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錯愛無痕
錯愛無痕

錯愛無痕陳思彤

標籤: 其他小說 鄭思過 陳思彤
他們恨死我這個小偷了
我以為我很了解我的家人,不,是陳思彤的家人
可事實證明我錯了
我媽,或者說我的養母,竟然真的來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沒法告訴她,我喜歡的,我搬走的前一天還在讀,眼淚還滴在書上了。
我哥倒是意外地了解我:她喜歡,你看書都翻成這樣了。
我媽繼續讀下去:小公主有着雪白的皮膚,烏黑的頭髮,鮮艷的紅唇......她心地善良,最喜愛和森林裏的動物玩耍......我媽讀着讀着,突然停頓了一下。
彷彿在回憶什麼。
過了一會兒,她艱難地跟我哥笑了一下:這說的不就是思過小時候嘛,雪膚烏髮,喜歡小動物。
她突然想起來:家附近的流浪貓好久沒人餵了,思過搬走後,沒人管了吧?
有的,我搬走後也經常回來喂它們的,媽媽。
因為只有它們願意親近我了。
即便我決定去死,也還是給它們買了很多很多貓糧,找了一起做志願者的姐姐,幫它們餵食。
我哥沒說話,似乎也想起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他提醒我媽:別在思彤面前這麼說,她要跟司禮訂婚了,需要一個好心情。
我媽連忙答應着,往下念。
念到白雪公主有了後媽的時候,她停頓了一下。
我想那是因為我有在書上寫讀後感的習慣。
我記得我小時候在那裡寫了一句:好可怕,幸虧我有全世界最疼我的媽媽。
我媽讀到那裡,卡了殼。
好在她就愣了一會兒,繼續讀了下去,只是聲音有些不穩定。
讀到後媽給白雪公主送毒蘋果的時候,她又卡殼了。
我記得我在那裡也寫了讀後感,為什麼她這麼恨白雪公主呢?
明明也叫她媽媽的。
被叫了那麼多年媽媽,難道心就沒有軟一下嘛?
白雪公主什麼都不懂,只是把她當成媽媽啊!
我能記這麼長,是因為那不是我小時候寫的,是我離開家之前寫的。
一字一淚,紙面留痕。
我媽突然咳嗽起來,咳得驚天動地,嚇着了我哥。
我哥從我媽手裡抽走了書:媽您回去吧,這兒味道不好,別嗆着了。
我媽還在咳嗽,沒理他。
他又說:思彤還要訂婚,媽你回去幫着張羅一下。
她第一次訂婚,也不懂什麼。
我媽這才停止咳嗽,答應了一聲,轉身往出走,邊走邊囑咐我哥:你接着給思過念,多念幾篇。
我哥略不耐煩:知道了。
正好醫生這時候進來了,詫異道:您這麼著急?
這才十分鐘。
我媽敷衍應和着:家裡有點事,我讓她哥哥在這兒陪着。
她停頓了一下,猶豫着問:醫生,她真的會,自主決定不活了嗎?
醫生很肯定:當然,你們別忘了她是怎麼變成植物人的。
我媽沉默了。
但我聽見我哥嗤了一聲:她那麼貪財怕死,怎麼可能,八成是想嚇唬我要錢,玩脫了。
跳樓前一個月,我確實跟我哥要過錢。
鄭家父親要住院,沒有錢。
陳思彤出差聯繫不上,他們找到我這裡,小心翼翼問我能不能借點錢。
可我當時剛從陳家搬出來。
為了證明我不是貪慕錢財,不是要跟陳思彤爭家產,我出來時候把錢都還給我哥了。
我哥慢條斯理地說:我給你保存着,你這麼好逸惡勞,早晚要回來拿的。
我當時怎麼說的來着?
我說我有雙手雙腳,就算沒陳思彤那麼聰明,找個工作,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也沒問題。
我哥是冷笑着看我離去的。
我找了個收銀員的工作,確實夠養活我自己,可沒有餘錢去支付鄭家需要的金額。
我沒有辦法,打電話給我哥哥,想從我以前的錢里借一點,夠交住院費就行。
可我哥一聽要錢,還沒等我說下去,就冷笑起來:骨氣呢?
不裝了?
然後便說他在開會,忙着呢。
讓我等他空下來再說。
說完便掛了電話。
我垂着頭苦笑。
我的臉是夠大的,明明不是陳家的女兒了,怎麼還惦記以前攢的零花錢。
就應該都還給陳家的。
我深吸一口氣,下載了網貸軟件。
總得把二老的住院費交上。
找了網貸人員,對方讓我周一去面簽。
我嘆了口氣,答應着掛了電話,等着周一去借我人生第一筆貸款。
可周日的時候,陳思彤回來了。
聽說自己的養父要住院,陳思彤去求了求陳家,把住院費給交上了。
我聽陳家媽媽打電話給我說的時候,長長鬆了口氣。
畢竟網貸良莠不齊,一旦踩到坑幾年緩不過來,誰去借能不害怕。
可媽媽聽見我鬆了口氣,竟然長久地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淡淡說了一句:人要不孝順給你生命的人,禽獸不如。
我怔住了。
我不是不孝順,我只是在等周一去面簽網貸而已。
可我媽不等我解釋,便掛了電話。
再打,不接。
那天開始,我好像被抽空了精神,早上起個床,都要費好大的勁,拉開窗帘和洗臉成了一項艱巨任務,我需要躺着做好久心理建設才能起來。
我就喜歡拉上窗帘,在黑暗裡躺着,什麼都不幹,安安靜靜躺着,無意義地流淚,哭到睡着。
那時候我以為我只是難過,很快會好。
我不知道那是抑鬱症。
等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重度了。
即便我如今成了植物人,重度抑鬱依然指揮着我,讓我喪失求生欲。
哪怕今天我哥專門抽時間來給我讀故事,這是我小時候想都不敢想的事,也沒讓情況有所好轉。
我哥拿着那本卷了邊的童話書,翻到了《醜小鴨》這一篇,慢條斯理地念着:醜小鴨終於明白,自己是一隻天鵝,和農場的鴨子們不一樣。
他的聲音冷淡又好聽,只是念到這一句的時候,說不出的諷刺。
如果我現在能睜眼,我一定會看到他英俊的臉上,譏誚的表情。
他輕輕道:天鵝就是天鵝,即便放在鴨子堆里,早晚也要回天鵝湖的。
今天是他一個人來,我聽他打電話,好像是我媽硬讓他來的,他十分不滿,說話帶氣。
他繼續往下讀,正好讀到我在那裡寫的一句話:可是,是誰把天鵝蛋放在鴨子堆里的呢?
可太壞了!
我哥長久地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
他的動作太突兀,我要不是全身插滿管子,我都會嚇得跳起來。
我哥摸我臉,太陽西邊起。
仔細回憶起來,我哥也不是對我全然冷漠的。
我總覺得我哥不喜歡跟我對視,視線交匯,他會移開目光。
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我小時候覺得我哥一定是很討厭我,連看都不想看我。
我加倍跟着他粘着他討好他,可毫無用處。
一直到他成年,我也十五歲了,有一次爸媽晚歸,外面打雷,我嚇得大哭,我哥哥嘆着氣來哄我,拍着我把我哄睡,半夢半醒間,就像今天一樣,摸了摸我的臉。
可自那以後,他似乎更討厭我了。
就像今天,讀完一篇醜小鴨,他突兀地站起來,踢開椅子,匆匆離去。
如果我不是一個植物人,我都會覺得他是在落荒而逃。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腳步停頓了一下,我聽見他深深吸了口氣,似乎想說什麼,終究沒有說。
他關上了門。
我有時候真的想不通,為什麼哥哥這麼討厭我。
小時候我對他亦步亦趨,長大後對他溫柔聽話,可怎麼都捂不熱他的心。
明明他對任何人都那麼溫和,可唯獨對我,冷若冰霜。
陳思彤回來後,我還沒有危機意識,只是以為我多了一個姐姐。
我看哥哥對她喜愛得很,隔三差五就會給她買禮物,衣服包包鞋子首飾,什麼都有,而我從小到大只有一本童話書。
我以為他是喜歡陳思彤那種事業型。
我也想要哥哥喜歡我。
我便跟爸爸說,去陳氏實習,從銷售做起。
我也想一步一步變成陳思彤那樣優秀的人。
不為別的,就為了哥哥能多看我兩眼。
我真的很賣力,早起晚歸,天天加班,學得幹勁十足。
員工和經理都知道我是陳家女兒,看我認真能吃苦,脾氣也溫和,聚會經常帶着我。
我以為我這樣哥哥就會開心。
可我沒想到,他目睹我和同事下班聚餐後,冷着臉開車走了。
等我到家時,他在跟我爸說著什麼。
看到我,我爸的眼神一變,閃出一股警惕。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主角光環:1,錯別字,斷句,還有一些完全看不懂什麼意思。2,寫小室孝黑化的太生硬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富貴榮華:【已完結】短而精悍!雖然是男穿女,但是不討厭,老老實實把日子經營好的穿越故事。一般的話,我是蠻反感什麼宅斗啊宮斗之類的,何苦只着眼於為難女人?最近才看完,推薦一波,可讀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帶着星際闖美幻:別的先不談,就說一個點,這個主角一直在鄙視鋼鐵俠~~~確切的說是作者在鄙視,很多旁白都能看出來,作者就不說了可能是嫉妒,但我一直不明白主角哪來的優越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