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未晚周繹北
陸未晚周繹北

陸未晚周繹北周繹北

標籤: 周繹北 現代言情 陸未晚
「妻子,好一個妻子!」陸未晚笑着點頭,黑眸在陽光下透亮逼人,一瞬間情緒凝結,手指突然抬起,用力朝着自己心口的方向扎去
周繹北表情驟變,猛地跨步上前
「啊!」傭人們尖叫出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嚓!
碎裂聲響起,碎片飛濺在整個房間里,他十指入發,咬了咬牙。
「陸未晚,你夠狠……」他字字帶着粗重的喘息,深深扎進了自己的心底。
敲門聲突然響起。
「叩叩。」
周繹北沒有動作,酒意已經上了頭,關於陸未晚的一切卻更加清晰地在他每一個感官中浮現出來。
她的笑容,她的味道,甚至她喜歡的香水,都在整個書房中殘留。
門開了。
「滾。」
周繹北揉了揉眉心,出聲。
「北辰,是我。」
輕柔的女聲響起。
周繹北皺眉睜眼,目光停留在夏依依的身上,所有的情緒在對上那張臉的時候都開始恍惚——這張臉,長得和夏晚晚有七八分相似。
夏依依掃了一眼地上的碎片,目光停在周繹北的臉上,輕嘆一聲走了過來,「我都聽說了,你很難過吧?」
她伸手,拉了拉周繹北的袖子。
周繹北盯着她的臉,「你先出去。」
「我陪着你不好嗎?」
夏依依側身坐在了扶手的座椅上,低聲道:「我知道姐姐的心臟就這麼沒了,你心裏肯定不好受。
其實陸未晚已經讓姐姐的心臟多保存了幾年,姐姐是個容易知足的人,她要是知道了……」「我讓你出去。」
周繹北抬了頭,墨色的眸光在昏暗的光線中顯得更加陰沉。
夏依依愣住了。
印象里這是周繹北第一次對她冷臉,以往她因為長相和夏晚晚幾分相似,在周繹北這裡向來是要什麼有什麼。
「北辰……」夏依依紅了眼眶,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可是我想在這種時候陪着你……」「晚晚心臟的事情,是你告訴她的,對嗎?」
周繹北道。
夏依依一震,「我……我以為她知道,所以……」「好了,出去吧。」
周繹北閉上了眼,不想再聽。
無論什麼借口,現在再說也已經晚了。
半晌,空氣中突然傳來衣料摩擦的聲響,他重新睜開了眼,瞳孔一縮。
「你做什麼?」
夏依依已經解開了自己的領口,手指有些顫抖,臉上閃着紅暈,聲音帶着顫抖和羞赧,「我知道你喜歡的人是姐姐,我想不到其他安慰你的方法,北辰,你就把我當成姐姐……」她說著,外衣脫落,身子挨近,空氣中立刻溢滿了香甜的味道。
帶着花香調的香水,是陸未晚最討厭的味道。
「北辰,我是心甘情願的……」她輕輕低頭,在他耳邊呼了氣,下一秒鑽進了周繹北的懷裡。
一隻有力的大掌猛地擒住了她的手臂,往後一拉,周繹北順勢也跟着站了起來,撿起地上的衣料,咬牙道:「夏依依,你別添亂。」
夏依依震了震,臉色霎時間慘白一片,淚光盈盈地盯着周繹北的臉看。
「為什麼?」
她輕聲問。
周繹北蹙眉,乾脆將人拉到了門外。
夏依依借力轉身,一把將周繹北抱住了,「我說了我是心甘情願的!
我可以代替姐姐照顧你,你身邊現在已經沒有人,我也不介意做誰的替代品,只要你讓我留在你身邊……你不是說過我和姐姐長得像嗎?
你看看這張臉,你看看。」
她抬頭,將自己的臉送到了周繹北的面前。
扇形的眼睛裏水波蕩漾,鼻尖小巧,嘴唇也十分紅潤,確實和夏晚晚十分相像。
周繹北低頭,晃神了一瞬,腦中突然出現了另一張臉——和面前這張臉是完全不同的氣質,更大方,也更加冷傲。
「鬆手。」
周繹北冷着臉道。
夏依依心裏震動,咬唇看着他,半晌只能在他凌厲的視線中鬆了手。
周繹北的酒意已經醒了大半,開口道:「今天的事情我當做沒有發生,以後不要這樣。
你不是她,流着一樣的血也不是她,長着一樣的臉也不是她——明白嗎?」
他話音一落,眼神突然一眯。
流着一樣的血……這話在他腦中滯留片刻,那根始終繃著的弦突然「叮」地一聲,斷了。
不等夏依依回答,周繹北突然抬了腿,猛地朝着門口奔去。
「少爺怎麼了?」
「鑰匙。」
周繹北道。
傭人立刻將鑰匙送了上來。
他轉身上車,一腳油門。
「北辰!」
夏依依追了出來,只來得及叫上一句,車尾就已經消失在轉角。
醫院。
周繹北迅速下了車,秘書已經在醫院門口等着了,一見他便立刻上前,彎了彎腰。
「陸總,已經讓人將DNA送檢。」
秘書道。
「親眼看着他們取樣的嗎?」
周繹北問。
「是的,冷董事長那邊也是,兩邊的樣本一起送過去了,院長已經在趕過來的路上,相信會以最快的時間出結果。」
周繹北點頭。
他剛才一時昏了頭,居然沒想到到將DNA送檢,那具屍體到底是不是陸未晚的,一測便知。
「那現在……」秘書側頭。
「等。」
周繹北只說了一個字,轉身落座,眸色漸漸沉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秘書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重,站在一側收緊了自己的呼吸,眼神不停地望向走廊的盡頭。
腳步聲驟然響起,燈光應聲而開,隨後兩人的視線中出現了白大褂的影子,朝着這邊匆匆晃動而來。
「來了。」
秘書立刻直起身子,鬆了口氣。
「陸總!」
院長小跑着過來,有些氣喘地將報告遞上前去,「對不起對不起,讓您久等……」周繹北的脊背也是僵直的,眼神盯着院長的臉,沒有伸手接報告。
院長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帶着笑意開口道:「已經查過了,DNA配比不成功,死者的身份不是您的太太,請您放心。」
周繹北立刻轉頭,抬腿便走,留下身後幾人一頭霧水地站着。
「陸總這是生氣了?」
院長試探着問秘書。
「放心。」
秘書也忍不住笑了,伸手拍了拍院長的肩頭,「等着吧,有你的好處。」
隨後也小跑着跟上了周繹北的步伐。
周繹北走出幾步,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周繹北猛地駐足伸手接起。
「你說她在哪兒?」
他開口,壓抑的聲線中已然出現了一絲顫動,仍舊低沉,但一掃之前疲憊。
「就在醫院的住院部!
我們順着監控查到的,少奶奶和另一個患者互換了身份,這幾天一直躲在這家醫院!」
「房號!」
周繹北咬牙吼了一句,轉身換了個方向,腳步朝着住院部邁去。
「我在監控里看見少奶奶往頂樓的方向跑了!
她在醫院裏有內線,估計已經知道您在醫院裏查DNA了……」周繹北加快了腳步,神色更加陰沉。
「陸總!」
秘書追上前來。
「立刻報警,在住院部樓下鋪好救生墊。」
周繹北扔下一句,進了電梯。
「救生墊?」
秘書詫異地轉頭,還沒等問清楚,周繹北的身影便在合上的電梯中徹底消失。
電梯的數字開始上升。
「少奶奶已經到頂樓了!」
電話里的人再次道。
「哪個方向?」
周繹北出了電梯,推門進了頂樓的天台,穿過一些鋼筋支架之後,視野突然變得寬闊起來。
「左邊!
往左邊再走十幾米!」
「往右!」
「往欄杆的方向去了!」
聽見最後一句,周繹北額頭的青筋猛地跳動起來,轉頭朝着欄杆處看去。
微風輕拂,他的視線中突然出現一個黑點,在欄杆邊移動,每一根髮絲都在隨風飄舞,熟悉的味道瞬間跟隨風的方向一起鑽進他的鼻息。
「陸未晚!」
周繹北瞳孔一縮,放下了手機。
陸未晚的身子頓了頓,手指瞬間發涼,咬唇回了頭。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帝姬:和那個張蓮塘在一起一股濃濃的花痴味,賊噁心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書籍供應商:新奇有趣,彷彿回到了幼兒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萬界仙游:待看,看了個開頭,頗有蜀山之味,目測暫時可為書荒之良藥,先給個糧草 ,待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