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毛絨絨情劫
毛絨絨情劫

毛絨絨情劫司慕

標籤: 其他小說 凌蓉蓉 方小玲
「方小玲,你親了我,你得對我負責
」我猛抬頭,看着那張帥臉,眼冒星星:「負責,好!我負責,你要我怎麼負責?」結婚!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作為他的秘書,我每天都很累。
方小玲!
我說過,不想在我的辦公室看見水!
我的球呢?
你把我的毛絨球放哪了!
堂堂一米八幾的大男人,竟然喜歡玩毛絨球!
還喜歡看貓抓老鼠!
明明長了一張霸道總裁的帥臉,行為卻完全不一樣。
別人家霸道總裁,每天黑咖啡,他每天鮮奶茶。
別人總裁天天加班,他到點就跑。
哦,當然,我不是說他不加班是壞事。
就是吧。
他屁事特多。
天天叫我,煩得很。
我是秘書,又不是貼身保姆!
我天天心裏偷罵他不是人。
沒想到,他真的不是人毛茸茸,又暖又柔的大尾巴輕輕搖晃。
我非常不要臉地蹲下來,抱住大白尾巴一頓亂蹭。
好舒服!
方小玲,要你摸摸,不是蹭。
司慕低頭,渾身裹着酒味。
他剛下酒局,我把他送回家。
還沒來得及走,就看到他的大尾巴。
說實話,看到大尾巴的時候我有點蒙。
但我不是第一次見到妖。
且藝高人膽大。
柔道八段,我很牛的,我不怕。
哦,好的,摸摸!!
我放肆起來,噘起嘴巴,在白毛上使勁親親。
司慕醉酒神志不清,站着讓我親。
半小時後,他突然開口。
方小玲,你親了我,你得對我負責。
我猛抬頭,看着那張帥臉,眼冒星星:負責,好!
我負責,你要我怎麼負責?
結婚!
現在就結!
司慕沉默片刻:你要養我,以後我的衣食住行,全由你出。
還有,不能降低我的生活質量。
我愣住。
我懇切真誠道:老闆,你知道我的工資一個月只有八千嗎?
司慕不言語,默默地把大尾巴從我手裡抽回去。
隨後冷哼一聲。
我以為司慕是喝醉了發酒瘋。
沒想到,他真要我負責。
第二天——我戰戰兢兢地回到工作崗位,剛坐下,就收到司慕投來冰冷的視線。
我如坐針氈。
對了,作為總裁秘書。
我的位置在總裁辦公室內,方便他隨時使喚我。
方小玲,你的計劃表呢?
他嗓音低沉,略沙啞。
我茫然:什麼計劃表?
養我的計劃表,你沒做?
我輕緩搖頭。
司慕面露怒意,氣憤地把筆摔了:你連計劃表都沒有!
還說要對我負責!
他怒了。
我慌了。
他站起來,指着我大罵:你這個渣女!
昨晚你答應得好好的,今天就不承認了是不是!
辦公室門不知何時被推開。
門外,等着開早會的高層們蒙了。
我看看司慕,又看看高層們。
艱難是解釋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高層們不信。
因為我話音剛落,司慕盯着我,眼眶發紅,竟然氣哭了!
他拿起西裝外套,氣呼呼地裹着一陣風沖了出去。
我和高層們面面相覷。
方小姐,司總是個不錯的男人,你……怎能這樣對他呢?
對啊,司總那麼天真,聽說戀愛都沒談過呢。
快去把他找回來吧!
方秘,你……平時看着挺好的,怎麼是這樣的人呢?
我無話可說,轉身就跑。
司慕啊司慕!!
你能不能當個霸道總裁,不要搞事啊啊啊啊!!
我邊跑,心裏狂號!
我找了一圈沒找到人。
最後才在他家附近的公園裡看到人。
公園裡有條小河,小河邊綠草坪上,坐了一個男人。
男人低頭抹淚,時不時還吸吸鼻涕。
哭得很傷心。
我默不作聲地移過去,坐到他身邊。
別哭了,我錯了還不行?
我小聲道。
司慕看都不看我,轉頭給我個後腦勺。
我嘆氣:我養你,回去我就做計劃表,做十頁,保證把你養得精細漂亮,行不行?
我想了一晚上也想明白了。
司慕不是什麼大妖。
他原形應該是只白貓。
白貓最傲嬌,不過我很會哄人的。
在我的堅持不懈下,司慕總算回頭。
你說的都是真的?
他鼻音悶悶的,眼眶泛紅。
水光盈盈的眼瞳盯着我,穿透心靈。
我忙點頭:真的真的,別哭了,咱們回去上班吧,公司不能沒有你啊!
司慕默不作聲。
他慢悠悠地站起來。
看了我一眼後,轉身就走。
哼,你就是為了騙我去上班。
他大步往前走,負氣邁步。
我跟在後頭,十分狗腿地哄人。
當然不是,我是真喜歡你,看不得你傷心。
還有啊,我不是說好要對你負責嘛,之前是我不懂,我沒養過人,額,妖。
我現在知道了,養你要做計劃表的。
司慕大長腿邁得寬,步伐快。
我只能小跑跟上。
幸好。
在我的哄勸下,他步子慢下來。
肉眼可見的心情變好。
我乘勝追擊:還有你的大白尾巴,我真的特別喜歡,你這麼可愛,我怎麼會騙你?
司慕猛然頓步。
俊臉泛紅,低頭瞧我,竟有些害羞道:你真喜歡我的尾巴?
我瘋狂點頭。
司慕揚起嘴角,抬起下巴,傲嬌地哼了一聲。
我心跳加快。
嘖嘖嘖。
傲嬌的小白貓。
可愛!
我和司慕開始同居生活。
嚴格實行我養他的原則。
他住到我這裡,兩室一廳的小房子,剛好住下兩個人。
司慕戴着金絲眼鏡,仔仔細細看我做的計劃表。
他慢悠悠地給出意見:我喜歡吃無糖小蛋糕,喜歡白襯衫。
他抬頭看我:我早上要吃小饅頭的,奶香味的。
不喜歡香菜。
不喜歡大蒜。
還有……我不喜歡一個人睡覺。
我穿着睡衣,坐在他身邊。
陷入沉思。
其他的都能接受。
最後一條……我斟酌用語,問道:你不喜歡一個人睡覺,那以前是怎麼睡的?
司慕瞳孔放大,神色慌張。
他不會撒謊,謊話被拆穿立刻耳尖發紅。
我撲哧笑出聲。
這小心機,也太顯而易見了吧?
司慕把計劃表放在沙發旁,嘴硬道:你不是喜歡我的尾巴嗎?
你可以抱着我的尾巴睡。
我眼睛發亮!
白毛大尾巴!
或許是我沒立刻回話。
司慕尾部冒出大尾巴,半人高的大尾巴在我面前晃了晃。
你不喜歡了?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問。
我猛地抱住大尾巴,使勁蹭蹭。
喜歡!!!
兩個月後。
我已經對司慕的習性了如指掌。
作為資深吸貓販子,他的性格與小白貓無甚區別。
可愛,傲嬌,還有點小心機。
哦,還喜歡試探我。
司慕,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坐到他身邊,此時他正在看工作文件。
我心中飄飄然,我不是拖拖拉拉的人。
喜歡就要牢牢抓在手裡!
司慕回頭,清澈的眼眸看我:什麼怎麼樣?
我眨眨眼,拋媚眼:我啊,兩個月的相處,我對你負責,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
……不錯的人。
既然不錯,那我們結婚好不好?
我微笑,勢在必得。
司慕喜歡我。
不是我自大。
從他的一言一行中,都能看出他對我的感情。
雖然有時候會擺臭臉。
但大多數時候,他都在小心翼翼地試探着靠近我。
是個有點矛盾的人。
不對,貓貓。
司慕臉肉眼可見的變紅,取下眼鏡瞧着我:你、你……我,我什麼?
你知道我是什麼妖?
你能接受、接受我……我的尾巴……司慕結結巴巴,半天沒說出來完整的話。
我點點頭,期待道:白貓對不對?
你是白貓,你的尾巴我當然能接受,我愛死它了!
司慕沉默了。
算是吧,我算是白貓。
他眸色暗沉,情緒失落。
我和司慕的結婚之日定在一周之後。
結婚消息放出去的下午。
一個黑髮及腰、面容白皙精緻的女人找到公司,她一身黑色皮衣,身材性感魅惑,步伐凌厲地朝我走來。
氣勢十足,眉目凌厲。
我提着給司慕訂的奶茶外賣。
怔愣在原地。
你是?
我看着站在我面前的美麗女人。
我叫凌蓉蓉。
哦……你有事嗎?
凌蓉蓉艷麗紅唇輕勾,神色蔑視:我是司慕的未婚妻,方小玲,能否借一步說話?
她聲音不小。
辦公間的員工們都在偷看偷聽。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抗戰之草莽英雄:抗日神劇。無聊的想打瞌睡。或許有人感到有趣。但是為何不去看看。抗日神劇。鬼子你好,因為不嚴肅會KO。,還是各類抗日神劇,哪個嚴肅過?結果啥事沒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面具的肖像畫:詞條:主角是神經病!評語:主角是神經病,主角是神經!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隱藏在主角心裏的秘密真是看不清呀看不清。風格很獨特,小眾作品。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橫掃大千:作者喜歡跳劇情,把一大段劇情突然掠過草草了事,特別生硬,每次看下一章時候都會感覺自己是不是選錯章數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