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花萌靖安帝
花萌靖安帝

花萌靖安帝安帝

標籤: 其他小說 安帝 花萌靖
入夜
瓊花樓客似雲來
花萌帶笑迎人,送走幾位朝廷命官
回到房間,一個熟悉身影摟上她的纖腰
花萌渾身一震,抬眼看着靖安帝,語氣複雜:「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
」靖安帝微一挑眉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見過陳小姐」……不知到第幾個,一個譏誚聲音響起:「什麼姐妹,她也配?」
「曦月,你叫來的這東西真是髒了我的眼!」
花萌僵在了原地,抬眼看着女子。
六年未見,她恍然認出,這竟是她曾經的閨中密友李弦。
蘇曦月『哎呀』一聲,上前挽住李弦的手:「好妹妹,我給你賠罪。」
李弦厭煩道:「讓她滾,看着心煩。」
「那怎麼行?」
蘇曦月笑意盈盈。
「花萌,你既然讓我的客人不高興了,那便出去跪着請罪吧。」
「是。」
花萌只能這麼應。
她早知今日前來便是受辱,靖安帝送她來不就是為了給蘇曦月出氣?
只這一瞬,花萌卻忍不住想:靖安帝讓她來的那一刻,是否猶豫過半分?
花萌又望了一眼李弦。
往日密友,如今連見一眼都嫌噁心。
她無法責怪李弦,只因這一切,是她自作自受。
心口的刺痛難以抑制,花萌移開目光,僵着腿朝外走去。
跪在庭院中。
寒氣透過青石浸透花萌全身。
上一次跪在冰涼青石上,還是六年前葉家抄家時。
那一晚火燒了半邊天,葉家人被拖着壓着跪在庭院里。
而母親將她緊緊抱在懷裡,不斷說著:「七七,別怕,別怕……」恍而至今,母親已去六年。
無人會再護着她。
跪了一夜,第二日過午,暈倒的花萌才被送回瓊花樓。
等她再次醒來,視線一片昏暗。
花萌動了動,膝蓋一陣鑽心的疼。
趴在床邊的葉蝶睜開眼,驚喜道:「小姐,你終於醒了。」
花萌輕『嗯』了聲,看着一室冷清,卻是下意識問:「他來過嗎?」
葉蝶一怔,隨即強壓憤懣,滿眼心疼:「攝政王……去了蘇府。」
花萌失了神。
心口一陣疼,忍過了才回過神。
不再問那個人,她沉默着任由葉蝶替她塗上膏藥。
傷口火辣辣的痛似乎都無足輕重。
又過了幾日,靖安帝終於來了瓊花樓。
他拿了上好的傷葯「積雲散」,親手為花萌抹上。
「塗了這葯,明日便會好。」
靖安帝語氣輕鬆。
見花萌直直看着他,他又說:「別怕,她出了這次氣,今後便不會再找你麻煩了。」
一句說來平常的話。
卻是傷她最深的刀。
花萌難以控制的紅了眼,她看了他許久,張了口。
「多謝王爺。」
靖安帝微怔一瞬,隨即將葯放在一邊,笑着道:「過兩日,禮部侍郎黃柯會再來,他喜歡你的琴,你屆時灌醉他問清楚邵將軍之事。」
花萌沒答應,反而問起另一件事:「阿瑾,我弟弟這個月有給我寄信嗎?」
靖安帝眼神微動。
隨即若無其事開口:「嶺南近來不太平,恐怕是要耽誤些時日。」
「放心,我答應過你,不會有事的。」
他將花萌攬在懷中,諾言堅定極了。
待靖安帝走後,葉蝶冷着臉端來晚飯。
因為靖安帝討厭小動物而被關起來的小白也被放了出來。
「喵喵」叫着,它用頭蹭着失神地看着窗外的花萌。
等到殘陽如血。
花萌才回了神。
將小白摟在懷裡,暖烘烘的貓似乎才緩解了一分心口的冰涼。
她突然喃喃的問:「小蝶,爹要是知道我現在成為了這樣的人,只怕會恨不得沒生過我這個女兒吧……」葉家忠君至誠,花萌現如今做的事,細數來,只怕件件大逆不道。
葉蝶望着她的眼神無比溫柔心疼:「小姐,老爺不會怪你,他最疼你了。」
花萌勉強勾起唇,笑容里卻盛滿了悲哀。
幾日後。
禮部侍郎黃柯果然又來聽琴。
花萌打起精神,樣樣周到。
但奇怪的是,黃柯似乎並不沉溺琴音,甚至面對她的殷勤有些避之不及。
花萌正想着這次要無功而返,他突然屏退下人,下定決心般開口。
「葉小姐,其實……在下乃是奉友人所託,前來送一封遺書。」
黃柯低頭取出一封信來。
信封發黃,沾染血污。
花萌心口莫名一攥,視線凝在信上。
「……誰的遺書?」
她喉嚨乾澀。
帶着血痕的信封被遞到身前。
寥寥七字,字字戮心。
——「家姐親啟,弟葉銘。」
「阿姐,你收到信時,弟恐怕不在人世。
幾位堂兄半途折隕,唯弟一人獨存至嶺南。
葉家從未欺君叛國,竟為人所害落得滿門離散……嶺南多毒障,弟弟近日也越發精神不振……爹爹在時,總叫我要照顧姐姐,那時我不懂事,如今要走了才知道後悔。
我不怕死,可我走了,你和娘親兩個單薄女子該如何生存?
細細思量,竟膽寒至死也無法瞑目……若真無再見之日,只望阿姐堅強,奉養母親。
不孝子葉銘。
——奉安二十四年,絕筆。」
紅燭低淚,黃柯坐立不安。
面前絕色女子已經枯坐許久。
花了六年,一步步調任至京城後他才知道,昔日好友的姐姐竟已淪落至煙花之地。
上次一見後他愧疚無比,思慮良久才再次前來。
本以為看見信後,花萌會痛哭失態,沒成想竟如此平靜……花萌沒有哭,她只是重複的讀着信上每一個字,讓每一個字在心底一刀刀刻着。
良久,她才問:「葉銘,他走的時候……痛苦嗎?」
黃柯沉默着:「葉兄他……堅持了半年,血竭而死。」
花萌的唇抖了抖。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比企谷的弒神者物語:廢話太多,啃不下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七十年代學霸:我是第一次看到把好吃懶做作為主角一家標籤的時代文,外加我時代文本來看的就不多,感覺十分新奇,有趣這兩字就值得追了,更別提作者更新速度放晉江真是難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牧場主:休閑農場開掛文,結果還要寫商戰,寫的差就算了,結果幾百章過去男主還是七八歲還是八九歲……劇毒。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