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世黑俠
絕世黑俠

絕世黑俠絕世黑俠

標籤: 晨兒 陳晨
天色暗了下來,雷鳴聲夾雜在暴風暴雨中一起降臨,在一間樸素卻不失風格的田間小屋處,一個樣貌清秀的小男孩與一個中年婦女、中年男子正在院外,小男孩正將泥土高高搭起,塑造成一個勉勉強強可以看得出形狀的高樓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被救


黑衣人看着陳晨攥緊的雙手,滿意的笑笑,或許這個孩子比較膽小,但終究是他的孩子,同樣有魄力,假以時日,一定能成為他手中最傑出的殺手……

黑衣人叫洪濤,是陳晨的父母的大學同學,後來畢業了便各自分開,因為一些旁人所不能知曉的事情使他走上了復仇的道路,訓練了一些孤兒作為自己復仇的殺手。

原本他也是想要先通知陳晨的父母,可惜來晚一步,所以只能如此了,既然他們都不在了,那他們留下的孩子就助他復仇吧,正好是有共同的仇人,也不算欺騙,或許他們的孩子會比其他孤兒訓練而成的殺手還要好呢。

畢竟基因在那擺着,而且,陳晨和他有共同的仇人,那些孤兒只是他救了他們,他們為他效力罷了,沒有情感,不會像陳晨一樣,和那些人有不共戴天之仇,陳晨..應該會拼盡自己性命來報仇的。

從那天開始,商場上傲視群雄的傳說人物便消失了,而他的妻子與孩子也莫名不見了,如隱姓埋名了般,又似人間蒸發般,從那天后,便沒有人再看到他們了,消失的還有田野的那間屋子,燃燒後留下的灰燼也隨田野上颳起的風吹散了,兩條性命宛如從沒出現在世上般,悄悄的離開了這個充滿留戀不舍的世界。

而從那天,他們唯一的留戀--陳晨也不再膽小懦弱,清澈的眼眸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雙堅定而冷漠的眼眸,摻透着對性命的漠視,每天努力的完成洪濤交給他的任務,從最初的基本功一點一點練起,無論是考驗耐力的蹲馬步,還是考驗臂力的提水桶等一系列基礎練習,都認真的完成。

起初,陳晨並沒有達到洪濤的要求,從小便被疼愛慣了,儘管一夜之間心智成熟了起來,但身體的弱小依舊阻礙着他的成長,第一天失敗了,晚上便一個人悄悄繼續,累了就咬緊牙根繼續堅持,要忍不住了就想着父母對他的疼愛,想着他還沒有給父母報仇,怎麼可以失敗!就這樣,復仇的信念一直支撐着他不斷訓練自己,從最初連一個小時都堅持不下來直到現在可以勉強完成任務,不過,就算是跌倒了還是擦傷皮了,都咬着下唇,不讓自己發出疼痛的叫喊聲,直到把自己的唇皮咬破為止。

在許多訓練的孩子中,陳晨是比較小的一個,也有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最大的有九歲,全部都是男孩子,他們每天一起訓練,一起跑步,一起吃飯,一起睡覺,而每個月就有的一次比賽也顯得尤為重要,聽在他之前就在訓練的孩子說,每個月都有比賽,輸了的人要就被罰去掃地,還不許吃飯三天,然後才繼續加入訓練,三次失敗的人就要送到後山那個有許多野獸出沒的地方,聽說……進去後山的孩子從那次後就沒再看到有人出來了,而每隔一個月便會有新成員加入,也不斷有成員消失……

陳晨躺在靠內的床榻上,面朝牆壁,睜着眼睛看着潔白的牆壁,冷漠的眼眸之中出現了一絲裂縫,露出一絲脆弱的神情,最終還是閉上了眼眸,一滴淚水隨着眼角滑下。爸爸媽媽,你們已經離開他一個月了,可是他還是好想好想你們,明天就要比賽了,他想贏,雖然他小,但是他想證明自己一樣可以打敗那些比自己大的人,如同他一定可以打敗他的仇人一樣,他不怕輸,但是他怕沒辦法替你們報仇,他好多次都想要放棄,但是,腦海中的那股復仇的信念卻讓他放棄不得,每次想要放棄時,就會想到你們,他就咬着牙根堅持了下去。

時間很漫長,不知道何時他才可以變得很強很強,可以手刃他的仇人,為你們報仇,他知道,洪濤叔叔或許是在利用他,但是他只是裝作不知道,因為失去了洪濤叔叔的幫忙,他沒有辦法迅速成長,甚至……在這個殘酷的社會中無法生存。

總之,洪濤叔叔利用他,他也可以利用洪濤叔叔來達到他復仇的目的,而他之所以會發現這點,是因為爸爸曾經教過他,眼睛是最騙不了人的,人生如商場,一不留意便會死在他人手上,要想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那就有不怕危險的精神,得學會細心、耐心、恆心,細心是因為要在第一時間發覺他人的意向,及時進行防備,耐心是因為任何事情都不是可以坐享其成的,需要你耐心的堅持下去,恆心亦如這個道理,他從小便將父母教導他的話語深深銘記在內心。

次日,天一亮,所有的孩子便動作迅速的從長長的床榻上起來,動作乾淨利落的疊好被子穿好衣服,跑到院子外面集合,排成幾個縱列,神態專註而嚴謹,全部都不苟言笑,筆直的站立着。

「聽好了,每個月的今天都要進行一場比賽,輸的人去打掃整個院落,三天不許吃飯,輸了三次後就去後山鍛煉,明白沒有。」洪濤面無表情的站在所有的孩子面前,冷聲訓斥道。

「明白!」尚且還帶着稚嫩的聲音整齊大聲的齊齊喊道。

「嗯,開始吧,兩人對打,贏的人和其他贏的人再對打,輸與輸的對打,最後最弱的那個人就是失敗者,必須接受懲罰。」洪濤冷漠的宣布着比賽規則,隨即便拿出許多木製長劍,他有意栽培陳晨。

現在陳晨的實力還太弱,他不一定會是那個最弱的失敗者,但他一定不是那個最強站到最後的獲勝者,得等他成長起來,有實力可以和其他年長他的人對抗的時候,才可以讓他們用真劍來比賽,不是他看輕陳晨,也不是陳晨不夠努力,只是他現在實力還太弱,還太小了,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與那些年長他的人打,但是他有復仇的信念,會比跟他一樣大的孩子略微強,所以斷定陳晨不可能是那個失敗者。

果真,比賽的結果正如洪濤所料一樣,陳晨輸給了一些人,贏了一些人,最後有幾個人僵持不下,洪濤直接罰他們幾個人全部受罰了。

比賽過後,陳晨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所有人之前都疏離了不少,對向對方的眼中要帶着淡淡的敵意,警惕的防備着除了自己外的所有人,沒有因為誰年齡小而放鬆了對那個人的警惕與戒備,每個人更是起早貪黑,沒日沒夜的訓練,因為他們都清楚,在一個月後的今天,還有一場比賽,整個院落十分寬廣,加之三天不許吃飯,輸了的人沒有一個留了下來,不是累死在打掃清潔上,便是被活活給餓死的,最終的命運還是去了後山。

而他們的成員從來都不會少,整個院落住滿了孩子,大約有幾百人左右,一間寬廣的房間內擺放着幾張長長的床榻,十幾個孩子擠在上面一起睡覺,每一段時間都會對一部分孩子進行比賽,也就是檢查他們一個月來的訓練成果。

每一天都有一場比賽,是不同孩子的比賽,可以說是分成了三十個小分隊,一個月的每一天都有孩子進行比賽,也有孩子走上了後山,每個月的最後一天,洪濤便會從外面帶來很多孩子,分向每個小隊,每個小隊都分到幾個人,有時正好補上了之前離開的人的位置,有時還多了呢,成員的越來越多也預示他們之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為了能夠生存,就要打敗別人。

而陳晨一直在不斷堅持,他沒有打敗所有人,也沒有被別人打敗,實力可以說是中等水平而已,可是,一個如此幼小的孩子能夠達到這樣的水平也實屬不易了,只是洪濤對他的要求遠不止這些,他要陳晨變得更強更強!

但是,沒有人發覺,陳晨每個月打敗的人數一直在不斷上升,從最初打敗了兩個人到現在打敗了近乎一半的人,也就是一百人左右,隨着陳晨的不斷努力與成長,實力也在日益增加,而那些獲勝的人每個月也在不斷的變化,他身邊的成員不斷的更新,才短短几個月便少了近乎一半熟悉的面龐。

隨着時間的推移,洪濤的要求也越發嚴格,從最初的每小隊淘汰幾個人到現在的淘汰近乎一半,原本他已經可以達到打敗近乎一半的人,處於比較安全的狀態時,洪濤又再一次提高了要求,淘汰要求提高了,競爭也越發的激烈了起來,原本擁擠的院落也開始空了下來,儘管還是有添加人員進來,但是在激烈的競爭從陳晨進來後持續了兩年,便沒有再添加人員了,眼見的一次比一次少人,陳晨也一次次瀕臨淘汰的邊緣。

隨着時光的流逝,伴隨着一次次比賽落下帷幕,開始不同分隊的比賽,陳晨也逐漸長大了,九歲的他已經變得更加沉着冷靜,而眼眸之中流露出脆弱的次數也越來越罕見,從五歲那年失去疼愛自己的父母,加入這個殺手營的時候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四年了,時光沒有將他對父母的思念以及對仇人的痛恨減少一分一毫,反而是隨之時光的推移在他心中烙下深深的、揮抹不去的痕迹,從四年前,每每到了夜晚便思念父母而難受得睡不着,到現在的將對父母的思念深深埋在心中。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緬甸風云:前面幾章就看不下去了年產十萬噸水泥的工廠,張嘴就來,簡直就是直接空降胡扯,這也就算了,主角到香港商店買了幾個電子儀器,然後直接就手搓反炮兵雷達,這簡直是在污辱我的智商好不好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穿越之改造混賬領主:主角性格太狂躁了_(:з」∠)_作者那時的文筆也不太好……畢竟處女作?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極度屍寒:毒點終究是毒點,不會因為一個乃至幾個生硬的轉折就成了幕後黑手流的糧草。布局和構思也算不得巧妙;人物關係的進展也莫名其妙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