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迷霧迴音
迷霧迴音

迷霧迴音岑翊

標籤: 岑翊 林簡 現代言情
熟悉的眉眼,猝不及防的相遇
短暫的錯愕過後,我抱着女兒快步過去,「醫生,我女兒半小時前喝過一次布洛芬,可體溫反倒升到了 41 度 2,來之前產生了高熱驚厥……」我仔細述說著情況,生怕有半點紕漏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可蔣鴻升似乎並不需要我的回應,他半蹲下身,仔細打量着媛媛。
察覺到後,媛媛也抬頭看他。
媛媛有一雙很好看的眼,她偏着頭打量他,你是……我正猶豫該怎麼說時,蔣鴻升卻搶了先。
他揉揉她的頭髮,語氣溫和,我是爸爸。
爸爸?
小傢伙眼底驀地亮了起來,你真的是爸爸?
說著。
她用沒有打針的那隻手攥住了蔣鴻升的手腕,拽着他將手搭在了我手背上。
手背上一片溫熱,令人作嘔。
女兒奶聲奶氣地,語氣異常興奮。
爸爸,你終於出現了。
媽媽很想你,她經常做夢都在叫你的名字……岑翊……對不對?
我的小祖宗。
我伸手想去捂她的嘴,可是,已經晚了。
餘光里,一旁的岑翊似乎挑了挑眉。
不知是不是錯覺,蔣鴻升搭在我手背上的手,似乎還摩挲了一下。
我瞬間回過神,噁心地甩開了他的手。
滾。
蔣鴻升看了我一眼。
他沒發怒,也沒多停留,只是扔給了我一張寫有他聯繫方式的名片,便起身走了。
我捏着名片,心裏五味雜陳。
兩瓶點滴結束,岑翊送我們回家。
回到家時,已是凌晨時分。
哄睡了女兒,我獨自坐在客廳,捏着漫漫在世時的照片掉眼淚。
真是為她不值。
那男人浪蕩又油膩,究竟哪裡值得她至死惦念着?
看蔣鴻升的意思,似乎打算認回媛媛。
可我……應該同意嗎?
我不知道。
他當初拋棄漫漫母女,更害得她自殺,作為漫漫的朋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可是……他也確是媛媛的親生父親。
三年來,我很努力地給媛媛一個家,可是,還是沒辦法代替那份缺失的父愛。
盯着照片出神時,我忽然想起了漫漫當年留下的那封遺言。
上面,提起過蔣鴻升。
她說。
如果有一天,蔣鴻升想要認回媛媛,就讓他認。
她說。
不論怎麼說,他也是媛媛的親生父親。
她還說——如果他一直不肯認她,媛媛就只能拜託你了。
林林,虧欠你的,下輩子我做牛做馬償還你。
騙子。
說好了做一輩子的姐妹,她連這輩子都沒做到。
卻把餅給我畫到了下一生。
將那封遺言再次讀了一遍,我將其妥善收藏。
好。
那就依你。
第二天早上,我撥通了名片上的電話。
蔣鴻升接的很快。
電話里,我告訴了他漫漫於三年前跳樓自殺的事情。
當然。
也告訴了他,媛媛就是他的女兒。
電話里,蔣鴻升有些哽咽。
他低嘆,是我對不住她們母女。
我沒說話。
因為一張嘴,就忍不住想要把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他又小心翼翼地問我,他能不能在媛媛病好後,接她回家,陪她玩一天?
他說,他想要從現在起,儘可能地補償媛媛。
我猶豫了一下,想起漫漫的那封遺言,還是同意了。
一周後。
媛媛病已徹底恢復,蔣鴻升也準時撥通了我的電話。
我告訴了他地址,他驅車來接媛媛。
媛媛上車前,我不放心地一直叮囑,並告訴她,媽媽明天去接你。
媛媛一一應下。
看得出,第一次被爸爸帶回家,她很興奮。
……然而。
當天晚上,十點剛過,我便接到了蔣鴻升的電話。
電話里,他語氣焦急,說媛媛在二樓玩的時候,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我一顆心瞬間揪緊,問了地址便打車趕過去。
二十餘分鐘的路程,漫長的幾欲窒息。
終於。
的士停在了別墅區,我扔下一張百元鈔,匆忙下車。
按着地址找過去,別墅的大門沒有關。
我跑去院里敲門。
房門很快打開。
媛媛呢?
我推開蔣鴻升跑了進去,身後,是他刻意壓低的愧疚聲音,在樓上躺着,醫生剛剛已經看過了,沒什麼大礙,就是需要休息一陣子。
說著,他告訴我,媛媛在二樓右手邊第一個房間。
我匆匆跑去,推開門——裏面卻並沒有媛媛的身影。
房間里開了盞夜燈,昏暗無比。
驀地。
手腕忽然被人攥住,蔣鴻升力道很大,猛地將我推進了房間。
下一刻。
他重重關上房門,反鎖聲格外刺耳。
他將我重重抵在房門上,在我沒反應過來時,雙手已落在我腰上重重地做了個掐合的動作,說話時酒氣濃郁。
林簡。
本以為你是個機靈的,沒想到,竟然這麼好騙。
這個人渣!
我這才反應過來,什麼媛媛受傷了,不過是個幌子。
真是關心則亂。
我拚命掙扎着,然而雙方力量差距實在懸殊。
他單手禁錮着我的雙手,另一隻手已經開始扯我衣服。
雙手被錮,心一急,我猛地用頭朝着他臉上重重砸去——頭頂一聲悶哼。
剎那間的頭暈目眩後,我聞到了空氣中極淡的血腥味。
因為身高差距,我剛好砸到他嘴上,估計是他牙齒被砸滲了血。
趁他吃痛鬆手,我連忙將其推開。
右手邊有一個觀賞性的花瓶,在蔣鴻升再度撲過來時,我抄起花瓶,朝着他頭部重重砸去。
一聲脆響。
花瓶頃刻碎開。
一同響起的,是蔣鴻升的低吼聲。
我不敢再耽擱,拉開門,轉身便跑。
不知怎麼,耳邊竟隱隱傳來了岑翊的聲音。
低頭看了一眼。
竟是我始終攥在手裡的手機。
剛才爭執中,不知怎麼撥到了緊急聯繫人。
分手三年,我的緊急聯繫人,始終都是岑翊。
我跑到樓梯前,並飛快說道,東湖別墅區,18 棟,快來……話剛說完,身後便響起一陣腳步聲。
緊接着,手機被搶走,狠狠砸在地上,屏幕瞬間碎開,繼而黑了屏。
蔣鴻升到聲音響起在頭頂。
想跑?
下一秒,我只覺着頭髮被人狠狠拽住,另一隻手則緊緊扣住我肩頭,將我硬生生拖上了樓梯。
蔣鴻升將我拖到了床上。
任我如何哭喊掙扎,還是掙不開他的束縛。
他頭上流了血。
嘴裏被我撞破,森白牙齒間染了幾分紅,再加上那雙陰翳的眼,在昏暗房間中更顯可怖。
跑?
他冷眼看我,一巴掌重重甩下。
他壓在我身上,濃郁酒氣令人作嘔。
老子當年就看中你了,不過後來那個路什麼懷孕了,難纏得要命,我根本沒心思去找你。
他緊緊壓着我的手,冷笑道,三年了。
他騰出一隻手,緩緩摩挲着我的臉。
我始終惦記着你這張臉。
我聽得一陣反胃。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戀愛提示開始的東京生活:爛梗多,節奏慢,爽點不足。喜歡這種類型的可以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初看還沒啥,設定也比較新穎,看了十來章後慢慢開始有種越來越老套狗血矯情的感覺,再看幾十章後這tm不就是十年前的寫法嗎,只是加了現在流行的設定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媧皇大道:好書,可惜太監了,他有一本神起國度很好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