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歸來後,慘情真千金反手掀了
歸來後,慘情真千金反手掀了

歸來後,慘情真千金反手掀了白梔

標籤: 姜棉 現代言情 白衿
白歌一把扯下白梔臉上的面具,露出了那張清冷絕美的容顏
白歌嫉妒的望着面前毫無瑕疵的漂亮臉蛋,用力抓緊了白梔的下巴
「這種臉怎麼能出現在你這種低賤的人臉上?這樣的臉,就應該是屬於我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白歌嫉妒的望着面前毫無瑕疵的漂亮臉蛋,用力抓緊了白梔的下巴。
「這種臉怎麼能出現在你這種低賤的人臉上?
這樣的臉,就應該是屬於我的!」
白梔聽着,總算有了點反應。
「你,嫉妒我的容貌?」
白歌直接被拆穿,也懶得裝了。
「是,我就是嫉妒你的美貌怎麼樣,憑什麼這樣的容顏是長在你身上?
你根本不配!」
她說著朝刀疤男伸出了手,「給我把刀。」
刀疤男看了她一眼,將口袋裡的匕首給了她。
「悠着點,別弄髒了自己的手。」
刀疤男道。
白歌冷哼一聲,眼中閃過狠色,下一秒鋒利的匕首在白梔的臉頰上狠狠割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線。
即便如此,白梔只是悶哼一聲,眼神倔強的瞪着白歌。
「你真丑。」
「醜陋的心,醜陋的臉,你真該拿鏡子照照你現在有多醜!」
她的話無疑火上澆油,白歌聽得憤怒不已,激動的尖叫一聲,如同被惡魔蒙上了雙眼,拿起匕首,一下又一下的割着白梔的臉。
血液飛濺,白歌喪失了理智般,臉上帶着悚人的微笑,彷彿享受着殘害別人的快樂之中,眼睛逐漸猩紅。
「賤人!
賤人!
敢罵我!
我現在就讓你知道,誰最丑!」
她瘋狂的模樣被直播間的人全部看了去,望着臉上濺滿白梔鮮血的那張臉,白衿面露驚恐。
這是白歌的另外一重人格……和主人格的她相比,更加的瘋狂,更加的極端。
打臉來得實在太快了,他剛剛還在和白凌天爭辯,覺得白歌心裏還是對白梔保留了幾分情分的,不然也不會不顧他的阻攔,一個人出來尋找白歌。
但看到現在這個畫面,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一切,分明就是她和那個刀疤男算計好的!
白歌,根本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單純。
白凌天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縱使知道白歌不簡單,也沒想到她內心如此瘋狂。
他們驚恐的瞪大雙目,望着屏幕中驚悚的一幕,直到白梔的臉皮開肉綻,面目全非,白歌才停手。
白歌扔掉手上的匕首,看向白梔身後急瘋了的手下們,得意大笑。
「跟個蠢女人,你們也只能被自己蠢死!」
說罷,她笑着擦拭着臉上的血跡,看向刀疤男。
「全殺了吧,我想親眼看着他們死。」
刀疤男這會也被白歌的行為給驚到了,冷不丁對上她的眼睛,咽了口唾沫,趕緊讓人處理了白梔的手下。
槍聲一道一道響起,人一具具倒下。
不一會兒,跟隨白梔一同來的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白歌望着這一幕,跟個瘋子似的衝進屍堆里,瘋狂大笑。
直播間內觀眾們內心再次受到震撼,發彈幕的手都沒力氣打字了。
太驚悚了,太震撼了,比看血腥恐怖片還要令人驚心膽顫。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白歌清純皮囊下,是如此瘋狂的內心。
連帶着工作人員都張大嘴巴,呆愣愣的望着大屏幕,無法做出反應。
多了許久,白歌詭異的笑聲依舊盤旋在他們耳邊。
白凌天從震驚中緩過神,一下坐倒在椅子上,喘着粗氣。
「梔兒……梔兒是被白歌害死的……」「那後來出現的梔兒又是誰?」
想到這點,他逐漸紅了眼眶,抬頭朝白衿大喊。
「大哥,你到現在還覺得白歌沒錯嗎?!」
白衿眼神不對焦的同他對視,眼神中的光一點點黯淡。
他幾度欲開口,終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直播間內氣氛一片壓抑,導播也終於回過神來,喊道,「白梔肯定沒事,要不然直播怎麼沒結束。」
這話收錄到觀眾們耳中,眾人紛紛回過神,連忙刷彈幕。
【對對對,白梔絕對沒死,她要真死白歌手上,我這輩子都看不起她!】彈幕紛紛贊同,即便心裏害怕,還是重新看向大屏幕。
而大屏幕中,結局了白梔,眾人開始鬆懈下來,再次慶祝起來。
就在他們得意之時,只聽A18警報聲全部響起,一道道紅外線對準了白歌和刀疤男。
一群穿着武裝制服,帶着面具的人沖了進來,將他們瞬間圍住。
白歌和刀疤男對視一眼,錯愕不已,「這又是怎麼回事?」
刀疤男環顧四周,看來的人全副武裝,心臟狂跳不已。
就在他們疑惑之時,這群人讓開了一條道路。
只見剛才死的凄慘的白梔邁着瀟洒的步伐,氣場強大的朝他們走來。
她雙手拍着掌,看白歌驚恐地瞠目,笑靨如花道。
「真精彩,剛才太精彩了。」
白梔語氣嘲諷的說著,似笑非笑的望着白歌。
「為了除掉我,你可真是苦心積慮。」
她說著,眼神逐漸冷了下去,「可惜,你又失敗了,白歌。
你殺死的,不過是一些廉價的仿真機械人而已。」
白歌嘴唇顫抖,抬起的手指都在發顫,不敢置信道,「你怎麼還沒死?
你怎麼還沒死!」
她都做了那麼多了,為什麼她還不死!
白梔沒閑工夫搭理她,冷冷看了她一眼,朝手下使了個眼神。
刀疤男見狀,顧不得其他,吼道,「跟他們拼了!」
一聲令下,槍彈雨林。
間內,白凌天緊盯着白梔的臉,幾乎喜極而泣。
「太好了,她真的沒事。」
白衿心裏也鬆了口氣,看白梔的眼神充滿了困惑。
「她怎麼能一次性弄到那麼多仿真機械人,這是BLU獨有的特殊技術。」
白凌天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呵斥道,「都這會了你還有心思想別的,好好看看白歌是什麼嘴臉吧。」
白衿眉宇微蹙,心裏依舊困惑。
BLU是和A18一般神秘的存在,專註研究生產仿真機械人,是個龐大而強大的特殊機構,即便是地位高的政客和商人,也很難跟他們聯繫上。
白梔,難不成也是BLU的一份子?
白衿思考着,卻想不出其他線索,只能暫且作罷,繼續觀看直播。
大屏幕上,刀疤男等人終究敵不過有備而來的白梔等人。
白梔乾脆利落的解決了刀疤男,把玩着手上小巧而威力巨大的女士手槍,眼神幽幽的看向白歌。
如今沒了後盾,白歌眼珠一轉,恬不知恥地抱住了白梔的腿。
「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
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想殺你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求你饒我一命。」
「鬼迷心竅?」
白梔呵笑出聲,「如果剛才的落入你手裡的是我,而不是仿真機械人,我可早就被你虐待致死了,現在輪到你了,你就說鬼迷心竅,那你心裏的鬼胎,未免太可怕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遊戲人間從2000開始:看了幾本作者的書了,商業還真不是你強項,還是跟第一本的那種吧,來個快錢,然後寫曖昧文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元尊:第一章主角的獨臂父親一會兒雙拳緊握,一會兒又雙掌緊握,難道主角他爹是機械先驅維克托?還有作者連「的地得」都分不清,天蠶馬鈴薯這種水平都能當大神?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漫威之極速者:求新書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