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卷哭主角
卷哭主角

卷哭主角柳芸

標籤: 柳芸 現代言情 蕭溟寒
蕭溟寒抬頭看着靳漣複雜的臉色,伸手隨意的輕輕擦拭了下受傷的嘴角,沒什麼情緒道:「當然,我也只是我猜測
」靳漣欲言又止,半天后,才不太相信的開口道:「外面都說,肖冉並不愛她
怎麼可能會替她找周意的麻煩?」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芸沉默。
「他們家可從來都是兄友弟恭的。」
張喻意味深長的說,「而且靳漣幫着周意,蕭溟寒這回是向著你。
而且居然是他先動的手。
他可從來不這麼衝動的。」
柳芸依舊沒有說話。
「你上次之後,怎麼一直沒有再次跟洛之鶴表白?」
張喻突然犀利道,「寧寧,我覺得你對洛之鶴,更多的是一種付出心理。
因為他想跟你在一起,他有這個打算,所以你不忍心看着他受委屈,想儘快如了他的願。」
也可以說是,一種討好心理。
一種別人對我好了,那我就得對他更好的思想。
柳芸想了想說:「也許我只是沒有準備好。」
「反正我總歸是為你好的。」
張喻道,「另外你一直拒絕蕭溟寒,也有你的原因。
既然不認為他會向著你對你好,一刀兩斷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但蕭溟寒萬一真能做到對你好呢?」
她今天被質問的連連沒了聲音。
張喻也不在意,又說:「不過靳漣這個人,我真想不通。
今天我撞到他,他正和肖冉在一塊。
我以為他大概率是在問周意的事,但他後來又一直在質問肖冉,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蘇婉婧。」
「肖冉怎麼說?」
「他說蘇老闆那啥起來確實很帶感。」
流里流氣的,又直接,張喻轉述時甚至不得不打碼。
只不過,肖冉那玩世不恭的模樣,又年輕又痞氣,這一身流里流氣落在他身上,確實適合得不得了。
張喻一直覺得,肖冉是那種床上的小霸王。
只是聽說蘇老闆大多數時候用手段逼他就範。
大概人不可貌相。
再或許,正如他平常所說的那樣,他嫌棄蘇婉婧又老又沒有情趣。
只不過為了那麼點利益,偶爾犧牲自己。
畢竟他都忍氣吞聲給蘇婉婧當了這麼多年小白臉了,白月光也是在他卧薪嘗膽很久之後,才被蘇婉婧給逮了個正着。
被逼着和白月光分開了,也還能忍耐在蘇婉婧身邊待這麼多年。
顯然他極其隱忍。
又毒又隱忍,一頂頂綠帽子,往蘇婉婧頭上扣。
甚至還蠶食她的家產,蘇家之前的骨幹,就被肖冉挖走了不少,只不過蘇婉婧從來沒有計較過。
「後來靳漣跟肖冉說,要他從蘇婉婧身邊滾。
肖冉反問他,難不成他想上位。」
柳芸聽得正起勁,結果張喻戛然而止。
她疑惑的抬起頭,張喻聳聳肩說:「我就只聽到這裡過。」
柳芸有些掃興,讓她去打聽。
但第二天張喻來,帶的卻不是後續,而是蕭溟寒的事:「他修養了幾天,反而更加嚴重了。
據說手抬不起來,這段時間上班少,原本鐵定的升職,估計也懸了。」
柳芸沉默着。
「聽說人家想吃海鮮粥。」
張喻委婉道。
柳芸依舊是一聲不吭的模樣,她也只好嘆着氣走了:「也確實,他有錢,能自己做。」
柳芸垂着眼皮,似乎在寫文件。
不久後,洛之鶴打電話過來,說難得有空,一起吃個晚飯。
她想了想,還是用加班拒絕了。
當天晚上,又下起了小雨,小葉跟柳芸一起加班。
兩個人一起下樓時,柳芸遲疑的說:「你等會兒忙不忙?」
「不忙。」
「那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柳芸說,「我給蕭溟寒煮個粥,我們一起開車過去,不過我就不進他的家門了。」
小葉眼前一亮,哪裡有不答應的道理。
……兩個小時之後,柳芸的車子,停在一棟陌生的別墅門口。
「這是蕭溟寒哥新住的地方。」
小葉說。
她抱着新熬的海鮮粥上了門,敲開蕭溟寒房門時,朝他眨了眨眼睛。
蕭溟寒便抬頭往她身後看去,只是大晚上,什麼也不容易看清楚。
「初然姐熬的,但是她不肯自己出來給你。
不過我看她還是用心的去挑海鮮,然後特地買了小米。
還熬得特別糯呢。」
生怕蕭溟寒不知道,她表達的是,柳芸怕他嘴疼,特地給他熬糯了。
蕭溟寒客氣道:「麻煩了。」
小葉由衷的說:「蕭溟寒哥,你有沒有什麼話是需要我轉述的?」
「你告訴她,這棟別墅,我全部都收拾乾淨了。」
蕭溟寒想了想,道,「歡迎她隨時來玩,門鎖或者其他的,你就說她肯定知道。」
小葉如實把話轉述給了柳芸。
柳芸的眼神複雜,不知道他口裡的收拾乾淨了,是不是半點周意的痕迹都沒有了的意思。
之前那個地方,主卧里,可是還有他和周意的結婚照的。
還有一些周意的衣服。
……李塗再次來找蕭溟寒時,則顯得有些恍惚。
蕭溟寒給他倒了杯水。
「蕭溟寒,你也太不厚道了,那少年明明是……」「是什麼?」
蕭溟寒問。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事象的宏圖:欲為理科生,必讀這本書,硬科幻愛好者請入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數據廢土:沒好到哪裡去,推書的人誇得天花亂墜。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限制級末日癥候:這裡的富江比原型富江有魅力的多,這文筆稱得上才華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