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寧陸晉淵
溫寧陸晉淵

溫寧陸晉淵陸晉淵

標籤: 林姨 溫寧 現代言情
他十分聰慧,總也等不回媽媽,便也不再纏着陸晉淵問東問西,一個人也能澄澄靜靜的玩上半天,總是沉默的讓人心疼
只不過陸晉淵做的再多,溫寧終究是不會回來了她沒有任何蹤跡,活似人間蒸發一般,讓他無處可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風風火火的找剛剛的人事助理髮飆,不過幾句話的功夫,一行人就被領着恭恭敬敬的坐了下來。
andy塞給她一支筆:「做會議記錄。」
沒等溫寧發問,她就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嘴:「別廢話,不知道格式就記重點,記不下來就錄音。」
「andy,我的筆記本呢?」
林姨不高興的等在那兒,andy當著溫寧的面偷偷罵了句髒話,急匆匆的走了。
只不過是一個公司內部的會議而已,溫寧就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她坐在林姨後方,努力集中精力記下重點。
周遭的人忙忙碌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來不及哭泣,來不及抱怨,一件件事情就讓她目不暇接。
她困在家裡太久了。
眼光和見識還停留在過去,看人也太過表象。
她記得昨天分別時,林姨一樣醉醺醺的,還叫嚷着頭痛。
但她那麼大年紀,早早的就到了公司。
溫寧也清晰的記得,andy真的告訴她林姨沒空。
這個漂亮女人接連兩次針對她陷害她,卻又幫她痛罵了人事助理。
台上的林姨神采奕奕,正在宣講投資部明年的規劃,她話語里的篤定和自信,讓人絕不會懷疑那個巨大的收益數字。
溫寧滿眼新奇,像海綿一樣瘋狂吸收着外界的一切。
她也想做這樣自帶光芒的女人。
在會議的間隙,溫寧突然發現,自己因為忙碌,已經整整有半天沒有想起陸晉淵了。
他的位置比林經理高的多,他肩上不光有這個小家,還有整個霍氏集團的擔子。
陸晉淵曾經那麼忙,經常連飯也來不及吃。
她卻不能幫他應酬,聽不懂他在談什麼,還常常抱怨他心裏沒有自己。
溫寧此刻忽然有些看開了。
他們漸行漸遠,本就是註定應該發生的事情吧。
她吸了吸鼻子,甩去混亂的思緒,又拿起筆開始記錄那些聽不太明白的晦澀詞句。
「今天反響不錯,我們的方案,」林姨故意停頓了一下,「總部通過了。」
「耶!」
眾人一掃壓抑的氣氛,歡呼雀躍起來。
溫寧離andy最近,猝不及防的被她抱了個滿懷。
這種大家齊心協力辦成一件事的感覺,讓溫寧也忍不住開懷大笑。
林姨失笑:「行了,今天都早點回去,溫寧留一下。」
溫寧不明就裡,還是將自己整理好的筆記交給了林總。
林姨翻開一看,詫異的挑了挑眉,她看了一會,幾乎沒發現什麼錯處。
「不錯嘛,你有潛力。」
「andy幫了我很多。」
溫寧沖她一笑,她沒說自己一天沒吃飯,拚命查了不少資料。
林姨抬眼看了她半晌,有些不可置信。
她第一次正視溫寧:「你不怪andy?
也不怪我不問你緣由的責罵?」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學到了很多。」
溫寧說的十分誠懇,「林經理,是你說的,做錯了事沒有理由,錯了就是錯了。」
「算你聰明,投資部只看結果,這是我給你上的第一課。」
「是,我記住了。」
她真心實意的笑了,那笑容裡帶着欣慰,讓溫寧心裏也一暖。
林姨沒有告訴溫寧的是,要是她連這一關也過不了,哪怕有溫嘉樹這層關係,年底她就會打發她走人。
好在這個女孩沒有讓她失望。
打開家門,溫寧幾乎癱倒在地。
她的高跟鞋只有andy的一半高度,一天奔波下來,腳已經酸腫的不成樣子。
太累了。
昏昏欲睡之際,電話響了起來,是溫嘉樹。
「新公司怎麼樣?
有沒有人欺負你?」
再次聽到他關切的話語,溫寧莫名覺得親切,不禁笑道:「溫總的關係這麼傅害,誰還敢欺負我?」
她那因為疲倦,溫軟而沙啞的聲線直聽得溫嘉樹心頭一滯,心中的思戀瘋狂滋長,只恨不得順着電話線爬過去,看看溫寧現在怎麼樣了。
他喉結一動,若無其事的道:「怎麼?
現在不避諱我的關係了?」
「避諱什麼?
以前是我太傻了。
嘉樹,我現在才想明白,如果我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沒人敢在背後說我什麼。
如果我能力不足,就該承受這些指責。
你給我的這個工作機會,是別人求也求不來的。」
她放柔了聲音:「謝謝你,嘉樹。」
溫嘉樹等了她這麼多年,終於聽到她對自己敞開心扉,這一刻百感交集,眼眶酸澀。
他今天打電話是準備告訴她,陸晉淵連日勞累,在兩家合同簽訂儀式上暈倒進了加護手術室的消息。
電話那邊卻傳來微弱的呼吸聲,止住了他的這個念頭。
溫寧累的睡著了,那便是天意不讓她知道了吧?
電話一直通着。
溫嘉樹握着手機,他的眸光溫柔如水,像在默默的守候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下周的投資人大會,溫寧跟我出席。」
林姨拋下一句話就走了,渾然不管溫寧陷入了風暴的中心,被眾人圍攻。
投資人大會的席位價值千金,能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這些小助理、投資助理和實習生,說不準得了哪位老總的青眼,就能得到大人物指縫裡露出來的單子。
但一步登天的機會,一年只有一個。
林姨向來只帶一個助理出席,今年這個位置被空降的溫寧搶走了,她何德何能?
「說,你和林總是是什麼關係?」
「投資人大會是你這種蛀蟲能進的嗎?」
「林總莫不是喜歡女人?
你看我有沒有機會?」
一個紅頭髮的女人甚至過來抓住溫寧的衣領:「你去跟林總說,把機會讓給我,不然我以後絕不會給你蓋章!」
傅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從前和陸晉淵出席宴會,她同今天一樣被逼在角落裡,人人叫囂着她不配。
她一沒偷二沒搶,靠自己能力得來的位置,憑什麼再一次遭受這種屈辱?
「說夠了沒有!」
溫寧一聲忍無可忍的大喊,讓會議室寂靜如針。
被一眾高大的同事詰問不休,她臉色漲紅,小小的個子,卻徒然爆發出了讓人不敢小覷的氣勢。
眾人驚呆了。
這個只會默默做事的懦弱女人,居然還有敢反駁他們的一天?
「你們也只敢在我面前說了,」溫寧挨個看過去,「這是林總的決定,誰要是不滿意,到林總辦公室說去,去啊!」
沒有人說話,大家面面相覷。
直到高跟鞋聲響起,自動為來人分開一條路——「哎,挪挪位置,andy來了。」
andy從人群中走過來,手上還抱着幫溫寧整理的檔案,冷眼瞧着她,猝不及防的,將檔案全都摔到了她臉上。
「我不滿意。」
「但我也不會傻到去林總面前告狀。
既然你這麼傅害,這些卷宗你就一個個的找吧,以後別腆着臉找我幫忙,大家誰也不許幫她。」
這一幕,和陸晉淵將照片摔到她臉上的畫面莫名重合。
全都看不起她,全都不相信她。
過去的屈辱決不能再發生一次。
溫寧面上的血色褪盡,眼裡的神色反而堅定起來——她偏要得到這個機會,將所有人都踩在腳下,讓他們信服!
她問andy:「試用期的評分表格就掛在這,我這個月評分最高,憑什麼不能去?」
「噢,是嗎?
這個月還剩最後三天,你評分是不是最高,誰也說不準。」
andy的笑容頗有些詭異,說完這句不懷好意的話,就扭着纖細的腰回到了工位,拿起鏡子開始補妝。
人群散去,溫寧獨自一張張撿起檔案,拂落上面的灰塵。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月落:mark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是全能大明星:前期的歌唱比賽都挺好的,比賽結束以後,作者就跟失了智一樣,又白又尬,沒法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地獄遊戲:極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