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林沫晚傅庭琛
林沫晚傅庭琛

林沫晚傅庭琛傅庭琛

標籤: 傅庭琛 其他小說 林沫晚
林沫晚不敢再往下想,她寧願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自己,也不願意是傅庭琛,
眼淚依然簌簌地落着,林沫晚不抬頭也不應聲,兩個人就這樣僵持着,大有誰都不肯後退的架勢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雖然看不見老太太的臉,可她的話卻像是石頭一般砸進了林沫晚的心裏。
是啊,都怪她,如果不是因為她要來F國宣傳,傅庭琛又怎麼會得了這種查都查不到的病,如果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林沫晚不敢再往下想,她寧願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自己,也不願意是傅庭琛,。
眼淚依然簌簌地落着,林沫晚不抬頭也不應聲,兩個人就這樣僵持着,大有誰都不肯後退的架勢。
大概是看她哭得太過可憐,到最後終於還是老太太先忍不住了。
一把將她摟進懷裡,老太太臉上的淚在經歷了幾道皺紋後終於落了下來,「奶奶不是故意要怪你的,我也是着急啊。
我都這麼大歲數了,只想看你們好好的過日子,可是這事情偏偏一茬接着一茬,連歇都不讓人歇!」
老太太的這番話算是徹底把林沫晚當成了自己人,兩人抱頭痛哭,知道秦亦辰趕過來之後,這才勉強將他們分開。
「傅庭琛這病還沒確定是怎麼回事呢,你們怎麼就都着急哭上了!」
一雙眉頭緊緊地寧在一起,秦亦辰雖然知道情況不好,但卻不敢跟眼前的人透露半分。
「醫院這邊有我守着就夠了,奶奶,我先送你和林沫晚回去行嗎?」
「就算是回去了我這顆心也放不下來,還不如就在這裡守着他。」
老太太先是抹了抹自己的眼淚,餘光瞥見身旁的林沫晚,又心疼地去幫她擦眼淚,「傻孩子,我們都別哭了,北辰不會有事的。」
看見兩人這一副沉痛的模樣,就連秦亦辰的心也忍不住蒙上了一層陰影。
壓下了自己心頭的煩躁,他只能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奶奶,傅庭琛生病之前,曾經跟我透露過,林沫晚可能懷孕了。」
他的話說完,周遭的空氣先是靜默了幾分,老太太這才慌亂地看向身邊的人,「妍,他說的是真的?」
到了這種時候,林沫晚也沒有心情去追究秦亦辰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這個消息,只能沉默着點了點。
可越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就越是覺得心酸。
她希望傅庭琛現在就能夠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溫柔地拭掉她眼角的淚。
「傅庭琛的家屬?」
還沒等着老太太說話,一旁忽然有護士跑了過來。
看見秦亦辰點頭過後,她有些焦急地開口,「現在病人的生命體征極其不穩定,而且體溫即將接近四十度,在這樣下去,他人就算能夠活下來,也不排除腦補受損的可能,這是病危通知書,你簽一下。」
不過是一夜之間,傅庭琛的情況就發展到這麼嚴重,秦亦辰也怔了怔,遲遲沒有去接護士手裡的筆。
從他的表情里老太太和林沫晚便能夠猜出個大概,兩人同時起身,握住秦亦辰的手,「剛剛護士說了什麼?」
這才意識到身邊還有兩個女人在,秦亦辰急忙斂了自己的情緒,「沒什麼,只是有一份病歷需要家屬簽字。」
他雲淡風輕地開口,哪裡還有剛剛那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只是林沫晚卻不肯相信他的話。
「秦亦辰,我們是傅庭琛的家屬,也有他病情的知情權,如果你還想瞞着我和奶奶,我現在馬上聯繫一名翻譯。」
看林沫晚大有追查到底的架勢,秦亦辰微微擰眉,「護士說他的生命體征不太穩定,所以下了病危通知書,要我簽字。」
他的話音才落,老太太眼前一黑,身子筆直地朝着後面躺去。
林沫晚的眼淚還沒來得及落下,便急忙去扶身邊的人,顧不上難受,她用手背抹掉即將掉下來的眼淚,而後一臉堅定地開口,「奶奶,傅庭琛不會有事,您別擔心。」
林沫晚還懷着孕,老太太明白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顧好林沫晚,可是一想到自己有可能白髮人送黑髮人,她便覺得手腳無力。
那是她用盡心血,撫養成人的孫子啊,哪怕他常常違背自己的心意,氣得自己死去活來,可是老太太卻從來沒有真的怨過他。
坐在原地,老太太半晌沒動,林沫晚還想再勸她,老太太卻突然拉着她起了身,「妍,醫院這邊我們先交給亦辰,你現在懷着孕,身子還不穩定,一定要注意休息。
等北辰醒過來的時候,我要把一個完完整整的你交給他。」
雖然心裏還惦記着醫院裏的情況,可林沫晚卻也不敢逞強,只能扶着老太太回了酒店。
兩人才剛走,秦亦辰便聯繫了昨天晚上幫傅庭琛做檢查的醫生。
半個小時候,他穿好防護病服,進了傅庭琛的病房。
酒店裡,老太太和林沫晚先是敲開了愛麗絲的房間門,拜託她繼續照顧隨安。
愛麗絲只簡單地問了兩句傅庭琛的情況,便陪着老太太一起講林沫晚安置到了房間里。
只在早上的時候睡了兩三個小時,林沫晚閉上眼睛,卻怎麼都睡不着。
她的兩側太陽穴像是緊緊地扯着一根線,只要她閉上眼睛,腦海中便會亂七八糟地跳出各種各樣的畫面。
片刻後,她起身,又一次敲響了愛麗絲的房門。
「愛麗絲,你在F國待了這麼久,有沒有認識的醫生,只要他能夠治好傅庭琛,不過多少錢,我都願意。」
只說了一句話,林沫晚的眼淚便又淌了下來。
知道她這是擔心傅庭琛,愛麗絲上前攬住她的肩膀,「你別著急,相信醫生,他們都是權威的。
不過你也別擔心,我一定會幫你想辦法。」
兩人對話的時候,本來在客廳里和隨安一起玩着遊戲的念安突然停了下來,雖然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身上發生的事,反倒是有些關切地問着自己的小夥伴,「念安,你怎麼了,為什麼不玩了。」
念安黑色的瞳孔亮了亮,捏着玩具的手卻在不經意間抖了抖。
過了一會兒,她放輕呼吸,開口道,「隨安,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眼看着隨安點過頭後,念安這才悄悄地靠到了他的耳邊,「其實,我根本沒有給陸叔叔喝那瓶水。」
時至今日,林沫晚才算明白了那句有病亂投醫。
她在F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夠擺脫的人太少。
在她絞盡腦汁過後,竟然真的想起來了一個人。
下午上班不久,陳同正忙着處理公司剛剛下達的一個任務,卻意外地接到了林沫晚的電話。
「陳同,對不起,有件事情我想要麻煩你。」
電話里,林沫晚的聲音裡帶了些許的哭腔,陳同的心猛地一沉,「你說,只要我能幫得上,一定儘力。」
將傅庭琛的情況大致講給了陳同聽,林沫晚到最後已經泣不成聲,「如果你認識相關方面的醫生,我拜託你,我現在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林沫晚在那邊說著,陳同的腦子卻轉得飛快,「你的意思是,傅庭琛毫無徵兆地就突然開始發燒,只不過一天的時間,醫生便下了病危通知書?」
「是。」
沒有反應過來陳同話里的意思,林沫晚只顧着點頭。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傅庭琛為什麼會突然得這種病。
還有,到底是什麼發燒嚴重到這種程度,只要一天就可以要了人的命?」
陳同的話說完,林沫晚也愣了愣,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她只顧着擔心傅庭琛的病情,竟然沒有考慮到這些問題。
「你什麼意思?」
眼淚還掛在眼角,林沫晚的大腦卻在瞬間清明了幾分。
「我不太清楚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之前雖然懷疑過愛麗絲會對你不利,可我又覺得她不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不然的話,我現在陪你去醫院一趟,看看醫生到底怎麼說?」
自始至終,林沫晚對傅庭琛病情的了解都是通過秦亦辰。
聽了陳同的話,她的心下一沉,隨後點點頭,「好,麻煩你了,那我們半個小時以後見。」
畢竟陳同還懷疑着愛麗絲,林沫晚沒有告訴任何人,小心翼翼地開了房門後溜了出去。
等林沫晚趕到醫院的時候,陳同正在樓下來回踱步。
看見她有些紅腫的眼眶,陳同耐心地安慰着她,「你先別著急,我在這邊的確認識幾個朋友,一會兒問過醫生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就幫你聯繫他們。」
想起自己之前對待陳同的態度,林沫晚只覺得愧疚。
可是到了現在,多說無益,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真誠地向陳同道謝。
陳同的法語對比林沫晚來說自然是要好一點的,輕車熟路地帶着林沫晚找到了傅庭琛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陳同流利地用法語跟他交流,只是時間越長,陳同的臉色就越是陰沉。
半晌過後,兩個人才一起從辦公室里退了出來,「他說的情況跟你說的一樣。
妍,我的確是認識的當醫生的朋友,不過,他們現在把傅庭琛看得很嚴,我們根本沒辦法探視,如果你想要讓我朋友過來看,就必然要轉院,而他現在的情況,很明顯受不了折騰。」
陳同的話說完,林沫晚的身子便不受控制地晃了晃。
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她,可是陳同現在十分有分寸,在看見林沫晚站穩之後,便及時地鬆開了自己的手。
「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
「相信醫生,然後等。」
深吸一口氣,陳同也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夢境一般。
明明昨天上午,他還和全世界的人一起見證了林沫晚的幸福,可短短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間,傅庭琛竟然就進了隔離病房,而且下了病危通知書。
眼看着林沫晚還要落淚,他急忙開口,「現在不是哭的時候,你仔細想想,這陣子愛麗絲和傅庭琛有沒有什麼反常。」
如果換做是平時,林沫晚或許還能夠冷靜思考。
可是現在傅庭琛就躺在冰場上,生死未卜,她又怎麼可能有心情去想這些日子發生的細枝末節。
片刻過後,她搖搖頭,卻又在瞬間下定了決心,「不管怎麼樣,我去求愛麗絲,如果事情真的是她做的,她一定有辦法可以救傅庭琛。」
「你別衝動!」
一把拉住林沫晚,陳同突然有些後悔跟她提起這件事,「如果這件事真的是愛麗絲做的,那她選在這個時機,就是沒把你當成自己的朋友,你去求她有什麼用?」
想起自己之前明明跟傅庭琛提過愛麗絲心思不正,他卻沒有絲毫意外的樣子,陳同又開口,「我以為傅庭琛直到愛麗絲在打什麼主意的。」
被他這樣一說,林沫晚的心越發得亂。
其實一直以來她秉持的觀念就是,如何愛麗絲真的想要對他們動手,那麼她有無數的時機,為什麼偏偏選在了這個時候。
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林沫晚卻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她出來的急,隨安還在她的手上,還有老太太,這陣子幾乎也是把她當成了自己的人對待。
聽林沫晚說完這些,陳同的心跳也漸漸加速起來,他本來只是簡單的喜歡上了一個姑娘,沒想到發展到今天竟然帶了幾分懸疑的色彩。
可是現在,傅庭琛躺在病床上,也只有他能夠保護林沫晚了。
想到這,陳同陡然多了幾分使命感。
「這件事情我們還沒有拿到確定的證據,所以你回到酒店的時候,千萬不要表現出來,萬一愛麗絲狗急跳牆,你的身邊又有老,又有小,我擔心你鬥不過她。」
總算是將陳同的話聽了進去,林沫晚點點頭。
只是還沒等到她走出醫院,便又出事了。
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正是秦亦辰的名字。
還以為是傅庭琛的病情有了轉機,林沫晚急忙按下了接聽鍵,只是聽見那頭傳來的聲音,她的指尖卻突然鬆了力氣,手機猛地掉落在地,翻轉了幾下後,這才終於停了下來。
「妍,北辰恐怕是挺不住了,你現在帶着老太太和隨安過來。
我這邊會叫律師過來,宣讀傅庭琛的財產分配。」
僵在原地,林沫晚只覺得一股熱血從腳底直接上涌,來不及有所動作,她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等到林沫晚再醒過來的時候,老太太和隨安正守在床邊。
看着隨安那張與傅庭琛相似的臉,林沫晚扭過頭,竟然有些不忍心去看。
還是一旁的老太太心疼地開了口,「妍啊,我知道你心裏難受,可是你現在不是一個人,哪怕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得堅強,也得好好照顧自己。」
老太太的話說完,愛麗絲也擠了過來,坐在床邊,她將林沫晚的手捧在掌心裏,「不管發生什麼,你還有我們呢。
就算是傅庭琛死了,你的人生也沒有結束。」
也不知道愛麗絲是有意還是無意,她說的話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在了林沫晚的胸口,就連老太太也忍不住側頭多看了她兩眼。
一旁的秦亦辰適時地站了出來,「正好大家都在,那我現在就叫律師進來。」
說完,他正要轉身,林沫晚卻突然開了口,「等一下,財產的事等到一會兒再說,能不能現在幫我叫個牧師過來。」
林沫晚說到最後,語氣也帶了幾分顫抖,只是一雙眼睛卻無比堅定。
「叫牧師做什麼,禱告嗎?
你什麼時候開始信這個了?」
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林沫晚要做什麼,秦亦辰有些好奇地問道。
微微側身,林沫晚朝向老太太所在的方向,「奶奶,在昨天的宣傳會上,傅庭琛向我求婚了。
您也知道,求婚的事情他做了許多次,甚至我們兩個領證的事都做了兩次,可是他卻連一場婚禮都沒能給我。」
臉上一片冰涼,林沫晚抬手,用力地抹掉臉上的淚,可是那些淚珠卻像是不花錢一樣肆意地滾了下來。
頓了頓,她決定不再去管那些眼淚,只看向老太太道:「雖然條件有些簡陋,我來不及去準備婚紗,也沒辦法聽他念那些誓詞。
可是我還是想,哪怕就一次,當他的新娘。」
因為林沫晚的身體情況,老太太本來不想掉眼淚。
可是聽她此刻說的話,到底還是沒有忍住。
直接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老太太一邊哭着,一邊喊着,「好孩子,你是好孩子,奶奶都知道,奶奶都知道!」
兩個人也不知道抱頭哭了多久,直到房間里的兩個男人眼圈都有些紅,秦亦辰這才先一步退了出去。
按照林沫晚說的,他只讓律師在門口候着,又緊急地讓人憐惜了牧師過來。
隔離病房裡,傅庭琛閉着雙眼,臉色蒼白。
大概是因為難受,他的雙眉始終緊緊地皺在一起,而呼吸則微弱得讓人心驚。
眾人都穿好了防護服,牧師手裡抱着一本厚厚的法典,開始宣讀流程。
大概是秦亦辰特地囑咐過的,這次來的牧師,竟然還會說漢語。
「林沫晚小姐,在上帝以及今天來到這裡的眾位見證人面前,你將嫁給傅庭琛先生作為他的妻子。
從今時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者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將永遠愛着他、珍惜他,對他忠誠、直到永永遠遠,你願意嗎?」
牧師一字一句的念着誓詞,不多時,房間里便響起了低泣的聲音。
秦亦辰站到老太太身邊,兩隻手扶了她的肩膀,讓她依靠着自己站立。
靜默了一瞬,林沫晚抬頭,鄭重地開口,「我願意!」
隔着口罩,沒有人能夠看清此刻她臉上的表情,可是如果有人仔細觀察,一定能夠看見,此刻她的眼裡還閃爍着星星。
得到她的回答,牧師將主角的名字掉換了一遍,又重複着問了傅庭琛,同樣靜默一瞬,林沫晚盼望的奇蹟沒有到來。
她低頭,隨後勾起唇角,「他願意!」
不過是兩個願意,從此兩個人的生命開始息息相關,風雨同共。
「我宣布,從這一刻開始,你們正式結為夫婦。」
第一次在這樣的條件下幫人舉辦婚禮,牧師的眼眶也有些熱。
他的話音才落,病房裡響起了陣陣地掌聲。
林沫晚半跪到床前,小心翼翼地捧起了傅庭琛的手,「你聽見了嗎,我現在是你的妻子了。
你不止有我,還有隨安,還有我們沒出聲的孩子,你希望她是男孩還是女孩?
像誰多一點?」
像是哄着孩子一般,林沫晚輕輕地念着,「所以,傅庭琛,你快點醒過來好不好,你醒過來了才能再牽着我的手,照顧我們的孩子,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像是一個懦夫,再這樣下去,奶奶和我都不想再愛你了。」
病房裡的人雖然不少,可此刻卻是靜悄悄的。
林沫晚還想再說什麼,傅庭琛身側的心率檢測儀卻突然發出一長串的響聲。
她抬眸望過去,剛剛還帶着幅度的曲線這會兒卻變成了一條直線。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私人定製大魔王:這主角是不是傻,自己身為一隻惡魔拼了命搶回來的天使靈魂碎片,用來造了只狗,理由還是想狗了這種傻逼理由。媽的智障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搞笑裝逼的女主文,如題。暫且無cp,.幼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文壇崛起:實在受不了作者自己沒文化,還要寫文壇的故事。主角從山溝里出來,所以是下里巴人。拜託,高中語文老師沒講過這個詞不能形容人嗎?作者用成語裝逼時能不能先百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