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葉槿孟司青
葉槿孟司青

葉槿孟司青孟司青

標籤: 其他小說 孟司青 宋硯
宋硯沉默許久,最後在女人的注視下揭開面上的表皮,露出真正的樣貌
看到他消瘦的臉頰,孟司青微怔,白天那會,距離有點遠
現在這麼近距離看,宋硯以前那股溫文爾雅變成了冷冽,一旦面無表情,倒泛着些許戾氣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瞬間清醒,猛地坐起身子,隨後拿起一邊的披風快速披在肩膀,將放在枕頭邊的劍握在手裡。
走到外面,一股熱氣騰起,不遠處有幾個北漠的兵被火燒得在地上滾。
而白天被她一腳踩在胸膛上的將軍,帶着身後的士兵踏進了北漠的區域。
平時他們也不會這麼容易進來,只不過經過白天的事,也都放鬆了警惕。
認為彥國的人認輸了,沒想到竟然出爾反爾。
孟司青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微微蹙眉,沈將軍從營里出來,看到這一場面臉色極度不好,怒聲道:「沒有信用的東西。」
罵完後,沈將軍一聲令下,讓所有的兵就緒,緊接着就與這些人展開最後一次鬥爭。
是成是敗,就看今夜了。
孟司青立刻騎上一匹馬,她望着打鬥的人群,眯着眸子在月光下找宋硯的身影,很可惜,根本沒看見他的人。
她抿緊唇瓣,拽着韁繩,迅速地騎着馬到達將軍的不遠處,隨即抬起下頜,盯着對方。
將軍將劍刺入士兵胸口又拔了出來,發現孟司青的目光後,瞬間將目標轉移至她。
白天他輸給孟司青,心裏很不爽。
他一個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比不過一個弱女子。
想到這裡,將軍咬着牙,騎着馬持劍向她奔來。
可惜還沒有靠近孟司青,就見女人纖細的指尖甩出一根銀色的細小東西,下一秒,就刺入他的喉嚨。
將軍一懵,喉嚨似乎被蚊子叮咬了一下,根本沒什麼痛感,他為何卻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忽然之間,將軍想到了什麼,瞳孔一縮,這是毒針,只有傳言中的那位鬼帝才會有的東西。
他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看着孟司青的眼神滿是恐懼與驚悚,似乎不敢相信她是鬼帝。
孟司青縱身一躍跳上了將軍的馬背上,從背後握着劍抵在他脖子上,冷冷地說:「我有解藥,你要是回答我的問題,並且是實話實說,我必定放了你。」
將軍稍微還清醒一點,說:「我憑什麼相信你?」
其他兵正在打來打去,四周滿是濃烈的血液味。
彥國的兵突然看到他們的主將被北漠公主威脅,紛紛一怔,不敢輕舉妄動,等待着主將的命令。
戰火忽然停止下來。
孟司青語氣淡漠道:「你不相信我,我就殺了你,你相信我,我就放了你,你自己選擇吧。」
話音一落,將軍臉色僵硬住,看着自己手下驚訝的表情,他心裏更不舒服了。
怎麼又一次被這個女人給制服了。
但命比男人的尊嚴要緊。
「好,你問。」
孟司青沉着聲音問:「出爾反爾是宋硯的主意嗎?」
將軍沒想到她會問這種問題,吊著一口氣,虛弱道:「不是,皇上已經在回宮的路上,他要是在,我還敢動你嗎?」
孟司青漂亮的眸子微微波動,得到了答案,她把馬背上的將軍推到了地上,居高令下望着他說:「抱歉,沒有解藥,這毒針是你們皇上給我的。」
將軍死前睜大眼睛,比起死亡,讓他更震驚的是,皇上是鬼帝。
不過,他已經沒有機會告訴別人這種秘密,帶着驚愕長久的入眠。
孟司青轉頭看向沈景明,命令道:「進城牆,今夜必定要佔領彥國。」
沈景明怔怔地看着她幾秒,順從地點頭,迅速指揮所有士兵進攻。
彥國的將軍死後,副將軍也被沈景明刺死。
現在整個彥國士兵像是無頭蒼蠅一般,沒有人指揮。
根本不用一夜,僅僅有了半夜,孟司青與沈景明就已經攻佔了彥國邊界。
*十日後,太后的宮殿里。
「敗了?」
太后看向慕雪,顫抖着聲音說,「真敗了?」
慕雪垂下頭,有氣無力道:「回太后,千真萬確。」
太后整個人從鳳椅上滑落下來,她怔怔道:「怎麼會這樣?
那以後彥國就得改名換姓了?」
「是。」
太后根本沒有想到彥國會敗,深深呼出一口痛苦的氣息,隨即問道:「那北漠現在的皇帝是誰?」
慕雪艱難的回答:「現在新皇準備登基,是……前皇后,孟司青。」
「什麼?」
太后目瞪口呆,眼中只有難以置信。
畢竟,還未有過女人登基。
比起太后那一派人的難過,宋葉心裏悲喜交加。
悲的是彥國敗了,喜的則是新皇帝是嫂嫂。
其實,如果不敗,那北漠估計比此刻的彥國更慘,成了一片廢墟。
北漠算是比較善良的,就算打贏了仗,也並未在彥國濫殺無辜。
換做彥國,要是北漠敗了,那些百姓早已經被流放生死不明。
她嘆氣,拿起嫂嫂踢過的毽子。
隨後一邊踢着嫂嫂玩過的毽子,一邊想,只要能見到嫂嫂,這彥國還是北漠對她而言,只是個稱呼而已。
*戰勝後,孟司青如願以償地登基,坐上了北漠的皇帝位,甚至順便把彥國也收入囊中。
孟司青在北漠登基後,她的惡意值徹底清零了。
她坐在龍椅上,望着臣子們跪在地上,向她叩拜,恭敬地喊道:「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這個時候,她突然理解了為何人人都想要做皇帝。
俯瞰眾生,萬人之上,就是個爽字!
系統鼓掌道:【就這個feel倍爽!】完成了任務,系統好奇地問:【宿主,接下來您準備怎麼度過這皇帝的時光?】孟司青挑眉:「當然是享受皇帝的快樂,納妃了!」
系統:【……】*彥國的皇宮已經被騰空了,之前在這裡的什麼妃子一類的紛紛被遣散。
空蕩蕩的。
宋硯回到皇宮時,有一瞬的失神,看着以前屬於自己的東西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心底似乎有點悵然若失。
就好像,本該不是這樣。
在他愣怔時,外面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格外洪亮,也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隨即,聲音停止,一個身影緩緩出現在自己身後。
宋硯心裏騰起期許,翹首以盼地轉過身。
看到來人是孟司青後,他徹底忘記了方才的失落,凝視着眼前的女人。
女人一襲紅色的嫁衣,上面用金絲綉着龍鳳,紅與金搭配,端莊又大氣。
無一不透露着奢華的貴氣感,女人一瞥一動都帶着靈動,此刻正不疾不徐地靠近他。
孟司青的身後還跟了十幾個轎夫,抬着聘禮。
宋硯俊美的容顏露出一絲錯愕,隨即被欣喜替代。
孟司青挑了挑眉:「寡人今天要八抬大轎娶你。」
宋硯心臟的空落感,自從孟司青出現了突然被填滿了。
就好像什麼江山,都比不了與孟司青的一生一世。
見他許久不說話,孟司青往身後的聘禮掃了一眼,沉默幾秒,有些苦惱說:「你這是嫌聘禮少?
不行我再給你多加兩樣?」
超過三樣她就得考慮考慮。
宋硯薄唇勾了個漂亮的弧度,聲音溫和:「不少。」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狩魔續魂:非常好的魔幻工業時代的玄幻小說。 ps.這本書是本書單最推薦的小說(至少現在如此,覺得是毒草的,不要打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木葉之壕傑忍傳:作者第一章,忍者修鍊花錢買藥物,忍者的錢是兩(這是對的),然而一兩十元……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總裁校花賴上我:作者表示這種套路我可以寫一輩子,反正小白就像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