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聞靳賾江知禾
聞靳賾江知禾

聞靳賾江知禾江知禾

標籤: 其他小說 江知禾 聞靳賾
站在陌生的小公寓門前,我深吸一口氣,屈指敲門
「你怎麼來了?!」聞靳賾吃驚的望着我
於此同時,裡頭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賾,是誰來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我的喉嚨里像是卡了一根刺,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他已掛斷了電話。
我起身拿了外套出門。
站在陌生的小公寓門前,我深吸一口氣,屈指敲門。
「你怎麼來了?!」
聞靳賾吃驚的望着我。
於此同時,裡頭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賾,是誰來了?」
我偏過頭,沿着聞靳賾的肩膀看到了那女人,長相一般,頂多算是清秀,一雙大大的眼睛卻一點兒神采都沒有。
可我,就是敗給了這樣一個普通的女人。
「哦,送快遞的。」
聞靳賾輕輕答道,「欣欣,降溫了,你先進裡屋。」
語調那樣的溫柔,我從未體會過。
他再望向我時,居高臨下,眉宇間儘是不悅。
我讀懂了他眸子里的意思,彷彿在說,江知禾,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滾。
我的眼眶有些發酸,仍強作鎮定,「我不是送快遞的,我是……」我是聞靳賾的妻子。
話還沒說完,猝不及防的聞靳賾伸手一把捂住了我的嘴。
我睜大了眼睛,從喉嚨發出一聲嗚咽的抗議。
他已順勢關上了門,將我推了出去,而後迅速的放開我,眼睛裏是明顯的厭棄,手掌輕輕的揩了一下衣服。
怎麼連碰到我一下,你都覺得噁心?
「江知禾,不許你來這裡。」
溫度頓失,我慘淡的笑笑,「聞靳賾,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結婚紀念日?」
他諷刺的笑了。
我低下頭,強忍住淚水,「那就是你在外頭養的女人?」
他沒吭聲,是默認。
我逼出一個笑,「沒我長得好看,」又瞅了瞅這破舊的公寓,牆壁上掉落了一層石灰,涼涼道,「也沒我有錢。
聞靳賾,你就這個眼光。」
門咔嚓一聲打開,那個叫欣欣的女人站在門口,她莞爾一笑,「我好像聽見外頭有動靜,寒,是不是我們有客人了?」
呵,是在裝,還是真的蠢?
我一個正室站在她跟前,她竟然能面不改色,還能裝出一個聖潔的模樣。
「欣欣,沒有客人,你先進屋。」
聞靳賾耐心道。
他對我冷若冰霜,對她卻是溫情脈脈。
他剜了我一眼,命令我離開。
我一下子抓住了聞靳賾的手,定在他跟前,踮起腳,遞上自己的唇。
我想,這個女人這下子再也笑不出來了。
下一秒,聞靳賾狠狠的推開了我,他揚手給了我一巴掌,顯然是惱羞成怒。
他說我犯賤。
我自和他結婚,裝聾作啞一年,不過是想讓他陪我吃一頓飯,他都不肯。
我的臉頰火辣辣的疼,眼眶發酸。
再抬頭,面對的卻只是一堵冰冷的門。
他已經把欣欣擁進了屋子,還一邊貼心的解釋,「欣欣,別擔心,沒事,就是一個瘋女人而已。」
我是瘋女人?
對,在他眼裡我就只是一個瘋女人而已。
可這個瘋女人是他的妻子。
這句話深深的激怒了我。
我拔高了音調,嘲諷的對着他的背影道,「聞靳賾,你怎麼不敢告訴她真相!」
聞靳賾的拳頭瞬間緊緊的捏住了,我似乎聽見了骨頭炸裂般的響聲。
我也激怒他了。
我很滿足。
我沒有再做糾纏,再說下去,我怕聞靳賾會殺了我,真的,我絲毫不懷疑他會殺了我。
在我們的新婚之夜,他就是這樣站在我的面前,毫不憐惜的扯下我的白色頭紗,啟開薄唇,張開大手掐住我的脖子,嘴角揚起冰冷的弧度,「你知不知道,你毀了我的幸福。」
那天晚上,我從雲端一下子墜入了地獄。
我以為他喜歡我,很小的時候他就說過喜歡我,要娶我。
如今,他說討厭我。
我看他甩着袖子奪門而出,我的嘴唇動了動,連問一句「為什麼」的機會都沒有。
後來,我才知道,他的心裏有了別人,本就不是甘願娶我的。
若不是為了我江家的融資,為了化解他們聞家的危機,他連看都不願意看我一眼。
我……是一個工具……我失魂落魄的回來,張媽默默的把一碗熱湯端給我,「夫人,您何必呢。」
「何必呢」,這三個字,我聽來意味深長,何必抓着聞靳賾不放,還是何必作踐自己。
我笑笑,放下碗,想着一年前的今天,聞靳賾丟下我去找了那個女人。
一年後的今天仍舊如此。
「我想做一回徹底的惡人。」
我輕輕的說。
我上樓給聞靳賾的母親打了一個電話,那通電話掛斷之後,過了不到半個小時,聞靳賾便怒氣沖沖的出現在我面前,眼裡含着濃重的戾氣。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急切的來找我,雖然並非是自願。
我早已洗好了澡,換上了真絲睡袍,小露香肩,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柚子味沐浴露的清香。
我梳妝台前,看着鏡子中不施粉黛,五官精緻的自己,故意忽視他的怒意,含笑應對,「肯回來了?」
他咬着牙,我似乎能聽到後槽牙磨碎的聲音,「江知禾,你就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下三濫?我冷笑了一聲,也是,我就只會用這種手段。
聞靳賾雖不喜歡我,但聞母特別疼我,待我像親生女兒一樣。
而偏偏,天不怕地不怕的聞靳賾最聽的還是聞母的話。
我只要開口稍微說兩句外頭傳聞聞靳賾包養女人的傳言,聞母便迫不及待的去問聞靳賾了。
「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我冷冷的反問,站起身走到聞靳賾身邊,「你在外麵包養小三,難道不是事實嗎?!」
「強詞奪理,欣欣不是小三。
你根本不知道欣欣為我做了什麼!」
我是不知道,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點滴甜蜜,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情比金堅。
一年前,我滿心歡喜的嫁給他,到頭來不過是一廂情願。
我忽然想起結婚之前聞靳賾早已告誡過我,他說,江知禾,我們是商業聯姻。
這樣的婚姻,你也要?
想來,還是我傻,我單純的認為那意思是我們之間沒有感情基礎,竟聽不出他完全是被迫。
我的婚姻從開始的第一天就已經踏進了墳墓。
我偏頭,不想承認他是如此的喜歡蘇欣,可我的心房卻抑制不住的針扎似的疼痛。
「她不是小三?
那我是你們之間的小三?」
我壓着喉嚨里的一股委屈問聞靳賾。
聞靳賾卻不打算跟我再多說下去,他冷眼瞥見我微露出來的雪白,眼裡夾着些許嘲弄,「穿成這樣給誰看。」
轉過身,背對着我,又道,「別再去打擾欣欣,明天我們就把離婚協議簽了。
是,我早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聞家得到了江家的融資,半年前已經度過了危機,如今的商業版圖愈加擴大,聞靳賾也獨當一面。
如果不是我今天貿然去打擾蘇欣,又打了電話給聞母,徹底觸到了聞靳賾的底線,聞靳賾也許還沒有這樣決絕。
我一直在拖。
他提過幾次離婚,我一向置之不理,如今,離婚協議書都擺在了的面前。
白紙黑字,每一字每一句都在告訴我,這個男人不愛我。
我還記得少年時,我隨母親去鄉下外婆家玩耍,在那裡遇到了年少的聞靳賾。
他穿着白襯衫,額頭上有細碎的劉海,身上有少年獨有的乾淨的氣息。
我們一起去河邊玩耍,捕魚,用彈弓打鳥。
我們度過一整個愉快的暑假,臨走時我偷偷的在他的耳邊問他,「賾哥哥,我以後嫁給你,好不好?」
他說,「好」。
年少時的誓言和愛情,原來只是一場謊言。
我看着尾頁聞靳賾的簽名,那字跡剛勁有力,跟當初的少年怎麼也聯繫不上。
我沒辦法落筆簽名,我是這樣的不舍,我愛了他這麼多年,卻停留不了在他心上一秒。
就在這時,張媽過來告訴我,「夫人,外面有位姓蘇的小姐找您。」
蘇欣今天只穿了一件普通的棉麻長裙,背着一個布袋包,散着黑色的長髮,就像一個平常的大學生的裝扮。
她的手扶着門邊上慢慢的走了過來,她低着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在離我兩米遠的地方,她停了下來,目光的空洞的望着前方,輕輕道,「我想來這裡看看,賾說以後這裡就是我和他的家了。」
我的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裡的筆已經飛速的朝着蘇欣的臉上砸了過去。
緊接着一股滔天的怒氣佔據了我的整個大腦,胸口堵得難受的要命。
我和聞靳賾還沒有正式離婚,這個蘇欣都迫不及待要登堂入室了。
就這樣一個女人,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聞靳賾卻把她當做了寶貝金屋藏嬌。
蘇欣驚呼了一聲,瑟縮着脖子,一副怯生生的模樣,「江小姐,你為什麼要打人。」
「我打你,還要挑日子嗎?」
我走到她跟前,冷笑了一聲,「誰給你的膽子過來這裡的?!
過去一年,我不找你,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男人嘛,家裡的花再香,也想要舔一舔外面的屎。」
蘇欣仍舊低着頭,空氣里傳來一陣低低的啜泣聲,她伸手捂着臉,說出的話倒是穩穩的戳在了我的痛處,「難怪賾不喜歡你。
你說話這樣粗俗。
可你就這樣抓着寒不放有什麼意思?」
「別說了,你走吧。」
我不想看見蘇欣,一點兒也不想看見,我真討厭她這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我不會跟聞靳賾離婚的,你也休想進入這個家門。」
我就是不想成全他們。
我承認,我小氣,我從不大方。
蘇欣微微的低着頭,聲音卻猛地強硬起來,長發擋住了她的大半個臉頰,「我不走,江小姐,我今天就在這裡住下。」
我詫異的盯着她,下一秒只見她的手掌直直的朝着我扇過來。
我本能的抓住她的手腕,狠狠的反擊回去,啪的一聲在她臉上落下了一個鮮明的紅掌印。
「江知禾,你幹什麼!」
我抬頭,門口正站着聞靳賾。
聞靳賾的眼睛裏是嗜血的光芒,幾乎要將我千刀萬剮。
他疾步走到蘇欣的身邊,將她攬入懷中,伸手剝開蘇欣的長髮,溫柔道,「欣欣,疼嗎?」
蘇欣泫然若泣,抓着聞靳賾的袖子不說話。
聞靳賾的手指撫摸過她額頭被筆划出來的傷痕,轉過頭狠狠的瞪着我,「你竟然敢傷她!」
「她想打我,我為什麼就不能打她!」
我冷着臉解釋,「聞靳賾,你該管好你外面養的野女人,她竟然敢來這裡。」
「我沒有要打江小姐。」
蘇欣小聲的解釋。
「我知道。」
聞靳賾輕輕的握着蘇欣的手,「欣欣,我送你回家。」
我在他們的背後失笑,臉頰蒼涼無比。
聞靳賾走後,我盯着離婚協議書許久。
他那樣愛她。
也許,我該放手,我想。
晚上的時候,聞靳賾再次站到了我的面前,他架着腿,手裡夾着一根煙。
煙霧繚繞里,我看到他冰冷的雙眼斜睨着我,「江知禾,呵!」
他就這麼叫了我的名字,又冷笑了一聲。
然後,沉默良久,昏暗的燈光下,煙頭明明滅滅。
他不說話,我也懶得說。
我就坐在他的對面,盯着那快燃掉的煙沉浸在舊時的回憶里,我想念那年暑假的那個少年。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3年前我問七娘,暗毀還有多久完結。七娘告訴我,今年過年的時候就完結了大概七娘過的是異界的年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覓仙路:「吾心蒼茫、唯有大道;仙子珍重、再覓良緣。」呵呵呵呵。寫妹子就寫好點。寫屎出來幹什麼呢?要你教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高情商:要不要去投下散文?正常情商:B作者一句正文要加幾十句議論感慨,寫你M的抒情文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