調養些日子,我們再去治療一下,相信你的病,很快就會好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峽谷之巔:主角的父母腦子真的有問題,自己有錢不讓兒子知道就罷了,還限制兒子的發展方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安眠:好書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史上第一混搭:張小花,這名字莫非要借混亂的東方么,不過總是感覺不甚給力,小花要加油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