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洛西月封年臣
洛西月封年臣

洛西月封年臣封年臣

標籤: 封年臣 洛西月 現代言情
黎寧遠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顧總,您總算下來了,我正準備上去喊您呢
」封年臣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看着黎寧遠,「喊我幹什麼?」黎寧遠:「……」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你不喜歡嗎?」
洛西月的臉頰貼着男人溫暖的胸膛,她抱着封年臣。
其實還是喜歡的,誰不喜歡睜開眼睛就看到喜歡的人。
「嗯?」
封年臣的臉頰輕輕蹭了蹭洛西月柔軟的發頂,他抱着懷裡軟軟又香的那個人,低聲詢問她,讓她回答。
洛西月嗯了一聲。
封年臣這邊還在軟香玉在懷,那邊黎寧遠已經快要急死了,公司一堆事情需要人拿主意,幾個項目意見需要審批。
他沒辦法,只好厚着臉皮上門了。
張嫂很客氣的給黎寧遠倒了一杯咖啡,然後笑着說,「顧少和太太還沒有醒呢,黎助理稍等一下吧。」
黎寧遠看了看腕錶,都快11點了,還沒醒呢?
這是昨天晚上太瘋了還是早晨又開始親密呢。
黎寧遠看了看腕錶,又接了幾個電話,又等了好一會,他看向張嫂,「要不您幫我上去喊一下顧少。」
張嫂一笑,「顧少好不容易賴床一回,這差事黎助理慣會甩過來,我可不去。
你自己去。」
黎寧遠:「……」又等了一會,眼看着指針指過了11點,黎寧遠站起來,就跟上斷頭台一樣的表情。
他打算冒死去喊人了。
結果他才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封年臣牽着洛西月的手,和她一起下來,兩個人還淺談着什麼。
看上去夫妻關係很和睦。
黎寧遠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顧總,您總算下來了,我正準備上去喊您呢。」
封年臣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看着黎寧遠,「喊我幹什麼?」
黎寧遠:「……」幹什麼您心裏沒有數嗎?
把公司一眾人一堆事晾在那裡,在這裡陪美人兒,良心真的不會不安嗎?
黎寧遠看着封年臣又看了一眼洛西月,心道這可真是君王不早朝了。
他只笑不說話。
封年臣顯得很淡然,「你去外面等。」
黎寧遠心道自己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操心的命,他還是順嘴提了一下,「集團那邊,催了好幾次了。」
「你打電話給他們,約他們的負責人中午吃飯,這事還要我教你。」
「不用……」黎寧遠那叫一個冤,他找不到封年臣的人,怎麼敢亂跟人家負責人約時間吃飯,萬一他約了時間還找不到封年臣,那性質就變成耍着別人玩了。
到時候合作也會因此而黃掉。
他可擔待不起、但黎寧遠身為封年臣的助理,肯定不會為這種小事爭辯,封年臣說他蠢他就蠢,說他錯他就錯。
黎寧遠點了下頭,出去外面等封年臣了。
洛西月小聲和封年臣說,「黎助理好像讓你訓的有點委屈。」
「用麻袋把你綁住,就是他的主意,還委屈嗎?」
洛西月:「……」所以封年臣這是故意的嗎?
頓了頓,洛西月搖頭,「那不委屈了。」
「你今天跟我一起出去?」
洛西月搖頭,「不了,我晚上有飯局,下午想再休息一會。」
封年臣眼中也不知道藏了些什麼,洛西月只聽他來了一句,「你也有飯局了。」
不由得也想起曾經那個動不動就臉紅的小女孩,已經成長為成熟情緒內斂的女人了。
她像是一朵玫瑰,變得更嬌艷了,透着她的魅力。
讓人覺得扎手的同時,也因玫瑰的香氣而欲罷不能。
洛西月抬眸瞪了封年臣一眼,「我怎麼不能有飯局了,電影要上映,我的飯局還多着呢,事事不都要親力親為。」
「需要我派個助理給你嗎?」
「不用,我有自己的團隊。」
洛西月說完,又看向封年臣,「你那是什麼眼神。」
封年臣沒說什麼,他伸手攬住了洛西月的腰,「就是想到以前的你了,出了一點什麼事情就六神無主,在我身邊獃著。」
洛西月挑眉,「你對我是有什麼誤會嗎?」
她記得她好像沒有這樣吧?
「以前一逗就臉紅,很好玩。」
洛西月:「……」封年臣這一副懷念的口吻,活像是女兒長大了所以感慨的老父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洛西月認真的看着封年臣,「所以你承認了,你以前有多壞多黑心,一點也不放過單純的我。
那我現在這樣,你還喜歡嗎?」
「你變成什麼樣我都喜歡,只是有些遺憾。」
「遺憾什麼?」
封年臣看着洛西月,「沒什麼,吃飯吧。」
只是有些遺憾,沒有把洛西月護在身邊,讓她永遠在他的羽翼之下,像個長不大的小孩。
封年臣其實也知道,洛西月不會甘願在他身邊永遠長不大,她始終都會站在那舞台上發光發亮。
晚上。
洛西月跟團隊里的人一起,跟電影的發行方一起吃飯。
對方對洛西月這部電影展現出了濃厚的興趣,詢問了電影的宣傳方面。
也委婉的多次詢問洛西月跟封年臣的關係。
給洛西月一種感覺,對方是看在她是封年臣情人的面上,才對她青睞有加的。
連洛西月的助理也問洛西月,「念姐,怎麼顧總沒有陪着你過來?」
洛西月笑笑沒有說話,一場飯局下來,她笑的嘴都有些僵了。
然後她起身,走出包廂外面去洗手間洗了把臉。
外面傳來腳步聲以及吵鬧聲。
陸晨寧極冷又像是咬牙切齒的聲音,「你把孩子藏哪裡去了?」
葉閑晴好不退讓的冷漠回答,「孩子是我生的。」
「你一個人能生出來?」
葉閑晴冷笑着嘲諷陸晨寧,「跟我一個人生的有什麼區別,你在乎過嗎?
連我躺在產房裡命懸一線,渾身血液被換了兩次,心臟驟停了一次的時候,你都不在。
你飛去國看你前女友走秀,你千里迢迢過去,只為了看她一眼,我算什麼?」
「我說了那是誤會。」
「我不覺得那是誤會!
你知道我的感受嗎,你在乎過我的感受嗎?
我就是要和你離婚,我就是不給你看孩子,怎麼樣,你能拿我怎麼樣!」
他們吵着過來了。
洛西月站在洗手台前,出去也不是,躲進去廁所間又顯得刻意。
她就站在女廁里沒有動。
只見陸晨寧追上來,抱住了滿眼都是淚,傷心也歇斯底里的葉閑晴。
陸晨寧受傷了,額頭上還纏着紗布,因為用力,紗布已經滲血了,一抹殷紅從紗布內緩緩朝外面現。
葉閑晴用力掙扎,「你別碰我,你讓我覺得噁心。」
「孩子都大了,你跟我鬧什麼?」
「離婚不是你提的嗎?
你讓我滾,我滾了你不開心嗎?
現在抱着我幹什麼,放開我!
陸晨寧,我求求你了,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怕了你了,行不行?」
葉閑晴低頭,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像是累極了的哭着又說,「你放過我吧。
就像是你說的,追着你的女人那麼多,想給你生孩子的女人那麼多,真的不缺我一個。」
陸晨寧沒有說話,他抱了葉閑晴一會,眼神晦暗也複雜。
好一會,陸晨寧一句話也沒有說,他鬆開葉閑晴轉身走了。
葉閑晴在他走了以後,緩緩蹲下啦,用手撐着額頭,小聲嗚咽。
洛西月從女廁里走出來,葉閑晴聽到腳步聲,又慌亂的站起用手去抹眼淚,她轉身急忙的就要走。
洛西月卻喊住她,「等等,是我。」
葉閑晴回頭,看了一眼洛西月。
洛西月把紙巾遞給她,葉閑晴低頭擦了擦眼裡。
包廂。
已經恢復了自然神態的葉閑晴和洛西月面對面而坐,她看了一眼窗戶外面的夜景。
跟洛西月淺聊了一句,「你在這裡,是跟人吃飯吧?」
洛西月端起面前的果汁,她喝了一口,點了點頭,「嗯,有個飯局。」
「關於你電影的?」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蒼穹之上:挺爛的,看不下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狼衛兵:這能算壓分嗎...寫成這樣也就這分數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泰坦穹蒼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