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顧孝恩春妮)分家後,小寡婦相公從京城回來了_顧孝恩春妮全章節在線閱讀

(顧孝恩春妮)分家後,小寡婦相公從京城回來了_顧孝恩春妮全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14 17:51 作者:不變的時光

章節介紹

此話一番,顧老娘臉上掛不住了,氣悶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可不敢拿命來賭至於青雲寺,我當初找的可是德高望重的禪心大師.........

在線試讀

分家後,小寡婦相公從京城回來了第1章  一來就當寡婦

精彩節選


春寒料峭,二月的風吹在臉上宛如針扎一搬生疼。
漆柒不自覺瑟瑟發抖,意識慢慢回籠,只覺身體上傳來多處疼痛,腦海里斷斷續續出現一個陌生女人的記憶,耳邊傳來尖銳沙啞的叫罵和哭聲。
「你個掃把星,別躺在地上裝死,趕緊給我滾出去。
哎喲,我的兒啊,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啊……沒天理啊。」
婦人斜靠太師椅,半個身子趴在一旁的棺槨上,一聲一聲拍打着,悲痛不已。
「娘,和她費什麼話,直接讓下人拖……」年輕男子話沒說完,被身旁女子扯着衣角制止了,兩人正是顧家小兒子顧孝賜和他媳婦陸柳。
顧孝賜低頭不明所以看媳婦,陸柳對他使了個眼色,讓他看看一旁。
他抬頭環顧四周,看見對面太師椅上的幾位叔伯臉色郁沉,連忙改口,「春妮,去看看大少奶奶呢,好端端的,怎麼就躺在地上不起來了,不會是裝死吧。」
意有所指地給了春妮一個眼色,春妮心頭一顫,但不敢不從,「是,二少爺。」
「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春妮先是輕輕搖了搖漆柒,見她沒動靜,咬咬牙,用力邊掐邊搖起來,「大少奶奶,您怎麼了?
別嚇奴婢了,快醒醒。」
漆柒好不容易接收完腦子裡的記憶,還來不及消化,就被腰間的疼痛折磨得不得不睜開眼。
「大少奶奶,你可算是醒了。」
春妮眼眸朦朧,聲音微顫,也不知是驚喜還是驚嚇。
「春妮。」
漆柒搜索記憶,得知眼前的人正是她丈夫顧孝恩的丫鬟。
「喲,大嫂醒了?
醒了就別賴在地上,我顧家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家,讓外人瞧見了,還不知要在背後怎麼議論呢……」顧孝賜語氣薄涼,神色輕蔑。
顧老娘聽了小兒子的話,立刻激動罵道,「顧家這是造了什麼孽,娶了你這麼個傷風敗俗,不知廉恥的貨色,你給我滾出去,馬上滾。」
漆柒強忍着身上的疼痛,撐着地板慢慢站起身,八個月大的肚子,起得着實很費力,卻沒有一個人來攙扶她一把。
緩了口氣,漆柒蹙眉開口了,「娘,您這話,媳婦不敢苟同。
傷風敗俗?
不知廉恥?
媳婦自認沒有做過這些有**份之事。
相公還躺在那裡呢,屍骨未寒,您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詆毀他的妻子,合適嗎?」
她身體很虛弱,站在那裡微微搖晃,似乎一陣大風就能把她吹倒了。
聲音微緩,卻一字一頓,異常堅定。
「呸,你有什麼臉提孝恩,就是因為娶了你這個掃把星,才剋死了他。
你剛進門就剋死公公,現在又剋死了孝恩,還想賴在顧家不走,下一個是想剋死我嗎?」
顧老老娘激動地說著,又一邊拍着棺槨一邊哭道,「孝恩啊,你睜開眼看看哪,這就是你不聽家裡,非要娶的好媳婦,你這才剛走,她就敢不孝,頂撞你娘了啊……」漆柒唇角微搐,太陽穴旁青筋直跳,心頭煩亂,微微嘆息一聲,開始四下打量起來,和記憶中環境一一對照。
白牆青磚,紅漆雕窗,寬敞明亮的大堂,只是正中多了一個棺槨和滿堂的白布紙錢。
左邊一排坐着三位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年長一些的聽了顧老娘的哭訴,很是不贊同地看着漆柒道,「孝恩媳婦,怎麼和你娘說話呢?
公然頂撞婆母,你的三從四德是怎麼學的?」
漆柒從記憶中調取三位的信息,微微附身行了一禮,語氣不卑不亢道,「大伯教訓的是,不過,柒娘身懷顧家子孫,德行之事太大,不敢有絲毫懈怠,就怕連累這腹中麟兒,因此剛剛言語之間若有不當,請各位長輩體諒一二。
只是夫君在這世間只留下這唯一骨血,柒娘生怕不能好生養育他長大成才,心中惶恐不已……」漆柒裝模作樣地用帕子掖了掖眼角,適當地示弱,也略有所指。
果然,幾位叔伯臉色好看了許多,不贊同地撇了顧老娘一眼。
「嗤,這孩子也不知是不是我大哥的,畢竟你們成婚也不過七月,可你這肚子怎麼看着都有八個月大了吧?」
質疑的聲音讓堂屋瞬間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漆柒朝着聲音看過去,入眼是兩副讓她恨之入骨的皮囊,推她入懸崖的男朋友和閨蜜,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她死死咬着牙關,拳頭緊握,指甲掐破手掌的疼痛,讓她不至於讓憤怒沖昏頭腦,衝上去撒碎那對渣男賤女。
暗暗告誡自己,只是人有相似而已,她穿越了,不是現代那個時空……「大嫂,你怎麼了?
臉色那麼蒼白,難道……是被我們說著了,心虛了?」
陸柳一臉驚訝,說的話分明是要坐實了漆柒的罪名。
果然,眾人的目光變得懷疑起來,顧老娘更是抓住機會,痛心怒斥道,「好啊,我說怎麼之前看着你的肚子,老覺得不對勁。
現在想想,你和孝恩成婚那麼倉促,老頭子過世,你娘家就派了兩個下人過來弔唁,毫無禮數,這次孝恩出事,你娘家到現在都沒來個人,我看這是要和你斷絕關係啊……怪不得,怪不得,原來是因為你這女人不知檢點,未婚先孕……」「夫君,夫君啊,柒娘命苦啊,你這才剛走,這個家就沒我們母子的容身之地了啊……」漆柒撲倒在棺槨之上,痛哭流涕,「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漆柒受人誣陷,只能以死證清白。
漆柒不怕死,只是可憐了我們的孩兒,連到這個世間走一遭的機會都沒有啊……」未婚先孕這種話顧家人都能說出口,顯然是想逼死原身,漆柒雖然很想硬氣一些,可這是古代,她還挺着個大肚子,女人完全處於弱勢,又沒有高科技能證明自己,硬碰硬肯定不行。
所以,她只能以退為進,博一條出路了。
「夫君啊,你在這世間留下的唯一血脈,柒娘無能無法保護好他。
也是,與其讓他一出生就被人無端詬病,還不如與我一同和你在陰曹地府相聚……」說完,漆柒咬咬牙就頭往棺槨上撞去。
「快,快拉住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