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炮灰她不奉陪了
快穿之炮灰她不奉陪了

快穿之炮灰她不奉陪了謝時竹

標籤: 現代言情 程思雨 謝時竹
「我們解除婚約吧
」謝時竹聽完對面男人不耐煩的話後,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並未回應對方的話
男人身穿高定西服,面容清秀,坐的端正,緊緊皺着眉頭,眼底含着厭惡,直至他身邊坐着的女人開口講話時,他的表情才有所緩解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謝時竹聽完對面男人不耐煩的話後,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並未回應對方的話。
男人身穿高定西服,面容清秀,坐的端正,緊緊皺着眉頭,眼底含着厭惡,直至他身邊坐着的女人開口講話時,他的表情才有所緩解。
「景成,你不要為難謝小姐了,她一時半會接受不了這個事,不如我們再給她些時間吧。」
景成厭煩的雙眸轉向身邊女人時變得繾綣起來,伸手緊緊握住女人的手,輕聲說:「思雨,我們才是真心相愛的,謝時竹她就是插入我們感情的第三者,我跟她的婚約也只是家族聯姻。」
謝時竹不緊不慢地拿起桌面的杯子,淺酌一口咖啡,像是個圍觀者看着他們一唱一和,她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想磕個瓜子看戲。
反正她也不是真正的謝時竹。
在一個小時前,謝時竹作為一個社畜正在苦命加班中,摳門老闆在大夏天也不捨得開空調,只開了頭頂的風扇。
老舊的風扇吱吱呀呀轉動,直接從房頂掉落砸到了謝時竹頭上,她腦子瞬間失去意識。
在她暈過去後,緊接着就來到快穿界所派遣的第一個任務里。
還綁定了一個叫[改造惡女]系統。
而這個惡女不是別人,正是此刻的謝時竹。
謝時竹一生要強,是個名副其實的女強人,更是謝氏集團的千金。
她與景氏集團的二少爺在剛出生時就訂了婚約,等兩人到了適婚年齡,兩大家族迫不及待地想要履行這個婚約。
可這個時候,景成在公司里遇到了新員工程思雨,彼此一見鍾情。
有了喜歡的人,自然就要解除婚約,他帶着程思雨見謝時竹,目的就是給謝時竹難堪,讓她知道他愛的只是程思雨。
謝時竹受不了這種屈辱,她作為千金小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竟然被一個普通女子比下去。
於是她惱羞成怒,在程思雨跟景成戀愛時不斷作妖,卻弄巧成拙,使兩人的愛情越來越堅不可摧。
謝時竹氣得發狂,全網都在嘲笑她被退婚,在無數嘲諷聲中,謝時竹腦子一熱綁架了程思雨,讓人不給程思雨一口水喝,程思雨奄奄一息,在快要撐不下去時,景成英雄救美解救了她,順便帶來了記者媒體。
隔天,謝時竹因愛生恨做出心狠手辣的事情傳遍整個網絡。
謝氏集團因為女兒的醜聞變得人人唾棄、一落千丈,這下根本不用解除婚約了,以謝氏集團的能力已經配不上景氏集團。
任務是凈化原主身上的惡意值,清零後即可完成。
謝時竹的惡意值為80。
謝時竹在聽完系統發佈的劇情後,發現了很多疑點。
比如景成明明可以私下解除婚約,而不是故意激怒謝時竹。
還有,景氏跟謝氏的聯姻關係,全城知曉,程思雨作為景氏的員工不可能不知道。
由此可見,謝時竹雖然是個惡女,但這二位顯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景成握着程思雨的手心已經出汗,而坐在對面的謝時竹緘默不言,他咬了咬牙,已經猜到謝時竹要死纏爛打。
畢竟,在上學的時候,謝時竹見到自己經常臉紅,不用猜也知道她的心思。
景成依舊沒有鬆開程思雨的手,反而安撫地輕拍幾下。
程思雨縮着肩膀,似乎很害怕謝時竹的目光。
景成看到自己愛的女人露出擔驚受怕的小表情,立馬當起了護花使者,空出來一隻手攬住了程思雨的肩膀,冷着聲音說:「謝時竹,你休想棒打……」一直沉默不語的謝時竹輕啟唇瓣:「好,我同意了。」
景成一怔,沒想到謝時竹竟然這麼快鬆口,程思雨也很是詫異。
因為驚訝他放開了程思雨的手,打量起面前舉止坦然的女人。
「謝時竹,你究竟想幹什麼?」
謝時竹揉了揉耳朵,不厭其煩說:「解除婚約啊。」
景成來之前已經打好了算盤,只要謝時竹糾纏不清或者傷害到程思雨,他必定奉陪到底。
但事態完全往反方向發展,他所準備的一切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景成深深吸了一口氣,猛地起身,伸手牽起程思雨的手腕,「希望你說到做到。」
話音一落,程思雨也跟着站起來,兩人從卡座出來,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傳來女人有些清冷的聲音:「等一下。」
景成站住腳,嘴角勾起嘲弄的笑。
他就猜到了謝時竹不會善罷甘休,剛才的同意也只是為了所謂謝氏集團千金的尊嚴。
所以現在後悔了吧!
景成轉過身,程思雨也跟隨着他一起面對謝時竹。
謝時竹手捧着咖啡杯,在兩人與她對視時,抬起咖啡杯,猛地將杯口對準兩人的臉,然後往前一揚,深棕色的液體直接潑到了兩人的臉頰上。
景成感覺到粘稠水漬順着鼻子流向下巴,他高定的西服胸口也變得濕漉漉。
而程思雨淺藍色的長裙同樣濺了深棕色的水,將她的裙子打濕一片。
瞬間,空氣里瀰漫著凝重的氣氛,不止景成跟程思雨愣在原地,就連存在於謝時竹意識里的系統也震驚到了。
謝時竹把已經空了的杯子放回桌面,輕輕拍了拍手,嘴角噙着一絲笑,不疾不徐道:「我在此提前祝你們新婚快樂,這算是送給你們的小禮物。」
景成愣在原地,牽着程思雨的手指快速收緊,攥地程思雨手腕泛紅。
他再也忍不住地罵道:「謝時竹,你這個瘋女人!」
程思雨的胳膊疼到發麻,雖然不滿謝時竹這種惡劣的行為,但也只能先安撫起景成,她怯怯道:「景成,我們走吧。」
景成惡狠狠颳了謝時竹一眼,拽着程思雨火急火燎離開咖啡店,似乎一秒也不想待下去。
他們一走,謝時竹慢悠悠回到卡座,召喚來服務員,重新點了一杯咖啡。
她支着下巴,透過玻璃窗望着外面兩人的背影,似笑非笑。
改造惡女?
呵,真是有趣。
謝時竹將服務員端來的咖啡一口飲盡,掃碼付款後拎起包包離開咖啡店。
在車上,系統終於忍不住開口:【這不符合規定啊,你應該……】謝時竹一邊開車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請記住,你現在是求我辦事,所以我是你的甲方,作為乙方你沒有權利教我做事。」
系統驚住,好久才反應過來,還沒來得及消化這段話,謝時竹又繼續道:「你一旦惹我不高興,我隨時可以終止合作。」
系統:【?!!】按照以往的任務者,各個聽從系統的話,反倒謝時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謝時竹這會已經開車回到了謝家,她打開車門走到別墅門口,隨手把車鑰匙扔進了保安懷裡。
保安恭敬地說:「小姐您回來了。」
謝時竹輕點腦袋,邁着輕快的步伐回到家裡。
回到卧室里,謝時竹撲到柔軟的床上,打算躺平補覺。
系統用了好長時間才接受了謝時竹帶給它的震驚,語氣變得小心翼翼說:【可是可是……】「不要可是了,作為乙方你難道不知道甲方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嗎?」
謝時竹嘖一聲,「放心吧,我肯定能讓你完成KPI。」
謝時竹也猜出了導致原主產生惡意值的原因,很大部分並不是景成,而是關於謝氏與景氏之間牽扯的利益。
景成與謝時竹解除婚約,最終的結局就是謝家損失慘重,原主是個女強人,把事業看得很重。
與其苦苦糾纏着一個戀愛腦男人,不如換個人訂婚。
這樣也能保住兩大家族的合作。
找誰呢?
謝時竹在心底思考着最佳人選。
景家一共三個孩子,除去景成這位二公子,三公子還在上高中,謝時竹是個遵紀守法好市民,不會對一個高中生有非分之想。
那剩下一位就是景氏大公子景宴。
謝時竹在原主記憶里搜索着關於景宴的信息,卻只能捕捉到單一的內容。
輪椅?
景宴好像在幾年前出了一場車禍,行動不便只能靠着輪椅生活。
關於長相什麼的全是空白,看來原主根本就沒注意過景宴。
這個時候她也不在乎什麼長相,謝時竹不是顏控,對方只要不禿頂就行。
謝時竹在原世界雖然不是豪門,但也深知這些暗鬥明爭。
景宴之所以跟謝時竹沒辦法結婚,很有可能他並非是繼承人。
誰跟她結婚,也就代表誰是未來繼承人,畢竟現在的謝氏能給對方帶來不少好處。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刺明:把我帶入明末小說坑中的作者。實際水平現在想想不怎麼樣,寫此評論只是紀念下當初的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駐馬太行側:收好不謝。————————————————————————————具體原因看熱評,今有人跟我說:這段寫得多唯美啊,士兵們都要慷慨赴死了,看看女主**怎麼了?我覺得他說的對,特地給個一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仙府之緣:看了一章就沒興趣了,化神期轉世居然還是垃圾資質,那什麼草估計也沒什用,這記憶估計到現在也沒有恢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