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梔白洛凡
白梔白洛凡

白梔白洛凡白洛凡

標籤: 沈盈盈 現代言情 白洛凡
白梔下了車往醫院走,直直的到了母親的病房
沈母今天出人意料的清醒着,見白梔過來,眼前一亮開口就問:「你妹妹呢?」白梔坐在她身旁,低低地說道:「她有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洛凡也看着她,心中升騰着暴虐的戾氣,眼神冷的有如實質。
但他什麼都沒說,收回目光,像是不認識白梔這個人一樣,側身越過她離開了。
看着男人離去的背影,白梔獃獃的站在原地,只覺心中最後一點溫度都隨之離開了。
她無神無聲的走到沈母的病房門口,卻看到沈盈盈緊緊依偎在沈母懷裡,高興地說道:「媽,你對我可真好!」
「傻孩子,你是我的寶貝女兒,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
沈母慈愛的拍了拍她的頭。
白梔覺得彷彿有把鈍刀子,在她那顆千瘡百孔的心裏慢慢研磨。
那種神情,是她可想不可及的溫暖,是她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有的區別對待。
從小到大,沈盈盈有的永遠都比她好。
不管對錯,永遠都是她給沈盈盈道歉。
她雖有沈家大小姐的名頭,但得到的只有父母的忽視和漠然。
「媽,我先走了,我晚上要跟白洛凡參加晚宴,就不能來看你了。」
她聽到沈盈盈說。
這句話給白梔心裏的那把刀加了力,瞬間將她捅了個對穿。
沈盈盈推開門看見白梔,卻是不屑一笑,連句招呼都不打就快樂的離開了。
沈母抬頭看到了愣在門口,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白梔。
卻是當即臉色一沉,罵了一句:「你來幹什麼,一副晦氣樣!」
白梔張了張嘴,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終於,她說:「媽,我也是你的女兒。」
沈母臉色一變,刻薄的開口:「自打你出生,就有大師說你命格不好!
果然,沈家破產,你爸死了,我也身患重病。
就因為你是我女兒,一切的災難都是你帶來的!」
白梔倉皇的退了幾步,看着親媽充滿厭惡的臉,一股寒意從腳底直衝腦門。
沈母沒心思跟她多說,直接厭惡的開口:「你走,我不需要你這種喪門星女兒!」
白梔的眼眶越發的紅,面對這個生了自己的人,終究是說不出什麼,只能頹然離開。
回到空蕩蕩的家裡,白梔茫然的坐下。
這一瞬間,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了。
胃又開始疼了,她躺在床上,緊緊的蜷縮在一起,卻連葯不想吃,只閉上眼想要逃避那些痛苦。
半夜,醫院的電話卻突然響起:「沈小姐,您母親生命垂危,請您馬上來醫院!」
白梔惶然衝進病房的那一刻,沈母已經不行了,但還是對她伸出了手。
看着母親不斷蠕動的嘴唇,白梔忍着淚湊過去「好好照顧你妹妹,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準對她不利。
不然我死都不會放過....」.白梔一愣,隨即便是無盡的悲涼。
沈母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死死抓住她的手臂,惡狠狠道:「答應我!」
看着母親猙獰的樣子,白梔木然的答道。
「好。」
沈母得到肯定答案,嘴角向上彎了一下,抓着白梔的手,慢慢的滑了下去。
「媽」陸文彥不忍的拍了拍白梔的肩膀。
白梔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扯着陸文彥的袖子:「明明已經做了手術,為什麼會這樣,陸醫生,你告訴.....」陸文彥皺了皺眉,最後還是說道:「沈小姐,很抱歉,如果您母親早點動手術,手術的成功率會高一點。」
說完,他看了後面的沈盈盈和白洛凡一眼,離開了病房。
白梔瞪大了眼,她想起被沈盈盈揮霍掉的那五十萬,被陸文彥言語間透出的信息打擊的倒退兩步。
她轉頭,死死盯着站在一邊的沈盈盈:「你聽到了沒有,沈盈盈,你聽到了沒有!
是你害死了媽!
沈盈盈眼裡閃過一抹心虛,隨即沉痛又委屈的說道:「姐姐,明明是你把錢拿去買奢侈品了,你怎麼能這麼冤枉我....」「沈盈盈,你沒有良心的嗎?」
白梔不可置信的朝她走去。
到這個時候了,沈盈盈還在顛倒黑白。
病床上被她間接害死的,可是她們的親生母親!
就在這瞬間,白洛凡上前一步,將面上驚慌的沈盈盈護在身後。
他低頭冷喝道:「白梔,你發什麼瘋!」
白梔抬眼看着他,眼中蒙上一層水霧。
她用力眨了眨眼讓自己眼前清晰,慘笑一聲:「白洛凡,你睜開眼睛看看,你身後這個人到底值不值得你這麼做!」
「難道像你一樣,一邊吊著我一邊勾着畢辭,才是值得的人嗎?」
白洛凡諷刺的開口。
見白梔似乎要反駁,沈盈盈連忙輕聲道:「姐姐,你做的那些事,媽都告訴謝少了。」
一剎那,白梔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轉頭看病床上已無聲息的沈母。
好似一盆冰水迎頭澆在臉上,白梔胸腔中為母親不甘的怒意,這一刻,盡數化為苦澀和冰冷。
她愛的人,以保護神的姿態站在始作俑者身前,對她惡語相向。
她的母親,在臨死前還要為了妹妹,將她生命里的愛和希望,盡數剝奪。
看着片刻前還張牙舞爪的女人,瞬間塌下肩膀,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氣,白洛凡心裏划過一絲悶悶的情緒。
意識到這點,他臉色一沉,很快又重新冷下心腸:「你還有什麼話說。」
白梔扯動嘴角,笑的如提線木偶:「沒有了,謝少。」
白洛凡見她這副樣子,越發覺得她做戲已經出神入化。
他看了看沈母的屍體,突然冷聲道:「沈伯母的葬禮你就不用來了,像你這種女兒,去了我怕她難過,死的應該是你才對。」
白梔愣住了,臉色一點點的蒼白,甚至覺得可能是她幻聽,要不怎麼會聽到這個男人讓她去死呢?
白洛凡沒有再看她,轉身就叫人把沈母抬走了。
沈盈盈跟在他身後,嘴角不住的向上飛揚。
白梔就這麼獃獃的站在空蕩的病房,許久,她才輕笑一聲。
「白洛凡,如你所願。」
三天後,沈母下葬,沈盈盈和白洛凡走在隊伍前面。
沈盈盈手裡端着沈母的遺像,哭的淚眼婆娑。
來客見白梔居然連母親的葬禮都沒有出現,紛紛指責她不孝。
白梔遠遠跟在靈車後面,送了母親最後一程。
人都走後,她才來到墓前,看着碑上母親的遺像,眼中卻無悲也無怨。
白梔把一捧白菊放在墓碑前,輕輕說:「媽,這一世,你生了我,卻從沒愛過我。
沈盈盈的事我不會再說,欠你的我還清了。」
她捂住胃,忍住那快逼得她窒息的疼,慘淡一笑:「現在我也要死了。
你欠我的,也不用還,只願我們下輩子再也沒有糾葛。」
回了家,白梔坐在空空的房間里,像一個不存在的幽靈。
從此之後這世上,再也沒有人值得她牽掛,也不會有人牽掛她了。
昏昏沉沉過了幾天,醫院給她打了電話,白梔接起,那邊說:「您母親的遺物並沒有被帶走,沈小姐想怎麼處理?」
白梔嘲諷的勾起嘴角。
媽,你看,你最愛的女兒在利用完你後,連這最後的體面都不肯給你。
半個小時後,她推開病房的門。
病床上,整整齊齊擺着沈母為數不多的東西,看着那些熟悉的物件,她默然的站在那裡,然後一件件的收進了箱子里。
走出病房,白梔不知道怎麼,去了樓上謝母所在的病房。
透過半開的窗,她看見沈盈盈坐在病床邊,嘴巴張張合合。
白梔聽不到她說了什麼,但謝母臉上熨帖的褶皺,與白洛凡嘴角掛着的柔和笑意,明晃晃的刺進她的眼。
白梔將自己藏在陰影里,這樣的人間溫柔,只襯的她滿身孤寂不堪。
心底隱隱有個聲音響起:「看啊,這是你夢寐以求的生活,可你什麼都不會擁有,白梔,沒有人會愛你。
是啊,她貪戀的那份溫暖,永遠都不會降臨。
白梔轉身,瘦弱的背影漸行漸遠....次日,她去做了一個新的檢查。
結果很糟,癌細胞已經擴散,哪怕手術幾率也不大了。
陸文彥拿着檢查報告,面色沉重,可白梔卻只問了他一個問題:「陸醫生,情況有壞到影響捐獻腎臟嗎?」
陸文彥狠狠擰着眉,勸誡道:「沈小姐,你還年輕,並不是完全沒了希望,遺體捐贈這件事還是再考慮考慮吧。」
見他不同意,白梔低眉笑了笑,突然問:「陸醫生,我以前曾經在這家醫院捐過一次腎,以前的資料我弄丟了,你能再幫我找回來嗎?」
陸文彥詫異的點了點頭,隨即用電腦打印出來。
白梔雙手接過,沒有再提捐獻的事。
離開前,她卻向陸文彥鞠了個躬,在他驚訝的目光中開口:「謝謝您這些日子對我的照顧,之後可能還要麻煩您呢,再見。」
女人的聲音柔和至極,可陸文彥覺得,那話里,似乎帶了幾分深切的悲哀和絕望。
他有些不忍的別開眼,輕聲道:「再見。」
陸文彥沒發現,她不僅帶走了以前的捐贈記錄,同時還有一份捐贈協議。
白梔走出醫院,卻沒回家。
她打車來到一個高檔小區。
輕車熟路的來到其中一戶,打開門,入目是一派溫馨精緻。
牆上貼着喜字,只是那瞽字已經褪色。
這是一個婚房,兩年前的婚房。
兩年前她和白洛凡還在一起時,拿出所有積蓄置辦了這婚房。
可後來,他們分手了。
這房子就這樣放在了這裡,像她心間上的一塊疤。
沈家破產,因為寫的是白洛凡的名字,她賣不了這房。
但僅存的一點私心,讓她不願意帶着母親和妹妹住進來。
白梔一寸寸拂過房間的每一個地方,每走一步,她的神情便沉寂一分。
到最後,她到了卧室,打開衣櫃取出了那件她親手設計的白色婚紗。
換上婚紗,她緩緩的睡在了那張純白的床上。
最後的最後,她從包里拿出了一把小刀,堅定又殘忍的,劃開了自己的手腕。
血的流動幾乎沒有聲音,可痛楚卻一點一滴的從傷口處,逐漸蔓延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又好像是一瞬間,白梔拿起手機給陸文彥發去語音,聲音依舊柔和的不可思議:「陸醫生,我這裡有點事情,請你在半個小時後來趟錦繡家園2607,好嗎?」
陸文彥馬上回應了她,白梔笑了笑,手指顫抖着,點開了白洛凡的頭像。
聊天框里一片空白,唯有白梔發出的一條信息孤零零的飄蕩在頂部,而隨之往下的,是一個紅色感嘆號。
白洛凡早就拉黑了她。
早在兩年前,就將她永久的排除在世界之外。
白梔指尖微動,將婚房的照片和兩份捐贈協議發了出去。
她知道,他可能永遠都不會看到,正是如此,她才在死前勇敢一回。
白梔將手機湊到嘴邊輕聲道:「我知道你看不見,但還是想告訴你太多的真相,以及我曾經布置的我們的家。」
有些話,一旦說出,便停不下來。
「白洛凡,我曾以為爸爸很愛我,可後來,他卻為了畢家的權勢逼我和你分手。」
「你那麼孝順,如果真的失去母親,該有多痛呀。
所以我真的捐贈給了阿姨,我馬上要死了,最後一份捐贈協議也已經填好,但卻慶幸你永遠都不會看到。」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前有座靈劍山:之前我就說過從小說看三觀基本能知道作者是個什麼東西。這兩天過後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反對我說這個作者是個棒槌?水軍洗地就算了。我賺不到你們的五毛。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混在三國當軍閥:比較老的書了,不過現在拿出來看依然不差。野蠻,血腥,動亂,這才是真正的三國,寫出了我心中的感覺。主角黃巾軍開局,一路上拼搏廝殺,陰謀算計,最後成為一方軍閥,結局為統一中國。糧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詩酒趁年華:垃圾小說。劇毒。沒有任何邏輯,人命如草芥,所謂世家,如潑婦一般。最噁心的是,對人想打死就打死。宋江還上個屁梁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