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秦煙靳南野
秦煙靳南野

秦煙靳南野靳南野

標籤: 蘇世松 蘇亮 都市小說
「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免得你個小人精騙外公!」蘇世松催促
有蘇世松盯着,秦煙身子微僵,捂着自己手機
「一會兒出去的時候再……」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秦煙抿唇,「以後再說吧外公!
現在我們都以事業為重……」「年紀輕輕的還以事業為重?
不抓緊時間談戀愛,再大點就沒有那種悸動的感覺了!
快讓他回來,你不說我還忘了這一茬呢!
總不能連外公都不見?」
秦煙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沒事瞎提什麼霍家啊!
她這兩天神經繃著,就怕蘇世松要提起來!
要是蘇世松主動提起,她還有說實話的機會,剛才又撒了謊,這下是真完了……「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免得你個小人精騙外公!」
蘇世松催促。
有蘇世松盯着,秦煙身子微僵,捂着自己手機。
「一會兒出去的時候再……」「就現在!」
蘇世松眯眼,哼氣都把鬍子給吹起來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外公呢?」
這小模樣簡直是百分百還原了沁沁!
沁沁要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跟着他也撒不出謊來,就是煙煙現在這副模樣!
眼見着蘇世松都開始起了疑心了,秦煙只能將手機**,慢吞吞地往旁邊走。
「行,我出去打一下……」「外公給你打!」
蘇世松眼尖地看見「霍寧」兩個字,知道這就是靳南野了。
之前霍家發生的所有事情,他明面上不關心,但背地裡其實都關注着呢。
秦煙一驚,想要拿回手機已經晚了,撥號鍵直接按了出去。
她咬牙重新抽回來,手忙腳亂地關掉了。
這種心慌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在她身上出現了。
秦煙深吸了口氣,抓住了蘇世松的手臂,「外公!
我跟他最近吵架呢!
這麼容易低頭,豈不是便宜了他?」
蘇世松懷疑的視線在她身上掠過。
「吵架?」
「當然了!」
「為什麼?」
秦煙抿唇,想到了靳南野那張臉,氣還真的從胃裡湧上來了。
「他雙重身份的事情不僅僅是瞞着所有人,也瞞着我。」
秦煙咬唇道。
她說出口的這一瞬間,突然發覺。
原來這句話就藏在口邊。
只需要一個契機吐出,都是帶着濃濃的怨氣的!
她很在意靳南野騙了自己這件事。
而且雖然跟蘇世松說的話是個借口,可也含着幾分真心,她自己不想承認罷了蘇世松一驚。
「那也就是說……你跟他相處了這麼久,都不知道他是你丈夫啊?」
蘇世松皺眉頭,「這是該打!」
「是吧。」
秦煙頓時揚着小臉,狠狠點頭。
蘇世松看着她的神情,忍不住笑了。
「行了,你看看,說實話不就好了嗎?」
蘇世松伸手一點秦煙的鼻子道,「你別想着騙你外公!」
「是啊,沁沁從小到大,就沒有一次是騙過去的!」
蘇亮在一旁接口。
「那……」秦煙眼眸一轉,「外公,你知道我的親生父親是誰嗎?」
蘇世松的臉一下就垮了。
蘇亮笑出聲來,「看來還真不能說大話!
轉頭煙煙這傢伙就能將我們一軍!
確實只有這一次被騙過去了,我們也不知道你親生爸爸是誰。」
「有什麼可疑對象嗎?
比如……媽媽的初戀?」
「她哪兒有戀過啊!」
蘇世松撇嘴,「你媽媽是個榆木腦袋!
別說是早戀了,就她那個模樣,想追她的人都排長隊,她倒好,早年間為了避開桃花,連光頭都剃過!
裝病,裝絕症……什麼陰招都敢使!
後來她大學畢業,我也不敢催她,她一心就撲在事業上,要不是有你,我懷疑她這輩子到死,身邊都沒有一個貼心的人!」
這件事是蘇世松的心病。
因為蘇沁曾經就明着表示過,自己要孤身一人一輩子。
蘇世松也知道,一旦是蘇沁下定決心做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是說說而已的。
秦煙心裏思索。
她對自己親生父親的身份十分好奇。
不知道那樣的母親,會對什麼樣的男人動心,還不顧一切要生下他的孩子,不惜和另一個平庸的人結婚,粉飾太平呢?
「現在說你呢,怎麼說到你媽了?」
蘇世松回頭看她,語氣里多了幾分認真,「煙煙,你不要像她一樣,要是心裏有人,不是什麼大事的話,生活總是要過的。」
「年輕氣盛的時候,最容易因為想法有碰撞而產生分歧。
我了解過霍家,霍寧在洛城多年,跟我見面的機會也有過幾次。
以他的性格,是把你放在心上了。」
「那樣的男人要是寵誰,就是一輩子。」
秦煙抿抿唇。
靳南野這傢伙怎麼這麼能裝?
為什麼一個兩個的,都在替他說話?
陸爺爺也是這樣,現在外公也是這樣。
他是老年人殺手嗎?
秦煙收回思緒,轉移話題:「到了,我們進去吧。」
蘇世松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輪椅推進門。
門內,已經有一個人身穿白大褂,坐在辦公桌的後面。
見到他們,那人立刻起身。
「秦,秦總!」
他看起來有些年紀了,比蘇世松還老,是醫院裏的首席顧問,兼手術指導,因為醫院缺少他這樣的神經科人才,所以七十多了,就留在醫院裏當了一個名譽副院長。
「榮副院長,坐吧。」
秦煙瞥了他一眼。
榮鷹滿頭是汗,一雙精明的眸子卻溜溜轉着,先是觀察了一下蘇世松,又看了一眼蘇亮,最後才落在秦煙身上。
秦煙笑了笑。
「我來這裡這麼久,都還沒找您談一談。
聽說副院長之前在神經方面是非常有建樹的,我外公這腿很早年間也找您治過。
不如您再給我外公看看,怎麼樣?」
榮鷹的汗液瞬間更多了。
「這……秦總,您別折煞我了!
您的醫術可是救過陸老爺子的!
全國第一疑難雜症在您的手下都輕輕鬆鬆,給老爺子治腿的事情,我早就忘記了……」「忘記了?」
秦煙點點頭,走上前,「忘記了還可以再想起來嘛。」
「啊!」
榮鷹叫了起來,驟然後退!
秦煙收回手,手裡是根銀針。
「你,你做了什麼!」
他驚恐道。
蘇世松和蘇亮也抬眼,有些詫異。
這是怎麼回事?
她腦中的線開始逐漸清晰。
秦煙微微抬頭,目光已經浸透了冷意。
「家裡的護工現在在沁園是嗎?」
秦煙問。
搬到沁園之後,聽說護工也十分忠心,再加上她照顧蘇世松也成了習慣,所以護工也跟着一起到了沁園,就沒有另外去找。
「是的。」
「我會找人看着她的行蹤,不管她下一次端來的葯是什麼,都別喝,然後假裝發病,看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要是喝了葯之後突然發病,這麼詭異的現象,護工肯定是要往上報的。
如果真的是那個護工在背後搞鬼,正好順藤摸瓜。
上回靳南野做事太狠,那個小啞巴嘴裏沒套出什麼話。
這次她打算親自上陣。
「護工?」
蘇亮愣了愣,「煙煙,你該不會以為是這個護工的問題吧!
絕對不可能的!
她跟着我們這麼多年……」「不是多年就沒問題。
人心這東西,用年限怎麼能夠測算出來?」
「可她為人善良正直,連只螞蟻都不捨得踩死的,一開始我們也是在義工那邊找到她,就想着找個人品端正的,再給豐厚的報酬,才會腳踏實地做事!
這麼多年,她在我們家就沒有出過問題!
一定不可能是她的煙煙!」
秦煙挑眉,「既然沒有問題,查一查也沒關係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
蘇亮漲紅了臉。
秦煙一瞥眼,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過是排除嫌疑,查一查線索而已。
需要這麼激動嗎?
舅舅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點?
蘇亮咬咬牙,最終什麼也沒說。
「煙煙你別怪他,朱清這人確實挺好的,對他也是無微不至的。」
蘇世松突然那開了口,「這麼多年你舅舅單着,難得碰上個知冷知熱的人,雖然還沒有表態,但是也已經水到渠成了……」什麼?!
秦煙輕咳一聲,臉色也開始漲紅。
蘇亮更是像只被蒸熟了的螃蟹似的,整個人都是懵的。
「爸,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我胡說了?
你不跟煙煙說清楚,煙煙還以為你犯病呢!
你剛才跟誰大小聲呢?
煙煙的腦子比你好一萬倍!
真要有什麼不堪的,趁你還沒把人娶進門,查清楚不好嗎?」
蘇亮一下蔫了。
秦煙尷尬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早知道是這樣,她剛才說話就放緩和一點了!
居然還是舅舅的心上人……秦煙想到這裡,突然一個激靈。
不對啊,那就更糟了。
她想了想,還是道:「讓我先去見見她吧。
這樣我的判斷還能準確點。」
蘇亮立刻點頭,「好,那你好好看看!
不過說真的,她是個很善良……」「行了,煙煙自己有眼睛。」
蘇世松在一旁道。
蘇亮只能閉上了嘴。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戀愛提示開始的東京生活:水漫金山,看個50章,故事龜速推進。安排主角寫個網絡小說,系統評價敘事流暢但節奏拖沓。但評價給本書其實也毫無問題,或者說這可能就是本書編輯對本書的評價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心獵王權:咳咳,光是那XXOO的描寫就能給仙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這個詛咒太棒了:還是那個問題,什麼時候能拉黑作者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