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若卿蕭北川
謝若卿蕭北川

謝若卿蕭北川蕭北川

標籤: 現代言情 蕭北川 謝若卿
溫素晴說著這話,餘光也在瞟謝若卿,聲線軟柔,弱不禁風似的,眼眶瞬間就紅了
「蘇少,要不這樣吧,你讓我進去跟霍少說一聲
再怎麼樣,我是他那邊的人,他要是真開口讓我走,我現在立刻就走……」蘇縉愣住了
「你……」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謝若卿瞪他,「你……你在他們面前,不許說這種話!」
蕭北川笑,放鬆之下,那股子慵懶又升了起來。
他摟着她的腰道:「真不用吃,掛點水就行。」
謝若卿凝神看他。
蕭北川抬眼任由她打量,勾着眼尾道:「好看嗎?」
仗着一張好臉,明目張胆地**了這是。
謝若卿點頭道:「好看啊,但我還是喜歡之前有點肉的模樣。」
蕭北川眼眸深了深。
「蕭北川。」
她叫了一聲。
「嗯?」
「你是不是生病了?」
謝若卿道,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這麼問了,「食慾消退,失眠,自殘,狂躁……」她細數着蕭北川目前為止的所有癥狀,語聲很輕,聽不出過多的情緒,但蕭北川的手指在她腕上輕輕收了收,每說一個詞,就動一下。
謝若卿不用再問,也知道自己猜對了。
應該不僅僅是狂躁症。
她雖然不是心理醫生,也知道蕭北川現在的狀況肯定不好。
溫素晴不就是心理醫生么?
留着溫素晴在身邊,說明遇到她之前,蕭北川就已經有癥狀了。
蕭北川不語,斂下的眸光中卻浮動着情緒。
他壓了很久。
剛才的喜悅和衝動消退之後,他的血管和青筋便一直是充血的狀態。
很顯然,他在忍着。
可他不想說。
不是因為他覺得謝若卿會擔心,他巴不得謝若卿擔心,而是因為……他覺得謝若卿會嫌棄。
之前看似完美的時候,煙煙對他都不屑一顧。
何況是現在?
「叩叩。」
敲門聲再次響起。
這次,不是蘇縉的聲音了,而是溫素晴。
「吃藥的時候到了,霍少,我進來換個葯吧?」
蕭北川瞬間皺眉,「蘇縉,把人帶走。」
他還沒忘記剛才謝若卿是怎麼在他面前掉頭就走的。
一雙手突然抓上了蕭北川的手腕。
冰涼的觸感讓他動作微頓。
「不用。」
她道,「我改主意了,留着她吧。」
隨後謝若卿起身,黑髮在腦後散落成瀑,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隨後下了床。
動作剛動,手腕就再次被人抓住了。
謝若卿回頭,看見了蕭北川臉上一閃而逝的緊張。
緊張?
她以為自己看錯了,可蕭北川根本不帶掩飾的,把他拉進了兩腿之間。
謝若卿的雙腿抵在床板上,身側是他筆直的長腿,被他抱住,臉色頓時又開始發紅。
「你……」「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蕭北川和她平視,彷彿又恢復了冷硬陰鷙的模樣。
謝若卿終於發現不對勁了。
她皺眉試了一下蕭北川的額頭溫度。
蕭北川握着她的手拉了下來,「我問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他嘴唇抿成一條線。
「我不走。」
謝若卿捧着他的臉道,「要走,也跟你一起走。」
門外。
蘇縉耐心地等着,也不讓溫素晴再擅自說話了。
溫素晴臉色發白,還沒有從剛才蕭北川那句話中緩過神來。
她剛才在門外等了很久,到現在也沒有相信。
那女人居然就留下來了?
竟然沒有被趕走?
而且……霍少還讓她走?!
「放心吧,你走不了。」
蘇縉在一旁看見了她的神色,冷笑了一下,「你不是說了嗎,她讓你留下。」
溫素晴沒反應過來,柔聲道:「是啊,那位小姐讓我留下來幫忙打雜……」她有些委屈似的扁了扁嘴。
她可是心理醫生,平時衛三衛四這些親信都將她供得像神似的。
就連前段時間蕭北川狀態最差的時候,也是她用調配好的香薰,才讓蕭北川勉強睡著了幾個小時。
還打雜?
聽了這話,蘇縉一會兒肯定得去打小報告的!
而且衛三衛四也會開始怠慢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蘇縉又看了她一眼。
「打雜?」
他道,「這裡沒什麼雜可打的,你還是等着聽她吩咐吧。」
「是啊,她確實……」溫素晴話語一頓,驟然睜大了眼睛。
什麼?
愕然了半晌,裏面傳來了響聲。
「進來吧。」
女聲,清冽而慵懶。
蘇縉立刻推門進去了。
剛進門,蘇縉腳步就頓了頓,輕咳一聲,衛三衛四也在後面拱着腦袋試圖頭看,溫素晴如遭雷擊,愣愣看着房間里的畫面。
男人單手撐在床上,垂眸,精緻悠揚的下巴抵着女人的腦袋。
女人蹲着,纖細的指尖正纏繞着紗布,動作很快,換藥過程中,男人不僅乖乖配合,還伸手去勾她的指尖,被女人一把拍開。
窗外是雪山和夕陽。
金光照頂,半是陳年的積雪,半是美到極致的橘紅。
景像畫一般,人也像畫一般。
「給他喝了吧。」
謝若卿頭也沒抬,剪掉紗布之後,打了個結。
衛三衛四激動地捏拳,在原地輕輕跳動着。
媽呀!
見到了!
見到了!
終於看見了這個畫面!
此生不虧啊!
同樣手指微顫的還有蘇縉。
蘇縉自認不是情緒外泄的人,可是此刻,他竟然有哭泣的衝動。
他雙手顫動,簡直要流下淚來。
這麼久了……真是頭一次看見蕭北川這麼聽話的時候啊!
就沖這一點,他願意把謝若卿供成祖宗!
溫素晴擺白着臉,從進門到現在都是同一個姿勢。
謝若卿綁好紗布之後,轉身要走。
於是,衛三和衛四齊齊發出了倒抽氣的聲音,就連蘇縉也是猛地剎住了腳步。
因為蕭北川竟然伸手拉住了謝若卿的衣角!
「不用放。」
他道。
謝若卿端着盤子,耳根微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已經交代他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了啊!
她咬牙。
「我來放!」
衛四賊有眼力勁,上前就將盤子給端了,屁顛屁顛送去了旁邊。
謝若卿被蕭北川拉回來,牽着手摩挲。
蘇縉送上來的粥,他也不接,反而看向謝若卿。
「手斷了。」
他道。
蘇縉抿唇,沒眼看,側頭轉向了另一邊。
謝若卿眯眼:「同一個招,能不能換一換?」
「真的斷了。」
蕭北川揚起下巴,隔空點了點桌上的CT圖,「那裡有報告,可以看。」
蘇縉:「……」要不是看見蕭北川剛才撐着車窗也要吻謝若卿的畫面,他還真的差點就相信了。
奧斯卡多少欠你一座獎盃了。
謝若卿瞪他一眼,沒好氣地接過了粥,拆開來喂。
溫素晴嘴唇哆嗦了一下。
謝若卿喂多少,蕭北川吃多少。
「那個……粥有點燙。」
蘇縉提醒。
剛才謝若卿是直接舀一勺就往蕭北川的嘴裏送的。
她沒有喂人的習慣,粥的底部有隔熱墊,再加上以為蘇縉大老遠買回來,肯定已經過了燙嘴的時候了,也就沒往心裏去。
其實蘇縉是一路跑過來的,又在外面加了錫紙,Q國的溫度太低,朗州又是在高原邊界處,十分寒冷,他總不能讓蕭北川在吃到的時候是冷的吧?
這麼一搞,保溫效果還挺好的。
謝若卿低頭試了一下。
果然燙。
她瞥了蕭北川的嘴一眼,都被燙紅了,他剛才還一聲不吭的。
如果不是蘇縉,這男人真打算就這麼把一碗粥給喝了?
「別聽他的,不燙。」
蕭北川道。
蘇縉:「……」行,那我走?
謝若卿看着他的嘴,心裏又不可控制地軟了軟。
之後的每一口,她都吹了再吹,確保不會燙了嘴,才餵給了蕭北川。
飯後,蘇縉瞅着時機,立刻遞上了葯。
「這是爺每天要吃的葯,醫生開的,您看看?」
謝若卿聽着他話里的尊稱,笑了一下。
果然是狗男人帶出來的屬下,屬性也都是夠狗的。
剛才明明對她還抱有一些怨氣,現在看她對蕭北川有用了,立馬就換張臉。
這性格……怎麼還有點熟悉呢?
謝若卿看了一眼藥單。
蘇縉沒敢跟蕭北川對視。
蕭北川對他心裏那點小九九簡直是門清,視線在他身上刮過,冷颼颼的。
蘇縉仗着謝若卿在,一點不虛,還挺直了身板。
「這兩種葯不要了。」
謝若卿指着其中的兩種,示意蘇縉劃掉。
「好的!」
蘇縉立刻應聲,沒有半點異議。
「不好意思……」溫素晴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開了口。
她的聲線好聽,幾乎是一開口,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溫素晴笑了笑,走上前,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已經看不見剛才的失態了。
她接過謝若卿手裡的藥單。
蕭北川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謝若卿伸手一按,沒讓他發作。
「怎麼了?」
她笑眯眯問。
「藥量都是醫生定的,這位小姐是關心霍少,只不過要是取消其中幾樣葯的話,是不是該找醫生來商量一下?
當然,我也只是建議,都是為了霍少的身體考慮,畢竟專業的東西還是要聽取專業人的話。」
她一番話說得漂亮。
一會兒暗諷謝若卿的不專業,一會兒又映射謝若卿不替蕭北川的身體考慮。
還順帶着證明了自己顧全大局的同時,注意細節。
溫素晴說完了,一雙翦水的瞳孔還朝着蕭北川瞥了過去。
這一瞥里暗藏無數情意、委屈、愛慕、無奈……都給她演近了。
謝若卿笑了一聲。
「溫小姐這眼睛,會說話啊。」
她道。
聞着這醋勁,蕭北川眼眸微微動動。
他突然平靜了。
甚至心中不知道哪裡還湧起了一點感激之情。
看着溫素晴這張臉,瞬間就順眼了不少。
「是嗎?」
溫素晴伸手撫了一下自己的眼眸,輕笑,「謝謝誇獎。」
「溫醫生,不用擔心!」
衛三在後面笑着道,「我們少奶奶就是專業人士!」
「是啊,少奶奶不專業,還有誰專業?」
衛四也跟着驕傲道。
謝若卿嘆息。
居然忘了囑咐他們兩個了……本來還想多玩一陣的。
她正在期待溫素晴在得知她身份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這種事情,當然要等溫素晴自作多情的時候越多,才越有意思。
算了,現在曝光就曝光吧。
「少……少奶奶?」
溫素晴懵了。
衛三詫異地看着溫素晴,「溫醫生不知道嗎?
她是少奶奶啊!
哦也對,之前我們少奶奶沒有露出真容,你還不知道對吧?
我們當時也是嚇了一大跳呢!
沒想到少奶奶美成這樣!
還是少爺有眼光!」
衛四伸手輕輕拍了一下。
他比衛三還聰明點,看出了溫素晴表情的不對勁。
溫素晴全臉發白,還在微顫,唇瓣抖個不停。
謝若卿微笑着,還算滿意。
抖吧。
不多抖一抖,怎麼對得起剛才的茶言茶語?
「你,你是謝若卿?」
溫素晴幾乎是立刻就想起來了。
原來剛才的熟悉感是這麼來的!
她就說為什麼這個人的聲音會和記憶中某道嗓音如此重合!
但是她半點都沒有往謝若卿的方向想!
一來,是因為形象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就連穿着的風格都完全不同!
今天的謝若卿穿的是一件外套,或許是太好看了,沒什麼風格的衣服都硬生生給她穿出了風格!
二來,是因為謝若卿這張臉在之前的**里出現過。
就是說……從那個時候開始,蕭北川就已經見過她的真容了?
溫素晴手指涼得不行。
她控制不住自己染上冷意的眸子,嫉妒早就在心底扎了根,此刻正在被憤怒的情緒灌溉,瘋狂滋長。
她被謝若卿耍了一道!
剛才蘇縉已經要告訴她謝若卿的身份了,是謝若卿親口阻攔,故意不讓蘇縉說的!
這女人就是個心機婊,綠茶!
溫素晴深吸了口氣,調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冷意不過是一瞬的功夫,立刻又變成了驚訝。
「原來是少奶奶!
少奶奶長得真好看,這麼好看的臉,在外面想必有很多人追求吧?
怪不得要藏起來。」
她抿唇一笑,單手遮着自己的嘴,「如果我是霍少,我也巴不得把人藏起來了。」
蕭北川眯眼。
謝若卿勾唇。
誅心呢?
不過也可以看出來,這溫素晴對蕭北川是真的非常了解啊。
隨便一兩句話,就是直接在蕭北川的雷點上摩擦。
精準暴擊。
她轉頭看了蕭北川一眼,「那溫小姐可就誤會了。」
隨後,謝若卿一手勾了勾蕭北川的下巴,溫素晴頓時瞳孔一縮。
就見謝若卿俯身,氣息在蕭北川面上拂過,「如果因為長相好就要被藏起來,我還巴不得把我們家這位也藏起來呢。
夠招蜂引蝶的,是不是,嗯?」
她勾了一下。
蕭北川眼底剛揚起來的幾分火氣,頓時散了個乾淨,甚至在她俯身的時候下意識去接她的吻,但謝若卿擦身而過,下一秒又遠離了,只留下長發拂過,香味留存。
蕭北川也不惱,捏住了她的頭髮輕輕揉搓片刻,把玩着。
見狀,溫素晴一顆心直接沉到了谷底。
這是完全被謝若卿拿捏的樣子。
並且蕭北川自己根本沒想收斂!
蕭北川是何等聰明的人,他在病得最嚴重的時候,都可以對身邊的親人藏得嚴嚴實實!
可他唯獨不對謝若卿藏着掖着,這隻能說明,這個女孩的重要程度,早就超過了他的一切!
溫素晴頭一次有這種被壓着打的絕望感。
她攥起拳頭,一秒鐘都不想在這裡待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仙佛錄:少年陰影,綠帽文啟蒙,我也真是謝謝作者毀我三觀 。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二次元締造者:果然小朋友,借鑒A站的歷程和套路在平行世界抄出個B站來,果然90後=雙標,錯的必須是世界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布衣官道:後宮,重生官場商戰。基層公務員到國副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