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慕千染傅衍景
慕千染傅衍景

慕千染傅衍景傅衍景

標籤: 傅衍景 其他小說 慕千染
「南醫生啊……」院長再次開口,語氣帶着更沉的嚴肅,這畢竟是在病人家屬面前
而慕千染卻是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弄的院長有幾分尷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所以,他又要動用他的權勢?
當年是幫她?
現在要將她從這個位置上拉下去?
「你笑什麼?」
看着她冷笑與不屑並存,男人眼底更冷。
慕千染:「我在笑,這次上天到底開眼,你們唐家富了好幾代了吧?
做了那麼多喪盡天良的事,也該來報應了!」
看着她自信的嘲弄。
唐郁白被徹底激怒。
丟下一句:「我倒要看看,這次你背後的那個男人這次是不是護的住你。
一個小時後。
慕千染就被叫去院長辦公室。
慕千染看着蒲院長說道:「剛才病房情況你也看到了,醫德什麼的,不要拿這些來當說辭。」
院長還沒說話,她就先說道。
總之現在不管院長現在說什麼,她也都不可能退讓半步。
「剛才唐少來找我了。」
「讓我離開這醫院?」
慕千染大概也猜到那個男人的意思。
院長之前的那通電話,意思大概就是唐郁白已經答應讓她為陳雅容手術吧!?
可誰知在病房裡竟然發生那樣的事兒!
「看來,你和唐少的恩怨還不小。」
「是不小。」
慕千染點頭。
「你很了解他?」
「談不上!」
慕千染惜字如金,態度傲慢。
而她現在故意這般傲慢,自然也是不想讓院長再提陳雅容手術的事兒。
院長:「行了,這手術你不接就不接吧!
不過我提醒你,那唐郁白可不好惹!
他在洛城也有一些根基的。」
蒲院長感覺腦仁疼,在院長位置上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醫患關係。
「嗯。」
慕千染點頭。
這場手術,她是真的不能接,不光是她,背後還有整個南家。
……從醫院離開之後。
慕千染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開門,沒等她進去,一大束玫瑰就從門裡伸出來,直接杵到她臉上。
慕千染:「……」「surprise!」
美人腦袋從裏面伸出來,笑吟吟的樣子真的欠揍。
「幹什麼?
以為是哥哥嗎?」
女人一把勾住慕千染的脖子,嬌小的身子就這樣掛在了她的身上。
是景宵,景帆的妹妹。
慕千染一把將她從身上扯下來,往裏面看了看,只聽景宵說道:「我哥沒來!」
「你逃學?」
慕千染惜字如金。
小丫頭嘟噥:「才不是呢,哥哥說你心情不好,他要先忙完今天才能過來,所以讓我來陪你,你哪裡心情不好了嘛?」
原來是景帆,她就讓人擔心?
景宵嘟噥着跟慕千染進屋。
她在洛城上學,因為南家和景家的關係,自慕千染來到洛城之後,這景宵就自來熟隨時出現在她的世界。
小女孩很活躍,一點也不讓人反感,只是慕千染的性子很清冷,就算喜歡也不怎麼會表現出來。
就在小女孩嘰嘰歪歪的還在說什麼,慕千染手機響起,看了眼是陌生號碼。
「誰啊?」
小腦袋湊上前。
慕千染:「不認識!」
大概知道是誰的,但這時候,她不想接。
將電話放在一邊,準備進去洗個澡,卻被小丫頭叫住:「薇姐姐。」
「嗯?」
「你哪裡心情不好了?」
剛才慕千染沒回答,景宵湊上前繼續問。
小臉,幾乎要親在慕千染臉上。
慕千染一巴掌蓋在她小臉上將她推開:「哪裡來的毛病,靠這麼近!」
「我也只是對你,對別人才不是呢!」
「我身上有什麼?」
「香啊!」
慕千染:「……」表示這話題已經接不下去。
但不得不說,這丫頭的神反應,真的讓她剛才心裏的那些鬱結,一點一點散開。
怪不得,傅衍景和景帆要讓她來,她真的有將人從憂鬱泥沼中拉出來的魔力。
PS:妖來了,月票推薦票都刷起來嗷,愛你們此刻醫院。
陳雅容病房裡的鈴聲緊急呼叫起來,醫生和護士都急急的趕來,唐歡在一邊哭着:「一定要救我媽,一定要救我媽。」
唐郁白已經到地下車庫,接到消息也立刻趕了上來。
「哥,一定要救媽媽,一定要救媽媽。」
唐郁白看着醫生和護士對陳雅容實行緊急措施,沒多大一會人就被抬上擔架去了搶救室!
他們跟到門口,被擋在了外面。
唐歡一直在哭。
唐郁白來回度步在走廊上,那臉上滿是焦慮,顯然在這之前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不少。
「哥,媽媽現在不能生氣,以後不要讓慕千染出現在她面前了,你讓慕千染離開洛城好不好?」
言下之意就是,今天陳雅容是因為見到慕千染,才再次陷入到這樣的險境中!
一個小時後。
陳雅容搶救過來了,是秦墨醫生親自到場的,對陳雅容的情況也比較了解。
陳雅容回到醫院之後,秦墨出來對家屬唐郁白說道:「如果不能接受南醫生的手術,那就儘快轉院吧,不過我勸你們,她現在的情況大概等不到下一個合適的醫生。」
意思很明白,這醫院除了慕千染之外,真的沒人能主刀這場手術。
世上不止一個慕千染,但陳雅容也要有命等到。
唐郁白本就不好的臉色,此刻更是陰沉到極點。
秦醫生看他的臉色,最終也是搖頭離開。
走廊上就剩下唐郁白一個人的時候,透過窗戶看了看裏面的陳雅容,眼底的神色更沉了幾分。
……騎馬場。
慕千染一身騎裝看上去英姿颯爽,她選的是一匹比較高大的馬,讓她看上去更多了幾分野性。
比起她的狂野。
身邊的景宵看上去,卻是讓人憐惜的那種小巧。
慕千染嘴角含笑,難得被她逗的心情不錯,「我說你這騎術也不錯,怎麼選這麼秀珍的小馬。」
「你不懂,我這是要讓人看着,覺得我小鳥依人,你不一樣,你本來就很野。」
慕千染:「……」小模小樣的,「一天不好好讀書,盡研究這些莫名其妙的。」
「我哪裡莫名其妙了?
我這不是想未來不讓我媽嘮叨我的婚事嗎?
一定要在她嘮叨之前就將男神給她帶回去。」
「她要是知道你現在就有這樣的想法,一定會先打死你。」
說完這句,慕千染策馬奔騰。
策馬沙場,馬蹄厚重,灰土肆意!
髮絲被風撩起,更如動人心魄的妖精。
跑了一場的慕千染心情也好了不少,開車將景宵送回學校。
……回程的時候路過超市,她還先去買了菜,車子進了地下車庫,下車的時候,不遠處大燈閃起。
唐郁白斜靠在她的車門上。
慕千染擰着菜下車,看着男人目光冰冷又薄涼。
唐郁白打破了沉默,只聽他說道:「蒲院長和秦醫生說,她的病例放在你面前,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我真是低估你了。」
當年在他們在一起,她還是個剛從學校出來的實習醫生,在病人面前受了委屈也是沖的很,他幫她處理了不少爛攤子。
如今,竟然當上了首席醫生,那些男人真是了不得。
慕千染眼神微動,「不是要讓我離開醫院離開洛城?
怎麼?
現在敢讓我手術?」
言語犀利,一針見血。
話落,男人渾身本就冰涼的氣息,此刻更是冷的令人髮指,邁開修長的腿壓近慕千染。
慕千染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男人站在她的面前,語氣同樣犀利:「你敢嗎?」
慕千染抬頭,迎上他的雙眸,嘴角揚起一抹冰冷的幅度,吐出兩個字:「我敢,只怕你媽看到我要當場氣死在手術台上。」
「唔!」
下一刻,脖頸就被男人狠狠捏住。
這力道,當真是恨不得要你擰斷她的脖子。
而慕千染也是個無懼生死的人,這樣的唐郁白,若是別人早就服軟保命,可她想也沒想的一拳就揍在男人臉上。
在辦公室是扇耳光。
現在是上拳頭!
他真的低估了這個女人。
粗糲的手指磨礪在她有些發白的唇瓣上,語氣冰冷:「他給了你什麼?」
說的是當年那個人,這些年唐郁白每次想到那天看到的那一幕,就恨不得要將她碎屍萬段。
慕千染冷笑:「他比你強!」
「哦?」
男人語氣更危險。
慕千染握住他的手腕,輕輕的力道,卻是帶着幾分強硬,將他的手從脖子上撤下。
語氣嘲弄:「他比你男人,知道該怎麼保護自己的女人。」
說完這句,就轉身拉開車門。
然而身後更冷的聲音響起:「是嗎?
他已經屍沉大海?
這些年又是哪個老男人在護你?」
慕千染:「……」在車門上的手一僵,隨後恢復平靜。
「海城的老男人死了,這洛城的不還在嗎?!」
說完,頭髮就被男人狠狠扯住,一個轉身就被男人摁在車門上,那眼底的怒氣,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只聽他問:「所以,這些年你男人很多?」
慕千染覺得,此刻只要自己敢說一個『是』字,他一定會擰斷自己的脖子。
沉默,無言!
「說啊?」
唐郁白怒吼。
下一刻……腿上就傳來冰冷。
手下意識往後腰摸去,那裡已經空了。
低頭,就看到冰冷的黑洞抵着自己的腿部,嘴角揚起一抹妖冶的笑,手裡的力道也更重,「我還真是低估你的本事了。」
她,竟然有這等本事。
身手敏捷靜謐的他都沒能察覺到。
慕千染語氣平靜:「還要繼續嗎?」
「你敢嗎?」
「砰!」
,「唔!」
腿上劇烈的痛,讓他忍不住悶哼出聲。
該死的女人,她竟然真敢……慕千染就這樣毫不猶豫的給了他重重一擊,而後毫無溫度的推開他,看着他倒在地上,而她撿起地上的菜,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看着她進了電梯通道,唐郁白眼底的恨更濃,「慕千染。」
兩個字,恨不得咬碎這個名字。
……公寓樓下,救護車呼嘯而來,又疾馳而去。
慕千染始終安靜的做自己的菜,刀法熟練,臉色沉靜,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刻內心的翻湧到底多厲害。
放在客廳的手機在不斷的響着。
是醫院那邊打來的,打了一個又一個。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
慕千染將一碗面放在桌上,熱氣騰騰的。
聽到門鈴聲,眉心都擰在了一起,去開門之前,先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誰?」
「是我!」
門外傳來傅衍景的聲音。
慕千染拉開門,就看到傅衍景手裡擰着一個行李箱,一身風塵僕僕的樣子,顯然趕的有些急。
讓開一條路,「你怎麼來了?」
傅衍景看到她手裡的菜刀,愣了一下。
「我要不來,就該我們母上大人來了。」
傅衍景一邊進屋,一邊對慕千染說道。
慕千染:「你們擔心過度了。」
自從這唐郁白出現在洛城,她們就一個接一個的電話。
傅衍景:「你畢竟是女孩子嘛。」
女孩子嗎?
「我一直以為我是個母老虎!」
「有你這樣說自己的?」
慕千染不接話。
她自認為這些年身邊異性不敢上前,就是因為她表現出的太凶。
關上門進屋,就看到傅衍景已經坐在餐桌前吃她煮給自己的那碗面。
慕千染本來想休息一個星期,但在第二天的時候,院長就打電話將她翻去醫院。
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唐郁白杵着拐杖站在那兒,好似在專門等她。
「今天就能下床,還真不賴哈!」
慕千染走過他,開門。
唐郁白:「你當真心思歹毒,我當年怎麼沒看清你這一點。」
「那是你瞎了。」
語氣,很冷!
但很平靜。
想了想看向男人,深吸一口氣道:「我也瞎了。」
可不就是瞎了?
瞎的,差點命都沒了。
開門進去,就聽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你主刀!」
慕千染頓下腳步沒回頭,那背影更冷了幾分。
「怎麼?
真怕報應讓她沒時間等到下一個合適的醫生?」
唐郁白,「手術的時候,你們都是全身消毒服包的那麼嚴實,在上手術台之前不見面,她不會知道是你。」
這人,說的還真是理直氣壯啊。
他以為,他是誰!?
「我若不答應呢?」
「那你在這一行也徹底待不下去,豈不是辜負了那些老男人為你使的力氣?」
這話,唐郁白說的諷刺。
慕千染回頭,看着他的臉色,越發沉黑。
「你考慮考慮,手術成功,少不了你的好處,若是失敗了……!」
說到這裡,男人的語氣頓下。
而後面的話,就算他不說,慕千染也大概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唐郁白已經站起身。
他的腿,是她昨天傷的,這男人也是虎的,今天竟然能忍痛的站起來!
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慕千染開口了:「你去找院長,院長怎麼說的?」
他不是已經找院長說不讓她在醫院了?
話落,男人渾身的氣息都冷了幾分。
慕千染嘴角揚起一抹笑。
唐郁白:「你背後的那個男人不錯。」
……唐郁白離開,慕千染換上白大褂,就朝門診而去。
今天該她坐診。
一個上午,慕千染都在忙。
到中午結束打算回住院部的時候,唐歡就堵了進來,那架勢,強硬的很!
「你幹什麼?」
慕千染看着她的臉色不太好。
陳雅容從她的身後走了出來。
慕千染:「……」感情,是見也得見,不見也得見呢。
陳雅容看她的雙眼,就如淬毒一樣,恨不得要將撕碎。
慕千染放下聽診器,坐下,「說吧,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在門診這裡,她儘可能的控制自己的脾氣,語氣也只是稍微嚴肅一些。
陳雅容:「歡歡。」
「是。」
唐歡得到陳雅容的暗示,從包里掏出一張紙票放在坐診桌上推給慕千染,陳雅容說道:「離開洛城。」
慕千染看了眼支票上的數字,眼底閃過一抹厭惡。
當年,這女人也是這樣的,開始就是甩這樣一張支票給自己,不過比起那時候,現在這數字翻了兩倍。
這和買她封口有什麼區別!?
「怎麼?
怕我對唐郁白說起當年的事兒?
讓他知道你這個媽是什麼貨色?!」
陳雅容的面色變了變。
下一刻,就聽慕千染笑道:「數目不小。」
說著,慕千染就將支票收起來,並且提起內線撥了一個號碼出去,「讓龍院長馬上來找我一趟。」
「好的。」
打完電話!
陳雅容在唐歡的攙扶下已經站起身,「既然支票你已經收下了,那就兌現你的承諾。」
「等等。」
在陳雅容轉身的時候,慕千染叫住了她。
「怎麼?」
「這麼大一筆錢,有些手續還是要辦好的,我不覺得你是不計感謝的善良人。」
感謝!?
這個女人的感謝,怕是沒安什麼好心。
很快。
醫院下面療養院的負責人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南醫生。」
慕千染將支票遞給療養院院長。
「龍院長,這是這位夫人捐給我們療養院的,相關手續你辦一下,讓夫人簽個字吧!」
龍院長接過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數目,瞬間滿臉喜悅的對陳雅容各種客氣話招呼。
而陳雅容聽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從門診離開後。
慕千染一路心情都很舒暢,一千萬,那個女人還真是捨得!
不過看到她最後那表情……!
心裏總算有了幾分紓解。
……然,她剛從門診離開,陳雅容就又進了搶救室。
唐歡更是哭的不能自己。
唐郁白度步在門口。
手機上閃爍着一個號碼,是慕千染的……!
她換了號碼,他剛調查到的她的新號。
唐歡看了看他:「哥,媽媽就是見了慕千染才……」後面的話,唐歡沒繼續說下去。
參與搶救的,依舊是秦墨。
秦墨出來,還是和之前一樣的答案,要麼讓慕千染手術,要麼儘快轉院!
而如果轉院的話,現在陳雅容的情況也很危險。
秦墨走了。
唐歡拉着唐郁白的衣服:「哥,難道真的要讓慕千染給媽手術嗎?
媽不會願意的。」
「……」「她當年害的我們……」「閉嘴!」
唐歡的話沒說完,就被唐郁白沉聲呵斥!
……住院部那邊,醫助將資料送進來,慕千染看了看,「6號病房的病人,通知家屬,今天晚上手術吧。」
「今天晚上?」
「嗯,少讓他受一天罪。」
手術計劃原本是明天。
但慕千染現在看着上面的各項檢查都已經達標,早點手術,病人也早點脫離苦海不是?
「好的,我馬上去通知準備。」
「嗯。」
慕千染點頭,醫助出去之後,她就去各個她負責的病房查了一圈。
她是個負責的醫生,就算自己不當值,也一定確保自己的病人無恙。
查到6號病房的時候。
裏面是一位老先生。
慕千染很仔細的觀察着病人,對各項問的仔細,結束老先生拉着她的手:「南醫生,拜託你了。」
「放心吧,有我。」
這五個字,對病人來說,無疑是最安心的承諾。
老先生老淚縱橫,「年輕的時候只顧着工作,這大好河山都還沒去看過,當真躺在病床上的時候,也才知道多可貴。」
慕千染耐心道,「等好了,以後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真的可以嗎南醫生?
我真的還有那樣的機會嗎?」
「有,你要相信自己。」
唐郁白站在病房門口,看着慕千染細心溫柔的側顏迷了眼。
思緒中,慕千染已經從病房出來。
看到他,臉色恢復了一貫的沉冷。
從他身邊身邊經過的時候,「儘快給她手術。」
慕千染:「……」手術!
他以為手術就跟吃飯一樣的嗎?
說做就做!
「唐歡說她見了你,就在剛才。」
「是我刺激她的,要不要知道我怎麼刺激的?」
慕千染眉眼彎彎……,唐郁白滿身陰鬱,「她的手術成功,我們之間的一切我既往不咎,我還可以給你唐太太的位置。」
「當年你也能給我很多,甚至也要給我唐太太的位置,那你認為……我為什麼要跟那些老男人跑?」
唐郁白:「……」看着男人沉下去的臉色,慕千染笑道:「對了,謝謝你媽捐給我們療養院的一千萬!」
說完這句,慕千染再不看他,直接走了。
而唐郁白站在原地,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
陳雅容再次脫險。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但每一次從搶救室出來,她的情況也就更嚴重!
秦墨醫生說了,她的情況不能再拖。
此刻,陳雅容還在昏迷,唐郁白進來的時候,唐歡坐在她的床邊哭的眼睛都腫了。
「哥。」
看到唐郁白,軟軟的喊了一聲,那聲音簡直如貓兒般讓人憐惜。
唐郁白蹙眉,眼底閃爍着不明的情緒。
語氣低沉:「我有話問你。」
「什麼話?」
「那一千萬到底怎麼回事?」
在病房門口的時候,那女人用那樣的語氣說出來。
顯然,不是這麼簡單的事兒。
而唐歡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面色都變了變,「哥,那個,其實……」其實什麼。
唐郁白問的太突然,讓唐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說!」
看着唐歡的閃爍其詞,唐郁白心裏明白了什麼,但他還是要她親口說出來!
唐歡脊背都已經出了冷汗。
急的內心打鼓,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就沉默的低下頭,乾脆不去解釋!
看着她這幅樣子。
唐郁白更是確定了內心所想。
「胡鬧。」
陰沉的丟下這兩個字,轉身就要離去。
見他要走,唐歡急了。
起身在原地打了好幾個轉,「哥,媽也是為你好,那個女人害的我們家還不夠嗎?」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鍾愛之國:作者前期寫的很好,中後有些膩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綜]東京戀愛養成攻略:超級細膩的日式rpg攻略!女主是智商在線的面癱吐槽系美人她居然嫖藥王真是該死的美味!因為太過細膩搞的一條戀愛線都還沒開應該是全員曖昧all蘇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帝國的崛起:這不是小說,這是作者臆想的穿越者操作說明書。還有,嘴炮說服政治人物(自己人、盟友和敵方的都有)的橋段太多了,到後來主角用嘴說服的敵人都快趕上軍隊打敗的多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