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逆天
逆天

逆天逆天

標籤: 林峻 花雪戚
「特么的,老是跟老子作對,我說往東你就往西!」林峻罵罵咧咧地朝着地鐵外走去
林峻有點氣憤,他的女友,即數學系的系花雪戚,總是跟他過不去,本來今天林峻想逃課去爬山的,但雪戚一定要上課
這次好了,計劃被全盤破壞···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7章 羞辱


鄭榆笑着轉過頭,想看看眼前的可人兒的樣子,卻忽然大叫一聲,自己牽着的,哪裡還是什麼少女,一隻醜陋的人型妖獸長嘴一伸,直刺他的頭顱,鄭榆一驚,跌倒在地上。

咯咯,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鄭榆,你還是那麼弱啊,這次沒有我,誰能保護你呢?」

鄭榆抬頭,發現唐彩兒又在眼前,只是她全身都依偎在鄭琦的懷裡,兩個人一起帶着嘲諷的笑看着他,一臉廢物的意思。

漆黑的雨澆下來,鄭琦帶着快感的笑道,「廢物,怎麼還不去死呢?」

死,自己不是落下懸崖了嗎,自己,這是死了嗎

彷彿再度的落下,再次有冷風刮著臉龐。

死了吧,死了吧,死了吧。

唐彩兒好聽的聲音再次傳過來,可是話語卻是自己從未聽過的怨毒。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胸腔的某個地方劇烈的跳動,撕裂的痛感,或者是快感。

真的要死嗎?鄭榆忽然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唐彩兒也絕不會這樣對自己說話。

不,我不想死!

鄭榆突然的坐了起來,讓他驚奇到不是自己的夢,他發現自己仍舊躺在山頂,距離懸崖一步之遙。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幹了一樣,但是卻有一股暖流從手上流經身體,鄭榆仔細一看,手腕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串佛珠。

鄭榆看到一個身穿黑袍的老人,兜帽罩住臉面,看不清模樣。

「被天拋棄,就要去死了嗎?」黑袍老人不理鄭榆的話,反而對他如此奇怪的說道「放棄自己,什麼都證明不了啊。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與其等待上天憐憫,何不逆天而行!」老人最後一句,一股豪氣透體而出,睥睨天下一般。

「懂了嗎?」老人這才轉過頭看向鄭榆,鄭榆卻搖着頭,他剛剛死裡逃生,,又逢這個奇怪的老人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自然不知道應該明白什麼。可是他知道的是,自己還活着,活着真好,又能見到唐彩兒,又能在夢裡想念母親的模樣,鄭榆不禁深深後怕自己的衝動。

老人見鄭榆一副愣愣的樣子,知道他心緒大起大落,尚未平息,也難以理解自己的話,當下也不再說,轉身漸行漸遠,離開了。鄭榆遠遠地卻仍能聽見他口中的一句話,天地本無眼,為念一心間。就在老人已不見蹤影的時候,一句話悠悠傳來,「你我日後仍會相見,佛珠你便拿着吧.

鄭榆只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什麼都沒有變,可是自己卻多了一段去不掉的經歷,還有就是這個,他抬手看着左手手腕上的佛珠,一股暖流自那裡流向全身。

既然不想死,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還有,保護好彩兒。鄭榆暗暗地下着決心,可是轉眼又失望起來,自己還是個廢人,無法修鍊又怎麼能保護別人呢?

習慣性的,鄭榆再次默運功法,本來並沒有抱着希望,可是這一次,好像真的有奇蹟發生了。

鄭榆感到一絲玄氣從周圍空氣中被提煉出來,慢慢凝結在了在自己體內,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

「天,你真的開始眷顧我了嗎?」鄭榆大喜,連忙打坐修鍊,這一次,竟然在體內整整運行三個周行,鄭榆呼喝一聲,周身一股淡淡青氣籠罩,僅僅一晚,他竟然突破了白光,晉級到青光一階的能力。雖然仍是比不上同齡的少年,可是這是他真正的第一次變強,頓時一股濃濃的希望之情籠罩在心頭。

是天意嗎?鄭榆自己問着自己,可是如果說天意,怎麼之前不肯眷戀自己。這是手腕之上傳來一陣火熱,那佛珠亮起淡黃的佛光,並發出一絲絲的暖意。鄭榆感到,正是佛光中的氣息幫助自己固本培元,收納玄氣。

不是天意,鄭榆肯定的說。這個老天帶走了自己的一切,本來還想自己去死的吧。是的,這一切都不是天意,而是自己的意願。我不會死,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要逆天而行。這是,鄭榆才想起黑袍老人告訴自己的話。

少年站在黑漆漆的院子里,微薄的晨曦不足以照亮任何東西,可是,少年的身體散發出的陣陣桀驁,即使黑暗也遮掩不住。

鄭榆仔細想着,這個家以前雖然看不起自己,現在自己會變強的,一定可以被接納了,想着,少年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許久以來一直盼望的家,終於要擁有了。

可是不等鄭榆走出去告訴家人這個消息,外面竟然又有一陣吵鬧聲傳過來。此時已經快要天亮,正應該是鄭琦要與唐彩兒成婚之時,誰會來找自己呢?

鄭榆就等在院門口,看着一大群人走進他狹小的,從不曾容下這麼多人的小院。

帶頭的第一個人便是鄭琦,鄭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倒也不驚訝,畢竟從小到大鄭琦就找了自己數不清的麻煩。可是最讓他吃驚的是,鄭琦後面的人里,代表雲哲派中堅力量的人物,宗主鄭啟英,三名宗派長老,以及自己二叔雲哲大總管鄭啟銘,數名雲哲的大人物都在這裡!鏡雲門的人雖然不識,可是看樣子亦不下雲哲長老之下、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鄭琦一臉焦急的指着鄭榆,大喊道「混蛋,快把人交出來!」背後幾個長隨他左右的也都一起喊着「交人!」

鄭榆不禁愕然,自己才從鬼門關走了一回,如今要交什麼人出來呢?

而鄭琦見鄭榆不理自己,更加氣惱,直直一拳直擊鄭榆面龐。

本來以鄭榆以前的樣子,再慢的拳也只有挨打的份。可如今他以修鍊至青光,雖非強手至少可以自保。當下稍微側身便躲過這一拳,喝道「有話慢慢說!」

鄭琦一直知道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哥哥不過是個廢人,可是突然見他身手敏捷,一時也不敢再動手上前。

而此時總管鄭啟銘上前來隔開兩人,先用眼色勸退了惱怒的鄭琦,然後轉身問向鄭榆道「鏡雲的唐彩兒不見了,琦兒說一定在你這裡,所以大家才來查看,此事事關雲哲臉面,你不要做出錯事來,讓雲哲再蒙羞恥。快交出人來,我向宗主求求情,還能讓你在住在這裡」

雖然言語不曾確認,可是明明就是認定了鄭榆就是犯下錯的那個人。

鄭榆雙手緊握,大聲喊道「我從來沒見過彩兒,哪裡藏得她?你們只聽一面之詞,是不是過分了些?」

鄭啟銘道「這也不是我們過分,你和那唐彩兒每每如此親昵,誰知道是不是做出什麼事來,怕人知曉。如今瞞不住了,就藏了那妮子,要丟雲哲的臉面。」

鄭琦也在旁邊添油加火道「你若是早說你和那個女人有**,我自然會讓給你,可是你卻直到現在合夥她來捉弄我,你們兩個,一對不要臉的東西。」

鄭榆氣的臉色通紅,言語之間就好像說他與唐彩兒有什麼**一般,這讓他如何受得了,他本身性子就倔強,容不得唐彩兒受辱,而且見到自己滿懷希望的家人就是這樣一副嘴臉,心裏一股氣憋得難受的要命,當下也不管什麼身份能耐,大吼一聲,也不運功法,雙拳直打向鄭啟銘,怒目圓睜,狠狠的要吃人一般。

鄭榆真的發怒了。

他只有青氣一階的實力,這個等階在修真人眼中就像小孩子一樣。可是他揮出第一拳之後,就再也忍不住,雙拳雙腳,連着一口利牙,能用上的全都招呼上。他就像一個瘋掉的野獸一樣,不講章法,不講形象,只是碰到眼前的這個人,讓他嘗嘗侮辱唐彩兒的滋味。

可是鄭榆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努力,仍然碰不到鄭啟銘的衣衫,他與鄭啟銘的差距太大了。

-鄭榆全身青光閃耀,配上他怒目的樣子,好像一尊金剛一樣,一招一式一點餘地也不留,全力沖了過去。

「小畜生。」鄭啟銘的實力高出鄭榆不知多少,可是被鄭榆全力逼緊,不想有失風度,一時被逼的手忙腳亂。不禁怒罵一聲,手上也不再留情,躲過鄭榆一招,反手揮出一掌,一股赤光打出,直衝鄭榆胸膛,將鄭榆擊飛出去。

鄭榆被擊中一下,四肢百骸無一不痛,只覺得全身的力氣一點也沒有了,可是仍然咬着牙站起來,撲向鄭啟銘,可是他已經是強弩之末,被鄭啟銘一用力,就再次被擊倒在地,無力起身。

鄭啟銘冷哼一聲道,押起來。鄭琦身後幾個人立刻上前來制住鄭榆,鄭榆強掙一下卻掙不開,便再也無力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魔王:月下的文。懂的人就不說啥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食戟之田中秋:食戟同人,金手指是中華小當家裡的阿貝師傅,媽媽的味道,激光武器VS生化武器,下藥生猛。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碼農修真:if (我有七顆龍珠) 許願成功else 許願失敗。這不是碼農…………

編輯推薦

  • 尊皇 尊皇 作者:尊皇 類型:其他小說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