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法醫紫衣《張法醫》_張法醫全文閱讀

張法醫紫衣《張法醫》_張法醫全文閱讀

2022-09-14 17:49 作者:明天我還在這裡

章節介紹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凄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世間的一切都在改變,但當時的承諾不變

在線試讀

第6章 紫衣

窗外的夜空漸漸泛起了魚肚白,紫衣的身影也越來越淡,最後消失。

張法醫大聲的喊了幾次,卻一點回應也沒有了。他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又拍拍自己的頭,想藉此來證明自己是不是在夢遊。

一夜的緊張,讓他的身體一直處於亢奮的狀態,雖然一宿沒睡,但是也沒感到一絲倦意。張法醫滿心疑惑的回到辦公室,太多的驚訝與不解充滿了他的腦袋,感覺頭部又開始隱隱作痛。

想了想,最後還是拿起電話打給了夏偉,可是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

張法醫無奈地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正打算休息一會,突然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張法醫以為是夏偉回電話了,抓起電話剛想罵人,一聽卻是隊長的聲音:「小張啊,你怎麼出院了,也不多休息幾天?」

張法醫感激地笑了笑說:「也沒什麼事情,躺在那裡實在是不習慣,就直接辦了出院。」

「自己要多注意身體啊,有什麼不舒服抓緊去醫院複查,對了,我剛好有個事情想問你的,那個案子的屍檢工作你看要不要聯繫其他人過來看看?」隊長關心的說。

張法醫想了想回答道:「不用了,還是我去吧,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事出院了。」

「嗯,那也好,你上午和小馬聯繫一下和他一起過去吧,有什麼情況立即跟我彙報。」說完隊長掛斷了電話。

張法醫站起身走到窗前,活動了一下身體。一個晴朗的早晨,溫暖的陽光讓他一直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想想還是先把手上的事情抓緊做了吧。

於是他撥通了馬原的電話,馬原聽了張法醫的話立刻抱怨的說:「張哥啊,你說你不在醫院好好待着,大周末的又跑班上折騰什麼,害得我周末也泡湯了!」

沒多大功夫馬原懶洋洋的來到了班上,看他的樣子是剛從床上爬起來。張法醫不好意思的說:「早飯還沒吃吧,要不我先請你吃個早飯吧。」

馬原望了望張法醫說:「上午做解剖嗎?」

張法醫想了想說:「先看看屍表吧,沒必要的話禮拜一再說。」

馬原放心的呼了口氣說:「那成,你請我吃早飯吧,要解剖的話我就不吃了,省得待會又吐出來,白費力氣。」

張法醫鄙視的望了望他,把車鑰匙扔了過去。

吃完早飯張法醫和馬原開着車一路趕到城郊的解剖中心,在門口按了幾聲喇叭,值班人員打開門披着衣服出來了。

「不好意思啊大周末的打攪你們休息,幸苦把前天路邊發現的那個死者推到檢驗室。」張法醫很抱歉的說。

這種情況他們早已經習慣了,也沒說什麼就各自分頭準備去了。

雖然檢驗室燈光明亮,但剛進去還是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死者靜靜的躺在檢驗台上,彷彿在熟睡一般。

馬原跟在張法醫的旁邊一聲不吭的拍照,張法醫每檢查一個部位,他就默契的跟上來拍照固定,房間里安靜的可怕,這氣氛讓人感覺有些壓抑。

「去,拿個檢驗記錄過來,我說你來記。」張法醫大聲說道。馬原被他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沖張法醫喊道:「這麼安靜你用得着那麼大聲說話嗎,想嚇死我啊!」張法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不好意思,沒注意。你看,我感覺這死者不太對勁啊!」

馬原疑惑的看了看安靜的躺在解剖台上的死者不解的問道:「有什麼不對勁的?要詐屍啊?」

張法醫嚴肅的擺了擺手:「別開玩笑,你看死者的衣服和身體表面,根本沒有常見的交通事故那種多部位的破損和表皮擦傷。」

馬原仔細看了看確實感覺不太正常,臉色也慢慢的嚴肅起來。屍體是仰面躺在解剖台上的,張法醫又搬起死者的頭部把手伸到頭下方,感覺有些異樣,抽回手後發現手套上全是血跡,這讓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張法醫喊道:「快過來幫忙,把屍體翻過來!」馬原被他的情緒感染,飛快的穿好防護服戴了副乳膠手套,費了很大勁才和張法醫一起把死者翻了過來,張法醫小心翼翼的剪去死者後面的頭髮,幾處條形創口清晰的暴露出來,同一部位形成多處同一類型的損傷,而且每一處損傷所體現的致傷物特徵極其相似,幾乎可以認定是同一致傷物形成。

馬原和張法醫的感覺都是情況不妙,張法醫連忙脫下手套,電話里把初步的屍檢情況和隊長彙報了一下,又讓馬原去聯繫人準備解剖。

這一忙又是到深夜,重大的發現讓張法醫充滿了滿足感,馬原則是滿臉的上當受騙表情。

回到辦公室打開門,發現紫衣又出現了,正趴在張法醫的辦公桌上,走過去一看竟然是在電腦上玩遊戲,玩的還挺開心,邊玩邊在那偷樂,看的張法醫差點眼珠子都掉地上了。

「這位仙女,這個你也會啊!」

她停了下來,陰森森的望着張法醫拉長聲音說:「我~是~鬼~~~!」

張法醫被她嚇得不禁打了個冷顫!

她看到張法醫的樣子笑着得意的說:「我會的多着呢!我在這世上待了一千年,不多學點東西那豈不無聊死了?」

想想也對,「嗯,不錯,真是個有上進心的鬼,前途無量!」

「案子有眉目了?」紫衣抬頭問張法醫。「是啊,有點進展!」張法醫回答。

紫衣故意露出鄙視的表情看着張法醫說:「有問題找我啊,笨!那個人是被殺的,不是交通事故!」

「這個你也懂?」張法醫感覺太不可思議了,但想想鬼都被他見到了,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呢。

「紫衣,你說我真的能幫到你嗎?」張法醫看着紫衣認真的說道,這麼多年忍受着孤獨的痛苦折磨,不禁讓張法醫心生憐憫,要是真的能幫她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呢,我從你身上感覺到那位公子熟悉的氣息,可是又似乎有些不同。」紫衣有些傷感的答道。

張法醫想了想說:「你暫時也不要着急,我有個朋友知道你那木盒的來歷,或許他能知道一些事情,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情就幫你去找他。」

聽了張法醫的話紫衣感激的點了點頭。

精神一放鬆下來,連續兩天沒休息的身體感覺無比的疲勞,張法醫深深的打了個呵欠說:「不行了,我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你平時都住哪裡啊?」

紫衣指了指物證室說:「就是裏面的那個木盒啊!」說完紫衣就消失在了張法醫的眼前。

禮拜一的早晨,到了單位院內張法醫就發現方宏蹲在辦案中心門口呵欠連天的抽煙。

張法醫走過去說:「少抽點,大清早的就在這噴雲吐霧的,小命不想要了啊!」

方宏笑了笑說:「熬了一宿了,實在撐不住,出來抽顆煙提提神。嫌疑人昨晚被我們找到了,在裏面呢,這小子嘴還真硬,審了四個小時了,一問三不知啊!」

「那是你沒拿點硬貨出來,他能服你嗎!怎麼找到的?」張法醫問。

「接到你的電話後,隊長立即組織了四隊人馬排查,我在走訪的過程中有人反應死者死前的晚上和那人一起喝酒的。飯店那邊老闆說兩人那天喝到很晚快十一點才離開,當時死者看起來似乎已經醉了,兩人一起搖搖晃晃的騎車離開,他還擔心那兩人喝多了會不會出事,所以記的特別清楚。」

張法醫想了想說:「沒錯,死者胃裡是有濃烈的酒味,老闆有沒有說兩人當晚吃了些什麼東西?」

「哦,你等一下啊!」方宏轉身走進了辦案中心,過了一會拿了張紙走了出來說:「這是菜單。」

張法醫看了看說:「我提了一部分死者的胃內容物回來準備做毒物檢驗的,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和菜單能不能對的上。」

方宏咧了咧嘴說:「不用了吧張哥,你待會把檢驗報告給我看看就可以了,我這邊走不開啊!」說完一路小跑的回辦案中心裏面去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方宏那邊傳來消息,嫌疑人在壓力下終於交待了有預謀的殺人後企圖偽裝成交通事故的過程。

幾天的忙碌終於有了收穫。吃完中飯張法醫又撥通了夏偉的手機,這次裏面直接提示不在服務區了。跑到他店裡發現大門緊鎖着,周圍的鄰居說已經好幾天沒開門了。關鍵的時候卻找不到他人,張法醫無奈的嘆了口氣,估計是又跑哪裡倒騰古董去了。

天漸漸的黑了,一無所獲的張法醫失落的推開辦公室的門,紫衣已經知道了結果,站在窗邊望着外面的夜空說:「公子也不要太着急了。」又嘆了口氣輕聲念道:「人言落日是天涯,望及天涯不見家。」

張法醫想說幾句安慰的話,可是一時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突然窗外空中泛起一道金光,聽到一陣類似野獸的嘶吼聲。窗戶玻璃被擊碎,一隻布滿鱗片的巨爪,伸了進來。

張法醫連同玻璃的碎片被拋到了辦公室的另一頭,頭重重的撞到了柜子上,差點昏過去。當張法醫回過神抬頭看窗子那邊時,發現那巨爪已經抓着紫衣,向窗外而去。

張法醫掙扎着跑過去想抓住紫衣,可還是晚了一步。站在窗戶邊向外望去,見一隻像老虎又像麒麟的巨大怪獸浮在空中,紫衣正在她的爪中掙扎着,彷彿也被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一切嚇壞了。

怎麼會冒出個怪物來,張法醫衝出辦公室,想去樓下值班室的槍櫃拿槍,跑到樓下發現槍櫃都鎖了起來,無奈的踹了兩腳!

轉身剛要離開,卻看到值班長劉放躺在地上,喊了幾聲也沒喊醒,剛好看到他腰裡帶着手槍,急忙拿了沖回辦公室。

窗外紫衣還在苦苦支撐着,看起來已經非常的虛弱,管不了那麼多張法醫拿起手槍對着那巨獸就是幾發子彈打了出去。

可是子彈如同打在虛空上一樣毫無反應。巨獸將紫衣叼在了口中,紫衣彷彿已經失去了意識。

正當張法醫束手無策的時候,對面樓頂上一道白光射了過來,將紫衣和那巨獸都籠罩在其中,遠遠望去對面樓頂上站着一穿風衣的人,手裡拿着一個東西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那巨獸在白光中慢慢的平息下來,吐出了口中的紫衣,又在她周圍轉了幾圈,嗅了一會,接着金光一閃巨獸消失的無影無蹤,紫衣出現在辦公室的地板上。

一切又恢復了正常,連窗戶玻璃都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彷彿一切事情都未發生過。

張法醫輕輕的喊了幾聲紫衣,可是她一直昏睡在那裡,沒有任何反應,身體的輪廓也在逐漸的淡化,彷彿即將消失。

「紫衣……」張法醫的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那穿風衣的人走了進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夏偉,只見他拿出一枚圓珠,那圓珠化為一團白光與紫衣融為一體,紫衣的輪廓才慢慢的清晰起來。

夏偉這才轉過頭看着張法醫說:「幸虧還趕的上!」

張法醫疑惑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夏偉看到滿臉疑惑的張法醫解釋道:「剛剛那巨獸名為狴犴,自古就是守護公門之神獸,那魂靈本就不能離開杏林那片地方,現在又被你安放在此地,我就料到日久必生事端。這段時間我去了東海之濱,尋找龍珠。她結合了這龍珠之氣後,才能在這世間行走相安無事。」

「狴犴、龍珠?」張法醫有些大腦短路。

夏偉看他有些不解說:「對龍珠,等你集齊七顆就能召喚神龍復活那魂靈了。」

當張法醫再次用看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盯着他時,他才幹笑了兩聲說道:「其實那龍珠,叫龍魄珠,我這次可是花了血本才收回來的,為朋友兩肋插刀啊,你可別忘了好好報答我!」

張法醫看看紫衣,似乎是好了許多,可還沒醒過來。

夏偉說:「我還有要緊的事要辦,先走了。」說完就開門走了出去。

張法醫突然想起紫衣的事情還有很多要問他,可是等他追出門外發現夏偉早已沒了蹤影。

張法醫無奈的走回辦公室發現還扔在地上的槍,不禁暗暗叫苦,這我怎麼還回去啊!估計劉放現在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但願他現在還沒醒過來,張法醫撿起地上的槍跑到樓下值班室,剛到樓下走廊里就發現劉放失魂落魄的在找東西,這槍丟了可不是小事。

張法醫裝着很隨意的樣子走過去,拿出手槍說:「劉隊,是在找槍嗎?」

劉放雙眼放光的一把奪過手槍,一臉如釋重負的感覺,轉而又憤怒的差點跳起來吼道:「你拿我槍幹嘛,心臟病都差點發了!」

張法醫笑着說:「剛剛在衛生間漱洗台上撿到的,閑着沒事就去靶場打了幾槍。」

劉放一聽這才把滿肚子的怒火憋了回去,用一種快哭的表情看着張法醫說:「張哥,下次能別跟弟弟開這種玩笑嗎……」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