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倚天之屠盡群雄
倚天之屠盡群雄

倚天之屠盡群雄倚天之屠盡群雄

標籤: 子寧 張天德
不走尋常之道路,尋求奇蹟之里程, 掌控魔神之生死,再創混沌之輝煌! 古今結合的人間,極度繁華的地府,尖端科技的虛冥,神秘莫測的天界,浩瀚深邃的銀河空間…… 一個與眾不同的玄幻世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天玄宮外


  一九八九年中秋佳節,月圓時分。

  然而,天陽市的天際卻被一股陰雲所籠罩,銀白色的月亮透過陰雲散發出淡淡的幽光,顯得有些詭異!陰雲深處,兩道耀眼的光線像流星般瞬間在雲層深處形成兩個人,其中一個黑影將手一揮,周圍數里的空氣輕輕一晃,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設下結界,使得陰雲籠罩方圓數里高空完全與外界隔絕。

  然而此時,雲層深處的那兩個人已開始談話。

  「耀尊,你是說只要我找到他,他就能幫我實現那個願望?」

  「恩!」

  「那我要怎樣才能找到他?」

  「他的手臂上與生俱來就紋有玄太極,且擁有一些不可思議的隱藏力量。這個人應是年少有為,絕非常人所能比擬,找到他之後,你就將你的事告訴他,然後把你的『金秋之戀』交給他。記住,將來在這個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你都要讓一切順其自然,因為他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是,耀尊。」

  「對了,若你願望實現了,就用神訊qq通知我一聲,我的qq號是008,你可以通過腦電波登陸銀河神訊網聯繫我。無論我是在過去還是未來,我都能接收到。明白嗎?」

  「明白,謝耀尊將天機泄漏。」

  那個被稱為『耀尊』的青年男子,微微一笑踏過虛空,轉身離開。當他走出第三步的時候,只見他的身影橫向散開,並化為一條白色光線消失在空氣中。接着方圓數里的空氣又輕輕一晃,剛才設下的結界也消失了。幾乎在同時,原地又有藍白兩倒光線輕輕一閃,同時化為兩個人。

  「好奇怪的結界!天德老弟,剛才這裡怎麼回事?」其中一個說道。

  「二弟,你沒事吧,是不是『天邪』的人?」另一個很關心的問道。

  「大哥,韓信兄,你們放心,小弟沒事!」說著他充滿傲氣的一笑:「說來二位可能不信,小弟,遇見的神仙了!」

  ……

  十年後。

  天陽市佔地面積巨大,可其中五分之四的土地均為山林。在經濟開發方面,在整個華夏看來,無論是科技,商業還是五金都屬於大眾化。人口總數近五十萬,但其中有二十萬為外地打工者。在這裡,均收入雖高,但貧富差距特大。有的開的是奔馳,寶馬;吃的是山珍海味;也有的人一家老小流落街頭,就連想找個安身的地方都難!

  橫穿市區的碧波江以南,遠離城區十里之外,有一方圓八百里的大行山脈。大行山中有一方圓二百多里的原始叢林,常年雲霧罩,數十米高是參天大數遮住了陽光,使得整個叢林變得陰暗潮濕。叢林四面為起伏不定的群山,山山相環,而又環環相扣,在地理上形式一個奇異的太極八卦。叢林中陰晴不退的雲霧,能至人於死地的障氣及無聲無息隱藏其中的五行奇陣。加上裏面的滋場與外界全然不同的,使得指南針也失去了功效,更讓人覺得神秘!據一些遊方術所說,此叢林為天地靈氣之所在,陰陽匯聚之靈根!或許就因為這些,這裡被外人稱為「仙蹤林」。

  曾經也有一些膽大的青年想要進去一探究竟,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原因就是因為始終無法破除其中的五行奇陣。久而久之,想進去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了!

  三年前,這裡被**譽為國家重點森林保護區。現代人愛冒險,近來也有人進去過,可大行山內部天氣轉變太快,這天氣一不好,單是障氣就要人命,更別說去破那些五行奇陣了!

  許多人都認為裏面肯定有古怪,更有傳言裏面藏有昔日明國埋下的寶藏!因此,有些貪錢的人開着直升飛機去大行山查看過。除了知道那裡常年瀰漫霧氣,是個不錯的風景之外,什麼沒有看到,當然那輛直升飛機還沒出來就墜毀了!那些關於大行山的資料是飛機失事後,掉入河中被衝到碧波江的當事人口述說的。據地理學家分析,直升飛機突然墜毀是磁場不同造成的,也因此,這裡變得更加的神秘!

  其實,大行山仙蹤林中卻實存在着人們想不到,也看不到的事物!只是它被無聲無息的隱藏了,外人察覺不到而已。

  當今華夏武林分四個勢力!其一就是由數十個大小門派組成的武林盟;其二是地下勢力中的首腦,有華夏地下王朝之稱的洪門;其三是寒月流,原本寒月流的出了名的中立門派,但兩年前不知怎麼搞的,也開始混地下勢力,僅一年的時間,寒月流主韓海就已經和洪門首領平起平坐;其四就是『人間修真界』之稱的太極門,它雖然也是個中立派,但太極門人被世人贊為武林俠義的代表!四人勢力中,論門派人數,太極門最少;論武功,宗主張天極已達化境,更有謠傳他已初窺長生不老的仙道;論民心,恐怕除了**外,沒有誰可以與之相比!然而傳聞在洪門的背後還有一股叫『天邪』的世界級神秘黑暗勢力在為他們撐腰!

  但太極門兩年前已消失在江湖中,對此,眾多江湖人民議論紛紛。

  太極門總壇神秘至極,昔人門中弟子均在外活動。就算門中發生大事,也只有長老級人物和太極門張氏嫡傳子孫才能去總壇參加會議。太極門宗主張天極與寒月流的老流主是表兄弟,且交情甚密。也因此,兩個門派從前是一向交好。

  張天極在整個武林中名聲顯赫,且武學深不可測。在常人眼中,就好象仙人般的存在,更是商界的傳奇人物,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經進入了華夏商業金銀排行榜前十富了!但門中事務均由他弟弟張天德代理,在兩年前,張天極卻突然神秘失蹤,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不過有可傳言他因為某些東西被他的表弟韓信所殺。韓信是韓海的父親,終日醉心於武學,但此人性情怪異,加上兩年前,他卻實受過傷,所有的人都認為傳言不會空穴來風。

  但是,對這個殺害太極門宗主的傳言,寒月流中人從來都沒有去辯解過什麼,於是這個殺害宗主的高帽子就順理成章的戴到了韓信的頭上。最後,原先的兄弟便成了死敵,但事實上發生了什麼事,可能除了當事人誰也不清楚。

  之後,張天德就眾望所歸成了太極門的新宗主。

  然而,大行山仙蹤林因為磁場不同的關係,造就了與外界全然不同的地理環境,在離地面三千多米高的天空之上懸浮着一座大山,名叫「聚靈峰」。聚靈峰上有一千年玉宇,名曰「天玄宮」。那是太極門的總壇,更是不可褻瀆的聖地,若是沒有宗主的傳召,就算輩分在高也不得不擅自入內。雖然聚靈峰上遠離地面幾千米,但仙蹤林中有一陰陽匯聚之地,是可以完全超脫地心引力的,通過那裡,可以扶搖直上九重天!

  因為聚靈峰外設有當年祖師爺張無忌的隱藏結界,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到!加上又有漫天的雲霧作掩飾,千年來,從來沒有外人發現過!

  8月下旬某天的清晨。

  天玄宮外露台的緣秋樹下坐着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身穿白衣,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雙黑白分明如寶石般閃亮,如泉水般清澈的大眼睛,閃現着微微的靈光。非常可愛,他靜靜的望着遠方,不知想什麼想得出了神!

  天空中,偶爾會傳來幾聲飛禽的鳴啼,腳下是連綿起伏的雲海。往下看,如行於藍天白雲之中,浩渺雲海之間,更讓人有一種飄飄欲仙之感!大自然長期雕琢而成的山花,含笑迎人,身旁那棵只有碗口大小卻已活上千年的緣秋樹伸出強有力的枝葉為他遮住照射在他臉上的朝陽!

  一陣涼風拂過,讓那個小男孩一下子回過神來。他淡淡的笑了笑,貪婪的吸允着這濕潤的空氣,臉上露出了怡然自得的樣子感覺是那樣的清欣。靜靜的望着雲海吞沒腳下所有的山巒,包圍所有的山峰,讓整個世界完全融入這乳白色的雲海之中……他的眼神中閃過別樣的光芒,似乎他看到不止是這些,而是從中領悟到了什麼?

  張子寧,今年8歲,太極門宗主張天德最小的孫子!樣子長的一般,就是給人的感覺有些弱小。但是在整個太極門中沒有一個人不說他可愛。因為,他是宗主最寵愛的孫子。也是數百年來唯一一個能直接受業於太極門兩代宗主的得意關門弟子。而且據說張天德把他看得比整個太極門都重要。有那樣的一個爺爺,想從他身上得到好處的人都能排隊排到月亮上去,當然拍馬屁的人也不會少到哪去?雖然天天有人說他帥,但其實他長得也只是一般般!

  這時,子寧輕輕的伸出右手,只見他的手心銀光一閃,形成一把長不過一寸的透明冰刃。見此,他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以同樣的武學,同樣的內功,別人只想發出劍氣,都難於登天,可他卻能將劍氣實體化。奇怪的是就連子寧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而且他的心理比別的孩子都成熟!

  而這一切都是五個月前才開始的。那時的星期天,他在這裡看到兩個閃這銀白色小光球,在天空漂浮着。他因為感到好奇就伸出手去碰它,但是就在他與光球接觸時,它銀光大漲,瞬間融入他的身體里。當時,子寧的身體像火燒一樣,他以為自己死定了。結果暈倒後重新醒來,奇蹟出現了。他腦子變得從未有過的清晰。

  不久之後,子寧就以他驚人的悟性學會了太極門的所有武功。包括宗主武學「太玄經」,他都已經練到了第一層!但在人前,他幾乎都沒有使用過武功。剛開始的時候,連張天德都不知道他會武功,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三個個月前還是被發現了,但張天德也沒聲張,只是真正對他另眼想看了!

  他靜靜的望着自己手心的冰刃,回憶着過去的事。他雖然得到了常人所沒有的力量,但是他也失去了童年的快樂。回憶着那一件件往事,他真的覺得自己的生命就好像是個塵世間的奇蹟,他所經歷過的一個個傳奇故事,充滿了奇幻色彩。想到這裡,他將手一握,手心的冰刃瞬間化為了空氣!

  「在想什麼呢?」張子寧身旁的緣秋樹上形成一張模糊的人臉開口說話了。

  「沒什麼拉,只是覺得心裏有些煩!」子寧並沒有覺得好奇,望了望遠方回答道。

  「你就為那小事着急啊?」老樹精又問。

  「你知道?」子寧淡淡的問道。

  「你別看我高不過三丈,我在這裡生長了三千五百多年,盤根於整座聚靈峰。我吸收天地之靈氣而生長,聚靈峰上的花草樹木則吸收我的靈氣而生長。你和它們說的話,我都知道,你說聚靈峰之上,還有什麼可以逃過我的眼睛?少宗主之位,別人求之不得,可你為何偏偏不想當呢?其實對你而言,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老樹精望着張子寧問道。

  「你說的是沒錯,可我若當了少宗主,反對我的人太多。因為無論是年齡與輩分我都還太小,古來為爭天子之位,手足相殘,已是常事。況且太極門中也有過這樣的史實,歷來戰爭是殘酷的,我怕我會連累到我的家人。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再者,我總覺得太極門並不是我要走的路……」子寧回答道。

  「那你就勇敢的去尋找自己的路啊!眼下不就有條很好的路可以走嗎?你不是說你將太極無上心法透露給寒月流了嗎?你就借這個機會離開不就可以了嗎?」老樹精笑着說道。

  「可是我已經領悟了本門無上絕學『太玄經』了啊,無論我犯了什麼錯,只要不是欺師滅祖都可以被赦免。那不就沒什麼搞頭了嗎?」子寧有些無奈的說著。

  「對於『太玄經』的領悟,恐怕只有你自己一個知道,不是嗎?」老樹精提醒了他。

  「我明白了,謝謝!」子寧開心的笑道。

  「好了,再過不久,你爺爺就來看你了。我先走了!」說完,緣秋樹上的眼耳口鼻消失了,又變回了原先的樣子了。微風輕輕的吹過,望向遠方的張子寧臉上又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此時,他心暗想:離開太極門,希望這我而言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這棵緣秋樹是修練三千多年的老樹精,叫陸緣秋。不過子寧很少叫他的名字,因為叫起來覺得有些彆扭。原本以他現在的功力是可以得道成仙了的。但它不想渡劫,因為植物度劫的成功率比動物低,所以它選擇呆在這裡。原本植物修真者實力會比較弱,但他卻是個例外,三千五百年的修為,實力早已經在同等仙人以上!在整個太極門中,能和它老人家有說有笑,或許整個太極門也就只有張子寧一個!其原因也只有一個,自從他認識這個世界起,就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能和任何生物用語言去溝通,他說的話與常人無異,可它們就是能聽得懂!

  子寧和陸緣秋認識三年,也算的老朋友了!但是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子寧都會和那些花花草草們聊天。於是這幾年來,子寧和附近的動植物們都已經攀上了交情!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級靈魂:本人的書,歡迎大家評論,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都可以接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道門天師:看了上本追過來給個 1星,媽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惡明:情節合理,可讀性強,特別白的代表作之一。(完本)(推薦人:zyw0303114、無懼蒼海)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