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拿我骨灰泡茶?我從墳里破土而出
拿我骨灰泡茶?我從墳里破土而出

拿我骨灰泡茶?我從墳里破土而出白洛凡

標籤: 小白梔 現代言情 白洛凡
「砰!」一聲巨響,刺眼的鎂光燈乍然亮起,照亮了整個直播間
青年坐在直播間首排,頎長秀挺的上身被淡光籠罩,像披着如霧的星光,只是簡單坐在那裡,就是一副海報大片
即便帶着厚重的口罩,側顏的輪廓依舊驚人地美好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可這個機會險些被白梔搶去,還差點害得他毀容!
想到這,原本的一絲動容再次被白洛凡親手掐掉。
就算之前誤會了白梔,可她確實做了很多錯事,如果不是她善妒,見不得別人好,又怎麼會……就在他還在細數白梔的缺點時,大屏幕上的畫面令他神情一變。
「小姑娘,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
男人三四十歲左右,帶着一個黑色鴨舌帽,看起來很神秘的樣子,此時正攔在白梔跟前,滿臉急切。
「你的條件很好,如果進軍演藝圈,一定前途無量!
以後都不用繼續過苦日子了!」
男人看着眼前瘦小,五官卻異常精緻的白梔,就像看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觀眾們也無法淡定了。
[這不是徐琛導演嗎?
他竟然看中了白梔???
][聽說徐琛曾為了簽下江清在女神家樓下住了半年,女神卻還是沒理她,看來白梔和女神有一樣的魄力啊!
][徐琛是圈內大導演了,她能看上白梔是她的造化,白梔不答應有些不知好歹了吧……]白洛凡也打起了幾分注意。
眸底浮現一片雜亂的情緒,在他的認知里,是白梔對徐導死纏爛打,再三干涉他的演繹生涯,但事實怎麼是……徐琛主動找上了白梔?
而且看白梔的樣子,似乎並沒有進娛樂圈的打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又或者,白梔只是在故作矜持?
白洛凡正想着,就聽大屏幕上,傳來了女孩輕靈悅耳的聲音。
「抱歉,我真的沒有這個打算。」
白梔低垂着眉眼,盯着腳上那雙破舊的鞋子,有些拘謹地小聲道:「叔叔,我還有別的事……」白梔找準時機就要跑,不過臨走時還是被硬塞了一張名片。
「雖然很可惜,但我還是尊重你的意願。」
徐琛嘆了口氣,蹲下身拍拍白梔的腦袋,「等你什麼時候想通了,可以隨時聯繫我。」
「無論什麼時候。」
白梔胡亂點了點頭就跑開了。
路過垃圾桶的時候,她直接把名片扔掉了。
屏幕外的白洛凡看到這裡,忍不住默默攥緊了拳頭。
臉部火辣辣的疼。
白梔是真的沒有那個打算……既然白梔一開始就有機會進演藝圈,改變命運,為什麼要果斷的拒絕,之後卻要奪走他的機會?
白洛凡想不通,失了神般的喃喃,「我沒有記錯,白梔在我的飯里放了可以讓我重度過敏的蘑菇。」
第4章 污衊「……」而這時,畫面一轉,白梔徒步從鎮上走回了家,進屋的時候小臉紅撲撲的,顯然是累極了。
然而夏薇卻沒看到似的,見她回家,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說教。
「歌兒跟洛凡早就回來了,就你貪玩!」
「你什麼時候能和你哥哥妹妹一樣懂事?
洛凡年紀比你大,那歌兒呢,歌兒總比你小吧?
你看她什麼時候和你一樣貪玩,天天在外面瘋!」
白梔被數落地抬不起頭,她眼睛有些濕潤,也只是輕輕抬手抹了一把。
「對不起媽媽。」
她的聲音明顯有些哽咽了。
可她依舊沒有解釋,只是默默聽着,然後認錯。
她有什麼可說的?
難道要說是哥哥將她扔在鎮上,那麼遠的路,她是一個人走過來的嗎?
腳還有點刺痛,被太陽曬得暈暈的,可白梔還得聽夏薇對她的教訓。
她不能說,即便說了媽媽也不會相信,還會怪她是找借口誣陷別人。
挨完罵,白梔跑到廚房,費力地開始炒菜。
油煙很嗆,灼熱的高溫燙的她皮膚隱隱泛紅,可她依舊面色如常,很熟練的翻動着鐵勺。
好像已經做過很多次了一樣。
屏幕外的白洛凡看着這一切,心裏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不管怎麼樣,白梔是他的妹妹。
那樣重的鐵勺,即便是那個年齡的他,想要不停翻炒也會覺得費力吧?
就在眾人感嘆白梔命苦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突然探出了頭。
——是白歌。
白歌觀察着專心做飯的白梔,見她確實沒發現自己,當即樂開了花。
她緩緩張開手,露出手中快被她捏變形的蘑菇。
這是!
白洛凡瞳孔驟縮,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這是能令他重度過敏的蘑菇!
他過敏的事全家都知道,白歌這麼做分明就是故意的!
難道要害他的人根本就不是白梔,而是……「反正你已經挨罵那麼多次了,再多幾次也沒關係的吧?
只要哥哥變成了醜八怪,我就有機會做大明星啦!
我一定能比哥哥做得更好!
不然把這個機會給哥哥也是浪費,還不如我把它搶過來。」
白歌小聲嘀咕着,趁着白梔不注意,直接將蘑菇扔進了菜里。
蘑菇很小,等白梔轉過頭來翻炒之後,直接被飯菜蓋住,看都看不見。
白歌得意地拍了拍手。
等白洛凡吃下菜,身上便突然瘙癢起來。
不止如此,他的臉上脖子上,出現好多小紅點,沒一會全身都紅了起來,好像一隻煮熟的蝦。
白歌突然大叫起來,「這菜里有蘑菇!」
白梔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白歌扯着袖子晃來晃去。
「姐姐!
你為什麼要害哥哥啊?
是不是因為今天吵架的事?
可是,可是再怎麼樣,姐姐也不能害哥哥啊!」
「哥哥吃蘑菇會過敏,醫生說嚴重了會死的!
你怎麼,怎麼……」直播間里看着這一切的觀眾,立馬炸了鍋。
[這真的是一個小姑娘嗎?
怎麼能這麼惡毒!
][明明壞事都是她乾的,卻都誣陷到小白梔身上,簡直可惡!
]第5章 被她感動落淚[白歌哪來的自信啊?
白洛凡砸了那麼多資源捧她,她不還是個不溫不火的二線嗎?
我倒是好奇被徐導演看中的白梔,如果真的進入娛樂圈,會達到什麼成就……]「……」白洛凡看着這一切,內心的震驚無法平復。
竟然真的是白歌的陷害,他又一次誤會了白梔!
想到不久前還在冤枉是白梔害他險些毀容,白洛凡臉上便浮現出一抹羞愧來。
此時此刻,他很清楚地明白,對白歌,他再也不能向從前那樣寵愛了,有些隔閡一旦產生,就無法消除,但對於白梔,他也沒有辦法完完全全地原諒。
就順其自然吧,也許……他不需要什麼妹妹,就一個人自由自在的,也好。
「不知道後來買葯的事,是不是白歌搞的鬼……」白洛凡啞着嗓子開口。
後來,白梔拿着他買葯的錢揮霍,害的他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
但看了這麼多,被打了這麼多次臉,白洛凡不敢輕易懷疑白梔了。
雖然在心裏,他還是懷疑白梔更多。
他對白梔那麼苛刻,白梔就算是為了報復他,這麼做也可以理解。
……這邊,白梔和白歌一起去買葯。
直到她們到了鎮上,白梔掏錢準備去買葯的時候。
「滾一邊去!」
白歌奪走了白梔手裡皺巴巴的錢,「這錢就是我的了,拿來買葯有什麼用?
還不如去買糖吃!」
白歌看着手裡的錢,貪婪的舔了舔嘴唇。
「不行,這是給哥哥買葯的錢,你怎麼能拿去買糖?」
白梔大驚失色,伸手要將錢給搶回來。
白歌躲到一邊,神氣地仰着頭,「媽媽只是讓你來買葯,跟我有什麼關係?
哥哥的臉好不好,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白歌自私地說著,隨後高興地跑去買糖了。
白梔追又追不上,只能在原地干著急。
最後她下定了決心,咬牙跑進了藥店里。
但他沒有錢,又該怎麼買葯呢?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白梔選擇了賣血!
白梔慘白着一張臉,將買回來的葯遞了過去。
夏薇沒發現白梔臉色很不對勁,連她胳膊上泛着青紫的針眼都看不見。
「怎麼這麼慢?
天天就知道偷懶,這次要不是因為你,洛凡能過敏嗎?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懂點兒事!」
白洛凡服下藥,看着還在挨罵的白梔,也覺得她就是故意偷懶的,買個葯都能買這麼久。
不是故意害他是什麼?
還有他的臉……白洛凡摸上自己仍沒好全,甚至險些毀容的臉,看向白梔的目光更加不善。
之後的幾次葯都是白梔去買的,她不知道偷偷去醫院抽了多少次血,到最後,看着女孩瘦削的身子,連醫生都不忍心下手了。
可她卻只是紅着眼眶說:「叔叔阿姨,求求你們了,我沒有錢,可是哥哥需要治病。」
「我沒有辦法了,求求你們繼續抽我的血吧。」
她依舊照顧着所有人,唯獨她自己。
她從未考慮過。
看到現在,直播間里的觀眾都被感動地哭了出來。
白洛凡也紅了眼眶,淚水在眼眸中凝結,逐漸匯聚從英挺的側顏滑落。
在地上無聲地暈染,像一朵朵開在冬日的梅花。
他沒想到為了他,白梔竟然默默付出了這麼多!
可為什麼即便如此,他的過敏還是沒有被治好?
很快,大屏幕給了他答案。
「氣死我了,白梔怎麼每次都能把葯買回來啊!」
白歌氣的直跺腳,她拿着藥瓶,偷偷地將所有葯全部換掉。
「要不是白梔這個討厭鬼,我也不用每次都冒着風險來換藥了!」
「不過只要能讓白洛凡毀容,我就能成為大明星,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到某些事,白歌一下來了精神。
做完這一切,白歌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見周圍沒人,又重新把葯放了回去。
原來是這樣,是白歌換掉了他的葯,所以他的臉才遲遲不好。
是白歌,不是……白梔。
白洛凡看着眼前的這一切,突然覺得十幾年的認知出現了坍塌。
畫面里,女孩妒忌的嘴臉格外陌生,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承認那人,就是他疼了十幾年的妹妹。
他更沒想到,那個拼了命也要保護他的人,是他最厭惡的白梔。
「白梔……」喉嚨艱難地滾動,「後來在我葯里下老鼠藥的人,應該是你吧,你想報復我,你還是恨我的,對不對?
白歌只想我毀容,她沒有理由要害我的命,我畢竟……」畢竟是寵了她那麼多年的哥哥。
對她從來都是予取予求,要星星不給月亮。
白歌怎麼能,怎麼能想要他的命?
念頭逐漸鑒定,白洛凡赤紅着眼睛看向光幕。
他過敏的越來越厲害,再加上藥沒有用,很快就發燒了。
屋內,少年白洛凡躺在土炕上,身上蓋着厚厚的被子,白皙的小臉燒得通紅,神志不清地哼哼。
地上,小白梔的臉色也不大好看,但卻堅強地端着水盆。
中年女子用水盆里的水沾濕抹布,放到小白洛凡頭上,還不忘狠狠瞪白梔一眼,「什麼時候生病不好,偏偏和你哥哥一起生病,沒用的賠錢玩意兒!」
這就是白梔的外婆了。
夏薇悶聲道:「買的葯只夠一個人份,是給洛凡還是給梔兒?」
中年女子端過葯,斜了白梔一眼,「她不用喝葯,給洛凡就行。」
這偏心的一幕,看的觀眾憤慨不已。
[這家長好偏心啊,沒看到白梔都病了么,竟然還讓她端水幹活,白歌呢?
怎麼不讓白歌來?
][在那個年代,生病了喝葯確實很奢侈,但他們這麼說,白梔心裏一定很委屈吧。
]白洛凡也有些驚愕,「白梔竟然也生病了。」
「但她也不能為了發泄不滿,就在我的葯里放老鼠藥啊……」那可是要命的。
助理轉眸看向他,「白梔給你下老鼠藥?」
白洛凡點頭,「幸虧被外婆發現了,不然我就被她害死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的大冒險:糧草。主神經營流。主角在現實世界發展虛擬副本,其實是為主角打工收集主神碎片。書中主神提供的各種力量都寫得非常好,收集了很多不同網文的修練體系。P。S。同期的我的神靈分身也很好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湮變:此書設定嚴謹文筆一流,人物形象刻畫生動,故事情節感人肺腑,在第一章就能夠讓人感動得熱淚盈眶,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書!真乃治癒系神書是也! ...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絕世天君:三流的套路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