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曾是青梅暮雨時
曾是青梅暮雨時

曾是青梅暮雨時孟祁允

標籤: 其他小說 孟祁允 林湘
不遠處,一家高檔律師事務所門口陸續走出西裝革履的人,林湘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耀眼的孟祁允
她立刻往嘴裏丟了顆糖,才冒雨跑過去
孟祁允一出來,就看到林湘穿着條破洞喇叭褲,一頭紅髮朝着自己而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已是深秋,天空下着細雨,冷風打在身上刺骨異常。
林湘頂着一頭殺馬特紅髮,蹲在雨里。
她手裡正攥着一張皺巴巴的醫院檢查單,上面寫着:特發性肺動脈高壓。
她面無表情的看了許久,才將其丟進不遠處的垃圾桶。
這時。
不遠處,一家高檔律師事務所門口陸續走出西裝革履的人,林湘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耀眼的孟祁允。
她立刻往嘴裏丟了顆糖,才冒雨跑過去。
孟祁允一出來,就看到林湘穿着條破洞喇叭褲,一頭紅髮朝着自己而來。
同行的律師忍不住打趣:「孟大律師,你的小跟班又來了。」
聽了這話,孟祁允立刻黑了臉。
林湘一身濕漉漉的站到他面前,帶着鼻音的聲音有些興奮:「小叔,我辭職了,以後我可以每天接你下班。」
說著她又將一直護在懷裡的禮盒遞過去:「這裏面是你最喜歡吃的青蟹,我特地騎車去城南買的。」
城南到這裡騎車最少也要一個多小時,這青蟹還不便宜,幾乎用光了林湘半個月工資。
孟祁允怒卻看也沒看一眼,冷淡道:「不必。」
話畢,他扭頭就走了。
林湘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卻不在意,追上前。
孟祁允剛發動車,林湘就拉開了車門坐進了副駕駛。
她快速將安全帶繫上,無賴道:「小叔,我在樓下等了你四個小時,你可不能這麼絕情啊。」
「誰讓你等了?」
孟祁允一句話堵的林湘不知道怎麼反駁。
她傻傻一笑:「小叔,你不愧是律師,我說不過你。」
孟祁允劍眉微皺,本想趕她下車,但見她渾身濕透,不悅的將暖氣打開。
林湘將這一幕看在眼底,身上的寒冷彷彿都被驅散了。
她知道小叔是個好人,就是嘴硬心軟。
車輛緩緩駛離,林湘看着孟祁允的側臉,想起那張診療單,幾次想告訴他自己的病。
可最終還是將話咽了回去,小叔又不是醫生,告訴他,他也不能延長自己的命,林必讓人擔心……以前,林湘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可這一路,她卻從未有過的安靜。
孟祁允開着車,他從後視鏡看向林湘,就見她的臉很是蒼白。
收回視線,他將車停在了林家門口,聲音淡漠:「下車,以後不要再去事務所外等我。」
林湘聽到此話,卻固執得坐在車上,不肯離開:「為什麼?」
孟祁允對上她那張與年紀不符的打扮,沒了耐心。
長腿邁下車,幾步走到副駕駛旁,一把拉開車門,下一秒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其直接拖出車。
林湘還想鑽進去,可緊接着孟祁允一句話讓她僵在了原地。
「我丟不起這個人!」
林湘怔在原地,待回神,孟祁允的車子已經駛出了她的視線。
她緩緩低頭,看着自己一身破舊的衣服,臉上的笑再也維持不住。
站在雨里,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踏進了被稱之為「家」的房子。
剛進門,林湘就生生挨了繼母陳慧一巴掌。
「不去接小湘就算了,還到現在才回來!」
林湘沒有吭聲,長長的劉海遮住了她的雙眼,讓人看不到她此刻所想。
陳慧湘舊不湘不饒,一把將她推倒在地。
林湘正要爬起來,一張紅色的請柬直接從她臉上划過。
請柬一角將林湘的臉划了一道口子,但她覺得這疼痛遠不及那方方正正的紅紙刺的疼。
「孟祁允昨天送來的,他很快就要結婚了。」
漆黑的房間里,林湘孤獨的蜷縮在角落,看着手中孟祁允的結婚請柬,眼尾發紅。
在她心底孟祁允是一束光!
曾照亮了她整個青春歲月。
如今這束光好像要沒了……她想起十五年前,第一次見孟祁允的時候。
那時,孟祁允還才十六歲,高高的個子,穿着白襯衫很是斯文。
孟祁允是舅舅遠方親戚的朋友,別人叫他小叔,林湘也跟着叫小叔。
當時他看着林湘一個人被打,在角落罰站,伸手給她擦着眼淚,還遞給了她一顆糖果。
然後說:「小姑娘,吃了糖,就不痛了。」
這句話,林湘一直記在心底。
可現在不管她往嘴裏喂多少顆糖,瑪麗獨家整理心底還是疼。
林湘的視線逐漸模糊起來,她伏在滿是淤青的雙臂間,眼淚忍不住滑落。
夜深。
她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悄聲離開家,踉蹌着一步步走到孟祁允家門前。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之浪子系統:這對話,這系統。我的青春回來了?可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東晉北府一丘八:單車上架大炮,皮划艇上停戰機。別誤會,這不是文中的情節,這是本書文筆和架構之間關係的一個小比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喜劇天王:同人被原著倒逼就是這樣了,前面幾張婊了吳秀波人品怎麼怎麼好,結果現在被扒皮就是一綠茶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