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簡優霍祁琛
簡優霍祁琛

簡優霍祁琛霍祁琛

標籤: 現代言情 簡優 霍祁琛
霍祁琛剛想上前說明,但是卻被徐丞相給攔住了
他對霍祁琛搖搖頭,小聲說:「不可
」且不說他剛跟公主和離,單單就第一天為官來說,最好不要觸碰皇上的逆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竟然在心裏埋怨簡優耽誤了自己的前程,卻忘了自己能有如此前程都是因為她。
雖說為國盡忠是每個男兒的理想,但是為國盡忠也不一定非得在朝堂。
兩人可以攜手天涯,除危扶弱,看遍大好河山貌似也算一樁美談。
是自己忘了這份初心。
現在最重要的是簡優的病。
霍祁琛之前以為只是普通的心疾,但是就這幾次發病情況來看,應該是不容樂觀。
是要找太醫詢問清楚,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只能想無頭蒼蠅一樣干著急也不是辦法。
不過他初入朝堂,人情世故根本不懂,跟各個太醫也都是點頭之交,貿然相問恐怕他們並不會告知。
他突然想起,上次李南之行,一路上陳太醫對他也頗為照顧。
陳太醫是一個正直之人,或許可以從他身上入手。
太醫院。
因為上次簡優發病,所有人都急成了一團,所以這次準備了甚多備用藥材。
太醫院上上下下都在整理翻曬。
霍祁琛叫住一個人問道:「請問,陳太醫在哪裡?」
「在藥房。」
這人指着正前方的一間屋子說道。
霍祁琛點頭道謝:「多謝。」
走到藥房時,門並沒有關,陳太醫正坐在坐子前,緊皺的眉頭顯示出他此時的焦慮不安。
霍祁琛輕輕扣了兩下門,道:「陳太醫。」
陳太醫抬起頭,隨後將手中的藥材放下:「徐大人?
進來吧。」
霍祁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葯,隨後坐到一旁。
他單刀直入道:「陳太醫,我想問一下,現在公主的病情怎麼樣了?」
陳太醫搖了搖頭:「不容樂觀,現在太醫院所有太醫都在想新的藥方,之前的藥方已經不管用了……」霍祁琛愣住,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可是,我昨日見公主,她身體看起來已經好了……」「只是暫時控制住了……」陳太醫嘆了口氣,「公主自小便有心疾,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再想辦法,可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病情總是反反覆復。」
「如今又有鬱結,這鬱結不解病情很難減輕。」
霍祁琛逐漸激動起來:「鬱結?
可有良策?
或者說需要哪種藥引,陳太醫您只管說,霍祁琛一定盡全力找回來……」陳太醫看他的模樣也覺心酸,太醫院上下十幾載都未曾又任何進展。
更何況太醫院想要什麼名貴的藥材沒有,如果能找到方法,早就已經找到了。
霍祁琛失魂落魄地走出太醫院。
他只覺心中一空,原來自己也有那麼無助的時候。
曾經他以為只要自己努力,便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現在才發現,這一切是那樣的無能為力。
太廟。
九月九日重陽節,是舉國上下祭祀的日子。
皇家對於祭祀尤為重視,朝堂上所有的官員都位列其中。
不過這次跟之前不一樣,皇上祭祀帶的人不是太子而是公主。
簡優走在皇帝後面,在所有目光之下,一步一步緩緩走上祭壇。
傳聞祭祀可以消災祛病,皇帝這次特意讓她跟上。
她知道這於理不合,但是為了讓父皇和皇兄放心,她還是接受了這個安排。
短短几天的時間,她好像又瘦了。
從表面上看,她的身體沒什麼問題。
但是仔細瞧來仍然可以看出,僅僅是向前邁一步對於她來說都十分困難。
她盡量跟上皇帝,但是還是因體力不支拉下了一段距離。
皇帝回過頭,眼神一怔,隨即不動聲色地減緩步伐,等着他的小公主走上來。
簡優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一酸。
所有人都在用一種無聲的方式保護着她。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理由再這樣頹廢下去呢?
她抬頭對皇帝笑了笑:「父皇,我沒事。」
皇帝點了點頭,兩人隨後走上祭壇。
祭祀的過程冗長而複雜,一系列事宜完成之後,簡優感到有些疲憊。
在從祭壇下來時,她眼前一花沒有站穩,竟然直直地向下栽去。
霍祁琛一直在盯着她,見狀,顧不得禮數,立馬跑了過去。
好在離地面並不遠,他穩穩地墊在了簡優身下。
「卿兒……」皇帝連忙扶起驚魂未定的簡優,問道。
簡優搖了搖頭,低頭便瞧見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霍祁琛。
「霍祁琛,霍祁琛……」她喚了幾聲後,霍祁琛仍舊沒與反應。
突然,簡優只覺眼前一黑,便沒了知覺。
等到簡優醒來後,她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房間里。
「欣兒……」她緩緩開口道。
聞言,欣兒連忙趕了過來。
「公主,你終於醒了,都快嚇死欣兒了……」欣兒說著將她扶起來,並給她喝了口水。
「欣兒,我怎麼了?」
「你在祭祀時暈倒了……」欣兒話還沒有說完,簡優便掙脫着想要下床。
「公主,你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還不能下床。」
欣兒連忙將她攙扶起來。
簡優連忙問道:「霍祁琛怎麼樣了?」
她記得祭祀時,她走下祭壇是突然感覺心口一悶,一腳沒站穩便摔了下去,是霍祁琛救了自己。
「徐大人現在在太醫院,我之前去問過,陳太醫說沒什麼大礙,就是磕到了頭,所才會昏倒。」
簡優聽後,不顧欣兒的阻攔,執意去了太醫院。
剛走進裏面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霍祁琛,以及床邊的莫空桑。
簡優心頭一空,腿部也瞬間沒了力氣,扶着門板滑了下來。
「公主……」還好欣兒眼疾手快,她才不至於摔倒。
莫空桑聽到聲音後,轉過身來。
她的眼眸中划過一絲煩郁,隨即便換上了一張笑臉緩緩走來:「公主,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徐大人怎麼樣了?」
簡優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既然莫小姐在,那我便放心了。」
隨後,她轉身便要離開。
「沒想到公主竟然這般冷血無情……」沒想到身後竟然傳來了這麼一句話。
「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等簡優開口,欣兒就看不下去了。
莫空桑下意識往後一退,見簡優將欣兒攔住,才開始接著說。
「我說的不對嗎?
師兄不顧危險救了你,結果這幾天你一句話也沒說,也不說託人來看一下,如今剛到便要走……」「我知道自己身份低微,公主不願與我多待,但是師兄是無辜的。」
簡優眉頭微皺,她什麼時候說過莫空桑身份低微了?
不過,她不喜歡莫空桑這一點是真的。
因為她覺得這個人太虛偽,滿嘴謊話,讓人捉摸不透,但絕對不是因為她身份的問題。
「我知道是他救的我,這件事我會記在心裏。」
簡優不耐煩地道,「但是,且不說我們之前的情分,就我是公主,他是臣子這件事,他救我於情於理都是分內之事!」
她剛轉過身,莫空桑竟然又上前將她給攔住了:「你……」「我警告你,誰都可以說我,但你沒資格!」
簡優轉過身狠狠瞪着她,「之前你做的事,我沒跟你一般見識,倘若你再這般得寸進尺,小心我新賬老賬一起算!」
莫空桑一怔,突然呆在了原地。
她沒有想到簡優會這樣跟自己說話,校長的氣焰一下便沒有了。
簡優是公主,倘若真的跟她算賬,恐怕誰也保不住她。
「公主,空桑不會說話,絕對沒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看到師兄一直昏迷不醒,一時性急,口不擇言,還請公主息怒……」簡優沒有說話,轉身離去。
莫空桑也里連忙跟了上去。
簡優有些無奈變成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着簡優的眼睛也變的紅紅的。
「公主,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我了……」簡優真的不想跟她糾葛:「我沒在意。」
「公主……」「你到底想怎樣?」
欣兒也被她弄得有些不耐煩。
莫空桑眼眶通紅,彷彿手裡多大的委屈:「我只是想跟公主解釋清楚……」「欣兒,先去找陳太醫。」
簡優對欣兒說道。
欣兒雖然有些擔心,但是看到簡優的目光,還是去了。
「說吧。」
簡優直接問道。
莫空桑撇着嘴,看樣子馬上便要哭出來:「公主,我知道你身份尊貴,可是師兄已經跟你和離,我希望你不要再糾纏他。」
簡優一愣,但是也沒說話。
「你也知道師兄滿腹才華,倘若不能用出來造福百姓,不僅對於他來說是一種遺憾,對於百姓來說也是一種遺憾……」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至尊無賴:不錯的爽文,多女主,主角的兒子很萌就是有個女主跟主角之前是做**的有些膈應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塵傭兵:我承認我是星辰的書迷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殷商艦隊瑪雅征服史:大家都說此文仙草,先留着。閱後修改點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