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江霏顧霆燁
江霏顧霆燁

江霏顧霆燁顧霆燁

標籤: 江霏 都市小說 顧霆燁
「我……需要……五萬塊,我賣五萬塊
」江霏說的底氣不足,到後面幾乎聽不見她的嗓音
又是哄堂大笑,夾雜着幾聲不遮掩的嘲笑聲,「賣的這麼貴,乾淨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林薇薇說了一堆口水話,給江霏洗腦了好一會,江霏才答應。
林薇薇一聽江霏要來,高興壞了,門也不出了,報了個地址叫江霏過來,直接家裡見。
江霏跟林薇薇是高二分班才認識的閨蜜,這還是她第一次去林薇薇家。
高檔小區。
江霏眼見着電梯要關,她衝過去,「等等!」
電梯里的人伸手,按了開門鍵,江霏衝進電梯,彎腰說,「謝謝。」
抬眼的時候卻愣住了,電梯里就一個人,是顧霆燁。
江霏沒想到在這能碰見他,她微微臉紅,低頭進了電梯。
一見他就臉紅也不知道是什麼毛病。
顧霆燁打量着江霏,微微一笑,好似玩味,「你,住這?」
江霏:「……」她還沒有從驚愕里轉過彎來,愣了好一會才急忙開口,「不是,我朋友住這……」她還沒說完,就聽男人嗓音清冷,「男朋友?」
江霏頭搖的像是撥浪鼓,「不不,我閨蜜,我是來給她補課的,一天一百。」
她盡量把話都說清楚,好似生怕顧霆燁誤會什麼。
顧霆燁微微頷首,看了看腕錶,沒有再說什麼。
電梯緩緩上升。
江霏才想起沒有按電梯鍵,她要伸手去按,卻見20層的按鍵已經亮了起來。
江霏把手收回來,「你也去20層啊?」
顧霆燁,「嗯,你也去?」
江霏點點頭,兩個人一時無話。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跟顧霆燁待在一個空間里,江霏就喜歡胡思亂想,還莫名緊張。
她眼睛盯着電梯鏡面里的自己,不敢亂看,甚至都不敢斜視一下,整個人梗着脖子,顯得很是僵硬。
顧霆燁掃了江霏好幾眼,不由得想起什麼,唇角的弧度很深。
江霏一身打扮很青春,規規矩矩,倒不像那天在酒吧看見的模樣。
她挽着個少女的包子頭,穿着白色T桖,長褲是淡藍色的牛仔褲,腳上配着一雙白色的帆布鞋。
跟顧霆燁一身西裝革履比起來,十分格格不入。
顯得像是晚輩。
電梯門開,江霏轉頭,跟顧霆燁淡淡一笑,朝電梯外走。
顧霆燁跟在江霏身後走,他盯着江霏被緊身牛仔褲包裹的腿。
不由得想起那晚在酒吧時的初見,她短裙下那雙筆直修長的腿,可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視線。
沒有男人不喜歡那麼好看的腿,特別是雙腿併攏間,幾乎沒有縫隙。
江霏停在林薇薇報給她的房門號時,顧霆燁正站在走廊窗口那邊,抽煙接電話。
輕煙薄霧裡,他的輪廓不那麼清楚。
江霏隱約能聽見他說話的聲音,「我知道,我會看着她的,至少每天來一次。」
江霏按了按門鈴,是傭人過來開的門,江霏以為是林薇薇的媽媽,還喊了一聲,「阿姨好,我是江霏,微微的好朋友。」
林薇薇跑出來,「霏霏,你來了,這是王嫂,我家的家政阿姨,你晚上想吃什麼可以跟她說。
我爸媽七號晚上會回來,到時候給你結工資,第二天我爸送我們上學,都說好了。
你快換鞋進來,我帶你看看我房間。」
江霏一窘,林薇薇家的保姆都好有氣質,弄得她誤會了。
江霏換好鞋,回頭看了一眼,保姆把門關上了,江霏跟着林薇薇朝前走。
心裏卻在想,不知道顧霆燁是不是住在這一層。
她打量着林薇薇的家,發現很大,但是比起顧霆燁那天把她帶過去的別墅,還是略差一點。
顧霆燁隨便一個家都那麼闊氣,會住這裡嗎,還是說,來找人或者說是來找女人的。
那他到底多有錢?
江霏越想越亂,最後趕緊搖了搖頭,不管他怎麼樣,都不關她的事情。
「你看,這是我的卧室,晚上我們可以一起睡呢。」
林薇薇剛把自己的房間門推開,就聽見門鈴再次響了起來。
這個點,不出所料是……林薇薇頓時瞪大了眼睛,「糟糕,我小舅舅來了!」
說著,林薇薇趕緊牽着江霏的手,奔去她自己的書房。
她拉開椅子,把書桌上的零食收起來,收進書櫃里,只留下兩盒梅子罐頭擺着。
然後她動作迅速的把書本攤開,拿出幾張卷子攤開。
「啊,這道題的解法我沒有聽懂,霏霏你再給我講一遍。」
正好在這時,顧霆燁推門而入。
江霏掃了一眼卷子上的試題,她心中有了算法,於是拿着筆在草稿紙上演算。
「我們首先畫一條輔助線,像這樣……」江霏拿起尺子,她講解題目的時候神情專註,也沒有注意身後站了一個人。
倒是林薇薇,聽得心不在焉,見顧霆燁站在了自己和江霏身後,額頭都開始冒虛汗。
林薇薇雖算不上是個好學生,但真不是個壞學生,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怕這個舅舅。
她記得她小時候讀幼兒園,不知道一加一等於幾,被她上高中的小舅舅一頓訓,這麼多年,早就忘記了小舅舅訓了什麼。
但小舅舅那黑沉的臉色,以及看『你是智障兒』一樣的眼神,林薇薇是至今也難以忘懷。
江霏放下黑色水筆,問她,「你聽懂了嗎,就是這樣子解析的。」
林薇薇:「……」她聽懂個屁,她都沒聽……但是在小舅舅面前,林薇薇咽了咽口水,很保證的說,「聽懂了,原來這麼簡單啊,聽霏霏你一講,我真是勝讀十年書。」
江霏還沒來得及欣慰的笑一下,就聽見身後一聲冷呵,聲音在熟悉不過。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眼前的草稿紙上出現一隻白皙如玉的大手,大手的五指收攏,把剛剛江霏打演算的草稿紙握成一個紙團。
林薇薇心道不妙。
果然,顧霆燁把紙團扔進垃圾桶,輕輕敲了敲桌子,「聽懂了是嗎,你演算一遍給我看。」
顧霆燁挺拔的身影站在桌側,直視着林薇薇。
林薇薇:「……」她的內心簡直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完了,小舅舅又來抽查作業了,零花錢保不住了。
江霏盯着顧霆燁放在桌子上的那隻手,又看了看那男人的側臉,一時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是打招呼還是就這樣坐着。
顧霆燁怎麼會是林薇薇的小舅舅,這太尷尬了。
林薇薇低頭,拿過桌子上的黑色水筆,用力的捏着,指尖在草稿紙上點了又點,點出很多個黑色的圈,然後慢吞吞寫了個解字。
整個過程,顧霆燁都盯着林薇薇。
林薇薇靈機一動,把筆放下,「我還沒介紹一下呢,小舅舅,這是江霏,我的好朋友。」
林薇薇說完,又拿手肘撞了江霏一下,「江霏,這是我小舅舅。」
江霏垂着的眼皮微微掀起,正打算打個招呼。
就聽見頭頂那男人嗓音低沉的開口,「你好,小江。」
江霏腦子一短路,看着顧霆燁的臉愣了好久。
被那男人太直白霸道的視線看的發悸,她小嘴唇努了努,結巴半天,跟着答了一句:「小,小舅舅好。」
說完,江霏自知說錯,一張臉紅的不成樣子,她趕緊低頭看着地板。
想要解釋,偏偏腦子亂成一團漿糊,不知道怎麼說。
顧霆燁唇角的弧度加深,低低的嗯了一聲。
江霏的臉更燙了。
林薇薇看着這兩個人的互動,沒看出什麼所以然來,見江霏臉紅,她還以為是江霏見到她的家長,不自在所以害羞。
加上顧霆燁這個人,本身就是走哪都吸引女人視線的荷爾蒙,林薇薇早就習慣了。
不怪江霏,江霏膽子本來就小。
別說江霏了,就是她,有時候見到小舅舅還會臉紅呢,純屬是做壞事被抓包了,在小舅舅面前辯解不了,所以急的……林薇薇放下筆,開口,「小舅舅,你今天來的挺早的啊。」
顧霆燁淡淡的嗓音,「嗯,我等會留下來吃晚飯。」
林薇薇:「啊?!」
「啊什麼,題解出來沒有?
你不是聽懂了嗎。」
林薇薇握着筆,又不敢反駁,只好悶聲喪氣的一句,「我,我正寫着呢。」
顧霆燁看向江霏,「你跟我出來一趟。」
「啊,哦,好,好的。」
江霏起身,跟在顧霆燁身後。
林薇薇的視線看向垃圾桶,盯着那個被顧霆燁扔進去的紙團動歪腦筋。
顧霆燁回頭,「要是敢翻垃圾桶看答案,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林薇薇:「……」其實她就算翻垃圾桶,顧霆燁也不會知道的,不過顧霆燁早已經洞穿了她不會寫答案的事實,看穿了她。
她要是翻了垃圾桶把答案寫出來了,顧霆燁是真的會罰她的。
林薇薇領教過小舅舅的嚴厲,這會坐在椅子上唉聲嘆氣。
江霏跟着顧霆燁出去客廳,顧霆燁坐在沙發主位上。
他點了一根煙,單手夾着,示意江霏,「坐。」
江霏有些躊躇,坐在了沙發上,背挺得筆直,梗着脖子,視線盯着果盤,不敢亂動。
顧霆燁伸手點了下煙灰,側頭看着江霏,「怕我?」
江霏的脖子這才動了動,機械的轉向顧霆燁,卻不敢看人眼睛,視線放在他的衣領上。
她僵硬的笑了笑,「您找我,是有什麼想交代的嗎?
我跟微微玩,沒有貪圖過什麼,只是因為投的來。」
江霏其實是被顧霆燁這個叫她出來談話的舉動,傷到了自尊心。
她的確不夠好,也有污點,但交朋友,她是真心的。
顧霆燁沒吭聲,盯了江霏好一會,才說話,「這樣,最好不過了。」
江霏的手指收緊,指甲嵌入掌心,「您這樣說,就是覺得我別有所圖?」
顧霆燁唇角很淡的一個弧度,「不是嗎?」
這三個字聽在江霏耳朵里,嘲諷至極。
「我圖什麼?」
江霏反問。
顧霆燁久經商場,又怎麼會被一個小姑娘問住,他似笑非笑的回答,「那要問你自己了,你圖什麼。
就像你去酒吧賣,圖什麼你自己清楚。」
他的話語難得聽出幾分嚴厲,像是站在一個長輩的角度,很用心的在替自己的外甥女勸說不良少女走遠點,不要帶壞了他的外甥女。
江霏怎麼會聽不出來。
她在顧霆燁心裏,就是個壞女孩,就因為她去酒吧賣過。
江霏覺得委屈,他憑什麼就否認了她的一切,就因為她曾有那一個污點。
江霏覺得眼眶溫熱,她狠狠的掐着掌心,想用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哭,可是她沒忍住,到底是紅了眼睛。
顧霆燁把煙蒂按在煙灰缸里,提醒江霏,「我不喜歡女人哭,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說清楚,要是有條件,也可以提。」
江霏偏過頭,深吸了一口氣,她濕潤的睫毛微顫,倒是看的人於心不忍。
江霏開口,嗓音顫抖的厲害,「顧先生,我知道你看不起我。」
這是生氣了,敬語不用了。
顧霆燁靠在沙發上,姿勢有些懶散,他白襯衫的扣子開了三顆,一隻手搭在膝蓋上,指尖微微點着,像是在深思什麼。
江霏平復了一下情緒,緊握着微微顫抖的手指,才又開口。
她努力讓自己的嗓音平靜,「我來給微微當家教,只是圖那100元一天的補課費用,和同行比起來,我要的不多,只是點辛苦錢。
我在學校,每回考試都是年級第一,成績和人品都沒有問題,私生活乾淨,唯一的污點,就是,就是奶奶出事時,我去酒吧,也是遇見你那一次。
我很感謝你,但這不是你羞辱我的理由,每個人都有選擇,上次拿你那兩萬塊,我會想辦法還給你的。」
江霏站起身,受了羞辱以後,她只想離開這個地方,好似只有離開了,才能證明自己。
顧霆燁卻伸手,在江霏離開時,扣住江霏的手腕,「有些東西,你是還不清我的。
如果你想證明自己,就留下來好好給微微補習,她要是月考考進前十名,我就信你。」
江霏仍舊是氣得微微發抖,「我不需要誰相信我,清者自清。」
「我沒有在酒吧買你,沒有放過你,你配說這句話嗎?」
那男人突然發難,把江霏問了個啞口無言。
江霏想要掙開那男人的束縛,卻被人捏的更緊,最後腕骨發疼。
她咬着牙,還在拚命掙。
顧霆燁突然把江霏朝前一拉,「手不想要了?」
江霏一個站不穩,朝着顧霆燁撲過去,她的膝蓋撞到沙發側邊,整個人栽進顧霆燁懷裡。
顧霆燁被江霏的力道撲的超後仰,跌進沙發里,江霏的鼻子撞在他堅硬的胸膛上,撞得生疼。
可是她現在顧不得疼,只想趕緊起來。
她的手亂按着,隔着西褲的布料,她按到一個軟軟有彈性的地方。
江霏也沒多想,用力下去,爬起身來。
「嘶……」只聽顧霆燁嘶了一聲。
江霏的視線掃過去,才發現自己被顧霆燁抓紅手腕的那隻手,按到了不該按的地方。
「啊!」
江霏嚇得尖叫一聲,趕緊縮回手,從顧霆燁身上起來。
她站着,盯着顧霆燁眉頭緊皺,神色痛苦的樣子,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點手足無措。
顧霆燁扶着沙發扶手起來,擰着眉頭臉色微沉的看着江霏。
他雙腿交疊,微微有些不自在,「你真是會挑地方下手,剛才說的那麼清高,你就是這麼清高的?」
江霏咬唇,好一會無聲。
又為自己辯駁,「你怎麼說都有理,我,我說不過你。」
顧霆燁倒了杯水,玻璃杯還沒送到嘴邊,聽她這樣說,他轉頭看她,「聽你這意思,說不過我還是我的錯?」
江霏低頭,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她嗓音如蚊,「我的錯。」
顧霆燁放下杯子,「微微要是這次月考考不進前十,我會讓你離她遠遠的,很有可能,我會為你辦轉校。」
「我不能轉校。」
江霏想也不想的開口。
她現在讀的學校,期末考年級第一是免下一年學費的,她轉了校,免不了學費,無疑是給本就貧寒的家裡雪上添霜。
她本就是孤兒,寄養在奶奶已經過世的大兒子名下,家裡管她事情的,只有奶奶這一個。
奶奶已經年近70,供她讀書都是一點一點省出來的。
老人的生活本來就拮据,江霏不想讓她更拮据。
顧霆燁看了一眼江霏,「那你就好好證明你自己。」
「我會的。」
江霏回答的沒有波瀾,嗓音里卻透露着涼意。
之前江霏心裏對顧霆燁那些壓制不住的感情,突然在這一刻就壓制住了,她終於明白,他們不是一路人。
顧霆燁微微點頭,「你去給薇薇補習吧,順便告訴她這個月零花錢只剩一半,要是再不好好學習,一分都沒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帶着火影重生日本神戶:唯我獨法的世界,偏偏要把超能力賜予給其他不相干的人。也不知道哪個S先想出來這樣的S套路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隨身帶着淘寶去異界:耽美。欸?竟然沒加書單?!大牛文啦!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前有間廟:意外不錯的武道無限文,力量體系升級合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