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寧煙宇聞斯
寧煙宇聞斯

寧煙宇聞斯聞斯

標籤: 姚金菊 岑山 都市小說
「那海綿軟和的很,肯定貴死了,睡上面得多舒服啊!」「就是,聞斯這回是真的下狠心了,竟然對洛知青這麼好!咱村從來也沒有哪家娶媳婦下這麼大手筆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人人都在想,瞧着岑家這麼重視洛知青的樣子,不知道能準備出什麼花兒來?
聞斯找木匠打傢具還是請到了家裡來,原本大伙兒都以為是村裡最流行的高配雙開門大衣櫃,上面再鑲嵌個穿衣鏡什麼的,這已經是非常時髦昂貴的大衣櫃了。
可誰知道,聞斯腦子轉得快,他要求木匠打了一隻三開門的大衣櫃,有懸掛衣服的,也有放疊好的衣服的,最底部還有兩個很大的抽屜,瞧着就實用!
而衣柜上手工刻了寧煙宇喜歡的花花草草,看起來栩栩如生,文雅秀氣特別好看!
而不是尋常的什麼鴛鴦戲水之類的,因為太多了顯得爛俗。
床也不是一般的床了,鄉下人打床,沒錢的就打一個床架子,床板則是用稻草或者是玉米秸稈來做,稍微富裕點的,就都用純木板來做床。
聞斯不知道哪來的鬼點子,他用純木板做了床板,又在床底下做了兩個很大的可以儲物的抽屜,而後還去鎮上買了一大塊海綿!
那海綿軟乎乎的,躺上面睡覺該多舒服呀!
聞斯買海綿的事情火速傳遍了整個南山村。
要知道,有好多人一輩子可多沒有睡過海綿呢,奢侈點的在身子底下鋪一床棉花被,但大多都是舊被,誰捨得把嶄新的棉花被當墊被啊?
「那海綿軟和的很,肯定貴死了,睡上面得多舒服啊!」
「就是,聞斯這回是真的下狠心了,竟然對洛知青這麼好!
咱村從來也沒有哪家娶媳婦下這麼大手筆的!」
「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兒,寵得太過了,說不準人家洛知青踩他們頭上,攪和得他們過不好日子呢。
當初岑家老大娶姚金菊的時候不也是彩禮給得全村最高?
要雙開門大衣櫃就給雙開門大衣櫃,可後來怎麼著了?
鬧了個雞飛蛋打!
岑家的彩禮錢都沒拿回來!
照我說,娶媳婦意思意思得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哪!」
「也是啊,別人家娶媳婦,沒花多少彩禮媳婦倒是乖乖的伺候男人孝順公婆呢,姚金菊拿了那麼多錢到了岑家也沒見怎麼幹活,硬是攪和得天翻地覆。
岑家人不長記性,我瞅着這洛知青嫁過去說不定比姚金菊更難伺候!」
……村裡人茶餘飯後聊這些,姚金菊自然也聽說了,甚至親眼看見了。
那天聞斯把海綿從鎮上帶回來,她就在路上遇見了。
那麼大一塊海綿,瞧着就花了大錢的。
不像她,現在懷着孕,在娘家要打地鋪,每天都干不完的活兒。
她娘說:「金菊啊,不是娘不疼你,你想想,你要是不幹活,你嫂子咋想?
何況女人懷孕就是要多幹活,到時候好生。
娘當初懷你的時候,生你那天早上還端着大盆去河邊洗衣服呢。」
姚金菊沒有說話,這才十一月,她的手都長凍瘡了。
洗衣服做飯掃地餵雞,家裡的活兒幾乎都落到了她身上。
岑山給的那五塊錢,她娘也沒給她,說是要攢起來留着她生孩子的時候用。
最讓姚金菊崩潰的是,吃飯的時候,她也吃不到好的。
偶爾家裡燉個雞蛋,她嫂子會笑着說:「金菊,孕婦不能吃雞蛋,不然小孩生下來皮膚黑。」
煮個稀飯,嫂子把稠得那碗端走,稀的給她:「金菊,咱娘都說了,孕婦得喝稀一點的才好,好消化。」
姚金菊心裏發苦,她吃不飽,卻干不完的活兒!
姚金菊有些受不了了,還是找到了她娘:「娘,我……」話沒說出口,眼淚掉下來了,離婚後的日子太苦了!
離婚之前,是心裏苦,日子倒是還可以,離婚之後,是心裏苦日子也苦!
姚母正在納鞋底,瞧見她這樣,問:「咋了?」
姚金菊難受地抹抹眼淚:「我總覺得,我肚子裡帶着岑家的孩子,還是回岑家比較好!」
姚母笑了,回岑家?
這個閨女就是個不中用的,當初金菊在岑家的時候,一毛錢都不往姚家拿,如果真讓金菊回去了,姚家還能拿到岑家的錢嗎?
現在好歹每個月都有岑山給的五塊錢,等金菊孩子生下來了,還是可以源源不斷地問岑山要錢。
而金菊出了月子,又能再嫁為娘家賺一筆彩禮。
所以姚母安慰她:「你願意回去,人家要你嗎?
我聽說岑山頂替他弟弟的崗位去鎮上製藥廠上班了,現在的岑山跟以前可不一樣了。
他們看不上你,我也不願意讓你受委屈,他岑山要是想讓你回去,得重新再娶,給我們姚家一百塊當彩禮!」
姚金菊愣住了:「娘,您,您這是真的心疼我嗎?
我懷着孩子,天天都要幹活,吃也吃不飽,岑山給的錢也都在你手裡,我怎麼感覺離婚後日子越來越不好了……」姚母抬手給了她一巴掌,惱羞成怒地喊:「什麼話!
你這是什麼話!」
她指着大門怒吼:「你想去岑家低三下四被人踐踏,那就去啊!
你要是去了,就再也別回來姚家了!」
姚金菊咋也沒想到自己懷着孕還挨打!
她捂着臉哭着跑出去了,哭着哭着,又想到她娘說的岑山現在在鎮上製藥廠上班的事情,不由得心裏難受成了一股麻花!
如果當初聞斯肯把工作讓給岑山,她是怎麼都不會走到這個地步的!
那麼既然現在岑山有了固定工作,其實她也可以忍受岑家對洛知青那麼偏心了。
反正,岑山每個月三十幾塊錢的工資再加上編筐的額外收入,差不多也有將近五十塊錢了,是很大很大一筆錢了。
想到這,姚金菊高興了起來。
她特意到村口去等,等了很久很久,腳都發麻了,才等到下班回來的岑山。
岑家現在的日子是真的不錯,聞斯買了一輛新單車,顧耀華又去廢品站弄了一輛廢棄的單車換了零件變成了可以騎的單車,岑山就騎着那廢舊的單車上下班的。
遠遠的,岑山目光專註地往家趕,早點回去,就可以早點編筐,他還欠着二弟一筆買工作的錢。
岑山被忽然竄出來的姚金菊嚇了一跳,而後停下單車厲聲說道:「你幹什麼?!」
姚金菊嚇壞了,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岑山,感覺現在的岑山跟之前的都不太像了。
之前的岑山神色溫和,甚至有些慫,脊背也不會挺得這麼直,可現在的岑山眼神堅定,肩膀挺得正直,渾身氣質跟聞斯有了些相似。
這樣的岑山,讓姚金菊竟然有些心動。
她淚眼朦朧地走上去,有些怯生生的:「就是,就是肚子不太舒服,想找你帶我上醫院看看……」岑山皺着眉:「正好,我這些天一直在想一件事。
姚金菊,你現在肚子里的孩子也才四個月。
我們既然已經離婚了,不如把這孩子打了吧!
否則留下來以後也是個麻煩,你們姚家不願意給我,卻沒有本事養活他,兩家裡糾纏得太久也沒有意思!
你願意的話,我現在就帶你上醫院!」
姚金菊彷彿被雷劈了,瞬間崩潰地大喊:「岑山你不是人!」
岑山是真的後悔。
當初他娘叱罵他,弟弟跟他談心,都沒有他爹對他的魔鬼訓練來得夠狠!
顧耀華逼着他訓練,硬是把他的性子磨鍊出來了,也想明白了很多事!
原本猶猶豫豫,總覺得姚金菊好歹跟他結過婚,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所以願意每個月出錢,可後來越想越明白,就姚金菊這樣的娘,孩子生出來真的是個正確的選擇嗎?
這孩子要是給他們岑家還好,他願意養着,他娘也會對孩子好。
可若是給了姚家,他們會打的什麼主意?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退下,讓朕來:幼苗,慢慢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高科技軍閥:屁,作者就是一個滿遺,群里全是各種滿八旗的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不成仙:謝不臣老是不死扣一顆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