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首輔大人夜夜翻牆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焉知海

標籤: 其他小說 覃廚子 覃宛
一朝穿成農家女,娘親是喪夫新寡,幼弟是瘸腿癱兒
前有村賊吃絕戶,後有奸人縱災火,一夜之間,覃家滿目瘡痍
覃宛揉着含淚擤涕的妹寶頭髮揪:「哭啥,有阿姐在呢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3章 議親(一)


雞鳴時分,農家日出而作,晨曦微涼,覃宛本就睡的不安穩,鼻尖傳來陣陣米粥清香,瞬間把她喚醒。

「月兒,不是說好等姐姐起來煮么。」覃宛裹緊棉襖走進廚房。

天剛蒙蒙亮,殘雪褪到牆角,南方的寒意無孔不入,穿的再厚也覺得滿身濕冷。

覃月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坐在馬紮上乖乖巧巧道:「姐姐昨晚睡得太晚,不想讓姐姐太辛苦。」

覃宛愣住,抿唇一笑,頓覺碗里無甚滋味的稀湯米粥也清甜許多,熱乎乎一碗下肚暖到心窩。

「娘醒了沒?」見覃月只顧吸溜吸溜喝着稀粥,覃宛給她夾了一筷子醬菜。

「還沒,娘守了一整晚,估計沒睡多久。」

家中遭變,覃月倒沉穩懂事許多,再不像以往圍着灶台和弟弟追逐打鬧沒心沒肺咯咯笑。

尤其是覃老爹中風後,秦氏省吃儉用還摳唆,這個原本胖乎乎的丫頭肉眼可見的清瘦下來,細伶伶的胳膊盈盈一握,摸不到幾兩肉。

「嗯,待會等娘醒了,你就把粥端去給娘喝。」覃宛吩咐了一句,覃月應了一聲,起身去給覃弈熬藥,現下給弟弟煎藥喂葯喂飯的活都由她來負責。

覃宛咕嘟咕嘟一碗粥下肚,仍覺得飢腸轆轆,那零星的米粒伴着稀湯彷彿只是短暫的經過了她一下。

她就不說了,覃月還在長身體,一家人光喝粥可填不飽肚皮。

在村裡,農家但凡有幾份薄田就不至於餓死,覃廚子是孤兒,靠吃百家飯長大,他白手起家,哪來的地種?不然覃百里也不會小小年紀就去當學廚。

沒有暖氣她忍,沒有網絡她也忍,可餓肚子不行!

覃家現下最值錢的便是鎮上的食肆,正好,也不用她去旁處尋活,她把食肆重開起來便是,只是不知秦氏如何想法。

思及此,她等不及快步奔出廚房找她娘商量,卻迎面撞上從外面剛回來還滿身濕氣的秦氏。秦氏本就不似一般農婦矮小,長得人高馬大,覃宛這一頭磕到她娘肩膀,忍不住捂住額角哎呦一聲。

她娘挎着鐮刀,背上還背個大背簍,瘦削蠟黃的臉抬起,眼下兩片烏青,顯然一夜沒睡,脾氣忒沖:

「都大姑娘了還這般毛躁,以後許了人家可別說是我教的。」

秦氏生的濃眉圓眼,顴骨高聳,原就一臉兇相,這會板起臉來訓人,活脫脫母夜叉放炮仗,往日也就覃廚子那樣和氣憨厚的性子能架得住她。

她娘放下挎刀和背簍,粗糲的大掌按住覃宛撞紅的額角揉起來,不揉還好,一揉哎呦喂更疼了。

年輕丫頭就是嬌皮嫩肉,經不得一點糙。

覃宛忽略她娘嫌棄的眼神,接過她背簍定睛一看,都是些紅薯木耳菌菇並着零星的野菜,天氣還冷,山上能採摘的東西可不多,她娘得起多早,得走多久才尋到這麼一大簍子?忍不住責備道:

「娘!您怎麼不多睡會,黑燈瞎火的去山裡多危險!」

「睡?娘再睡你們姐妹弟兄仨喝西北風啊?」秦氏聞言瞪了她一眼,雖說嗓音依然嘶啞,可精神看起來比昨日好了許多。

秦氏聽人說雲謠村後山能採到党參、石菖蒲這些藥材,正好是覃弈需要的,才打算去碰碰運氣,可天上哪有掉餡餅的好事,搜羅一大早只能搜羅到些野菜,倒也不算白跑一趟。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始於1992:92年,一個無名小卒,跟酒吧老闆找工作,要應聘駐唱歌手,張口就要500塊錢一晚,一晚上還只唱三首歌,給你個逼臉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世爭鋒:挺好的一本民國文,特么的被起點禁了……這麼多字數啊,可惜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萬界登陸:唉現在起點的都是什麼玩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