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李如意徐廷舟
李如意徐廷舟

李如意徐廷舟徐廷舟

標籤: 其他小說 徐廷舟 李如意
「天冷了,別著涼
」徐廷舟任由她將披風穿到自己身上
嘴角那抹隱隱的微笑讓兩人看起來親密無間
但是他眼底的薄涼,卻又讓李如意覺得那樣遙遠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李如意一怔。
下李南是她小時候最大的願望,只是她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了長期遊行。
這次,父皇大概是想讓她死前至少如願一次。
想到這,她苦澀一笑:「謝謝公公,替我謝謝父皇。」
「老奴告退。」
劉公公走後,徐廷舟臉色冰冷:「如今西北災荒嚴重,國庫入不敷出,下李南簡直勞民傷財!」
話說完,他便憤慨離去。
李如意解釋不及,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佇立。
夜幕降臨,一輛馬車緩緩駛出公主府,進了皇宮。
馬車在內宮門前停下。
「卿兒。」
一隻手掀開車簾,是太子李瑾儒。
他百忙中還是親自來接李如意。
李瑾儒將她扶下馬車,關切的問:「怎麼感覺你有些不高興?」
李如意心頭一酸,小聲道:「皇兄,聽說西北有災荒,李南我還是不去了,留着錢賑災吧……」李瑾儒眉頭一皺:「西北賑災由我親自前往,你這次下李南也是因為太醫院要去採買藥材,你順便跟去。」
李如意還想拒絕,李瑾儒卻轉口問道:「是誰告訴你西北之事?」
李如意口峰一頓,忙否認道:「我只是聽的坊間傳聞……」李瑾儒不悅的一挑眉。
李如意心中一緊,幸好他沒繼續追究,只是柔聲安撫:「你好好準備,這次玩得盡興一點。」
李如意點了點頭:「嗯。」
「謝謝皇兄。」
看着李瑾儒疲憊的樣子,李如意心中的千言萬語彙成這一句話。。
「乖……」李瑾儒摸了摸她的腦袋。
第二日,馬車回到公主府。
下起了濛濛細雨,李如意走進正堂便看見了徐廷舟。
他不知坐了多久。
見到李如意,他眉頭微松,隨即上前恭敬行禮:「公主日安。」
屋檐下掉落的雨滴敲擊着地面,也像敲在李如意心裏。
眼神黯淡了幾分,她輕輕開口:「皇兄會去西北賑災,我們這次去李南也是跟着太醫去買藥材……」徐廷舟聽完,神色一頓。
接着卻開口道:「如此便恭喜公主,可以心安理得地去遊玩了。」
李如意愣在原地,只覺得渾身發冷。
她說不出話,只能看着徐廷舟挑不出一絲錯漏的行禮離開。
冷風吹進未關的門,帶走她不多的溫度。
冬日似乎快來了。
又過了幾日,到了要去李南的前一天。
這些時日,李如意和徐廷舟似乎又恢復了往常相處。
只是李如意自己卻很清楚,他們之間,那無形的壁壘越發厚重了。
到了用晚膳的時候了。
李如意坐在桌前等着徐廷舟。
不速之客卻先一步來了。
莫空桑在欣兒警惕的目光下,又帶着酒來了。
她一副害怕的樣子:「公主,前些時候害您受驚,特地取來最後兩瓶桃花酒向你賠罪。」
欣兒厭惡道:「不必了,公主不能喝酒。」
莫空桑彷彿沒有聽見一般,打開酒壺倒了滿滿一杯,放在桌上。
「公主,你嘗嘗,師兄自小就最喜歡喝了……」聞言,李如意神情一怔。
原來他們是青梅竹馬……莫空桑接著說:「師兄說過最喜歡喝我親手釀的,公主恐怕連師兄喜歡什麼都不知道吧…………」「大膽!」
欣兒呵斥道。
莫空桑立即眼泛淚光,一下跪倒在地。
徐廷舟就在這時走了進來。
聽見莫空桑哭着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跟公主賠罪……」徐廷舟伸手扶起她,冷聲道:「公主天潢貴胄,我們普通百姓吃的東西自然吃不慣……」李如意心口一窒。
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她拿過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苦,好苦。
這是她第一次喝酒。
原來酒的滋味竟然是這麼苦……欣兒擔心又震驚:「公主,你不能喝酒……」「沒有關係。」
心口燒的厲害。
李如意扶着椅子慢慢坐了下來,心口有些疼,但她已經習慣了。
徐廷舟臉色也是一變,但發現李如意不像有事的樣子,又恢復了漠然。
他朝着李如意又行了一禮,隨後道:「公主,師妹也想一塊去李南,不知可否?」
李如意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這可能是兩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旅行了,他卻要帶上一個外人……李如意久久看着他。
徐廷舟那看着自己的眼裡,除了冷漠什麼都沒有。
李如意強撐着身子,從嘴裏吐出一個字:「好。」
心口疼得越發厲害,她卻不想在他面前表現半分。
徐廷舟得到答案,微微一楫:「多謝公主。」
隨後,拉着莫空桑便走了出去。
李如意努力撐着的身體頃刻間倒在了地上。
「公主,我去叫太醫……」欣兒大驚失色,上前抱住她。
李如意蜷縮在地上,雙手緊緊捂着胸口:「不用,柜子里還有葯……」明日就要去李南,沒必要再讓父皇和皇兄擔心。
吃過葯,李如意沒有回主卧。
成親以來第一次,她和徐廷舟分房而睡。
第二日,南下的車隊準時出發。
伴着忽起的秋風,李如意離開了長安。
這個她從小長大的地方。
隊伍沒有掛公主旗號,就像普通的南下隊伍。
一路住的都是驛站,直到接近李南,主事陳太醫才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似乎正值當地節日,外面熙熙攘攘。
李如意從未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站在客棧門口貪戀的看着。
直到陳太醫來請,才不舍的回了客棧。
徐廷舟看向她所視的方向,眉頭微皺,也轉身走了進去。
莫空桑緊緊跟在他身後。
李如意走在前面,還沒走幾步,客棧掌柜上前介紹:「今日是我們當地的喜豐節,大家都會去河裡放花燈祈求姻緣。」
接着,又熱心的對着徐廷舟說:「公子可帶着夫人一起去,今晚可熱鬧了!」
氣氛一時凝結。
 李如意看着站在一起的徐廷舟和莫空桑,默然不語。
而徐廷舟像什麼都沒聽到一樣,沒有任何錶情。
陳太醫連忙上前:「你亂說什麼,這才是我家姑爺和小姐。」
掌柜尷尬無比:「客官莫怪,小人眼拙,今夜北橋上攜手走過的夫妻便可白頭偕老,夫人和公子也可前去看看……」難以抑制的酸楚從李如意胸中湧出。
她苦笑一聲,徑直往房間走去。
長街燈火闌珊,仿若白晝。
李如意站在窗口,看着來往的行人,眼中默然。
「公主如果想去,我可以陪您去走走。」
這時,身後傳來了徐廷舟的聲音。
李如意難以置信轉身:「真的?」
但掌柜的話一下響在心裏。
白頭偕老不過是奢望,但是……縱然只有一刻期望她便也滿足。
走在繁華的街道上,徐廷舟牽住了李如意的手。
她手上拿着徐廷舟買給她的荷花燈,走在人群中,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樣。
這一刻,李如意幾乎感覺有些不真實。
「師兄……」正當李如意失神時,一聲刺耳的聲音將她拉回了現實。
莫空桑滿臉笑意地向他們走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帝國吃相:被噁心到了,寫歷史就寫歷史把,你搞個屁的玄幻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低調術士:各路小混混為本文字數做出了巨大貢獻。本文中術士的實力,給人的感覺還不如一發rpg。也不知道術士界哪來的勇氣和gov擺譜,所謂術士的強大在正義(口徑)和真理(射程)面前簡直就是個笑話。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退役救世主:有印象,書荒可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