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傅綰月傅淮之
傅綰月傅淮之

傅綰月傅淮之傅淮之

標籤: 傅淮之 傅綰月 都市小說
她僵硬得轉動脖子,恍惚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啪
」屋內最後一盞燈也被熄滅,男人將她攔腰抱起,傅綰月下意識摟住了他的脖子
意亂情迷時才聽到他在耳邊道:「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傅綰月把房間號發了出去,卻不是發給自己的男朋友江澈。
這個想法,是在發現他出軌的半個小時後決定的。
當時那女人的腳正在他腿上曖昧的遊走,對於這場刺激的遊戲,顯然雙方都遊刃有餘,認為無人發覺。
門鈴響起時,她回過神,攏好了身上的戰袍,本該由江澈親自拆開的生日禮物。
門開的瞬間,傅綰月幾乎被吻得喘不過氣,視線所及只能看到一雙眼尾帶着幾分情潮的眼,直到高挺的鼻頭輾轉擦過她的鼻尖,她才看清楚來人——傅淮之。
不過傅淮之可沒給懷裡這女人一點反應的機會,在看清楚她浴袍下穿得是什麼的時候,手臂微微用力,她已經被傅淮之摟着腰肢抵到了門邊的落地鏡上。
他身上有一股冷木調香,傅綰月在片刻的怔松後,閉上了眼睛,任憑自己沉淪。
或許是她的主動點燃了傅淮之,他熱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
可傅綰月不知道的是,電梯門剛響,江澈走到門口,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傅淮之單手將她的雙手抵在頭頂,一手撩撥她的髮絲,整個身子都擋着傅綰月,在江澈憤怒的準備衝進來的時候,轉過頭,對着江澈邪肆一笑。
江澈的臉瞬間慘白,傅淮之長腿一踹,門徹底關上了,還發出了酒店房門特有的音效。
想來江澈下輩子都不會忘了剛才那一幕,不過不要緊,誰在乎呢。
「第一次?」
傅淮之的聲音在黑暗中響了起來。
傅綰月沒回答,不過他的動作輕柔了很多,不像一開始那麼狂熱,傅綰月後半段只記得自己幾乎全程都是掛在傅淮之身上的。
莫名想起了以前聚會的時候,有其他人說過,傅淮之那身段,看起來就特別厲害,她覺得下次自己也可以現身說法了。
凌晨4:30手機插上充電器後,才看到了裏面有30個未接來電,全部來自於陌生號碼。
傅綰月沒有打回去的興趣,因為猜到了估計是江澈發現自己被拉黑後,用其他人的手機打來的。
窗外的天還是灰濛濛的,她醒來的時候就發現床上只有自己一個人,想必傅淮之已經走了。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已經被放在了沙發上,空調調整到了最舒適的溫度。
她掀開被子坐了起來,覺得以前大家對於傅淮之的評價,還是太淺薄了一些,至少她昨晚那幾次,是挺快樂的,非凡的體驗。
不過她並不打算在這個地方多待了,原本就是陪着江澈過來過生日,事到如今,在這浪費時間還不如回公司加班。
起碼後者能讓她的老闆高興,前者是給自己添堵。
傅綰月從不打算在這點上虧待自己,她在行李箱里挑選衣物的時候,浴室的門打開了。
傅淮之也沒想到洗個澡出來,能看到不錯的福利,女人的身材很好,雖然瘦,但該有的地方很有料,微卷的長髮映襯得肌膚越發白皙,也許是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剛結束,她身上還有淡淡的粉色。
活色生香,宛如女妖。
這是傅淮之最深的感受。
傅綰月的身形只是頓了一瞬,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目光也在打量着傅淮之。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畢竟在此之前,傅淮之給她的刻板印象,是自律,內斂,高冷,昨晚算是見到了另一面。
傅淮之也沒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視。
尚未擦乾的水珠順着肌肉分明的輪廓滾落浴巾內側,昏黃的燈光下,傅綰月竟然莫名想吹個流氓哨。
「風先生。」
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喉嚨沙啞的厲害。
一聲輕笑,顯然是那男人發出來的。
眼下的情形顯然不適合彼此寒暄,傅綰月自暴自棄道:「我覺得你這樣盯着我,不大合適。」
畢竟他還有個浴巾遮身,她只有一頭長髮。
且這樣着實算不得好看。
「你介不介意,再來一次?」
傅綰月:?
她僵硬得轉動脖子,恍惚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啪。」
屋內最後一盞燈也被熄滅,男人將她攔腰抱起,傅綰月下意識摟住了他的脖子。
意亂情迷時才聽到他在耳邊道:「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傅淮之什麼時候離開的,傅綰月並不清楚,只記得自己一覺睡到了下午兩點。
她也沒指望傅淮之這種大忙人,有這個閑工夫坐下來跟她這種**對象,聊聊昨晚的體驗。
總歸他人帥活好,不虧。
不過她沒想到,他們的第二次見面會這麼快。
這度假村是新開發的,以環境清幽著稱,那就意味着遠離市區,但她沒想到叫個車都這麼困難。
「上車吧。」
陸星辭將車停在傅綰月跟前的時候,她還有些意外,畢竟她不認為這開發區的少東家會記得她這麼一號人物。
「這地方不好打車,你去哪。」
陸星辭隨口問道。
「市區。」
「順路,上來吧,我們也回去。」
既然這麼說,傅綰月也不矯情了,她跟陸星辭也就是幾面之緣,大部分時候都是跟着江澈,但知道這位陸少是個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對女生格外優待,不過並不妨礙他換女朋友的速度。
可惜她下一秒就後悔了,納悶自己剛才怎麼沒聽明白我們兩個詞的含義。
車后座里正盯着電腦的男人,熨燙得筆挺的黑色西裝褲,剪裁修身的白襯衫,頎長的身形,彷彿帶着與生俱來的貴氣,不是傅淮之是誰?
行李箱已經被司機放進了後備箱,傅綰月也只能硬着頭皮上車,剛坐進來,傅淮之身上那熨貼了她一晚上的冷木香就縈繞了過來。
車廂內一時間沒人說話,傅綰月盡量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小,視線挪向窗外,試圖用外面清幽的環境,來凈化一下自己的心靈。
陸星辭回頭想跟傅綰月說話,一觸及到傅淮之的表情,默默把頭縮了回去,有點意思。
車廂內本就安靜,當手機震動聲響起來的時候,傅綰月下意識去找手機,旁邊有一雙手動作更快一些。
那雙手昨晚細細描摹過她身體的每一處,此刻滑動手機面板,在她看來都透着幾分曖昧。
傅淮之本以為是工作消息,沒想到是陸星辭發的。
【昨晚上她叫了客房服務,另外又要了一盒計生用品,沒看出來江澈這麼猛。】傅淮之微微蹙眉。
【你變態?
監控客人**?】【人服務生去送的時候,我正好經過而已,不過我怎麼記得那男人的聲音,有點像你,不像江澈。】傅淮之的鏡片在手機光照下微微一閃。
直接關閉了對話框。
【?】【被我說中了?】陸星辭恨不得扭頭直接詢問傅淮之細節,然而連環轟炸下,發現傅淮之直接給他拉黑了。?
陸星辭轉移了陣地,直接在群里分享了這個消息。
【恭喜我們老風鐵樹開花,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這一消息果然炸出了一圈深海魚雷,紛紛詢問到底是哪位天仙下凡,確定陸星辭喝醉酒發瘋說胡話?
傅淮之是誰啊,打小就沒見他這死樣子對什麼人滿意過。
陸星辭從後視鏡里打量了一下傅綰月,說起來當初江澈第一次把她帶來的時候,驚艷全場不為過,倒不是說真的漂亮到朋友,而是身上那股子氣質,再正經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透出撩人的味道來。
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會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何況她的眼神並不是刻意偽裝的勾引,像貓,冷艷中又透着不可親近。
還尋思着江澈壓不住這樣的女人,沒想到竟然跟傅淮之扯到一塊去了。
手機的信息在不停跳躍,傅綰月坐在後面有點頭皮發麻了,因為她發現傅淮之好像在看自己。
傅淮之的確在看傅綰月,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傅綰月覺得那是一種,在叢林里,被一頭黑豹死死盯住,等到最恰當的時機將食物叼走的既視感。
直到傅綰月鼓起勇氣扭過頭想問他看什麼的時候,發現他閉上了眼睛,正靠在后座休息。
莫名地,她悄悄鬆了口氣,或許是自己想多了。
等下了車,從此往後他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再無糾葛就是最好的結局。
何況傅淮之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缺**對象。
中途陸星辭半路下了車,傅綰月直接忽略了他戲謔的眼神,打算在前面的路口也讓司機停個車,自己完全可以坐地鐵回去,再讓她跟傅淮之待在一起,她快窒息而死了。
「地址?」
清冷的音調,不帶任何情緒起伏。
「不用了,我在這下車就……」傅淮之看了過來,眉梢微挑,傅綰月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了。
「鉑悅府。」
擋板緩緩升起,傅綰月猛地看向了傅淮之,男人有些不耐得扯了扯衣領,「你怕我?」
「沒有。」
她不知道傅淮之這是什麼意思,總不會是要她為昨晚的事情寫個報告給他審批吧。
聽到她的回答,男人輕笑出聲,配上他那張一貫淡漠的臉,倒是顯得這一切如此的不真實。
「昨晚上,膽子不是很大?」
傅綰月在沉默片刻後,掀起眼皮道:「沒記錯的話,風總跟我是你情我願,總不會現在想來秋後算賬吧。」
她跟江澈互相給對方戴了一頂徹頭徹尾的綠帽子,可她還是留了一個心眼,選了江澈根本惹不起的傅淮之,唯一錯估的就是本該各找各媽的傅淮之在她面前。
傅淮之沒立刻回答她,車還在平穩行駛,傅綰月以為他不會再開口的時候,他說了一句令她大感意外的話。
「你介不介意嘗試長期性 伴 侶?」
傅綰月見鬼似得盯着他,沒想到傳聞中的傅淮之,能提出這個要求,不過對於江澈的一整個朋友圈,她都沒打算繼續深入,所以想也不想開口道:「我拒絕。」
與此同時,傅綰月的手機震動,依舊一個陌生號碼,不過這次對方沒給傅綰月拒接的餘地,他選擇了發信息。
【不接電話是吧,我在你小區門口等你,有本事別回來。】【我有得是辦法收拾你,別以為搭上了傅淮之,他就會把你當回事,他會缺你一個女人?】瘋子。
傅綰月深呼吸一口氣,就在傅淮之挪開視線的時候,她的手摸上了他的大腿,「我想剛才的話,我應該收回,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傅綰月覺得自打發送那個信息後,事情都變得不受控制了起來。
她和傅淮之的身影,倒影在電梯鏡面上,中間只隔着一隻小行李箱,空氣都帶着粘稠的曖昧感。
那種被人虎視眈眈的感覺又來了。
不過相比較起隨時可能從角落裡躥出來的江澈,傅綰月寧可將傅淮之帶上樓。
「叮——」電梯在中間停靠,進來了一批人。
傅綰月朝後讓位,腰卻被一雙大掌牢牢扣住,她渾身一僵,能感覺到那熟悉的氣味縈繞鼻息,隔着一層薄薄的衣料,似乎在往她的側邊拉鏈遊走。
傅綰月覺得荒唐,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了,電梯光潔的鏡面上,男人矜貴清冷,穿着講究,任何人都想像不到他的手在做什麼。
「今天不上班呀。」
住在樓上的鄰居打了聲招呼,順便朝着傅淮之看了眼,「男朋友呀?
蠻好的蠻好的。」
傅綰月有些笑不出來,傅淮之的手已經在隱隱往上走。
「朋友而已。」
鄰居八卦地笑了,「懂得懂得,你們小年輕的情調。」
傅綰月:……好在電梯已經到達樓層,傅綰月輕聲道:「到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奪標:這個作者真心喜歡,情節發展,人物角色,語言表達都覺得十分優秀,這是第二本,開局就讓人慾罷不能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人仙百年:史上最菜穿越修仙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工作是花錢:都選了爽文路線,還要寫被女人拿捏,拿捏就拿捏了還硬要解釋成愛情,告辭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