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什麼?鹹魚都能升級
大唐:什麼?鹹魚都能升級

大唐:什麼?鹹魚都能升級煙雨』

標籤: 軍事歷史 秦牧 長孫無忌
「叮!系統檢測,宿主已在教坊聽曲兩個時辰,符合鹹魚行為,獎勵【琴仙傳承】
」 「叮!系統檢測,宿主已在長孫府酣睡四個時辰,符合鹹魚行為,獎勵【呂布戰力】
」 穿越大唐五年,他成功靠着鹹魚系統—— 混成了一條鹹魚! 不過他是一條有志向的鹹魚! 敗突厥、戰世家、開商行、娶公主、降女帝…… 從寒門布衣,一路成長為修羅駙馬爺、萬世鎮國公
看不慣我?你來打我呀! 打不過?那你就邊上乖乖待着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哪裡來的黃口小兒,竟敢在此口出狂言!」

「真是天大的笑話!你竟敢說聖上送給長孫大人的【蘭亭序】是贗品?」

「來人,將此子叉出去!」

「嘴上無毛,還敢妄議書聖真跡,狂妄!」

......

廳中立刻有人對秦牧,口誅筆伐。

一旁的李二更是冷着臉,瞪向長孫無忌。

廳中空氣隨之涼了幾分。

秦牧這話,李二接受不了。

忍痛割愛,換來的竟是一個狂徒的妄語。

雖然李二與長孫無忌私交甚好。

但身為大唐皇帝,他哪裡受得住這氣?

長孫無忌感受着李二的怒火,面色鐵青,隨後瞪向長孫沖,怒聲道:「混小子,你從哪裡領來的狂徒,竟敢妄議天人聖物,還不趕快給陛下賠罪。」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沒有人可以挑戰皇權,更別提一介布衣。

長孫沖嚇的背脊發涼,冷汗直流,對着李二深深揖禮道:「陛下息怒,秦牧初來京師,沒見過世面,剛剛是胡言亂語,還請陛下勿怪,莫要與他一般見識。」

說著,他急忙拽了秦牧一把。

「表弟,你惹了大禍,還不趕快向陛下認罪。」

秦牧轉過身來,掃視廳堂,波瀾不驚,面容淡定,不卑不亢道:「我只不過是說了句實話,何罪之有?」

此話一出,嘩然一片!

「匹夫豎子!」

「信口雌黃!」

「胡說八道!」

……

此時,廳中眾人對秦牧又是一片聲討。

他們可以忍受秦牧的無知。

但絕不能忍受他的裝腔作勢,強不知,以為知。

廳中都是何許人也?

皇帝,皇后,公主,國公…

大唐政權天花板,全都匯聚於此。

這些不提。

單是廳中的孔穎達,虞世南,歐陽詢...幾位文壇大儒,書法大家那便不是秦牧一介布衣,可以相提並論的。

如今,這滿廳大唐各領域天花板,卻遭到一個布衣質疑,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長孫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長孫無忌的汗,順着臉頰滴淌而下。

長孫皇后為哥哥家中有如此狂徒,感到震驚。

襄城公主美眸又恢復了淡漠,對秦牧僅有的好感就此消散。

李二更是被氣的面色發青,強忍怒氣,垂眸道:「那你與朕說說,你憑什麼說這幅字是贗品?」

「若是你說不出個所以然,朕決不輕饒於你。」

廳中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秦牧抬起頭,望向李二,風輕雲淡,泰然自若,緩緩開口道:「若草民證明這幅字是贗品,陛下又當如何?」

語不驚人,死不休。

此話一出,又是震驚一片。

面對天人聖語,帝王威嚴,秦牧竟還敢淡定的討價還價。

廳中眾人終於明白了,什麼叫不知者無畏。

什麼叫初生牛犢不怕虎。

李二被秦牧氣的竟有些想笑。

這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布衣,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李二壓着火氣,沉聲道:「你說怎樣,便怎樣!」

今日他還真要跟秦牧較這個真。

不為別的,當皇帝的不能在布衣面前,丟了顏面。

一旁的長孫沖都快嚇尿了。

貌似聰穎的表弟,竟然是個愣頭青!

長孫衝上前拉了一下秦牧,淚眼都快出來了,顫顫巍巍道:「秦牧你夠了,快向陛下認罪...」

可秦牧卻不為所動,闊步上前,指向書法道:「這書法是贗品的關鍵點就在,「豈不痛哉」的「不」字之上。」

「書聖所寫「不」字,鋒芒畢露,用筆斬截,長豎懸針。」

「而這副字,「豈不痛哉」的「不」字,長豎直帶而下,調鋒作橫,特立獨行。」

李二聽秦牧所言,頭頭是道。

便向【蘭亭序】望去,廳中賓客也已坐立不安,簇擁着向前細觀。

「恩?還真是,單單這個「不」字的長豎是作橫而下的,其餘都是懸針。」

「【蘭亭序】通篇三百二十四個字,這特殊的「不」藏於其中,還真是難以發現。」

「這又能說明什麼呢?誰知道書聖是不是有意為之?」

廳中眾人,各抒己見,議論紛紛。

李二眉頭緊蹙,暗暗回想着他收藏的那篇書聖真跡【何如帖】。

其中的「不」字與【蘭亭序】中大多「不」字相同。

唯獨這「豈不痛哉」的「不」字,如今看來,確實格格不入。

眾人心中,忐忑不安。

難道這滿廳的王侯將相,不如一介布衣?

這不可能!

「呵呵...」

突然,一聲笑聲響徹廳堂。

眾人循聲望去,書法大家虞世南正捋順着鬍鬚向前走來。

看着他,眾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找到了主心骨。

不自覺為他讓開一條道路。

有關書法,虞世南最有發言權,而且他對書聖筆法,頗有研究。

虞世南望着牆上的【蘭亭序】緩緩開口道:「這位小郎君眼光頗為獨到,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細微差異,但你只懂其形,不明其神。」

「【蘭亭序】不光是一副字,更是書聖王羲之的心,意,境...」

「此「不」字之所以調鋒作橫,那完全是為了映襯書聖對人生苦短,生命不居的感嘆。」

「這不但是書聖的字,更是書聖的心...」

虞世南聲音不大,但說出話來,擲地有聲,言之鑿鑿。

歐陽詢與褚遂良兩人在他身後連連點頭,表示認同。

李二對王羲之真跡可謂如痴如醉。

尤其是這副神作【蘭亭序】,李二與虞世南幾人煞費苦心,才從辯才和尚手中巧取而來。

這幅【蘭亭序】他們反覆鑒定數日,每個字研究了不下千次,怎麼可能是贗品。

聞言,廳中眾人不禁暗自鬆了口氣。

他們還真以為秦牧所言為真,這幅字是贗品。

原本還寄希望於奇蹟的長孫無忌父子,心徹底涼了。

今日怕不是要將李二得罪了。

雖然長孫無忌與李二的關係十分要好,超越君臣。

但秦牧玩的有點大了。

「你還有何話說?」

李二目光如炬,看着秦牧,寒聲道。

今日他若不給秦牧一個教訓,那這帝王權威,怕是無法維護了。

廳中眾人也已邁開步子,坐回座位。

事情已沒有轉機。

虞世南開口,真假已定。

同時還定了秦牧的生死。

「陛下,他還是個孩子...」

長孫無忌硬着頭皮走上前去。

他已經知曉秦牧身份,雖與他沾親不多。

但秦牧父母在世時,有恩於長孫無忌。

所以他不能置之不理。

而秦牧,卻依然雲淡風輕的站在原地。

「陛下,草民還有一個方法可證明這幅字是贗品。」

「秦牧,你沒完了是嗎!」長孫無忌下意識對秦牧吼了出來。

作死也沒這麼個作法。

而秦牧卻不為所動。

雖然他知道長孫無忌是在維護於他。

「你讓他說,朕今日倒要看看,他怎麼證明!」

李二怒吼咆哮,額頭暴起青筋。

這孩子,氣的人牙根痒痒。

三番五次挑戰皇權,他看秦牧是活的不耐煩了。

秦牧不急不躁,不卑不亢,淡聲道:「因為這副字,是草民所書。」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明天下:請問這本書裏面主角是被崇幀踢屁股還是被李自成踢屁股?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召喚千軍:痛並快樂着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鎮妖博物館:感覺可能力量體系有點模糊,但無所謂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