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叔,到底怎樣才能忘記你?
小叔,到底怎樣才能忘記你?

小叔,到底怎樣才能忘記你?蘇念念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念念 顧北庭
祁雲榭問完,病房裡陷入寂靜
靜的只能聽見兩個人的呼吸聲
此時,坐在外面的顧北庭眼神淡薄地站起身走到窗戶前,看着遠處漸漸黯淡下去的天光,攥緊了垂在身側的手
病房的隔音並沒有想像中的好,剛才的對話他全部都聽見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竟然是蘇母。
從出事之後,蘇母就沒給她打過電話,她還以為蘇母生了自己的氣。
蘇念念接起,乖乖地喊了聲:「媽。」
蘇母的語氣意外地很溫柔:「念念,半決賽結束了?」
「嗯。」
蘇念念點點頭,頭髮摩挲着手機,發出簌簌的聲音。
「本來那天北庭說你醒了我就想給你打個電話問問,但是北庭說你馬上要準備半決賽,讓我過幾天再打電話……你這孩子,這次真的是麻煩北庭了,要不是他正好去巴黎出差想見你遇上那檔子事,你可怎麼辦?」
蘇母說著,沒忍住又嘆了口氣。
聞言,蘇念念微微一怔,側眸看了眼顧北庭。
原來蘇母沒給自己打電話,竟然是他叮囑的嗎……「抱歉,媽,讓你擔心了。」
蘇念念的語氣低下去,是真的覺得抱歉。
蘇母也沒有斥責她,只是覺得後怕:「念念啊,你這樣讓媽媽什麼時候才能放下心來?
你比完賽就趕緊回來吧,媽給你物色了幾個不錯的人選,你回來見見。」
蘇念念傻了眼。
這不就是相親的意思?
聽筒的聲音不大也不小,但車廂太安靜,顧北庭還是聽見了蘇母的話。
他收緊了握着方向盤的手,眸底閃過一抹淡淡的冷光。
蘇念念很無奈地喊了句:「媽……」蘇母的語氣嚴厲起來:「怎麼,難道不找個人照顧你,你還要一輩子指望着靠你小叔了?」
蘇念念撇撇嘴,不敢頂嘴。
心裏卻在想,以前的顧北庭或許不願意,但現在的他可不一定這麼想了。
應付了兩句,蘇念念掛斷電話。
車子也到了顧北庭一早安排好的餐廳。
蘇念念下了車才發現是一間中餐廳。
無論是餐廳服務員還是餐廳裝潢,都讓她險些以為自己回到了國內。
在巴黎參加比賽的這些天,為了趕畫稿蘇念念都是和祁雲榭在酒店餐廳吃的,偶爾出去,去的也是西餐廳。
其實她早就對法國美食吃的有些膩味了。
而顧北庭是怎麼察覺到她的小心思的?
難道是中午那餐她只吃了一點?
好像從小到大,顧北庭總是能猜到她在想什麼,到底是什麼原因?
正恍神想着,走到餐廳門口的顧北庭發現人沒跟上來,轉過頭:「想什麼呢?」
蘇念念的思緒被扯回來,她搖搖頭,連忙小跑幾步跟上。
坐在餐廳里,顧北庭拿着菜單自顧自地對服務員說:「糖醋小排,上湯時蔬,清蒸鯽魚,再來份蝦仁蒸蛋。」
坐在對面的蘇念念聞言淡淡垂下睫羽。
都是她愛吃的菜……又拿出這副很了解她的樣子。
服務員離開,蘇念念拿起手邊的水杯,輕輕抿了一口,語氣刻意的疏離:「這幾天麻煩小叔了。」
顧北庭捏着茶杯的手一頓,旋即送到嘴邊,嗓音低沉:「不麻煩。」
他更怕她不想麻煩自己。
從前為了保持距離,他故意推開蘇念念,保持兩人間的距離。
現在自己被她推開,才知道,原來這種感覺這麼痛苦。
菜一道道上來,顧北庭卻始終沒動筷子。
蘇念念夾了塊小排,見他不動,抬起眸:「你怎麼不吃,小叔?」
顧北庭將茶杯輕輕擱在桌子上:「我在想……」「我該怎麼做,才能彌補之前對你的傷害,讓你原諒我。」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夜月血:我記得當年看完這書前期後,我是根據標題是否有H來跳着看完這本書的,至於劇情嘛,蛤?←_←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璀璨者弓勒姆:這是一位很獨特的作者寫的一般很獨特的書,看完這本書之後就可以略去他其他的作品。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佛爺棍下不留生:剛開始整挺好,系統操控文,有點俠氣在裡邊,後來改成種田文了,也挺好,看啥不是看,再後來一群東瀛人來了以後是什麼狗屁玩意,改宅文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