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錢佳寧路焱
錢佳寧路焱

錢佳寧路焱路焱

標籤: 現代言情 錢佳寧 陸惜
余姨越說越氣憤,將錢佳寧的行李扔出門後,不顧一切地用力把她往外推
錢佳寧早上剛暈倒過,身子本就虛,根本抵不過余姨的全力以赴,腳步踉蹌着被推出了門
錢佳寧的心在滴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余姨的眼裡閃過一絲痛快,「惜惜要回來了。」
對方的話令錢佳寧心頭一痛,莫名的情緒哽在喉間,難受得她說不出話來。
余姨邊欣賞着錢佳寧的表情,邊好心提醒她,「陸惜回國後就住這裡,周先生說了,讓你今天就搬出去。」
「哦,還有,你挑的那些傢具和裝飾品周先生讓全都丟了,換上陸惜喜歡的風格,他不希望因為你的存在感讓她受到委屈。」
陸惜和錢佳寧是同父異母的姐妹,在陸惜遠在國外求學追逐夢想的這段日子裏,錢佳寧因為和姐姐長得有幾分相似而被路焱用來思念她。
從十八歲到二十一歲,錢佳寧整整跟了路焱三年,可她心裏清楚,自己只是姐姐陸惜的替身。
錢佳寧知道路焱不愛自己,可她以為三年的朝夕相處和自己傾盡所有的付出總能喚回這個男人對自己一點點的憐愛。
可原來,自己視若珍寶的三年時光,對於路焱而言,什麼也不是。
既然陸惜回來,自己這個替身就該消失了。
「家裡的車都在忙,金師傅也被派出去了,你自己叫車走吧。」
余姨催促錢佳寧,還叫了其他傭人把錢佳寧的行李拖去門外。
余姨是陸家老傭人,陸家出事後,路焱看在陸惜的面上留她在周家。
陸惜是陸家長女,錢佳寧是私生女,余姨向來不喜歡錢佳寧,這些年一直恨她不顧姐們親情勾 引路焱。
「余姨……」陸惜要回來的消息讓錢佳寧措手不及,可她下意識不想就這麼離開,因為一旦離開,她將再也沒有機會回到這裡,也再見不到此生最愛的那個人。
「余姨,我……我可不可以等路焱回來再走,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他說。」
錢佳寧想要去拉余姨的手,被她嫌惡地用力拍開,「還不把她給我拖出去!」
余姨見傭人們遲遲沒有動作,便自己去搬行李箱。
她早已恨透了錢佳寧,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把她趕走!
錢佳寧上前阻止,被余姨推了一把,腳步不穩下撞在門口的衣帽架上。
衣帽架才組裝到一半,露在外頭的釘子劃開錢佳寧額頭,血珠子瞬間冒了出來,一滴滴落在她手背上和衣服上。
「你這女人臉皮怎麼這麼厚,是周先生讓你滾又不是我!」
余姨不顧錢佳寧的傷,用手去掰錢佳寧死命攀住門框的手。
掰不動,就用自己的指甲去摳錢佳寧手背,手背上很快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指甲劃痕。
可錢佳寧就是不鬆手,再痛也不鬆手,「余姨……求求你不要趕我走……求求你……」自從陸家敗落,唯一能替自己做主的父親去世後,沒有念過大學,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她早已無處可去。
她不知道自己離開路焱還能去哪兒,甚至是否還能活下去。
路焱可以隨時把自己趕出去,可自己早已把這裡當成了唯一的家,路焱和這個家是她錢佳寧的全部啊!
「留下?」
余姨冷哼一聲,「你憑什麼留下!
周先生喜歡的是陸惜從來就不是你,你只是我們陸惜的替身,不要臉地霸佔周先生三年還不夠?
現在陸惜回來了,你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
余姨越說越氣憤,將錢佳寧的行李扔出門後,不顧一切地用力把她往外推。
錢佳寧早上剛暈倒過,身子本就虛,根本抵不過余姨的全力以赴,腳步踉蹌着被推出了門。
錢佳寧的心在滴血。
余姨說的那些話殘忍至極,她心裏是多麼不願承認她說的都是事實,可她比誰都明白,路焱不愛自己,他唯一愛的在乎的人只有陸惜。
從和他在一起開始她就知道了,可即使知道也還是飛蛾撲火地愛上他,愛上一個會讓自己一輩子受傷的男人。
可是……她停不下來,停不下愛他的這顆心啊!
余姨邊關門邊朝錢佳寧吼:「滾!
滾!
賤女人生的賤種,立刻從這裡消失!」
被關在門外的錢佳寧再也承受不住,身子靠着冰冷的大理石外牆緩緩滑下。
身上的傷心裏的痛,如潮水般像她一齊襲來!
「轟隆隆——」一場雷陣雨肆 虐。
纖細的身影搖搖欲墜地站在大雨中,看向這棟自己曾經無數次幻想過未來所有幸福場景的別墅。
大雨瓢潑地下,雨滴落入眼中,生澀的疼痛。
雨水無情地打在她身上,卻早已痛得沒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錢佳寧離開了別墅。
漫無目的地走在大雨中,淚水混合雨水,流了一遍又一遍。
雨大得讓人睜不開眼,路邊飛馳而過的車濺了她一身泥水,而她卻渾然不覺。
站在一排櫥窗外,櫥窗里那件拖曳到地板的白色婚紗,就像一個夢,離她幾萬光年的距離。
清秀的五官掛上溫柔的笑。
「路焱,你知道嗎,我有了你的寶寶呢。」
雨越下越大,天空低沉,霧蒙蒙一片。
已經把雨刮器頻率開到最大的金師傅小心翼翼地看着車前的路。
車子突然撞到什麼,「砰」地一聲巨響,嚇得金師傅一個重急剎。
匆忙下車,看見車前散亂一地的東西,和離車不遠處躺着的一個人。
那人全身上下被大雨淋得濕透,鞋子早已不知掉落在哪裡,額頭上的劃傷被雨水泡得翻卷出裏面的皮肉,猙獰可怖。
「陸……陸小姐!」
金師傅一聲驚呼。
金師傅剛才撞到的是錢佳寧的行李箱,而她已不知何時倒在了人跡罕至的郊外馬路上。
隨即,金師傅的身後響起一陣紛亂的腳錒步聲,聽烎到聲音的錢佳寧艱難地睜開眼睛。
雨幕霧繚中,女孩嬌小的身軀被緊緊箍在某個寬闊的胸膛前,任暴風雨再大,也沒打濕她身上一片群裾。
路焱把陸惜圈在懷中,將自己半個肩膀露在傘外,雨水淋濕 了他大半個身體。
錢佳寧認得這件西服外套,那是路焱最欣賞的法國頂尖設計師的手工定製款,平時就連余姨都不敢輕易碰。
錢佳寧的神情變得恍惚起來。
那一年,錢佳寧因為周圍同學無休止對她私生女的謾罵而不得不退學,難受地蹲在暴雨中哭得撕心裂肺時,路焱就坐在不遠處的車裡抽煙,冷眼看她單薄的身體被雨水沖刷得搖搖欲墜。
直到雨停,他才出現在她面前,殘忍地對她說:「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是你必須要受到的懲罰,不要指望這個世界上有誰會替你承擔。」
當時的錢佳寧以為路焱就是一個心腸冷血的男人,誰也無法捂暖這個男人冰冷的內心,可原來他不是冷血,而是他的所有溫柔、他那顆滾燙的心全都給了一個人。
那就是陸惜,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
在一場舞會上,路焱無視那些欽周他的女孩子們,在眾目睽睽下執起陸惜的手,跳了屬於他們的第一支舞。
從此,他們愛得如火如荼,直到陸惜離開。
就算是陸惜離開的三年里,路焱也不曾忘記過她一天。
為了陸惜,路焱可以輕易放棄自己喜愛的東西,更何況只是作為替身無足輕重的自己呢……在發現躺在地上的人是錢佳寧後,陸惜驚呼一聲,撲到她面前,「柚寧?
柚寧?
你怎麼會在這裡,被車撞了嗎?
撞到哪兒了,受傷了?
還能動嗎?」
不管陸惜怎麼問,錢佳寧沒有任何回應,眼神獃滯地望着陸惜身後無動於衷的男人。
「柚寧!
柚寧!
你說話啊柚寧,你不要嚇姐姐啊!」
陸惜回頭,哭着求助路焱,「路焱,快叫救護車啊!」
陸惜的哭喊才讓路焱的目光,穿透雨幕毫無重量地落在錢佳寧身上。
幽深漆黑的的瞳仁里是錢佳寧再熟悉不過的譏笑,路焱已經把自己躺在這裡「攔下」他們,歸類於「故意博取同情拙劣的演技」中。
「路焱……」錢佳寧的心頭湧上一大股酸澀,委屈到極致的聲音從嘴邊小聲溢出,「我好疼……」淚水一下子湧出眼眶,卑微地祈求他看在自己受了傷的份上,能稍稍心疼一下自己。
可是——「疼?」
男人冷漠的聲音從大傘下傳來,「所以呢?」
錢佳寧陪伴在路焱身邊三年。
他順手把客戶送的禮物拿回家,她當成寶貝小心翼翼地珍藏;他有時出差帶上她,就算一整天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瞎晃蕩也開心得像個孩子;他偶爾對她表現出一點點溫柔,她便自欺欺人地以為他也喜歡自己。
有次錢佳寧在浴室里摔了一跤,摔得一鼻子血,額角腫了很大的包,路焱將她從浴室抱到大床上,止血、上藥、包紮,雖然一句話不說,但錢佳寧能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擔憂。
畢竟……三年吶!
就算是養的一條狗,也不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吧……疼?
所以呢?
和我路焱有什麼關係!
她把他愛到骨子裡,把自己埋在塵埃里,到頭來卻淪落到如此凄慘的地步。
錢佳寧強撐起渾身酸痛的身體,揮開陸惜伸過來攙扶自己的手,一點點地從地上爬起來。
「我沒事,你們……走吧。」
抹乾眼淚,錢佳寧一瘸一拐地走到四散的行李旁。
陸惜拉住錢佳寧手腕,「我是你姐姐,怎麼可能不管你!
柚寧,聽話,跟姐姐回去。」
「回去?」
錢佳寧苦笑,「回哪裡?
爸爸死後,我還有可以回去的家嗎?」
「你是在怪我當初丟下你去了國外?」
陸惜咬住下嘴唇,極力忍住眼淚,「柚寧,家裡出事時我很痛苦,我承認自己是因為無法面對才出國逃避。
可是……我沒有不管你……我沒有……」轉身,委屈地撲入路焱懷裡,哭成了淚人兒,「是我不好,不怪柚寧怨我。」
陸家生意失敗還涉嫌集資詐騙,陸正陽跳樓自殺時,陸惜大二,錢佳寧大一,父親屍骨未寒陸家大小姐陸惜就急着出國擺脫一切,留下名不正言不順的私生女受盡各方冷眼,最後還被逼得退學。
要不是路焱收留,早不知道死在哪裡。
陸惜離開時國內一片狼藉,彼時路焱的事業也才剛剛起步,三年後,陸家事件漸漸平息,路焱也因國內「生態別墅」項目的大獲成功而躋身富豪榜前沿。
以錢佳寧對陸惜的了解,她會回來,根本不是對路焱舊情未了,她只是看中他現在的身價和潛力而已。
可在商場雷厲風行鐵血手腕的周總裁卻看不透。
路焱心疼地把陸惜抱在話里,寧氣溫柔地安慰:「怎麼能怪你呢,陸家出事時你才多大?」
「可是柚寧她……」陸惜長着一張清純無辜的臉,會讓男人們情不自禁對她產生保護欲。
路焱摸了摸她頭頂,半是寵溺半是命令道:「雨那麼大,別淋壞了,你乖乖地回車上等,我來勸她。」
陸惜將信將疑地回到車上。
大雨中,只剩下錢佳寧和路焱。
一個冒着大雨蹲在地上狼狽地收拾行李,一個撐着黑色大傘陰鬱地立在她身後。
半餉,錢佳寧頭頂上方傳來路焱特有的磁性嗓音。
「就這麼喜歡我?」
錢佳寧渾身一僵。
「非要在大雨天離開,非要以這幅狼狽模樣出現在我和陸惜面前,你就是吃准了陸惜會心疼你,或者,你以為我會心疼?」
「路焱……」錢佳寧忍住心痛,抬頭望向那張冷峻的臉。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都市最豪起航:昨天才評論加群的書,今天群就解散了。。。作者是個萌新,被嚇住了,目測自己切的節奏。虧我睡前還想着在群里聊聊想法,結果找半天沒找到群,還以為以為自己被踢了,特么的一搜才發現原來沒有這個群了_(:з」∠)_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乃木坂之詩:吃回頭草算什麼?以為主角沒錢就分手,看見有錢了又靠上來的前女友真的有必要嗎。糧草降毒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空王座:作者為了追求深度犧牲了爽點,所以即使其他方面都很優秀依然叫好不叫座1 年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