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踏天
踏天

踏天踏天

標籤: 韓湘 韓湘兄
這一日,是無極門的選弟子的日子,這無極門是非常有權威的一個門派,許多人都想將自己的孩子送進無極門中修鍊,可是這無極門的選拔是極其的殘酷,但是能進入無極門或者是從無極門中走出來的必定是池中之物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修鍊


天還沒亮,韓湘正跟周公談話,就被敲門聲吵醒了。

「韓湘,起來訓練了!」這是房門外面響起了『天突』長者的聲音!「天還沒亮誒,這麼早就訓練!」韓湘打開房門開到外面還灰濛濛的。「給你一刻鐘的洗漱時間,遲到一分鐘,加跑一公里!」『天突』長者生氣的說道。 「啊?」「啊什麼啊!還不趕緊去洗漱!」說完,『天突』長者邊怒氣沖沖的走開了。「一刻鐘,不是吧?」

當韓湘洗漱完畢後,正好一刻鐘。

「我來了」韓湘有點兒小喘的說道。「哼!現在才來!」『天突』長者生氣的說道:「給我圍着山腰跑五圈!」『天突』長者指着一座山說道。「啊!這座山啊!跑五圈?」韓湘順着『天突』長者的手指的地方望去,看到了一座直插雲霄的山峰。「有問題嗎?」『天突』長者說道。「沒...沒問題!」韓湘咬着牙說道。「那就好!」

韓湘硬着頭皮像那座山峰走去。

站在山峰上,俯視整個世界,看到的,人在下面竟是如此渺小,似乎如螞蟻般渺小,本來以為,自己並不是太渺小的,但是,現在才知道,自己究竟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微不足道。「看什麼呢!趕快跑!」耳朵里傳來了『天突』長者的訓斥聲。韓湘艱難的向前邁着腳步。

當韓湘跑到第三圈的時候,太陽已經掛在天上,幟熱的陽光烘烤着大地,世間的一切都在承受着陽光的強烈照射。在山的半腰,有一位年輕人,正在煎熬着。

「想什麼呢!快點兒!你想當一個懦夫嗎?」耳邊不時傳來怒吼聲。「不,我不是懦夫,我是王者,真正的王者!」韓湘用盡全身的力量吼道。

是,他是王者,真正的王者,一個把尊嚴看得比自己性命還要重要的王者,一個敢於與上天作對的王者,一個不肯向命運低頭的王者,一個敢於挑戰自己的王者,這樣的王者,才是真正的王者。

當他拼盡全力跑完五圈的時候,他說了這樣一句話:「明天,我一定會用最短的時間!」之後便暈過去了。

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自己的房間里!「我怎麼在這兒?」旁邊的人告訴他說:「你暈倒了,是『天突』長者把你抬回來的。」「啊,我現在應該在修練的,不行,我要去修練!」說著,邊沖了出去。「『你怎麼下來了?」『天突』長者問道。「那個,師傅,我....我...對不起,我沒有完成任務!我甘願受罰!」韓湘說道。

「哈哈哈...誰說你沒有完成任務的?你完成了任務,而且,非常好!」『天突』長者笑着說到。「啊?可是我暈倒了啊?」韓湘不解的問道。「是啊,你是暈倒了,但是,你確實跑了五圈!一般人,能跑三圈就已經很不錯了!而你卻跑完了五圈!很好,很好啊!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在繼續修鍊!」說完『天突』長者滿意的轉身走了。

韓湘依然不解的望着『天突』長者離開的背影;「這也叫不錯啊!看來,我還真的是很不錯呢!嘿嘿嘿」說著,便回了房間。

第二天早上韓湘起來時,『天突』長者還沒有到,韓湘便自己自覺去了那座山峰。

果真比昨天跑得用的時間少了。當他跑到第二圈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天突』長者的聲音:「小子,不錯啊,繼續努力!」

今天,當韓湘跑完五圈的時候,感覺自己全身上下輕鬆多了,並沒有暈倒,而且,感覺自己體內的那股氣流更強烈了。

「怎麼樣小子?有沒有什麼感覺?」這時『天突』長者走過來問道。

「有,感覺自己體內的一股氣流越來越強烈了,而且在我體內亂竄的次數多了!」韓湘不解的說道。

「嗯,不錯,很好!你現在,跟我學,盤腿坐下然後雙手放在胸前,試着把那股氣流運至丹田!」說著『天突』長者盤腿坐了下來,而韓湘也跟着學坐了下來。「把眼睛閉上,注意力集中。」『天突』長者訓道。

韓湘按照『天突』長者說的,一步一步的做着,他感覺自己能夠做到了,把那股氣流運到了丹田。「接下來試着把這股氣流向天突穴推進,看看是否能運到那裡!」緊接着,韓湘又試着把這股氣流運向天突穴。「如果感覺到疼痛的話就忍着,這是打通天突穴的唯一辦法!」

當韓湘把氣流運向天突穴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一層東西擋住了他的去路,於是他便用氣流沖了一下,當時他感覺到,身體好象是裂開一樣,全身上下在撕裂着自己的身體,當他聽到了『天突』長者的話是,他便忍了下來。

「很好,你在把氣運會丹田,然後,慢慢平息自己的氣流。」 韓湘忍着劇痛一步一步按照『天突』長者的說法做了。

「哇,為什麼這麼痛,而且我的身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污垢?還有異味兒?」韓湘平息下自己的氣息後感覺身體不是那麼的痛了,但是還有點兒痛。

「這是證明你的天突穴正在一步一步的打通,今天上午先到這兒,你回去洗洗身上的污垢,然後換身兒衣服,下午我還有東西教你!」「奧!」說著,韓湘便隨着『天突』長者下山去了。韓湘回到房間後,先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歡了身衣服,邊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開門一看是送午飯來的。

「謝謝啊!每天讓你送飯我都不好意思了,下一次我跟他們一塊兒吃吧,你就不用麻煩了!」韓湘笑着說道。「奧,那你要跟老頭兒師傅說,我們只是負責給您送飯,其餘的我們不管。」送飯的那位弟子說完便腿下了。「切,什麼人啊?」

看到桌字上的好菜,韓湘忍不住的流下了口水,二話沒說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吃飽後,看了看時間還早,邊躺在床上睡了一會兒。

睡着後,他做了同一個夢,還是有一個惡魔在追他,這次惡魔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想不想救你娘?如果想的話,就讓我進入到你的身體裏面,那樣你就會有無窮的力量了,那樣你便能救你娘了!」

「不,不...不可能,你休想騙我!」說著,一把長劍就插入了惡魔的身體。

「不..不...不可能」突然他睜開了眼睛,做起了身。看了看身上,又出了一身的冷汗。「看來有得洗一洗了!」韓湘自言自語的說到。

洗完澡以後,韓湘打開了房門,便看到正朝這邊走的『天突』長者:「休息好了嗎?好了的話跟我走吧!」沒等韓湘回答『天突』長者就轉身走了!

「我有能力說不嗎?」韓湘小聲的說道,還是跟了上去。

「你完全可以不跟來的!」儘管聲音很小,但還是被『天突』長者給聽見了。

「呃呃呃,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韓湘想解釋但是被『天突』長者給打斷了:「我不需要你的解釋,我相信我的耳朵還沒到聾的時候!」說完便快步向前走了。

而韓湘幾乎是跑着跟在『天突』長者的後面。跟着『長突』長者來到了一片森林裏面。

「唉,師傅,我們來這兒幹嗎啊?」韓湘望着眼前的一片森林說道。

「哪那麼多廢話,跟着我走就是了!跟緊點兒!別走丟了,走丟了,我不負責!」『天突』長者嚴肅的說到。

「奧,知道了!」韓湘像是小孩子做錯事是的說道。

他們穿過了森林,眼前是一片湖泊,簡直如仙境一般,清澈見底的湖水,在湖的兩岸一片一片綠色的小草似得海洋。在湖水的後面,有一座山峰,瀑布在山峰上飛流直下,這裡的空氣清新很是以修鍊啊!

「這裡的空氣比較清新,由如仙境一般,在這裡,有天地之間的靈氣,你有沒有感覺到身體裏面有一股七在飛快的流竄,想要衝出體內?」『天突』長者的話打斷了韓湘的欣賞情趣。

「啊?嗯,是啊,這裡空氣清新,適宜修鍊的!」韓湘附和着說道。

「我們在這兒住一個星期!」『天突』長者平淡的說道。

「奧,啊?師傅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在這裡生活一個星期!」韓湘不可思議的說道!

「有問題嗎?」『天突』長者說道。「沒....沒...沒問題!」韓湘無奈的說道。「那你現在就按照後我上午教你的在做一邊。」『天突』長者吩咐道。「奧,好!」說著,韓湘就盤腿坐了下來。

這一次,他把氣流運至丹田後,用了最大的力,沖向了天突穴。這一次,比上一次的疼痛更加了百倍,他承受不住了,咬緊了牙齒,拚命的忍住,當氣流與阻礙相碰撞的那一刻,由於碰撞的衝力太大了,以至於韓湘吐了血。

「怎麼了?」當『天突』長者看到時,馬上封住了韓湘的穴位。「沒..沒什麼!只是有些太疼而已!」沒等說完便暈了過去。『天突』長者馬上把韓湘扶正,為他運功療傷。

「我怎麼了?」當韓湘睜開眼睛問道。「你太過心急了,你的九大穴位都沒有通,都有阻礙,這些阻礙只能一天一點兒的打通,不能太心急,否則只能產生反作用力!所以,你只能一步一步的走,不能一步登天!」『天突』長者語重心長地說到。

「我只是,想早一點成為修真者,早點救出我娘,別的我不求什麼!」韓湘一臉凄涼的說道。「你娘?怎麼了」『天突』長者不解的問道。

「唉,說來話長啊!我娘......」韓湘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聲野豬的吼聲打斷了。

「呵呵,看來,我們今天晚上有美餐了!」『天突』長者笑着說到:「看好了,記住我的每一步要領!」說完便飛到了那隻野豬的跟前。「看來今晚你就是我們的晚餐了,受死吧!」說完,便向那隻野豬出了一掌!

「嗷嗷嗷嗷」那隻野豬被激怒了,發出了刺耳的叫聲!「不錯啊!還能接我用辦成功力的一掌。再來一掌試試看!「」『天突』長者笑着說完,就又向那頭野豬用了一成功力打了一掌。

那頭野豬掉頭跑了,『天突』長者豈能善罷甘休,便追了上去:「看你哪裡逃!」「師傅,小心點兒啊!」韓湘提醒到,不過,『天突』長者早就飛沒影了,當然是聽不到韓湘的話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後,韓湘還不見『天突』長者回來,便有些擔心,然後就走進了森林裏面去尋找『天突』長者。「師傅...師傅...師傅...你在哪?你聽見我說話了嗎?師傅...師傅!」尋找了大約十幾分鐘的時候,韓湘看到前面有一個發光的東西,走了過去,一看,是一顆閃閃發光的蛋。韓湘看了半天也沒看出那是顆什麼蛋來。拿起來的時候,就聽見「啪」的一聲響,然後,那顆蛋上就出現了一條裂縫。

不一會兒,那顆蛋裏面露出了一顆龍的腦袋。沒過一會兒,那顆蛋就只剩下兩半蛋殼兒了,裏面的小龍早就飛在了空中。

韓湘就看着那條龍在天上盤旋,「是你把我放出來的嗎?」韓湘的腦海里蹦出這樣一句話。「嗯?是誰在附近?」韓湘問道。「是我啦!」依舊是在韓湘的耳邊響起的。「是誰出來!」韓湘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人影。

這時,那隻剛剛出來的小龍飛到了韓湘的身邊,「是你在跟我說話?」韓湘不可思議的問道。「沒錯啦,是我!」「你是?」「我嗎我是一條蛟龍,只不過我比較小而已!」「奧,那你的父母呢?他們不在你身邊嗎?」「你好笨啊!我們蛟龍一族,由母親產下蛋以後呢,就不管我們了!能不能孵化的出來就要看我們自己的了,本來我也不能浮華出來的,但是,你身上的靈氣使我能夠孵化出來,所以我才說是你把我放出來的。而且,以後我就跟着你了,我們簽下契約吧!」說著,沒等韓湘反應過來就已經把自己的契約印到了韓湘的手臂上。

韓湘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又有一股氣流在流竄,便馬上盤腿而坐調整自己的氣息。然後,自己又試着沖開天突穴。這次,韓湘並沒有有很大的衝力,而是慢的推進,遇到了阻礙時,他才沖了一下,他突然感覺到了好像通了,氣流可以進入了,然後他又把氣流運回了丹田,再試一次,果然,天突穴通了,當他慢慢的推進時,又遇到了一層阻礙,剛想突破,耳邊傳來了蛟龍的焦急的聲音「不要!不可以的,你現在還不可以沖開這一層的!」聽到了蛟龍的話後,韓湘停了下來,並沒有突破那一層阻礙。他把氣運至了丹田。

「你為什麼不讓我衝破那層阻礙?」韓湘不解的問道。「這個是因為........」蛟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叫喊聲打斷了。

「韓湘,韓湘,韓湘,韓湘你在在哪啊?」『天突』長者回到湖邊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韓湘的影子,以為韓湘出事了,便慌忙的走向森林裏面尋找韓湘。

「師傅,師傅,師傅.我在這兒!我在這兒!」韓湘聽到『天突』長者的呼喊聲向他擺擺手示意自己在這兒 。

「你小子怎麼跑這兒來了?害得我到處找你!」『天突』長者訓斥韓湘道。「不許你訓斥我主人!」就在這時,小蛟龍看不下去了,出聲阻止道。

「你是?蛟龍王的後代?」『天突』長者驚嘆道。「是又怎樣?」蛟龍看他一副不順眼的樣子。「你剛才說什麼?你的主人?」『天突』長者疑惑的問道。

「師傅,蛟龍跟我簽了契約,而且我已經突破了第一層的阻礙,我剛剛本來想也突破第二層的,但是,蛟龍阻止了我!」韓湘一臉不解的說道。「沒突破就對了!」『天突』長者鬆了一口氣說道,萬一韓湘真的現在突破第二層阻礙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為什麼啊?」韓湘更加不解的說道。「這個以後在個你解釋,現在,我們先回湖邊,你先洗一下,然後我們就吃晚飯了!」說著,『天突』長者轉身向湖邊走去。

「切,什麼人啊!你以為你是誰啊!敢這麼對我主人說話!」小蛟龍一臉憤怒的說道。「好啦!小蛟龍,我們也回去吧!走了!」說著,韓湘笑了笑便跟上了『天突』長者。

「哼,主人,我在替你打抱不平好不好!」小蛟龍一臉委屈的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他是我的師傅,訓我也是應該的啊!走了!」韓湘無奈的說道。

「唉!無奈啊!」小蛟龍一臉委屈的跟上了韓湘。

到了湖邊,韓湘跳了進去,在裏面洗了個澡,然後就看到『天突』長者生氣了火,正在烤那隻被他打敗了的野豬的肉。「師傅,您真厲害,那麼大一隻野豬就被您給打敗了!我什麼時候也能向您那樣啊!」韓湘一臉羨慕的說道。「你小子,有吃的還賭不住你的嘴,想像我一樣,你還差點兒!將來,你一定會比我更厲害!」『天突』長者笑着說到。

「哼,就他還厲害,我怎麼一點兒也沒感覺出來呢?」小蛟龍一臉藐視的說道。「小蛟龍,或許以後你會比我厲害,但是一你現在的能力,我想殺你簡直易如反掌!」『天突』長者一臉嚴肅地說道。

「我...我...我」小蛟龍被『天突』長者說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小蛟龍,我師傅並不是壞人,他不會傷害你的!放心!」韓湘摸摸小蛟龍的腦袋說道。「還是主人好!」小蛟龍撒嬌的說道。

他們吃飽以後,就在草地上休息了,沒過一會兒,小蛟龍就睡著了,韓湘聽到『天突』長者的鼾聲後便坐了起來!「娘,你還好嗎?」韓湘望着天空說道。

韓湘誰的迷迷糊糊的,感覺有東西在舔他,睜開眼後,看到了小蛟龍的影子!「主人,你終於醒了!」「你起的這麼早啊!」韓湘揉了揉朦朧的睡眼說道。「不是啊,有人比我還早的!」韓湘四周望了望沒有看到師傅便向小蛟龍問道:「師傅呢?」「什麼師傅?我不知道啊?」小蛟龍一臉誠實的回答道。「奧,那我們去找找吧!」韓湘起身對着小蛟龍說。

「切,找他幹嗎?沒意思!」小蛟龍一臉不樂意的說道。「你還在生師傅的氣嗎?」韓湘問道。「沒有啊!我幹嘛要生他的氣啊!」「既然沒聲師傅的氣那我們就一起去找找吧!」

「找我幹嗎?還以為我迷路了嗎?」這時『天突』長者來到湖邊聽到他們在說找他。「師傅,您起這麼早幹嗎了?」韓湘問道。「沒幹嗎,我只是,隨便轉了轉,然後又抓了幾隻野兔而已!」『天突』長者說道。

「師傅,今天我們要幹嗎?」韓湘問道。「這個你拿着!」說著,『天突』長者給了韓湘一枚類似於戒指的東西。「這是什麼?」韓湘不解的問道。「這個是儲物空間戒指!」『天突』長者解釋道。「什麼?儲物空間戒指!」韓湘皺着眉頭問道。「這個的指令是『天地萬物,唯我獨尊,物換物化,唯此一枚』」「奧!」「你來試一次!」『天突』長者把戒指給了韓湘說道。

「跟我學!『天地萬物,唯我獨尊,物換物化,唯此一枚』」「『天地萬物,唯我獨尊,物換物化,唯此一枚』小蛟龍進!」果不其然,當韓湘喊完以後,小蛟龍就不見了。

「我們也進去看看吧!」說著,『天突』長者便先一步進入了儲物空間戒指裏面。『哇,這裏面好漂亮啊!」韓湘進來後就聽到了小蛟龍的感嘆。「是啊!真的好漂亮啊!」韓湘環顧了一下四周,「等等,為什麼我感覺這個地方這麼熟悉呢?」韓湘說道。「熟悉就對了!因為這就是外面胡的景色。」『天突』長者坐了下來說道。

「是誒!真的是外面的湖的景色!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下輪到小將龍不解了。「是啊師傅,為什麼呢?」「這是我把外面胡的景色傳進來的,這裏面和外面一樣,靈氣非常大,小蛟龍,你以後就在這裏面修鍊,沒事的話不要出去!」『天突』長者嚴厲的說道。「為什麼我不能出去?我還要保護我主人呢!」小蛟龍抗議道。「師傅說的沒錯,你以後就在這裏面吧!省的你一出去嚇到人家!」韓湘非常同意『天突』長者的話。

說完韓湘便隨着『天突』長者一塊兒出去了!

「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現在給你這個?」從儲物空間戒指出來後『長突』長者問道。

「嗯,我不明白!」「九大秘穴要打通,必須每大秘穴都穿過五層阻礙,才能真正的打通,然而,每層阻礙打通後,都能得到不一樣的能量,而小蛟龍幫助你打通了你的第一層天突穴的阻礙,所以現在的你完全有能力控制這枚儲物空間戒指,所以我才把他交給你的!」『天突』長者說完臉色有些不佳,但是韓湘並沒有看到。

「奧那我要現在要怎麼做呢?是不是要衝開第二層阻礙?」韓湘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我說過了,凡事要沉得住氣,這種事要求機緣的!該衝破的時候自然就會衝破了!急不得!現在你先按照我前幾天教你的試試,等會兒我再叫你一招!」『天突』長者語重心長的說道。

「奧!」說完,韓湘盤腿坐了下來,開始運氣。

當韓湘氣運至丹田的時候,他感覺到還有一股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逃竄,但是他無論怎樣都控制不了那股氣流。「注意力集中,那股氣流是我和你簽下契約時留下的,你現在還控制不了它,所以先別去管它!」這是小蛟龍用他們這種契約關係告訴了韓湘。聽了小蛟龍的話後,韓湘就沒有去官那股氣流,而是,開始專心的去控制一股氣流。當韓湘把那股氣流推向第二層阻礙的時候,只是感覺身體沒有那麼痛了,而且,身上也沒有那麼多的污穢了。當韓湘向再一次打破第二層阻礙的時候,他想到了師傅的話,不能太心急,所以他就沒有在一次去打破。

「很好!」見韓湘能夠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話,並沒有太心急『天突』長者臉上露出了讚許的表情。

韓湘跳進湖裡洗了個澡,然後便看到『天突』長者把他今天早上收穫的兔子烤熟了遞給了韓湘。韓湘接過來聞了聞:「好想啊師傅!」韓湘流着口水說道。「香你就吃吧!」『天突』長者無語的說道,他這個徒弟啊,除了吃還能幹嗎啊!

吃完以後,『天突』長者把韓湘帶進了森林裏面:「今天,我們學習的是我『天突』門的絕技基礎之一!」說著,『天突』長者給了韓湘一把劍,「這把劍是我的貼身寶劍,它是由冰山上的玄鐵練至九九八十一天而成......」『天突』長者一邊介紹着劍的來歷一邊教韓湘絕技的基礎。

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的練習,使韓湘的經脈更加疏通,然而,在這其中的艱難,痛苦又有多少人會理解,能夠理解。每當韓湘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他就會想到他娘,他娘還等着他去救,他就會想到那個女人,那個是他看清自己並使自己決定於命運抗衡的女人,她現在還好嗎?他會想我嗎?每每想到這些,他便一個人坐在湖邊發獃,或者是站在山峰上俯視世界 ,只有這樣,他才能找到一點兒堅持下去的勇氣,他才會充滿信心的繼續修鍊。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一個月已經過去了,而韓湘也已經衝破了三層阻礙,並且,天突絕技也已經連到了初級。

「主人,我要晉級了,這一次可能要一個月左右!」小蛟龍在儲物空間戒裏面告訴韓湘。現在的小蛟龍已經是進行第二次晉級了。

「恩!你安心的晉級吧!不用擔心我!」韓湘欣慰的說道。

「該教你的我基本都教你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了,要突破第四層和第五層阻礙,你應該去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而且有充足靈氣的地方!我有一個好地方你去不去?」這時站在山峰上的韓湘聽見『天突』長者的話後轉過身來。

「雖然我感覺都可以了,但是,我還是有那麼一點兒點兒的疑問!」韓湘不好意思的說道。「什麼疑問,你問吧!」

"雖然我感覺都可以了,但是,我還是有那麼一點兒點兒的疑問!"韓湘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疑問,你問吧!"天元長老和藹的看着韓湘,對着韓湘微笑着說道。

韓湘被天元長老這麼一看,頓時也是感覺到極大的羞愧,不為別的,就為一個老男人微笑着盯着你看,你會是什麼感受?肯定會與此時的韓湘是一樣的感受!

"長老,我怎麼會每天晚上睡覺都會夢到被一隻惡魔追殺,而且惡魔還與我談條件!"

聽到,韓湘這麼一說,天元長老圍繞着韓湘轉了幾圈,對着韓湘,說道:"此事我也不太清楚,也許是你的修鍊太累了,導致的,多注意休息便是。"

"是,長老。"

韓湘雖然也不知道經常出現在自己睡夢中的惡魔是好事還是壞事,一位活化石都不知道,既然連這麼 一位活化石都不是知道,韓湘也就不再去想了,對着天元長老微笑了一下,說道:「長老,你說的那個修鍊的地方在哪裡?」

天元長老,看了一眼韓湘之後,微笑着說道:「這麼急着去修鍊啊!!!孺子可教也。」

當然了,韓湘如此這麼著急的去修鍊也是有原因的,自己的母親,還未被解救而出,而且,自己還要對着全天下的人,說白媚生是自己睡過的女人,況且白媚生是如此的生猛,自己現在與她相比,自己就是一隻螞蟻,而白媚生則是一隻大象,這種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當然了,這些天元長老是不會知道的,此事除了我們當事人白媚生與主角韓湘知道外,外人士不知道的。

「從這裡出去,一直向西走,你會看到一個大瀑布,那裡便是我所說的那個修鍊的地方。」天元長老,看了一眼韓湘,手往着韓湘的身前便指去。

「是,長老。」

韓湘告別了天元長老之後,大步的向著天元長老手指的方向走去。

沒過多久,韓湘便是來到了天突長老口中的修鍊的地方,轟隆的水流聲像是一記記的響錘,敲打在韓湘的耳中。

「果然是一個好地方啊!」韓湘,抬頭看着從不知道有多少米高的地方留下來到餓水,由衷的感慨道。

「蛟龍,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地方,你閉關不能看到了!」韓湘的內心中也不由得感慨的說道,雖然說蛟龍是自己的寵物,可是自己確實從來就沒有把他當成寵物看待,而是把它看成是一位自己的夥伴,一位有血有肉,有思想有靈魂的夥伴。

「好了,就在這裡修行了,盡量爭取在最短的時間那日突破。」韓湘看着四周,除了一塊在瀑布下方的巨石外,便是沒有了任何的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部位別的,因為此時的的韓湘便是身處在一個巨大的山谷中,除了一個進來的入口外,便是找不到任何的一個進來的方向了。

「唉!」韓湘看着這麼美的的地方,嘆息一聲,便是向著一旁的樹林中走去,伐木造房子,沒有住的地方,韓湘如何來進行突破!!!

當然,也許你會問,一位修真者,這麼還會需要住宿的地方,你問的這個不是廢話嗎?是人都需要一個住宿的地方,雖說是修真者,可是修真者也是人啊!!!

很快,韓湘便從一旁的樹林中,砍伐來了很多的木材,用來建造房屋,半天的時間過去了,一棟還算是看得過去的小茅草屋(小破屋),出現在了者里,當然出現的這棟小破屋,從美學的角度來說,可是非常的不雅,將四周這麼優美的環境都給糟蹋、破壞了!

小破屋中,除了用樹葉鋪成的一個簡易的床外,便是一無所有了。

「還好,長老給了一個空間儲物戒指,不然就是要餓死在這裡了。」說著韓湘從空間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些肉乾,大吃了起來。

很快,韓湘也是吃足了,便開始坐在自己的小床(枯枝落葉鋪成的)上,打坐修鍊了起來。

韓湘此次打坐,很快便是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在自己的丹田之處亂竄,熱流所過之處,疼痛是務必的巨大的,汗水順着韓湘的鬢角一滴一滴的低落而下,而韓湘的眼睛依舊是僅僅的閉着的,部位別的,就為了將自己的母親解救出來,向世人大說白媚生是自己睡過的女人。一想到這些,在韓湘的體內,便有一股無窮的信念在支撐着韓湘。

「縱使前方的道路,荊棘遍布,縱使前方的道路上坎坷眾多,我韓湘依舊是會向著前方邁步的,不會畏縮。」

「碰」

一聲碎裂聲從韓湘的體內穿了出來,韓湘的臉色是無比的蒼白,但是韓湘卻沒有什麼膽懼,反而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是的,韓湘突破了,長期以來,一直壓着韓湘的一個瓶頸,在韓湘的努力之下,突破了,四周的元素瘋狂的想着韓湘的體內湧來。

「不錯,這裡的元素還真是夠濃郁的,就是不知道當初長老是如何發現這個地方的,不過……」韓湘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的微笑,眼中的精光不停的閃爍着,自言自語的說道:「不過,這裡以後就是我韓湘修鍊的地方了,嘎嘎……」

韓湘不在動了,而是平靜下務必喜悅的內心,控制着湧進體內的能量,來鍛煉自己。

韓湘的修鍊速度是如此的快,一個月的時間便是從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凡人,變成了一位突破了天突穴,進入膻中穴的修真者,這個速度,雖說在修真界中不算是牛逼的存在,可是在這個無極門中,確實及其少見的,除了哪一位之外,韓湘便是第二位在這麼快的時間內突破的人。當然了,這個是後話。

「膻中境界,我韓湘來了,白媚生你就等着我向世人宣布你是我韓湘睡過的女人吧,母親,孩兒很快便來救你。」

韓湘,不知道前方的道路上會有一些什麼大的挑戰在等着他,但是他知道,無論是做什麼事情,自己都不能放棄,放棄了什麼事情都是做不好的,不放棄,至少還有成功的希望。

「碰」

韓湘走出了自己的小屋,來到了屋外,將體內的能量導入到手掌上,對着一旁的一刻需要兩位成年人才能合抱起來的大樹打去,。大樹就像一張薄紙一樣,被韓湘的一章便是從中打斷了。

而,韓湘此時的表情,是嘴巴張得大大的,都快要可以塞下兩個雞蛋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修真者的力量嗎???果然是可以斷山裂石。」

一想到自己過不了多久也可以腳踏着一把飛劍,天涯海角的飛行着就無比的激動,韓湘按照天突長老教的功法,開始修鍊了起來,只見韓湘,握手成拳,向著四周一拳一拳的打出,每一拳打出,都帶着一聲聲的風聲,此時要是天突長老在,看到了韓湘打出的功法,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此時韓湘打出的功法,那裡像是一位初學者打出的,反而像是一位練了幾年的人打出的。

當然了,此時的天突長老並不在這裡,所以這麼驚人的一幕,天突長老是看不到的了。

「呼呼」

……

待韓湘打完了天突長老傳賜的功法後,也是累得呼呼的直喘着粗氣,此時在韓湘的身上有一股紅色的光芒在閃爍着,當然,我們的豬腳韓湘是沒有看到自己身上的這種變化,依舊是像一頭牛一樣的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不行,雖然說是突破il天突境界,步入了膻中境界,可是還是不行,這個境界的修真者也許在世人的嚴重時神仙,可是在強者的眼中什麼都不是,頂多只是一個螞蟻,其他的就什麼也不是了。」這一點韓湘也是無比的清楚並認識到得,雖說是自己與白媚生發生了關係,可是白媚生依舊是看自己猶如螞蟻般,要想被世人所敬仰,首先便是要有足夠強橫的實力,實力在了,什麼都好說,要是沒有實力,什麼都不好說了。

「我要變強。」

一顆我要變強的種子,在韓湘的內心中紮下了一個很深很深的根,同時在未來的世界中,一個強者的誕生,便是由這棵種子發芽長出來的。

韓湘休息了一會之後,便是再度開始修鍊,這次韓湘的修鍊與以往的不同,以往修鍊的時候,韓湘是靜不下心來的,可是這一次韓湘的內心卻是如平靜的湖面一樣,務必的平靜。

「呵呵,這小子。」只見天突長老,站在一座山巔上,看着在打坐修行的韓湘,不由得笑了笑,隨即化為一道青光,向著無極門的方向飛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奮鬥吧,加夫里爾:我們吃的豬肉其實全部都是閹豬肉,不知道的可以百度科普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火影之水遁最強:人物三分,劇情三分,設定四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話起源:看樣子挺有意思?評價暫定6分,看看後期會不會崩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