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江沐橙陸裴安
江沐橙陸裴安

江沐橙陸裴安陸裴安

標籤: 江沐橙 現代言情 陸裴安
「咳咳……」因為站的時間太長,她心口有些疼
侍女欣兒連忙將她扶住,滿是擔憂:「公主,我現在就去請太醫
」江沐橙忙搖頭:「無礙,房裡還有葯,扶我回房
」欣兒摸到她已經冰涼的雙手,還想說什麼,但是看着她的模樣,又吞了下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公主府。
落葉紛紛,院子里早早便落了霜。
寅時,天還未亮,公主的房間便亮起了昏黃的燭光。
江沐橙儘力跟在健步的陸裴安身後。
走到府門口,陸裴安嘴角扯出一個不帶情緒的笑:「天涼露重,公主明日便不用送了。」
一樣的話,他每日都說。
江沐橙面色蒼白,拿着披風的手不自覺緊了緊。
隨即又抬起頭,將披風給他披上。
「天冷了,別著涼。」
陸裴安任由她將披風穿到自己身上。
嘴角那抹隱隱的微笑讓兩人看起來親密無間。
但是他眼底的薄涼,卻又讓江沐橙覺得那樣遙遠。
「多謝公主。」
江沐橙手一頓,成親一年,他對自己的稱呼始終只有兩個字:公主。
陸裴安轉身上了馬車,沒有回頭看一眼。
江沐橙靜靜看着馬車,直到看不見蹤跡,才轉身走進府內。
「咳咳……」因為站的時間太長,她心口有些疼。
侍女欣兒連忙將她扶住,滿是擔憂:「公主,我現在就去請太醫。」
江沐橙忙搖頭:「無礙,房裡還有葯,扶我回房。」
欣兒摸到她已經冰涼的雙手,還想說什麼,但是看着她的模樣,又吞了下去。
江沐橙吃了葯,伴着燃起的火盆,身體才逐漸回暖。
歇了一會兒,她開始收拾書房。
桌上放着昨天夜裡陸裴安寫的詩。
——「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看着這詩,江沐橙眼底黯然。
一年前,陸裴安高中狀元。
他本可以大展宏圖,卻因為一紙賜婚,讓一切都成了奢望。
在陳國,駙馬無法參政。
十幾載苦讀,都化作泡影,陸裴安如何能甘心?
江沐橙輕拂過上面的詩句,心口又痛起來。
她雖然從小喜歡陸裴安,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嫁給他,拖累於他。
只是父皇憐愛,賜婚於她。
想起親人小心翼翼的樣子,江沐橙無法拒絕。
還好,她自幼心疾,被斷言活不過二十五。
望着那詩,江沐橙輕嘆一口氣:「你放心,用不了幾年,你便可以得償所願。」
收拾完書房,已經辰時。
馬上陸裴安就要下朝,她照例去宮門口接他。
宮門外。
官員陸陸續續都走了,陸裴安卻不見人影。
江沐橙只好先回去。
回到公主府,江沐橙卻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陸裴安。
「陸裴安……」她脫口而出。
這時她才看到陸裴安的身旁還站着一個女子……那女子一身素衣,楚楚可憐。
江沐橙神情一怔。
陸裴安對她微微施禮:「恩師去世,師妹孤苦無依,我想讓她暫時住在公主府,不知公主可否同意?」
江沐橙還沒說話,那女子輕扯了一下陸裴安的衣袖:「師兄,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江沐橙不知道為什麼,心裏不舒服極了。
但她無法拒絕陸裴安,點頭「嗯」了一聲:「欣兒,你去安排。」
說完,她立即轉身走進府內。
心裏莫名沉甸甸的。
等到午膳時間。
江沐橙等在餐桌前,陸裴安卻一直沒有來。
欣兒打聽後走回來:「駙馬爺還在院子里。」
江沐橙不覺蹙眉起身:「帶我去。」
「公主還是先用膳吧,你……」早膳都沒吃。
她話還沒說完,江沐橙便已經走了出去。
側院。
江沐橙剛進門,便看到了滿臉怒意的陸裴安。
見到她,陸裴安眼中閃過一絲厭煩,將手中的紅綢扔在她腳下:「公主若是不願,大可直接說,沒必要如此嘲諷我師妹!」
江沐橙一怔,疑惑的看向身旁的欣兒。
欣兒無措地搖了搖頭:「公主,我沒有……」「做了便是做了,若不是你,紅綢從哪裡來的?」
陸裴安顯然不信。
江沐橙看着陸裴安身後哭得梨花帶雨的莫空桑,眼中一黯:「可能是我疏忽了,抱歉,我馬上讓人收了。」
欣兒立刻叫人收拾。
江沐橙抿了抿唇,看着陸裴安:「午膳……」話還沒說完,陸裴安打斷了她:「公主先吃吧,我還不餓。」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留下江沐橙滿心苦澀,久久無言。
欣兒拿着收好的東西走出來,一共只有兩條紅綢,不知從哪兒來的。
江沐橙心裏隱隱明白了什麼。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超時空垃圾站:空間、系統、老爺爺。。。開掛流的設定多種多樣,因為成功來得更容易,所以主角(實際就是作者)容易搞不清楚狀況,變成大家口中的SB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黑暗文明:末世類不錯的新書,設定還可,喜歡末世書的去看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紀元崛起之無限空間:蛙大作品,值得信賴,智商正常,水平之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