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藍桉陸初堯)快穿:萬人迷女配撩人不自知_(快穿:萬人迷女配撩人不自知)熱門小說

(藍桉陸初堯)快穿:萬人迷女配撩人不自知_(快穿:萬人迷女配撩人不自知)熱門小說

2022-09-14 17:48 作者:山山而為川

章節介紹

藍桉作為世紀最後的阿芙洛狄忒,沉睡許久,醒來時只有一個自稱250的系統陪伴着她,等等!我的那些昔日下屬在哪? 藍桉:..... 250告訴她,你需要穿梭於各個世界去尋找曾經的屬下,藍桉很無奈,答應這些任務 可誰料這些曾經的屬下都對自己有些奇怪,怎麼都一個個往上…

在線試讀

第4章 齊聚一堂

清早,薄薄的雲霧自天邊傳來。

陽光照射在兩人相擁的身影,虞衡這一夜有些不好受,醒來的也較早。

他看着懷裡的少女,心裏異常滿足。

少女很乖,睡覺姿勢也很好,還是自己偷偷地將少女摟了進來。

【嘻嘻嘻】想到這裡,男人心裏有些竊喜。

「唔。」虞桉慢慢睜開雙眼,看着陌生的環境,腦海里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朝身旁看去,男人的眼皮微微顫抖,這可沒有逃過虞桉的眼睛。

少女動作輕輕的將雙手捏住了男人的鼻翼,男人有些憋不住了,睜開了雙眼。

「小壞蛋,這是要謀殺哥哥啊。」男人的眼底浮現出笑意。

「哼,裝睡的懲罰。」少女嘴一翹,有些小傲嬌。

看到少女這般模樣,男人有些無奈「什麼都逃不過桉桉的眼睛。」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少女有些慌張:「糟糕,幾點了,要上學了。」

「沒事,還早。」男人拿起身旁的手機查看時間,耐心的安撫着少女。

「昨晚沒吃上哥哥做的飯吧,走,哥哥給你做飯吃。」虞衡說著就把虞桉給拎了起來。

虞桉看向自己的哥哥,眼神有些不相信:「哥哥會做飯么,不會是去炸廚房吧。」

男人沒想到自己在虞桉的眼裡竟如此廢柴:「哥哥前兩年在國外因為吃不太習慣那裡的食物,都是自己做的。父親想着讓我歷練,也沒有給我特殊的對待。」

少女有些心疼,但說出來的話還是有點欠欠的:「哥哥這是點滿了**屬性,不知道要被哪個有福氣的娶走當老婆。」

男人面對虞桉的打趣有點好笑:「桉桉要不要?要不要哥哥給你做老婆。」

沒想到男人的回答竟是這般,虞桉轉移了話題:「哥哥快去做飯,我的肚子好餓。」

男人也沒有繼續追問,他要把自己的心意一點一點的透露出來,要是虞桉自己開竅,恐怕得等到猴年馬月。

【沒關係,我們來日方長】

250久違的出現在少女的腦海:「桉桉,你做了什麼!我這裡顯示三個碎片的攻略情況有很大的進步。其中虞衡的進度已經到了60%,陸初堯的到了50%,溫雲禮到了20%。」

「溫雲禮,那是誰?」少女有些摸不着頭腦。

「昨晚遇見的虞衡的好友。」250解釋道。

「我好像也沒做什麼吧。」虞桉有些不解。

一聽這話,250系統有些想吐槽【您是沒做什麼,那些男的腦補是有些離譜在身上的】

250也不好跟虞桉講這些。有句話說的好,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桉桉,快到主線劇情中的綁架案了,要小心。」

虞桉自醒過來,身旁便是250陪伴着她,看到250這般擔心的模樣,只覺得心裏暖洋洋的:「好~」

虞桉走進校園,只覺得四周的視線時不時打量着她,少女也不甚在意。

直到走進教室,一個臉圓圓的女孩走到她身邊:「虞桉,你要小心,你在這所學校出名了,引起了宋一她們的不滿,可能要找你的麻煩。」

虞桉有些疑惑:「謝謝你啊,還有宋一是誰?」

「就是上屆校花,昨天你剛轉過來,校花便變成你了。她認識校外的人,你要當心。」

「好,謝謝啊。」少女的態度有些無所謂。

女孩看到虞桉這樣,也不好再說什麼。沒人看到在女孩轉身的瞬間,她的練好像變成了男人的模樣。

「小桉。」男人的聲音讓虞桉回了神。

「阿堯,早上好。」少女笑意盈盈。

【又是這樣的不設防】

「嗯,早上,好。」男人很努力的表達着自己。

還沒有上課,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說著話。高三的課餘生活本就不豐富,一點點小事都能放大許多倍。

「好像新來了個語文代課老師吧,之前的好像不教了。」

「好期待,會是什麼樣子?」

「我猜是個可怕的老妖婆。」

不久,上課鈴響起。

「同學們好,我是你們前幾屆的學長,由於原來的老師不在,我將代課一段時間。我姓溫,名雲禮,叫我溫老師就好。」

虞桉有些震驚,昨晚才剛見過的男人,今天搖身一變,成為了自己的老師。

溫雲禮察覺到虞桉探究的視線,溫溫一笑。

「這老師好年輕,好帥。」

「嗚嗚嗚,語文再愛我一次。」

同學們有些震驚老師的年輕與帥氣,頓時有些騷動起來。

溫雲禮:「好了,把桌子上無關書籍拿到抽屜里,我們下面將進行本學期第一次摸底考試,考試期間,不準交頭接耳,被我看到的直接0分處理。」

頓時下面哀嚎一片,從此溫雲禮也多了個笑面虎的稱號。只覺得長得越好看的男人,心腸心就越狠毒。

兩小時過去。

「好了,把試卷交上來。」看到虞桉上來,對她說:「幫老師把卷子抱到辦公室吧,你剛轉過來,老師先跟你交流一下。」

「好的,老師。」少女也沒多想,答應了下來。

聽到從少女口中說出來的老師,溫雲禮的有些發楞,感覺耳朵燒的慌,明明也不是第一次聽到,怎麼還有點羞澀。

「坐吧,剛轉過來有什麼不適應的么?」男人扶了下眼鏡。

虞桉:「沒什麼,都挺好……」

溫雲禮看着穿着學生制服的少女,天氣慢慢轉熱,虞桉也沒有穿直筒襪。白皙健康的雙腿並在一起,少女的儀態很好,後背挺直。

明明是一副正經的樣子,看的溫雲禮喉嚨有些乾渴。

「老師,你有在聽么?」虞桉在溫雲禮面前晃了晃手,男人的動作很快,抓住了在眼前的那隻手。等發覺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連忙向少女抱歉:「不好意思,我有點走神。」

少女無所謂的擺擺手:「老師,我先走了。」

「好的,虞同學。」溫雲禮目送少女的離開。

男人知道,這次的相遇可不是什麼湊巧,是男人蓄謀已久。

溫雲禮暗戳戳的想【不知道虞衡介不介意多一個妹夫】

回到教室,看到虞桉的回來,陸初堯明顯鬆了一口氣

【那個人看着就表裡不一,就不是什麼好人,這個老男人明顯對虞桉沒安什麼好心】

要是溫雲禮聽到這話,指不定要撕破自己的面具:自己才23,就比人小姑娘大了五歲,怎麼就老男人了!!!

「虞虞,怎麼了?」陸初堯也還是個少年,心裏藏不住事,有啥想問的就問了。

「在你那裡我有多少名字啊。」聽到男人的給自己取了名字,少女有些好笑。

男人被女孩笑得不好意思了,任女孩逗弄的也不再開口。

【其實,我最想叫的不是那些,而是……】

這話他只敢在心裏想想,但是他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放學鈴聲響起,今天的天氣很好,晴空萬里的。

陸初堯還是跟在虞桉的身後,像個小跟班似的。虞桉有些好奇的看着他:”怎麼了,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嘛?」

陸初堯感覺心裏的小鹿死了,昨天少女還對幫他擦身什麼的,今天只是跟她走一塊就要這樣說,男人有點急了:「我們,朋友。」

「噗,我們當然是朋友,是想跟我一塊么?」少女被男人的話弄笑了。

臨近黃昏,萬物都被照的金黃,少女的臉也更加柔和,眼眸溫柔的像是一彎月牙。

「嗯。」男人心中的小鹿又復活了,重新跳動了起來。

虞桉已經把陸初堯當做了閨中密友,隨即挽着男人的手,路上時不時聊着天。

250覺得自己主人哪都好,就是對男女之事沒太開竅。

這倆人的親親熱熱可刺痛了虞衡的雙眼,今天有時間來接少女,一路上過來的欣喜也被沖淡了。

當即下車,腦子裡告訴自己要冷靜。

再看到少男少女之間的美好氣氛,他告訴自己冷靜有個屁用。

「桉桉,還不過來。」男人的語氣難的有些正經,上挑的桃花眼此刻也沒有平時的懶散。他太清楚少女的美好了,一旦珍寶被發現,所有的惡龍都會露出他們的真面目。

「哥哥,你來了!」虞桉撒開手,向虞衡走去。

陸初堯手心的溫度驟然消失,他有些不爽,看向虞衡。

【不過就是個哥哥】

「哦對了,」虞桉將陸初堯帶過去「這是我的朋友叫陸初堯。」

「知道,陸家的小少爺么,怎麼,病好了?」虞衡說話一擊致命。

虞桉悄悄掐了虞衡一把:「哥,你太沒禮貌了吧。」

「不好意思啊,我哥嘴比較欠,你別在意。」少女略帶歉意的看向陸初堯。

「沒事,我,有病,心裏,難受。」少年很懂得利用自己優勢,看向少女時,眼尾下垂,眼睛有些濕潤泛紅隨即將頭低下,像只求安慰的大狗狗。

少女心軟,連忙摸摸他的頭,安慰道「沒事沒事,我們會治好的,阿堯最棒了。」

「嗯。」聲音更加委屈了。

【好耶,她吃這招】陸初堯有些竊喜。

「這小白臉樣,來來來,咱倆打一架,看她更喜歡誰?」虞衡受不了這氣,嚷嚷道。

【他*的,給我來這招是吧】虞衡急了。

虞桉見狀,連忙拉住了虞衡:「哥,你欺負人家做什麼?」

少女指責的話讓虞衡感覺心碎了,這才多久,自家寶貝就向著外人了。

場面更加混亂了。

這時,一聲不合時宜的話出現:「好熱鬧啊!」

溫雲禮走了過來,虞桉連忙說:「溫老師,你怎麼來了。」

虞衡聽到這話,更氣了!他還說怎麼溫雲禮要問自家妹妹在哪個學校哪個班級,合著準備偷家是吧。

「這是準備打架么?」溫雲禮看熱鬧不嫌事大。

「你個死笑面虎,*的,我還納悶呢,合著要接近我妹是吧。」虞衡氣急了。

這話虞桉沒聽懂,但直覺告訴她,男人多,紛爭也多。要趕緊把還在瘋狂輸出的虞衡拉走。

「走吧,哥哥,你今晚做了什麼好吃的。」少女故意說起男人感興趣的話題。

聽到這話,虞衡平復了一點:「走吧,寶貝,都是你愛吃的。」他要在稱呼上贏回來。

溫雲禮笑而不語,陸初堯臉上還是可憐兮兮的模樣。

「再見阿堯,明天見。」虞桉對陸初堯笑道。

「拜拜。」陸初堯聽到少女的稱呼,臉頰紅撲撲的。

「你小子臉紅什麼,再笑我揍你。」虞衡現在的狀態真的很像個炮仗,一點就炸。

虞桉沒管他,對溫雲禮說了再見。

「嗯,虞同學,我是來告訴你,你之後就是我的課代表了。」溫雲禮說完這話看向了虞衡,眼裡意味不明。

「好的,老師再見。」

虞衡想自己再不走,等下可能就會被氣得躺在地上。

直接給那倆男人翻了白眼,拽着少女回到車上。

剩下的倆人也沒什麼好臉色,畢竟大家都心知肚明,自己對虞桉的心思不純,主角一走,便也馬上離開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