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辰偏執
星辰偏執

星辰偏執陳嘉樹

標籤: 現代言情 陸以寧 陳嘉樹
「寧寶,不要喜歡賀從唯,你會死的
」賀從唯的拳頭,毫不猶豫地落在我臉上
渾身早已經疼到極致,眼前被自己的血染紅,哭都成了一種奢望
直到賀從唯抬起腳,朝着我的頭重重踩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那時,面對我一次又一次的告白,賀從唯臉上的表情,和現在的表情毫無二致。
兩張賀從唯的臉隔着時空重疊在一起,似乎什麼都沒有改變,他對我,依舊看起來是那麼不耐煩。
經歷過漫長的痛苦婚姻生活,重新站在他面前,我只剩下了驚懼。
我有些不安,下意識地抓緊了陳嘉樹的手臂。
我這樣的舉動,讓陳嘉樹跟賀從唯都是一愣。
不回去上課,你們兩個在這兒做什麼?
賀從唯語氣裡帶着質問,他是班長,問起出勤總是理所當然。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放在以前,我該是歡呼雀躍的。
可現在,我甚至不敢對視他的眼睛,身體還微微發顫。
原來,我不僅失去了愛一個人的能力。
我似乎……也沒法再跟賀從唯平靜共處了。
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平穩:我們正準備回去。
你們?
賀從唯仰着頭,目光就在我拉住陳嘉樹胳膊的那隻手上停留。
陸以寧,你從剛才開始就很奇怪。
剛才自習課上,你為什麼忽然大喊我的名字?
賀從唯頓了頓,語氣裡帶着探究的意味。
你,還好嗎?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要怎樣解釋,額頭上也沁出汗。
越是這樣被追問,我越想逃避。
不知道陳嘉樹是不是感應到了我的緊張。
他動了動身子,徹底橫在我和賀從唯的中間,阻斷了那道探究的視線。
她很好。
剛才在辦公室,陸以寧答應了老洪,要集中精力,好好學習。
以後,你少在她眼前轉悠。
陳嘉樹冷聲道。
賀從唯眸色一變,口氣不善:你這話什麼意思?
還要我說得更清楚嗎?
陳嘉樹臉上嘲諷之色逐漸加深。
我的意思是——你滾遠點,有多遠就滾多遠。
哪怕是退學、搬家,你最好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賀從唯被徹底激怒了。
我說,陳嘉樹,我好像沒得罪過你吧?
你每次都恨不得我去死的口氣是什麼意思?
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我希望你說話客氣點!
我和陸以寧之間的事,更不用你插手,我自有分寸。
還有你搞清楚,是陸以寧喜歡我——不是我追着她不放的。
說到最後,像是炫耀自己戰利品那樣,賀從唯上前一步,扯住我的手臂。
他似乎不太高興,想通過這樣的方式給自己扳回一城。
陸以寧,上課時間馬上到了,你現在跟我趕緊回去還來得及,不要跟這種壞學生混在一起。
我知道,賀從唯一定覺得我會和他走。
從前的陸以寧,確實像一隻不給骨頭也願意對賀從唯搖尾巴的狗。
但現在,在我面前的,一邊是賀從唯伸出的手。
而另一邊,是陳嘉樹被劃得破爛的棒球服。
我決然地抓緊了手中的衣角,腳上彷彿生了根,紋絲不動。
我強忍着噁心說:我有腿,可以自己走,不用你操心。
這句話就像是一把匕首,破開賀從唯自信的面具。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不可名狀的道尊:主角一直都**控者,得到什麼武器法寶,學會什麼功法,做什麼了事,結果如何,全是被安排好的,然後主角一直都沒有發覺,從不懷疑,就一提線木偶。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香火成神道:文抄公的第一本小說,基本沒什麼顯眼的毒點,結尾稍顯倉促簡單。(在乾糧 和乾糧-之間徘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馬前卒:歷史文,不過加入了武功沒什麼,等級卻不明確,不過作為好幾本歷史文精品的作者,歷史功底真不是蓋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