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顏然蕭雯雲
顏然蕭雯雲

顏然蕭雯雲蕭雯雲

標籤: 其他小說 唐少 唐郁白
「我,無能為力!」一字一句,說的毫無溫度
此刻的顏然在院長心裏,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以前也遇到棘手的病人,她從不說自己無能為力之類的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顏然一身白大褂,乾淨又幹練的來到院長辦公室,「院長,您找我。」
「南醫生,這是我昨天給你說的那位病人的家屬,他的母親入院後由你負責。」
顏然順着院長的目光看去。
瞬間,身子如被電流擊中一般站在原地,腦子『嗡』一聲炸開,隨後發白,院長還在說什麼。
而後面的話,當她看到沙發上坐着的那個男人時,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唐郁白……!
原來院長口中說的海城唐少就是他?
也是,海城能夠讓院長出面的唐少,除了這位之外,還有誰?
而她,竟然……「南醫生?
南醫生?」
「院長。」
顏然被院長叫的回神,看着沙發上的男人,目光冷了好幾分。
而院長絲毫沒察覺,語氣嚴肅的沉了沉:「你沒事吧?」
「沒事。」
顏然努力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情緒,將對這個男人所有的痛和恨壓下。
而有些顫抖的握緊雙拳,出賣了她內心的翻滾。
院長繼續說道:「唐少母親的病例和情況,我昨天已經……」「抱歉院長!」
院長的話沒說完,就被顏然打斷。
她的目光始終在沙發上的男人身上,整個辦公室的氣氛也因為她這句話變的微妙。
「唐少母親的病例我看了,很抱歉我無能為力。」
其實她沒看,若是看了,她今天不會出現在這裡。
因為是這個男人的母親,是那個女人,她就不可能接這手術。
院長不敢相信的看着顏然:「你說什麼?」
「我,無能為力!」
一字一句,說的毫無溫度。
此刻的顏然在院長心裏,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以前也遇到棘手的病人,她從不說自己無能為力之類的話。
都是儘力而為,而每次,她都全力以赴,不管多難的手術在她這裡成功率都很高。
然而這次只是看了病例,就說無能為力?
「南醫生啊……」院長再次開口,語氣帶着更沉的嚴肅,這畢竟是在病人家屬面前。
而顏然卻是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弄的院長有幾分尷尬。
看向沙發上的男人:「唐少,這南醫生今天大概遇到什麼事,她平時不這樣!」
「院長。」
坐在沙發上一直不曾說話的唐郁白,此刻冰冷的看向院長,身上的氣息帶着幾分壓迫。
院長更客氣:「放心,我會再去跟南醫生說說,她的醫術你放心,您母親……」「不用!
再幫我推薦別的專家。」
男人好看的雙眸,此刻如寒冰一般。
院長感覺到了兩人的關係微妙,但還是極力說道:「南醫生在我們院里是這方面的首席醫生,手術成功率高達……」院長話沒說完,男人就從沙發上起身,邁開修長的腿朝門口走去,那背影更是給人無法抗拒的壓力。
讓院長後面的話,悉數咽回。
顏然回到辦公室直奔洗手間,看着鏡子中蒼白的自己,撲了好幾捧冷水才讓自己冷靜些。
不至於現在立刻拿上手術刀去找那個男人。
唐郁白……!
五年了,這個讓自己發誓生死兩不相見的男人,竟然出現在了洛城。
「嘭!」
一聲,外面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狠狠踹開。
顏然聽到動靜,原本整理好的情緒,眼底再次浮上怒火,轉身的那一刻,男人已經陰沉着臉站在洗手間門口。
四目相對,眼底皆是猩紅的對峙在一起。
許久……!
顏然若無其事的朝男人走去,狠狠擠開他出去。
然剛走出兩步,手腕上就傳來一股力道,那力道幾乎恨不得捏碎她的手骨。
疼的顏然本就已經蒼白的臉色越發沒有血色。
「唔!」
後頸傳來一股同樣恨不得捏碎她的力道,疼的顏然再也忍不住的悶哼出聲。
不等她反應,就被狠狠的朝摁下。
臉被搓在冰冷的桌面上,痛的她腦子發白。
另一隻手撐在桌面上,強力起身,然而男人力道更大,只聽『嘣』一聲,腦門被砸在辦公桌上。
顏然胸腔積壓的恨轉為憤怒,操起桌上的筆筒一個翻身就朝男人臉上砸去,「哐鐺,唰啦……」地上一片狼藉。
她忽然的動作,讓唐郁白觸不及防被砸了個正着,最終鬆開了她。
得到自由的顏然起身,飛快起身,揚起手就是一耳光扇在男人臉上,「啪!」
眼眶依舊憤怒的發紅,當年從海城離開的時候,她就發誓,再也不會見他!
她在憤怒。
唐郁白亦是!
下一刻,男人伸手再次握緊了她的脖頸,將她後背狠狠的抵在辦公桌上壓進:「不是要嫁給那個老男人?
怎麼在這累死累活?」
男人每一個字,說的刺心。
沒人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相見之時竟然彼此都這樣劍拔弩張,只有彼此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份痛。
當年她們在一起那麼美好幸福。
誰想到,再相見,竟然是恨不得弄死彼此的歇斯底里。
顏然冷笑,膝蓋狠狠的朝男人頂去,「我要嫁給誰,你管的着嗎?」
這句話,是她當年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唐郁白猩紅着眼擋住她的膝蓋,而後狠狠將她拎起狠狠砸在地上,那一刻疼的顏然覺得渾身骨頭都要碎裂。
不等她爬起,就聽男人一句:「顏然,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賤。」
顏然冷笑的看向他:「賤?
誰比的過你們唐家人?
暴發戶一樣到處攀高枝!」
唐郁白:「……」看着她的眼,越發陰沉,握拳的雙手亦是顫抖。
顏然看着他,就這樣看着,兩人對峙在一起,當年是如何歇斯底里的分開,現在就是如何劍拔弩張的對峙。
醫助聽到動靜過來,就看到兩人都恨不得撕了對方的架勢。
「南醫生。」
上前扶起顏然,低聲道:「我馬上報警?」
「沒事,你先去忙吧!」
看着男人因醫助到來憤怒離去的背影,舒了口氣。
「您真的沒事嗎?」
醫助不放心。
顏然推開了她,走向一邊:「不要告訴任何人。」
「是!」
醫助點頭。
推開醫助,轉身進到洗手間。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顏然自然沒有上班的心思,將自己的號全部轉到同部門的秦墨醫生名下。
洗了個澡,換上來時穿的紅色長裙,栗色長發放下,美的如動人心魄的海妖。
而她,也真的是妖,冰冷的妖!
車速極快的穿過洛城城區,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綠燈的顏然,在手機急促的響聲中清醒冷靜。
看了眼號碼,接起:「哥。」
「唐郁白在醫院?」
電話那邊的男人雖是在問,但語氣中帶着肯定。
顏然嘴角揚起一抹笑。
消息還真快。
「是。」
「媽讓我來接你回東湖國際。」
唐郁白去了洛城,和顏然相遇,他們擔心……!
然而只聽顏然說道:「我不回去。」
「薇薇。」
電話那邊的聲音帶着幾分擔心。
「我和唐家的事,你們不要插手。」
而顏然心意已決。
當年不讓南家插手,那麼現在也一樣。
掛斷蕭雯雲的電話。
車直接上了高速,去了雲州鎮的墓地。
連續四個小時的車程,到墓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途中電話不斷,她一個沒接。
……和洛城不一樣,雲州陰雨綿綿。
站在雨幕中,本該炎熱的夏季,冷雨打在身上血液也都涼了,臉上濕透,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手指輕撫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中的老人笑容慈祥,卻給顏然一種蒼涼的感覺!
語氣哽咽:「外婆。」
眼底布滿悲傷。
想到當年最後打給她的那通電話,眼底的悲傷悉越濃,語氣也恢復了清冷。
「他來了!」
「……」「我沒違背對您的承諾!」
當年,她答應外婆不再見唐郁白的,也發誓不會踏進海城半步,但現在人來了。
她知道,老太太是擔心她看到唐家的人會報復,不希望她的後半生不得安寧。
可就算時隔五年再相見,她心底那股恨,依舊如此清晰。
頭上的雨,忽然停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海賊之雷神降臨:隨手找的書,然後可能因為我這人強迫症得太厲害,第一章看了一點就覺得違和,主角穿越前是個電焊工,然後因為工具【接觸不良】導致【漏電】被電死。就這個思維邏輯水準,我感覺他是寫不出什麼好的腦洞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津門風云:泡妞最重要 不改變歷史第二重要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腦網:很不錯的書,遺憾入宮!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