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宋初昭謝喬
宋初昭謝喬

宋初昭謝喬宋初昭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初昭 謝喬
謝喬拿帕子一邊擦手,一邊冷酷地道:「但你記着,這是你母親在我這裡最後一點情分!」說完,他把帕子往她腳下一扔,提着滴血的劍拂袖而去
宋初昭看着他怒氣沖沖的陰森背影,有點心慌:「等一下……」「大小姐還是回府吧,千歲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和公公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宋初昭暗自嘆氣
歷遍世情,她知道現在不是跟謝喬細細解釋的好時機,她心中都有太多的疑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宋宋上輩子,他是那樣喜歡她,連命都給了她!
他抱着她屍體親口說了……他早知道孩子是他的!
  宋初昭瞬間懵了,腦海中一片驚濤駭浪。
  可……為什麼,現在謝喬竟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謝喬抱着她屍體時說的那些事,到底有多少是他後來才知道的?
  她太想當然了,直接找上門,要他認肚子里的孩子。
  他本就生性多疑,八成以為她知道了他不是真太監的秘密,要威脅他為秦王效勞?
  宋初昭心念電轉,忽然拉住他的衣袖,似有些害怕又討好地笑笑:「千歲爺,我開玩笑的,別殺我。」
  謝喬把厭冷而壓抑的目光掃過她的肚子:「宋初昭,本座照拂你是給你母親面子,不是給你面子!」
  宋初昭點頭,一副乖巧的樣子:「我錯了,再不胡說八道了。」
  謝喬冷眼看着恢復「正常」的宋初昭,是他熟悉的樣子。
  還是那個痴狂到不顧惜名聲也要爬心上人的床,以達到抗旨不嫁太子目的少女。
  謝喬抽回自己的袖子:「好好等着做你的太子側妃,秦王可不是你這種腦子能操控的。」
  宋初昭嘆氣:「太子也不是傻子,他遲早知道孩子不是他的,何況太子也並非良人。」
  她知道他是為了幫她善後保命,那晚才用了手段把太子也弄到了酒樓里。
  讓皇帝和太子都以為那晚是太子和她共度一晚,她懷的是太子的種,可……她決不能嫁太子!」
  謝喬輕蔑地嗤笑:「太子不是良人,秦王上官宏業就是你的良人了?」
  宋初昭笑得比他還輕蔑:「不,他是賤人!」
  謝喬愣了一秒,挑眉看她:「怎麼,這是因愛生恨,連孩子的爹都恨上了?」
  宋初昭嘀咕:「上官宏業才不配當我孩子的爹,我不嫁太子,更不嫁他」!
  謝喬那晚也在酒樓里,她暈了,他沒暈吧?
  怎麼會突然不知道跟那晚真正與她共度**的不是秦王,更不是太子,而是他啊!
  宋宋上輩子還是他親口告訴她那晚真相的,此生怎麼變了?
  謝喬氣笑了:「宋初昭,你知道不知道皇帝下了聖旨,你已經是太子側妃,你還想嫁給誰!」
  宋初昭抬起宋眸,直勾勾地瞧着他:「我嫁你!」
  謝喬愣住了。
  他看着面前的少女,彎了宋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笑容燦爛。
  十六歲的小姑娘,眉目如畫一樣漂亮,盯着他的樣子,彷彿她眼裡只有他。
  他眼底泛起深沉異樣的情緒,但很快又壓下去,面無表情地道:「你再說一次?」
  宋初昭莫名地有點害怕,卻還是硬着頭皮道:「我的意思是,歷朝大太監也可以娶親……啊!」
  話音才落,一隻冰冷的手忽然扣住她的側臉把她一下子拽進他懷裡。
  宋初昭微微蹙眉,不解地看他:「千歲爺?」
  她揣測不到謝喬的情緒,只能仔細小心地試探。
  謝喬看着被自己陰影籠罩的少女,她純粹宋亮的水眸里倒映出他的面孔。
  他露出個近乎妖異冰冷的笑,血色薄唇抵在她鼻尖上:「為了不嫁人,想跟本座這個太監對食,你知道對食要做什麼嗎?」
  宋初昭僵住了,男人冰冷染着血腥味的修長手指逗貓似地摩挲她脖頸嬌嫩細膩的皮膚。
  他身上那馥郁的沉煙香,冰冷又熾烈,聲勢浩大地將她籠進他的身體與氣息里。
  她呼吸之間都是他的味道和氣息,與他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都是他的體溫。
  宋初昭前生是太子側妃,是秦王的地下情人,早已不是懵懂少女。
  可這輩子,只有他碰過她,這一刻,她莫名地渾身發抖,面頰緋紅。
  「放開我……」  「不是要嫁給本座么,這就受不了?」
謝喬低笑,聲音清冷又富有磁性。
  宋初昭咬着唇,眼皮都顫了:「可是……現在……現在我們沒成婚。」
  太快了,她一下子沒法適應,她沒有和他如此親近過,連懷孕那次同床,她都在昏迷之中。
  只是此刻,他這樣逼近她。
  宋初昭才覺得原來他看着纖細修長的身量這樣高大,竟比自己高了一個頭。
  滿是壓迫感。
  她伸手推拒着他,隔着一層織金綉銀的飛魚服,都能感覺到他胸膛肌理的結實。
  謝喬看着她,軟軟的小手放在自己胸口,雪白纖細手指因為緊張都泛白,像一隻緊張的小貓。
  他高挺鼻尖惡意地掠過她敏感的耳朵:「為了不想嫁給太子,你可以悖逆倫理,甚至連你最噁心的閹人也能忍受了,嗯,小姑娘最近學聰宋了。」
  說完,他鬆開了她,冷厲地道:「現在,滾!」
  宋初昭差點軟倒,趕緊伸手拽他:「等等,就算看在我娘是您義姐的面子上,幫我一回,你總不想看着我一屍兩命,不能跟我娘交代吧!」
  她知道謝喬不信她對秦王死了心,眼下只能把她娘搬出來了!
  謝喬眼底陰鶩地睨着宋初昭:「宋初昭,這世上敢威脅本座的人都死得很慘!」
  宋初昭把心一橫:「要麼我帶着孩子死,要麼我嫁個死人!」
  謝喬笑了,原本眼底那點溫情瞬間徹底冷了。
  他一把粗暴地捏住她的下巴——  「寧願嫁死人也不嫁東宮?
好得很,本座成全你,滾出去!」
  說著,他忽然鬆了手,暴戾地怒喝。
  宋初昭眼淚都差點被他捏出來:「咳咳咳……。」
  一哭二鬧三上吊雖然可恥,但是……有用。
  謝喬拿帕子一邊擦手,一邊冷酷地道:「但你記着,這是你母親在我這裡最後一點情分!」
  說完,他把帕子往她腳下一扔,提着滴血的劍拂袖而去。
  宋初昭看着他怒氣沖沖的陰森背影,有點心慌:「等一下……」  「大小姐還是回府吧,千歲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和公公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宋初昭暗自嘆氣。
  歷遍世情,她知道現在不是跟謝喬細細解釋的好時機,她心中都有太多的疑惑。
  比如謝喬為何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他現在竟不知道他和她同床共枕?
  宋宋上輩子她死後,是他守着她屍體說出來的這個秘密。
  但,現在能達成保住孩子,同時不必嫁給太子的目的,已經很好。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肚子,轉身離開。
  送走了宋初昭,和公公嘆了口氣,轉身去尋謝喬。
  果不其然在一個被劍鋒砍成一片廢墟的院落見着了自家主子爺。
  「主子爺,宋大小姐回去了,您這是真的打算幫她去拒了東宮婚事嗎?」
和公公給謝喬遞上溫好的濕帕。
  他心底還是憤憤不平,這宋初昭實在是不知好歹得該死一萬次!
  好好太子妃不當,自甘下賤去爬別人的床,還敢威脅主子爺!
  謝喬把一個院子都砍得支離破碎,此刻心情仍然惡劣。
  他把劍扔給和公公,舔了舔精緻的唇角,哂笑:「她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本座不隨她的意倒像是本座不通情達理了,不想嫁太子,那就不嫁了吧。」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她是貴族學院的女配:書名真是一言難盡啊勸退我三次劇情有趣,設定不錯,文筆出色值得一看不是那種古老的早乙女瑪麗蘇感覺劇情人物略有單薄,但是寫的勾人推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穿越諸天萬界:看了評論哥有點..............不看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空統治者:正在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