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說過讓你等
我說過讓你等

我說過讓你等沈筱甜

標籤: 沈筱 裴時 都市小說
沈筱甜沒有回應,拿起旁邊的水杯,直接將葯吞了下去
她的睫毛輕輕顫動着,因為喝的太快,嘴角還帶着點點水漬
她剛拿起紙巾,就被裴時猛地扼住了手腕:「別動
」裴時奪過紙巾,溫柔的擦拭着她的嘴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裴時聲音清冷,像是一塊萬年不化的寒冰。
他身着剪裁合適的西裝,鼻樑上的金絲眼鏡鏈條微微下垂,伴隨着他的動作輕輕晃動着。
他的身體此時正陷在沙發里,如同神祇般高不可攀的看着沈筱甜。
「嗯。」
沈筱甜被裴時身上的氣息壓得快要窒息,她輕揉着衣角,聲音細小。
她的病不能再拖了,這是最後的希望。
裴時修長的手指輕推,將白色的藥盒推到了沈筱甜的面前。
「其實……你可以等臨床以後的。」
沒有經過臨床就直接服用,會有什麼後果誰也不知道。
打開藥盒,裏面只有一顆米粒大小的片葯。
晶瑩剔透的藥片在陽光下,刺目且耀眼。
沈筱甜沒有回應,拿起旁邊的水杯,直接將葯吞了下去。
她的睫毛輕輕顫動着,因為喝的太快,嘴角還帶着點點水漬。
她剛拿起紙巾,就被裴時猛地扼住了手腕:「別動。」
裴時奪過紙巾,溫柔的擦拭着她的嘴角。
「怎麼還和小時候一樣。」
男人的動作一觸即止,只剩下溫熱的觸感,讓沈筱甜覺得有些恍惚。
小時候她和裴時是極為親密的,這樣的舉動再正常不過。
但是長大後,兩家的爭鬥愈發白熱化,兩個人就再也沒有過這麼溫情的時刻。
「我還有事,先走了。」
沈筱甜慌亂的想要離開,可她忘了自己的手腕還被裴時緊緊的抓着。
「你走了,我怎麼記錄數據?」
即使是在陽光的照耀下,他的眸子依舊黝黑,像是化不開的墨。
這樣的眼神,讓沈筱甜心裏微微發慌。
等她回過神來,整個人早已乖巧的縮在沙發里,她不敢看裴時,靜靜的數着地面上的瓷磚。
她感覺自己的臉頰逐漸變得滾燙,全身都像燃起火焰一般,那種感覺幾乎要把她給吞沒。
「裴時……」她抬起頭,眼睛裏蒙了一層水霧,可憐兮兮的,卻讓人更想欺負她。
男人目光炙熱,欣賞着沈筱甜狼狽的模樣,許久才緩緩站起身。
「我說過,讓你等的。」
他將沈筱甜橫攬在懷中,似是無奈的嘆息。
沈筱甜的身子軟的像是一灘水,就像是有一塊寒冰投進了火焰之中,一股清涼瞬間襲來。
就在這時,裴時卻忽然抽出了手,將她放在了休息室的大床上。
身下的床墊軟綿綿的,舒適至極,要是平日里沈筱甜恨不得在上面肆意打滾,可現在她的腦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裴時……」她可憐兮兮的看着裴時,呼吸越來越急促。
沈筱甜緊緊的抓着裴時的衣袖,整潔的衣袖被抓出了褶皺。
裴時站在床邊,高高在上的看着沈筱甜,嗓音溫和:「甜兒說過我們都長大了,不能像小時候那麼親密了。」
那是二家決裂時,沈筱甜說過的話,而此時卻被裴時還了回來。
「裴時,我錯了!」
「求求你!」
沈筱甜抓着裴時的手,不自覺的用了力氣。
她抓着裴時,將人帶到自己的身上,毫無章法的親了上去。
男人的嘴唇被咬破,血液順着兩人的唇瓣緩緩流下,流進了沈筱甜的嘴裏,散發著糜亂的氣息。
他那一雙黑沉沉的眸子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即將破窗而出。
「裴時……」沈筱甜聲音帶着一股媚意,可是在男人看來太過疏遠。
沈筱甜此時若是清醒的,就會發現男人的眼神有多麼的可怕,彷彿要將她裹緊了,吞吃入腹一般。
現在的她只是憑藉本能蜷伏在男人身下,嬌軟柔弱的模樣,如同一朵任由人採摘的花,晶瑩剔透的露珠散落在她身上,散發著幽幽的香氣。
「不對!」
不滿女人的疏遠,男人懲罰般的在她白嫩纖細的脖頸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她朦朧的看着裴時,腦海里剩下的只有本能。
裴時的手帶着薄繭,所到之處讓沈筱甜忍不住戰慄。
「哥哥……」簡單的兩個字,在她口中卻叫的無限繾綣,就像是在撒嬌一樣。
「吻我!」
裴時的聲音低沉,冷冷的看着沈筱甜,眼中一片清明。
沈筱甜像是一隻小小的樹袋熊,攀附在強壯的樹榦上不停的作亂。
裴時只是看着她,一動不動。
直到沈筱甜急得落下了眼淚,他才微微的引導一二。
一股股剖皮般的劇痛讓沈筱甜不敢亂動,男人這才輕輕的吻去沈筱甜臉上的淚水。
沈筱甜緩緩失去了意識,等到她醒來時,身上一片青紫。
昨日的記憶,一股腦的涌了上來。
想到她是如何拽着淡漠的男人上了床,又是如何卑微的乞求着,沈筱甜的臉色蒼白。
她緩緩起身,身體酸痛的像是生鏽的機器,好一會才完成大腦的指令。
黑色的牆壁,灰色的窗帘,眼前的世界彷彿只剩下了黑和白。
床頭柜上的相框里,有着一張照片大小的畫,醜醜的,像是小孩隨手的塗鴉,是這處空間里唯一的色彩。
沈筱甜卻瞳孔緊縮。
那是她五歲時送給裴時的生日禮物,丑的讓人不敢直視。
長大後她無數次想要將禮物扔掉,卻都被裴時制止,堂而皇之地擺在了卧室。
堂堂裴家家主,什麼樣的名畫買不到,卻偏偏要將那樣一幅畫視若珍寶。
小時候沈筱甜不理解,直到她看到地下室里那滿牆的照片。
照片里全都是她,坐着的,笑着的,甚至連一些私密的照片也在其中。
裴時的接近讓她噁心,藉著兩家生意上的矛盾,她說出了許多傷人的話。
本來以為這輩子她都不會再和裴時有什麼交集,沒想到她卻偏偏檢查出了肌萎縮側索硬化症。
簡稱漸凍症。
這種病無法根治。
在這個世界,只有裴時的裴氏醫藥才剛研發出對症的藥劑。
無奈,她只能找到裴時幫忙,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
「服藥後,你的體溫升高,心跳加速,神志不清醒且會陷入深度睡眠,這很不安全。」
裴時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
沈筱甜這才注意到,裴時正披着浴袍,他的鎖骨稜角分明,頭髮上還有水珠不斷的滴落。
沈筱甜縮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裴時輕笑:「我讓人把你的血液樣本交給實驗室了,結果比預期的好,你體內的血紅細胞活性正在增強。」
血紅細胞活性在增強!?
就是這一句話,沈筱甜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這是不是說明,她不會死了?
「但副作用也很明顯,恐怕暫時還是無法上市。」
男人的一句話,讓沈筱甜剛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又破滅了。
「那……我還可以來試藥嗎?」
沈筱甜怯怯的問着。
「可以,但我有一個條件。」
男人靠近沈筱甜,呼吸打在她的耳畔:「嫁給我。」
「裴時,我……」沈筱甜結結巴巴的,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這太荒唐了,她無法答應。
裴時卻彷彿看透了沈筱甜的內心:「還是你想和昨晚一樣,勾着別的男人不放。」
「你明白我的,我得不到的東西,寧願毀掉。」
年幼時,沈筱甜曾送給裴時一塊巧克力,但大孩子卻想要搶走,裴時打不過對方,寧願將巧克力丟在地上踐踏,也不願讓其得逞。
那時裴時就說過同樣的話,得不到的東西,他情願毀掉。
裴時髮絲上的水,滴落在沈筱甜白皙的臉上,像是沈筱甜落下的眼淚。
男人輕嘆着將沈筱甜抱起,將她的腦袋壓入懷中,嗓音輕柔。
「我給過你機會。」
「是你偏要來招惹我的。」
沈筱甜被迫窩在他懷裡,嗅着他身上的香氣,委屈的想哭。
如果有辦法,她也不想來找裴時。
她何嘗不知道和裴時在一起,無異於與虎謀皮。
可她不想死,這才會不顧一切。
「讓我想一想好嗎?」
「若是停止服藥,你的病情會快速惡化,所以你只有一周的時間。」
男人輕輕的放開沈筱甜,慢條斯理的當著沈筱甜的面換起了衣服。
沈筱甜急忙縮進被子里,生怕看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直到男人的腳步聲走遠,才緩緩探出頭來。
床頭放着一套新的衣服,沈筱甜換上衣服,驚訝的發現,衣服意外的合身。
就好像他們分別的這些時光是不存在的,依然像小時候一樣親密,裴時清楚的知道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尺寸。
也對,昨晚,裴時曾經用帶着薄繭的手,一寸一寸的丈量過。
想到昨晚時的模樣,沈筱甜的臉微微發紅。
勃頸處青青紫紫的傷口分外惹眼,手邊沒什麼化妝品,沈筱甜只能拽了拽衣領,試圖遮擋起來。
可即便是用衣領遮着,也依然顯眼。
裴時是狗嗎?
怎麼這麼喜歡咬人啊。
沈筱甜緩緩下樓。
一樓大廳。
男人正拿着平板電腦處理着什麼東西。
他的五官深邃,挺鼻劍眉,樣貌比電視上的男明星還要帥氣百倍。
鼻樑上的金絲眼鏡,顯得他斯文又溫和,彷彿是一位全然無害的鄰家大哥哥。
在她的面前,裴時永遠是一副好脾氣的模樣,即使她惡語相向,也從來沒有發怒過。
曾經有朋友告訴沈筱甜,裴時的脾氣暴躁,冷血無情,她只以為朋友是在說笑。
直到她無意間在一場宴會上,看見了裴時是怎樣一句話掌控了一個家族的生死。
殘暴的像是嗜殺的暴君。
沈筱甜放慢了腳步,她的動作輕的像一隻翩飛的蝴蝶,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可裴時還是將目光放在了沈筱甜的身上。
「裴時……你見到我的包了嗎?」
面對裴時,沈筱甜總是莫名的害怕。
明明裴時從來沒做過什麼傷害她的事,就連昨晚的事都是她主動的,可是自從撞見了地下室的秘密以後,沈筱甜卻怕極了。
她做了好多的噩夢,夢裡裴時站在床邊,冷冷的看着她,拿出相機對她拍了又拍。
她私密的,狼狽的樣子,都被裴時拍了下來,投放在了上京最大的屏幕上,整個上京的人都對着她指指點點。
裴時放下手中的電腦,靜靜的看着她。
沈筱甜這才看到,裴時的脖子上帶着青紫的痕迹,就連性感的唇珠也被咬爛。
所以,昨晚她才是狗?
沈筱甜搖了搖頭,硬着頭皮說道:「我的包可能落在你的辦公室了。」
「在我車裡,吃了早飯我開車送你。」
沈筱甜哪裡還有心思吃早飯,她恨不得馬上回家。
可她還是坐在了餐桌前,任由裴時擺弄着她面前的餐具。
無他,包都在人家手裡了,總不能扔下不要吧。
現在的沈家今非昔比,早已落敗,全靠她苦苦支撐,她可捨不得扔下自己的包包。
先不說那包是全球限定款,就說裏面的手機還有銀行卡,補辦起來也麻煩至極。
沈筱甜小口小口的吃着飯,只吃了一小塊三明治就飽了。
「多吃點。」
裴時記得沈筱甜曾經一口氣能幹掉一大碗飯,如今的飯量不太像她。
他拿起抹刀,將艷紅色的果醬均勻的塗抹在麵包上,遞到了沈筱甜的面前。
艷紅色的果醬,讓沈筱甜的呼吸一滯,她情不自禁的看向裴時的唇瓣。
裴時的唇瓣還帶着咬痕,她清楚的記得血液入口時的味道。
「我是藝人,要保持身材的。」
沈筱甜僵硬的看着面前的麵包,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保持身材比活命重要?」
裴時挑了挑眉,嗓音沉沉的讓人聽不出情緒。
「你是病人,要保持營養均衡。」
裴時強硬的將麵包遞到了她的面前,輕輕眯了眯眼:「還是說,你想讓我親口喂你吃?」
小時候,她總是挑食,這也不吃,那也不吃,保姆端着碗在後面追着她。
後來是裴時接過了保姆手中的碗,哄着她吃飯。
裴時是怎麼哄的來着?
沈筱甜昏昏沉沉的想着,好像是利用美色勾引她,吃一口飯,就允許她親一下,或者裴時親她一下。
她小時候是個顏控,最喜歡長得好看的男孩子。
而裴時恰好是她見過最最好看的男孩子。
她追在裴時的身後,要裴時親親抱抱舉高高,長大後才意識到這樣的行為有多不合適。
沈筱甜哪敢讓裴時哄着吃飯,急忙接過裴時手裡的麵包,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
她悄悄的打量着裴時,卻發現裴時略帶惋惜的將撫了撫唇瓣。
幾年不見,裴時怎麼這麼不矜持!
關鍵是,還該死的勾人。
顏狗沈筱甜的理智險些崩塌,恨不得馬上將手中的麵包扔下,要裴時哄。
沈筱甜忍不住生起了自己的氣,沈家和裴家可是敵人,如果不是裴家緊逼不放,她也不至於從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變成現在娛樂圈罵名滿身的十八線小明星。
她怎麼能被裴時的美色勾引呢。
她一聲不吭的吃完飯,跟在裴時的身後上了車。
裴時的車很低調,從外表上開起來,就是普通上班族會開的那種。
但坐進了車裡,才會發現其中的玄機。
豪華的內飾,定製的紋理圖案,頂級小牛皮的座椅,防彈鋼板和高強化玻璃,無一不證明這輛車的奢華和安全性。
處處都是她高攀不起的模樣,豪華程度幾乎閃瞎了她的雙眼。
就像裴時表現在她面前的樣子,外表溫和無害,內里卻充滿了攻擊性。
沈筱甜下了車,頭也不回的進了家門,經紀人紅姐正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昨晚徹夜未歸,電話也不接,去哪鬼混了?」
沈筱甜注意到,紅姐的眼下帶着淡淡的青黑,看起來有些疲憊,應該是一晚上沒睡。
沈筱甜想到手機上一連串的未接來電,微微有些心虛:「這事說來話長……」沈筱甜老老實實的交代了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紅姐是她最信任的人,既是經紀人也是亦長亦友的存在。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祖宗模擬器: 主角別老是自言自語,時間段改為回合(一個月/一年)操作。 尤其是剛幾章就出了個道才修仙尼瑪,難道不是應該操作個幾代再出瞬間崛起嗎,你這怕是《父母模擬器》。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籃壇餓狼傳說:作者真牛,把斯蒂芬庫里拿去換了一個巴恩斯。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滿城都是我馬甲:仙草。女主特別可愛,演技超群,馬甲很多,這個設定還是很有趣的。只可惜未完結 ,希望不要坑啊TAT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