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季玥蕭祈臨
季玥蕭祈臨

季玥蕭祈臨季玥

標籤: 現代言情 蕭祈臨 阿洛
蕭祈臨聽着,只覺耳熟,卻又好似沒印象
直到一道身影掀開帘子走出來,他才知道為何耳熟
眼前女子的妝發仍未卸去,分明就是方才戲台上的「杜麗娘」
「是你?!」蕭祈臨脫口而出,眉毛還輕輕蹙在一起
季玥也還記得他,她微微勾起唇角:「是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是個剛生下來就被遺棄的孤兒,是老師救了她,並將她帶回營中。
 而天炎情況稍稍不同,他是在十二歲的時候父母被殺,孤苦無依被老師帶回來的。
 小小的阿洛眉眼間已經有了不屬於這個年紀的英氣,老師將天炎帶到她面前,說:「從此以後,他便是你的搭檔了。」
 阿洛很開心,因為年紀小,她是營中唯一一個沒有搭檔的。
 她向天炎伸出手,露出白白的貝齒:「你好,我是阿洛。」
 小天炎卻皺起好看的眉毛,問:「為什麼叫阿洛,你沒有父母嗎?」
 這話刺傷了阿洛,她伸出雙臂,一把將天炎推到在地:「我不要你做我的搭檔了,討厭鬼!」
 說完,她便轉過身一溜煙跑了。
 天炎呆愣坐在原地,就在剛剛的一瞬,他看見了她眼角滑落的淚水。
 之後老師告訴他阿洛的身世,他才知道自己說的話是多麼過分。
 晚上,天炎在訓練場找到了阿洛。
 她坐在樹下,神色憂傷地看着夜空中彎彎的月亮。
 天炎抿抿唇,走過去。
 其實他的腳步聲很輕,但阿洛還是敏銳地聽到,一瞬轉過頭來,目光似鷹地看向他。
 對上她的目光,天炎腳步一頓,有些手足無措。
 「你有什麼事?」
阿洛冷冷開口。
 天炎咽了口口水,將藏在背後的手拿出來,他的手中握着什麼。
 他走上前兩步,一咬牙,閉着眼說:「我是來向你道歉的。」
 說著,他伸出手,露出掌心中一枚金鎖。
 阿洛怔住,不解地看着那枚金鎖:「這是什麼?」
 「這是我媽媽留給我的唯一物件了。」
天炎抬起頭,垂着眼帘,「現在送給你了。」
 阿洛站起身:「為什麼要送給我?」
 「因為我說了錯話,惹你傷心。」
天炎沉聲道。
 「那我也不能要你母親留給你的東西。」
阿洛將他的手推回去。
 天炎卻又伸過去,語氣鄭重:「老師說,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生死搭檔了,所以我想把我母親的東西交給你,請你幫我保管。」
 聞言,阿洛的心微微一動,卻還是嘴硬:「我都說了,不要和你做搭檔了。」
 言罷,天炎竟彎下腰去:「我為今天自己的話向你鄭重道歉,我知道失去父母的那種痛楚,請你原諒我。」
 他的態度和話語都很真誠,阿洛有些心軟。
 她彆扭地偏過頭:「我不知道失去父母的痛楚,我從來沒有父母。」
 天炎微微一怔,呼出沉重的一口氣:「若是可以,我倒是希望自己從小便是孤兒,而不是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人殺害。」
 「我之所以跟着老師來到營中,就是為了鍛煉自己,可以有朝一日為父母報仇。」
、 「既然我們已經是生死搭檔,就要完全相信對方,這樣才能把命交給對方,阿洛,我送你這個金鎖也是這個意思,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最好的搭檔。」
 他的目光灼灼,好似藏着星星。
 阿洛終究是心軟下來,接過了那枚金鎖,鄭重的掛在了脖子上。
 月色下,兩個少年的手握在一起,從這一刻起,將自己的性命完全無條件地交給對方。
 …… 幾年的時間,天炎和阿洛很快成為營中同年齡里最優秀的那一對搭檔。
 之後,老師給他們安排了一次任務——刺殺敵軍首領。
 他們離開營中,先是換了一套衣服。
 她穿着旗袍,明明那旗袍的樣式普普通通,不知為何穿在她身上便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美。
 天炎穿着中山裝,看着她有些失了神。
 阿洛笑了笑,挽住他的手臂,輕聲開口:「想什麼呢?」
 「從沒見你穿過旗袍,有點稀奇。」
天炎回過神,偏移視線說道。
 阿洛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自顧自地說:「我在營中呆了快二十年,自然沒機會穿。」
說著,她在原地轉了個圈,「怎麼樣,好看嗎?」
 天炎避而不答:「我們快些出發吧,還要完成任務。」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順永昌:火熱的年代爛尾了,拉黑這個作者怎麼到處亂竄,那個碩鼠由小到大,這個富春山居由大到小,又是一任猴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黃沙百戰穿金甲:綠帽你好,綠帽再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網遊之奧術至高:很多人基本沒看幾章,完全的腦補來黑書。。。真的奇才。。這就是傳說中的專業噴子?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