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降紅肚兜
天降紅肚兜

天降紅肚兜夜九白

標籤: 江楚 現代言情 花瀾
張三,近日運勢:三日後與隔壁村寡婦偷情被寡婦兒子打死】於是,名滿天下,青史留芳
實力再強也仍然因為沒有後台而成為棄子?與其去看上位者的臉色不如自己成為上位者!開宗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天降紅肚兜江楚花瀾章節試讀第十章第十章 菜雞的無奈今年月月也才9歲,但在一些生活事務上卻是非常熟練,比一些大人還要厲害。
她會做飯,會洗衣,還會綉一些手帕拿出去賣。
郝大娘出門,月月也都是會跟着的。
郝大娘眼盲了,那月月就充當了母親的眼睛。
四天前,郝大娘舊疾哮喘病犯了,月月就跟她一起出了門,那家葯館跟她們是相熟的,郝大娘進去等抓藥的時間裏月月就自己到旁邊的鋪子里買絲線,因為家裡綉帕子的材料快用完了,她得添置新的。
這一去,就沒有回來。
郝大娘等了一會兒沒等到人就覺得不對勁,趕忙去了那家鋪子找人,結果鋪子老闆卻說月月早就已經買完離開了,而他隱約看到月月走開後有個陌生大娘朝她走過去,兩人是一邊交談一邊走遠的。
郝大娘這下心中就咯噔一下。
在附近找了半天,問了很多人,最後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月月就是跟着那個大娘離開的。
「沒有人知道那個大娘帶月月離開的方向嗎?」
江楚聽完後就問。
「問了,但真的沒有人知道,難得有兩個人說了,可他們講的也對不上,一個說往東,一個說往西,也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
郝大娘說著就又喘起來,還伴隨着咳嗽。
「郝大娘,你們一直都是住在這裡嗎?」
江楚看了看這間屋子。
「本來我們是有個宅子的,但是我家那口子走了之後我們欠了債,只得賣了宅子去還債,後來就是一直住在這兒了。」
「那你們可有仇家?」
江楚問着,「會不會是欠錢的那家來尋仇了?」
「我們孤兒寡母的,誰都不敢得罪,又哪裡來的仇家啊!」
郝大娘都要急哭了,「欠錢的那一家我們賣完房子後就把錢給還完了,再也沒有欠的了,也沒有再聯絡過,他們沒有理由再來找我們啊。」
「也沒有與人結過怨?」
「沒有,真的沒有,況且就算真的有,對方也沒理由把月月帶走,都四天了,如果是綁架勒索那應該早就找上門了!」
郝大娘伸手抹起了眼淚,「我可憐的女兒,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如果她出事了,那我也不苟活……」江楚看到了郝大娘的手。
現在還不是冬天,但她的手上就已經有了很多的瘡和疤。
為了生計,她只能接些漿洗的活,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如此,手早就被搓磨的不成樣子了。
論年紀,郝大娘也許根本稱不上「大娘」,她可能也就三十左右的樣子,但是因為生活條件差,又做的是苦工,人看着非常滄桑,跟四五十歲似的。
「也就是說已經過去了四天,您這邊沒有任何線索是嗎?」
江楚問道。
郝大娘張了張嘴。
「您還有什麼瞞着我的嗎?
大娘,我不貪圖你家的任何東西,只是想要幫你找到月月而已,如果有什麼發現希望您能及時告訴我,也許咱們還來得及一起找回月月啊。」
江楚皺了下眉,說道。
「我沒有……線索我真的沒有,但是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有人要擄走月月,思來想去就只有一種情況……但我不敢細想。」
郝大娘捂住了臉,無聲哭着。
「你說的是……」江楚似有所覺。
「月月她小時候就長的冰雪可愛,後來我眼盲了,雖然不知道她現在什麼長相,但是我們只要出門就有人誇她好看……」郝大娘沒有再說,但江楚懂了。
9歲的女孩,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如果長的普通,那可能被帶走後還會被賣到別的人家,或者是當奴僕下人變賣掉,可如果長的漂亮,那就……「城中,那種地方……出名的地方有哪幾個?」
江楚問道,「您別多想,我只是想提前打聽一下,這樣找的時候也好多關注着。」
把該問的都問清楚,無憂也回來了,等到郝大娘喝了粥躺下睡去,江楚吩咐無憂給郝大娘熬藥,並在這裡陪同等候,而她自己則是回到了客棧。
關上門,拿出卜簽,江楚深呼吸口氣後就開始了卜卦。
尋人,找方位,那用卜卦的方式再好不過了。
片刻後,江楚拿着卦簽看了起來。
所找的人是在正南邊,而且從卦面來看,似乎並不太遠。
只知道這兩點還是太艱難,只能說把範圍縮短了一大半而已,憑着這個快速找到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江楚急的直撓頭——「這破靈意遲早把我給氣死,啊啊啊急死姑奶奶了!」
她哪受過這氣啊!
如果是27片卜簽或者36片卜簽那樣的複合卦陣,那她測一次就能把範圍縮短到50丈內,再測一次甚至能把人給直接找出來。
現在好了,只能用最基礎的簽面,信息量少的離譜!
咬咬牙,江楚再次測了起來。
一次不夠,那就多來幾次,直到信息量足夠多了為止。
第二次測,江楚只得到了一個關鍵詞——酒。
南邊,不遠,酒。
酒館?
酒窖?
這測的啥啊這是,也太含糊了。
可是……她今天好像沒有足夠的靈意去測第三次了呢。
江楚把雙肘放在桌子上,手掌托起自己的臉,手心把她軟軟的臉頰擠成各種形狀,好像這個動作就能讓她發泄內心的悶氣一樣。
不當菜雞不知道,一當菜雞嚇一跳。
弱到可怕。
長舒一口氣,江楚終於不再蹂躪自己的臉了,她起身打開房門,叫上了車夫。
「走,帶我在城內逛逛,咱們一路往南,見到有賣酒或者是酒味濃郁的地方就下來看看。」
「是,小姐。」
坐在馬車裡,掀開車簾,江楚就盯着路過的酒家,每經過一個就會下去到人家店裡轉一轉。
轉完,沒有發現,就會向店家掌柜或小二打聽一下月月的事。
江楚找到天黑,但卻一無所獲,眼看着馬車越走越遠,已經脫離卦面「不太遠」的範圍了,只得無奈停下,讓車夫返程去了青衫巷。
見郝大娘已經吃了葯,人睡的昏沉,江楚就叫上了無憂回客棧休息,打算明天早上再繼續找人。
靈意的消耗也是需要時間恢復的,自己休息一晚,到了明天應該還能再卜上一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宋有毒:還真是有毒,小學生寫作文系列,一章敗,沒能撐到地攤史學的地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假裝會異能:很爛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覓仙路:就好像我們小時候寫作文會拿出一本優秀作文選一樣,一半抄一半自己寫,作者就是在改寫凡人,凡人流裏面最像凡人的一本,不過節奏比凡人快很多,還是可看的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