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韓沫沫夜辰玥_(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最新熱門小說

(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韓沫沫夜辰玥_(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4 17:47 作者:餅餅不畫餅

章節介紹

江牧歌冷着臉,如果她聽不到這人的心聲,必然會感動【蠢得嗎?回來拿個東西還能挨打】「……」韓沫沫看着面前這個尊貴俊美的.........

在線試讀

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第1章  回歸

精彩節選


「賤人!」
少年好看的面容神情猙獰。
「江牧歌,你姓江!
沫沫才姓韓,在這個家裡你永遠不要妄想和沫沫爭。」
一雙白皙卻暴力的手,錮住江牧歌的脖頸,她看着面前的人,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
「五哥,你不要怪牧歌了,這蜀錦的衣裳是我給牧歌的,真不是她搶去的。」
隨着嬌弱的聲音響起,江牧歌看見了一個如玉菩薩般的容顏,她漂亮的眼底流露出悲憫與同情,高高在上的俯視着她。
江牧歌眼神登時凶厲,如脫籠野獸。
「啪——」江牧歌的面上落了個巴掌,「賤人,居然敢用這種眼神看着沫沫,你真當我不敢打死你嗎!」
江牧歌唇角滲出血絲,她的頭髮散亂貼在雙頰,頭顱低垂着,卻發出詭異又瘮人的笑,再抬頭時眼中寒意徹骨。
韓沫沫被嚇得後退一步,弱弱開口,「牧歌,你不要怪五哥,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太疼愛我。」
江牧歌拭掉唇邊血跡,緩緩站起身。
韓子墨再一次傾身,手指拽住了她的胸襟,「這蜀錦的衣裙,你不配!」
江牧歌手指快速探出,捏住少年的手腕,「咔嚓」一聲,少年手腕詭異的彎曲着。
韓子墨抱着自己的手腕,大聲喊叫,「你對我的手做了什麼!」
「韓子墨,我給你最後一次選擇,我還是她?」
「你少做夢了!
我怎麼可能選擇你,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不配當我的妹妹!」
江牧歌冷笑,「很好,意料之中的答案。」
她親自動手剝了自己身上的蜀錦,丟在了韓子墨腳邊,「這蜀錦我江牧歌不稀罕。」
她一腳踩上衣裙,腳尖碾壓。
韓子墨咬牙,大叫道,「江牧歌,你瘋了!
踩壞了這蜀錦,老子剝了你的皮補上!」
他大叫着,手上的劇烈疼痛讓他不敢再輕舉妄動。
好在,江牧歌並未繼續對他動手,這讓他悄悄鬆了口氣。
再看到這熟悉的宅院,江牧歌心中寒涼一片。
她江牧歌本該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卻被韓沫沫的親生母親相府奶娘掉包。
韓沫沫成了相府明珠千嬌萬寵,而她被送到鄉下過着豬狗不如的生活。
三年前被尋回相府,本以為回了家就有了親人,可親娘對她冷漠,五個哥哥視她為眼中釘,生怕她搶了韓沫沫的位置。
上一世,韓沫沫主動將僅一件的蜀錦衣裙送給了她,她心中感激,這蜀錦珍貴,可讓江牧歌真正在意的是,這衣裙是她娘親手縫製。
布料貼着肌膚彷彿被娘親擁抱,她愛如珍寶,將自己最珍貴的暖玉相贈。
可相府五公子韓子墨,口口聲聲說是自己搶了韓沫沫的東西,對她一頓毒打。
她本有一千種法子自保,卻都因為那個人是她的親哥哥而下不了手。
她被毆打至昏迷,韓子墨被罰跪祠堂。
韓沫沫卻哭着喊着說都是自己的錯,選擇撞柱。
可她又撞得好生巧,正正好好撞在了三公子韓棠的懷裡。
韓棠當然不可能容許韓沫沫去死。
所有人都反過來指責她不懂事,從此她眾叛親離,直到被韓沫沫一步步逼得無處可去,慘死荒郊。
回憶到此戛然而止。
江牧歌忍着身上的痛楚,終於一路從韓府走到了當朝三皇子夜辰玥的府邸。
傳聞三皇子長相可怖,身染惡疾,夜夜七竅滲血,比鬼還要可怖。
可她必須要來這裡。
她前世身死之後,並未即刻消散,反而成了一個阿飄,在世間遊盪時,她看着韓沫沫如願嫁給了太子,當上國母。
於此同時,三皇子夜辰玥的軍隊兵臨城下。
她看得清楚,夜辰玥才是唯一有能力與太子抗衡的人。
上一世,相府的所有人都成了韓沫沫的墊腳石,五哥從軍,戰死。
三哥與二哥從政,輔佐太子。
便是身體殘疾的大哥,為了幫已經是太子妃的韓沫沫討好皇帝,熬盡精血,畫了一副《千里江山圖》,畫成三個月,過勞死。
當然,這是他們活該,那群畜生不配被真心以待。
可韓沫沫千不該萬不該屠殺她的師門!
藥王谷那幫老頭偏居谷底,避世安居,一輩子都在研習醫術,治病救人。
因在一場疫情里救了千萬百姓。
從而被百姓們口口傳揚,得了神醫之稱。
帝王聽聞,想要得見真顏。
韓沫沫與太子夜文康找人假扮神醫。
後擔心事迹敗落,暗中探訪藥王谷,最後一把大火燒了藥王谷。
她的師父們成了一具具不辨面目的焦炭,她唯一感受過溫暖的家化作灰燼。
她此時來到三皇子府,向夜辰玥投誠,為的不過是尋一個能護得住藥王谷的靠山。
夜辰玥坐在輪椅上,眼神陰沉冷漠,他蹙了蹙眉,「本王這裡不接收賣身葬父的,要做生意去太子府上。」
江牧歌低頭,發現自己的一身衣裙毀壞嚴重,看起來確實跟那大街上賣身葬父之人頗像。
她深吸了口氣:「我可以幫你治病,你幫我成為太子妃。」
夜辰玥眉毛淡挑。
【果然是攀龍附鳳,可是攀太子,找本王作甚?
】他嘴動了動,剛要問出口,江牧歌便搶先一步答道,「太子與你是死對頭,你看上的女人,他必然會搶。」
夜辰玥削薄無血色的唇僵了僵,饒有興趣的勾起,「說說看。」
「我與太子有血海深仇,只要讓我當了太子妃,成為他身邊之人,我有法子讓他死的神不知鬼不覺,而你可以趁機拿到他的儲君之位。」
「建議不錯,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的腿受過重傷,害及腎經,定然四肢冰冷,夜尿頻繁……」夜辰玥陰沉的面上空白了一瞬,才咬出倆字,「住嘴。」
江牧歌咬了咬牙,卻未停,「作為交換條件,我可以先幫你治療腎虧之症。」
夜辰玥的臉色當即更加黑沉了,一直安靜站在他身後的黑衣男人,全身抖動了一下,像是在憋笑,而後又從那雙寒光凜凜的眸子里投出一道同情的目光。
夜辰玥只覺如芒在背。
他白皙的修長的指按了按額頭,「勝七,帶她下去安頓。」
夜辰玥說完,轉動輪椅。
【腰細腿長,倒是夜文康那狗逼玩意兒喜歡的類型。
】江牧歌驚疑,所有人的嘴都緊閉着,是誰在說話?
她對上了夜辰玥陰沉無波的視線,那聲音還在繼續。
【白瞎了這副好皮囊卻是個沒眼色的,當眾戳穿本王的隱疾,也不怕本王滅口。
可惜了,本王是個好人。
】江牧歌的神色複雜極了,傳聞三皇子殺人不眨眼,冷酷無情,嗜血暴戾……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