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徹底弄丟了他的小姑娘
傅少徹底弄丟了他的小姑娘

傅少徹底弄丟了他的小姑娘遲鹿

標籤: 傅湛霆 現代言情 遲卿
「你們走,我要休息了
」遲卿看似蒙了一下,無辜不解的開口:「姐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這棟公寓是爸爸買給我的啊
」委屈的表情,好像被誰欺負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遲卿看似蒙了一下,無辜不解的開口:「姐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這棟公寓是爸爸買給我的啊。」
委屈的表情,好像被誰欺負了。
遲鹿皺眉反駁,「你胡說,這棟公寓是我考上A大,爸爸買來獎勵給我的。」
遲卿眼底極快地閃過一抹譏諷,委委屈屈地打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裏面拿出房產證指給遲鹿看,「姐姐你看,上面寫的我的名字,這房子是我的,姐姐你為什麼要跟我搶呀?」
看到房產證上確實是遲卿的名字,遲鹿愣住。
遲卿格外無辜地又說:「這房子是我考上C大,爸爸買來獎勵給我的,什麼時候變成姐姐你的了?」
遲鹿完全蒙了,一句話還沒說,遲卿已經只傅自哭上了。
一邊哭一邊訴說自己的委屈,「我也喜歡阿霆,但為了姐姐,我一直藏着這份喜歡,姐姐明明什麼都有了,為什麼還要來跟我搶?」
遲鹿腦海里滑過很多畫面,她慢慢轉頭看向熟悉的卧室,熟悉的客廳,天藍色的窗帘、米色沙發、浴室地面帶錦鯉圖案的瓷磚,全是她裝修時一手挑選的。
第4章 被耍自從高敏霞帶着遲卿來到家裡,她在家裡的地位一落千丈。
高敏霞的枕邊風,遲卿抹了蜜的嘴,讓遲浩宇經常被哄得團團轉,眼裡再也沒有她這個前妻的女兒。
為了博得他的青睞,也為了能在家裡安穩長大,她只能努力讀書,憑藉著優異的成績,她成了遲浩宇的驕傲。
她考上全國雙一流A大一類本科重點專業,而遲卿只勉勉強強上了普通院校的三類本科。
遲浩宇親口說的獎勵她一套公寓,到頭來,房產證上的名字卻是遲卿!
更可惡的是:他們眼睜睜看她高高興興地花大價錢裝修,當她裝修好想要住進來時,卻告訴她房子不是給她的。
遲鹿想笑。
又想哭。
這麼多年,她好歹一直稱呼高敏霞阿姨,也很多次被遲卿蠱惑,拿她當親妹妹對待。
沒想到一大家子合起伙來耍她。
耍她就算了,現在還倒打一耙,偏偏……傅湛霆信了。
傅湛霆臉色難看,用力把遲鹿往外拉,「卿卿那麼懂事,你看看你,有做姐姐的樣子嗎?」
遲鹿痛到極致,非但面無表情,嘴角還彎出一絲笑意。
她掙脫不開傅湛霆的鉗制,被他輕而易舉拖出房子,拉到樓下塞進車裡。
他感覺丟臉似的拍了一下方向盤,「你想要公寓跟我講,我會買給你,怎麼能跟卿卿搶?」
遲鹿歪頭,看怪物似的看着發飆的傅湛霆。
在傅湛霆眼裡,遲卿什麼都是對的。
他知不知道是他們欺負了她啊。
他知不知道他一口一個卿卿,她心裏有多難過啊。
他知不知道,她已經徹底失望心如死灰了啊。
他不知道,他以為她還是原來那個他說東她就不會往西的遲鹿。
「我送你回家。」
傅湛霆脾氣下去才發動引擎送遲鹿回家。
遲鹿歪頭看向車窗外,這時候馬路上幾乎沒什麼車,再過兩個小時就天亮了。
「我住酒店。」
她平靜吐字,已經不想回遲家看那些虛偽的嘴臉。
傅湛霆看她一眼,也沒反對,把車開到四季酒店,辦了入住。
遲鹿沒帶衣服,洗完澡出來時只裹着浴巾,沒想到傅湛霆還沒走。
他站在窗邊抽煙,背影高大挺拔。
轉頭看到遲鹿出來,眼神一暗,「我也去洗澡。」
聽話音他是要留下。
遲鹿抬頭,「你回去吧,我一個人睡。」
傅湛霆已經來到她的面前,目光落在她白皙如玉的肩頭,「本來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遲鹿盯着他的眼睛,被熱水蘊出紅暈的臉上浮現一抹脆弱悲愴的笑,「反正我們又不是沒睡過,以後再說吧。」
她真的累了。
累到無力應付曾經的愛人。
傅湛霆沒看出遲鹿的異樣,想到兩人曾經的種種歡好,低頭熱熱地笑了笑,「好,那我先回去了,有事聯繫我。」
他語氣輕鬆,仿若之前很多次不經意間的離別一樣。
遲鹿敷衍地點點頭,看着他離開。
傅湛霆走後,遲鹿躺到床上把自己縮成一團。
其實當年她媽媽離開之時想要把她帶走的,但她留戀傅湛霆,決定留下。
結果,愛了這麼多年,一敗塗地。
這一夜,她輾轉反側睡不着,想到傅湛霆以往的各種好就情不自禁淚流滿面,又想到傅湛霆在婚禮上決絕離開,心痛難忍。
反反覆復,直到外面天蒙蒙亮才睡着。
睡得迷迷糊糊間,感覺臉上痒痒的,有人在親她,她立刻睜開眼,看到傅湛霆的俊臉懸在她上方,她想也沒想抬腿去踢。
「唔,你謀殺親夫啊。」
遲鹿這一腳,出其不意力道又大,傅湛霆直接被踢下了床。
他仰面摔在地上,雙手捂着下腹部,一臉痛苦。
遲鹿坐起身,一臉平靜地看着他,瞄了一眼手機,上午十點半,她才睡了三個小時就被吵醒了。
好睏,忍不住打哈欠。
傅湛霆緩過疼,不滿地瞪着遲鹿,她表情寡淡,沒一點關心的意思。
以往他哪怕磕了碰了,她都會緊張不已。
現在他摔下去疼的哎呦直叫,她卻連多看一眼都沒有。
直覺她哪裡變得不一樣了。
「你居然踢我?」
他坐到床邊,這會兒遲鹿身上的浴巾早不知滑到哪兒去了,她拉着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生怕露一絲皮膚出來。
遲鹿沒什麼情緒的笑了笑,「我以為是壞人。」
傅湛霆不以為然,「這裡是五星級酒店,壞人怎麼會有你房間的房卡?」
遲鹿拽着被子不說話,垂着眸子,一副沒睡醒強忍着的乖巧模樣。
她在想,以前對傅湛霆真的是百依百順啊,以致於他做什麼都覺得理所當然,所以昨天婚禮當場拋下她,今天也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來跟她求愛。
她以前是有多賤啊。
在她自我反思時,傅湛霆把一套衣服扔到她面前,「快起來,跟我一起去看奶奶。」
她茫然地抬頭看他。
傅湛霆接著說:「奶奶不知道昨天的婚禮取消了,還在醫院等着我們去敬茶,你起來跟我走。」
原來傅湛霆趕過來不是安慰她的。
而是為了傅奶奶……傅奶奶今年八十三了,心臟不好一直在住院,她能和傅湛霆這麼快舉行婚禮也有她催促的緣故。
傅奶奶是真心實意疼愛她。
「你發一條朋友圈,我就跟你去醫院。」
傅湛霆莫名其妙,「什麼朋友圈?」
遲鹿拿起手機翻出遲卿昨晚上發的那條朋友圈。
經過一夜的發酵,下面罵她是三的言論愈演愈烈,說的煞有介事,彷彿她真的就是。
她遞給傅湛霆看,盯着他的眼睛,「你發一條朋友圈,聲明我是你唯一的女朋友,是你唯一要娶的未婚妻,不是他們口中的三。」
傅湛霆看着遲卿發的朋友圈,目光微微躲閃,「有必要這麼較真嗎?」
不以為然的語氣,直接把遲鹿氣笑了。
她雙目炯炯盯着毫無愧色的傅湛霆,心裏像是破個大口子在汩汩流血,偏偏傅湛霆視而不見,「我跟你光明正大談婚論嫁,卻被說成是小三,他們在詆毀我,羞辱我,你卻說我較真?」
面對遲鹿的堅持,傅湛霆才不情不願地摸出自己的手機編輯朋友圈,他很快發好,「行了。」
遲鹿刷新一下,傅湛霆寫得很簡單,就一句:遲鹿是我未婚妻,不是三。
但他的圖配的很好,一共三張照片,第一張是兩人小學時手牽手上學的照片,第二張是中學時兩人並肩坐在操場上的身影,第三張是他們婚禮前夕拍的婚紗照。
看着配圖,她眼淚差點掉出來。
他們形影不離一起長大的,她心心念念要嫁給他,結果卻變成這樣。
「你現在還覺得遲卿昨晚不是故意叫走你的嗎?」
傅湛霆有沒有一點後悔?
後悔昨晚聽信遲卿,中途離開?
傅湛霆面色嚴肅起來,「卿卿早上還打電話給我讓我安慰你,你卻在這裡懷疑她,你這樣做好嗎?」
沒有,他堅信自己做得對,沒有一丁點的後悔。
遲鹿心痛,嗤笑,「她分明覬覦你,想把你從我這兒搶走,你看不出來嗎?」
傅湛霆眸光幽深,「她只是拿我當哥哥看待,我也待她如兄妹。」
好一個兄妹!
遲鹿垂眸,只覺得自己真情付了狗。
「現在可以走了吧。」
眼看快到十一點了,傅湛霆有些急。
遲鹿斂住情緒,伸手拿過衣服,「你先出去。」
傅湛霆一愣,「你哪裡我沒看過,至於嗎。」
遲鹿心口一滯,握着衣服的指尖緊了緊,「你不出去我就接着睡了。」
傅湛霆覺得不可思議,遲鹿一向比他還積極地去看望奶奶,今天這是怎麼了?
推三阻四的。
為了儘快去醫院,他只得起身避開。
傅奶奶以為兩人已經結婚了,一見面就給遲鹿包了個大紅包,還把傅家祖傳的玉鐲遞到她手上,「以後你就是傅家孫媳婦了,為傅家開枝散葉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上了年紀的老人總是喜歡孩子,和傅湛霆交往的這幾年,遲鹿沒少被催生。
如果昨天的婚禮順利舉行了,此刻聽了傅奶奶的話,遲鹿一定會紅着臉點頭。
可惜,婚禮取消了。
「不,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遲鹿沒有接玉鐲,兩隻手背到了身後。
傅奶奶一臉慈愛,「你這孩子,這是你作為傅家媳婦該得了,理應收下。」
遲鹿看向一旁的傅湛霆,傅湛霆上前接過鐲子,二話不說拉過她的手給她戴上,「你手好看皮膚又白,很適合你。」
他說起甜言蜜語也是信手拈來。
以前會害羞心動,現在只剩心如止水。
遲鹿應付的笑笑,不着痕迹地避開傅湛霆的碰觸,敬茶結束後又陪着傅奶奶說話。
傅湛霆待不住出了病房。
半個小時後,傅奶奶吃了午飯要休息,遲鹿出來找他,卻在樓梯拐角處瞥見遲卿的身影。
她停住腳步,聽到遲卿調笑似的說:「我覺得姐姐有時候真的好像一條狗,舔你舔到不行,你婚禮上把她拋下她都沒跟你鬧,還體貼地跟你來醫院到奶奶面前演戲,簡直跪舔了,換我是男人,我也沒辦法拒絕這樣的主動。」
話里話外,把她貶的非常不堪。
而作為她未婚夫的傅湛霆非但沒幫她說一句話,反而淡笑着附和,「你說的沒錯,鹿鹿真的好像一條狗。」
兩人面對面站在安全樓梯的平台上,談笑風生地討論着她。
遲鹿氣到失去了理智,衝過去抬手給了傅湛霆一巴掌。
她早就知道跟遲卿之間沒有親情可言,對她也不抱任何希望,可傅湛霆不同,他們一直是情侶,他怎麼能幫着外人侮辱她?
一瞬間,傅湛霆被打蒙了。
遲鹿在他面前一直是溫溫軟軟像只小兔子,幾乎沒跟他紅過臉,現在居然打他?
遲卿先反應過來,在傅湛霆看不見的角度,嘴角冷冷一彎,剛剛看到傅湛霆發的朋友圈聲明,她差點沒氣瘋。
傅湛霆眼睛是瞎的嗎?
她已經這麼明顯的勾搭他了,他還不跟遲鹿分手,還發了那樣一條朋友圈,不是打她的臉嗎?
「姐姐,你怎麼總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
她打抱不平地上前,雙眼關切盯着傅湛霆俊秀的臉。
傅湛霆也反應過來,臉上浮現怒氣,當著遲卿的面,只覺得丟臉,「遲鹿,你發什麼瘋?」
兇惡的質問,絲毫沒覺得是自己做錯在先。
遲鹿滿眼失望,捶在身側的雙手緊了又緊,「傅湛霆,我不要你了,我要跟你分手。」
遲卿神色一喜,故意站到兩人中間,聽似苦口婆心地勸:「姐姐你別說大話了,你有多愛阿霆,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你怎麼可能捨得跟他分手?」
傅湛霆也覺得不可能,不在意的輕笑,「鹿鹿你別開玩笑了,你離不開我的。」
遲鹿心口揪痛,手本能地捂着。
傅湛霆說得沒錯,她之前確實離不開他。
她六歲以前一直生活在蜜罐里,在高敏霞和遲卿到遲家後,她有好幾年的時間沉默寡言,而且貪吃成了個小胖子被遲卿和其他小朋友嘲笑欺負,是傅湛霆護着她。
他一直保護着小時候的她,她也在他的照傅下,戒了貪吃的毛病,漸漸恢復正常體重。
他一直是她的光,溫暖着她,照亮着她。
她愛這道光,愛到卑微進泥土裡。
SW但她現在覺得這道光已經不再屬於她了,她也長大了,不可能為了偏離自己的光而失去自我。
「不,我說的是真的,傅湛霆你記住,是我不要你的。」
擲地有聲地落下這話,她褪下腕上的玉鐲塞進傅湛霆西裝口袋裡,頭也不回地離開。
傅湛霆看着她決絕的背影,下意識抬腳要去追,卻被遲卿擋住。
「阿霆,我看到姐姐轉身的時候哭了,她說的一定是氣話,不可能跟你分手的,她剛剛打了你一巴掌,你現在追過去會很沒面子。」
雖然傅湛霆跟她曖昧,但心裏還想着遲鹿,如果她不努力抓緊,他分分鐘會回頭哄着遲鹿。
被遲卿一說,傅湛霆邁出去的步子停了下來,臉上的熱度提醒着他遲鹿確實給了他一耳光,這要是傳出去讓那些二代們知道還不得被笑死。
看出他的動搖,遲卿再接再厲,「你再等等,讓姐姐冷靜一下,我敢保證她過不了幾天就會找你。」
傅湛霆想到遲鹿以往對他的各種順從,展遲笑了笑,「你說的沒錯,先冷戰,等她開始想我了就會回來。」
遲卿純真的附和,「姐姐會的。」
……遲鹿離開醫院後回了遲家,她想收拾一下行李,從此離開這個家。
當她拖着行李箱準備離開時,沒想到高敏霞和遲浩宇一起回來了。
高敏霞瞧她拖着行李箱要走的樣子立即開口嘲諷:「這是做什麼?
賴在這個家二十多年,現在才要走?」
遲鹿以前想着要和婆婆搞好關係,因為傅母跟高敏霞交好,她便一直忍讓着,如今決定跟傅湛霆分手也不必再忍了,直接懟了回去:「這本來就是我的家,要說賴也是你們母女倆不要臉賴在這。」
「你——」高敏霞被嗆聲,氣得瞪向遲浩宇。
遲浩宇拉了拉領帶,示意遲鹿坐下說話。
遲鹿奇怪他有什麼話要說,按耐着性子坐下,然後就聽見渣父開口說:「我們家公司資金鏈出了點狀況,我想讓你去跟傅湛霆拿三億,只要三億就行。」
遲鹿聽着,心下只覺得好笑。
這麼多年,她媽媽都會按時轉學費生活費給她,根本沒花遲家什麼錢,渣父連獎勵她一套公寓都弄虛作假,哪來的底氣讓她找傅湛霆借錢?
不對,是拿錢!
「您的另一個女兒把我婚禮搞黃了,那個渣男現在被她迷得神魂顛倒,您缺錢就讓她去要,跟我說有什麼用?」
高敏霞和遲浩宇都被遲鹿陰陽怪氣的話弄得怔住,她以前說話謹小慎微,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你以為我們不想?
卿卿在傅湛霆心裏的分量要是比你重,我們還會找你嗎?」
高敏霞挺氣的。
她處心積慮巴結傅母,跟她成為好閨蜜,兩人私下裡沒少撮合傅湛霆和遲卿,傅母也耳提面命地讓傅湛霆照傅遲卿,但傅湛霆對她好是好,卻始終不忘要娶遲鹿。
怪就怪遲鹿不要臉,早早跟他睡了。
遲鹿嘲諷的笑。
他們想讓遲卿跟傅湛霆結婚,卻不讓遲卿開口跟傅湛霆借錢,讓她來做這件掉面子的事,真當她是大冤種嗎?
「抱歉,我跟傅湛霆已經分手了,愛莫能助。」
她起身,拿起自己的行李箱就要走。
高敏霞向遲浩宇使眼色。
遲浩宇站起來,聲色俱厲的呵斥,「你不準走,今天非借不可,現在就打電話給傅少。」
高敏霞叫來家裡傭人攔住遲鹿。
遲鹿抿着唇,冷冷地看着他們。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什麼叫官方宣傳 什麼叫官方運營 看看這本書就懂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當代物權法百科全書小辭典:這不是小說,重複一遍,這不是小說。這TM活脫脫是一本教材。就差習題冊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惡明:推翻明朝,情節不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