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忘的六年
遺忘的六年

遺忘的六年陸景和

標籤: 現代言情 程雨漾 陸景
陸景和手裡攥着我的圍巾,低聲說道:「你的圍巾,忘記拿了
」他的妻子是個很溫柔的人
一直含着笑
看起來很是幸福
我接過他手裡的圍巾,應道:「謝謝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收到他的照片的時候。
我驅車千里去見他,正好趕上他的婚禮。
如今,他已經不記得我了。
我收到一封陌生郵件。
裏面是我犧牲了六年的老公的照片。
還附上了地址,在南城。
在路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誡自己,見了面要好好講話,不要急躁。
要問一問,這些年,他是如何過的。
要問一問,他是如何脫險的。
我想了一路要跟他講的話,站在小院外面,按響門鈴。
屋子裡很是熱鬧。
竹門上,還貼了兩個喜字。
是在辦婚禮。
出來開門的人,是陸景和。
他穿着西裝,整個人筆挺,像是結婚的新郎。
我欣喜之意漸漸湧上來,而後聽見一個聲音喊他。
哥,新娘子還在等你呢,你快點——他應了一聲,喊他們別鬧。
他看着我的眸里,一片漠然,彷彿從來沒有認識過我。
我身體發冷,猶如墜入冰窖。
你找誰啊?
他如此問道。
在看見陸景和的那刻,我就紅了眼眶。
接受他的死亡,我整整用了六年的時間。
可如今,他正在和別人結婚。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而他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轉身便要離開。
我喊了他一聲。
可是他好似是沒有聽見,徑直走向門內。
我跑上前,拽住他的衣角:我是來找你的。
看到屋內這麼多人,我不敢與他大聲講話。
因為我怕他是在執行什麼別的任務。
眼眶裡的眼淚也不敢流出來。
我低聲問他:你叫陸景和嗎?
他搖頭。
我又問:你家住在北城朝陽街道二十八號嗎?
又是搖頭。
我問了許多。
所說的一切,他均已記不得。
他勾起一抹笑,往後退了兩步,問我:你認識我?
是你一個朋友,托我來給你送一些東西。
我去車上,將我準備的小箱子拿下來,遞到他手裡。
他看都不看,隨手就丟在了一旁。
裏面出來一個女人,長相溫婉,面上含着笑,挽住他的胳膊。
看見她的嘴邊沾了奶油,陸景和低頭,將她嘴邊的奶油擦拭乾凈。
而後,又低聲跟她說了句話。
也不知道是什麼。
她走到我面前:既然來了,那就參加完婚禮再走吧。
好。
我如此應道。
她將我安置到一處,便去接待朋友。
也沒有管我。
而我就坐在角落裡,看着人來人往。
陸景和招待起朋友來,很懂得分寸,說起話來,也是張弛有度。
與我認識的他,半分都不一樣。
趁着人多,我走了。
因為我不想參加他的婚禮。
也不想聽見他與另一個女人,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
將車子開遠,崩潰的情緒一瞬間就擊中我,眼淚再也抑制不住。
心像是被一隻大手攥住。
喘不過氣來。
六年前,陸景和的領導跟我說:對不起,我沒有將他帶回來。
可是他們也沒有帶回他的屍骨。
他失蹤了。
只要他沒有回來,便是一定活着。
這個信念一直撐着我。
可是陸景和這個人很小氣,這些年,他從不來我的夢裡。
我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已經離開了,可是又告訴我,陸景和沒有死,他回來了。
車窗被敲響。
我將眼淚擦凈,緩緩落下車窗。
陸景和手裡攥着我的圍巾,低聲說道:你的圍巾,忘記拿了。
他的妻子是個很溫柔的人。
一直含着笑。
看起來很是幸福。
我接過他手裡的圍巾,應道:謝謝。
陸景和沖我一笑,牽着他老婆的手,就要走。
我欸了一聲,他回頭看我。
問我:還有什麼事情嗎?
剛才,你朋友給我打電話,她說祝你幸福。
他含着笑,點點頭。
而後牽着他老婆的手緩緩往前走,上了車。
看見他的車子緩緩離去,我將窗子升上去。
緩緩駕車離開。
我的陸景和,回不來了。
我和陸景和是青梅竹馬。
家世相當。
隨着時間和年齡的增長,自然而然選擇在一起。
我們結婚的時候,我只知道陸景和是一名**。
還以為就是一個片警之類的。
以後我們的日子,加上家裡的幫襯,不會太好,自然也不會太差。
可是不是。
結婚第二年,我知道他是一名緝毒**。
他的任務很危險,那些販毒的,都是以命相搏的人。
我給他求了護身符,希望可以護佑他平安。
並且還去寺廟裡許願,希望局裡可以不讓他出什麼更危險的任務。
可是天不遂人願。
當時的我正懷着孕,孕吐很是難受。
陸景和替我按着小腿,低聲跟我說:聲聲,我要出任務了,可能三五年回不來。
他的話,將我懸在心口的刀,狠狠**心臟中。
窒息得喘不上氣。
我知道,這種任務一定極其兇險。
所以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去行嗎?
我望着他,他笑着將我拉到懷裡。
跟我說:不會有事的,你信我。
那晚輾轉反側很久很久,我都沒有睡着。
他輕聲哄着我,直到清晨我才入眠。
可是我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只給我留了一條微信,跟我說:好好吃飯,等我回來我們女兒就長大了。
其實當時的我很想問他,怎麼就知道是個女兒呢?
怎麼就不能是個男孩呢?
我想着等他回來之後,我一定要好好問問這話。
可是我沒有等到他。
我將情緒收拾好,連夜駕車回了北城。
到家的時候,小姑娘還沒睡,跑出來,不停地朝後看,問我:媽媽,爸爸呢?
沒有爸爸。
我回應道。
媽媽,你騙三歲小孩呢。
姥姥說了,你去接爸爸回家。
聽到她的話,我轉過身,低頭看着她。
隨後才將她拉到懷裡,直勾勾地看着她說道:棠棠,我再說一遍,你沒有爸爸,之前沒有,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你聽明白了嗎?
日子一日一日地過。
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彷彿又回到了沒有去見陸景和之前的日子。
棠棠也不再問。
每天就膩歪在我身邊,跟我說:沒關係的,棠棠會保護媽媽的。
這天晚上,她渾身發燙。
靠在我身上,我都能感覺到她身上的滾燙。
她湊過來,小聲跟我說:媽媽,好難受。
我將燈按開,從櫥櫃里拿出外套,給她套上,輕聲說:棠棠,媽媽帶你去醫院。
她靠在我身上。
穿上鞋子,整個人都有些蔫蔫的。
在醫院,開了葯。
我帶着棠棠穿過走廊。
陸景和從走廊那頭直直地走過來,我看到他,怔愣了一瞬。
不過片刻就回了神,低下頭。
棠棠盯着他,喊了我一聲,讓我蹲下。
她湊到我的耳邊低聲說道:媽媽,我見過這個叔叔。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北玄門:寫的很流水賬,這種所謂的種田修仙流我一直當鄉鎮企業發展史看的,初期賺第一桶金都寫的無趣至極,後面的就不用提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天庭出版集團:輕鬆萌向文感覺就是挺可愛的,人物劇情也比較搞笑比較爽有點干?emmmm……這突然cp帝俊猝不及防餵了一口翔啊,怎麼看怎麼沒有cp感,太一孔宣陸壓,嚓,常儀性轉一下,拾掇拾掇上都比帝俊好。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主角光環:1,錯別字,斷句,還有一些完全看不懂什麼意思。2,寫小室孝黑化的太生硬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